第5章:无助的哭了起来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cpa300_4();    第5章:无助的哭了起来

    他的声音就如有魔力一般,让她静静的闭上了双眼。

    感觉到他身形很是轻盈的动了几下。

    紧接着,就听到周围身体倒下的声音。

    那动作之快,快的让那些人都来不及说话。

    “你……你是宫奕澈?”

    “啊……”

    那人疑惑的声音随之消失在这黑夜中。

    十多个人,他就那么不费吹灰之力的解决,那些人好歹也算是江湖高手。

    可在他面前,就如蝼蚁一般,完全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哼,本宫的名字,还不配你们来叫。”

    骄傲冷冽的声音响起,看的出宫奕澈的脾气也不怎么好。

    折言即便是在他怀里,都忍不住颤抖。

    “好了。”

    他很是无情的将折苏推出怀抱,甚至都没等她站稳就松了手。

    原本状态就不是很好的折言,如今很是牙齿都在颤抖。

    双腿更是一个没站位就瘫坐到了地上。

    双手触地,又是一片湿粘,那股刺鼻的血腥味也让折言瞬间有晕过去的冲动。

    那些人,都死了……这黑夜中,她的周围有十几具尸体。

    有这份认知,她顾不得身上无力,很是吃力的双手抱住了宫奕澈的双脚。

    “恩?”

    感觉到她的动作,宫奕澈微微蹙眉,甚至都能感觉到抱住自己的那双手在不停颤抖。

    心道,这丫头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小。

    “他们都死了,威胁不了你的命了。”

    言下之意就是他解决了一切,她这般举动是在闹哪样。

    折言丝毫没有松手的意思,听到他们都死了,整个人都颤抖的更加厉害。

    “不要丢下我。”

    她害怕,从六岁起,她就被念游之带回药王宫,这些年来,她都被保护的很好。

    面对死亡,她会恐惧也是理所应当。

    外人都晓得,念游之及其宠爱他的小徒弟,至于他的小徒弟叫什么,不得而知。

    可见念游之对折言的保护,那不是一般的严实。

    “我说,你这勾搭人的手段……”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放开。”

    她的举动,在宫奕澈看来,就是一种勾搭人的手段。

    这些年,那些女人的手段她都见多了。

    但这丫头如此逼真的演技,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在折言心里,她现在要等灵越。

    “这是北方吗?”

    忽然,折苏像是想到什么一般,灵越说让她一直朝北,他引开那些人就会来找她。

    刚才救下这个人之后,她就已经分不清方向,故此,随意找了个方向就走了。

    “东方。”

    “……”

    听宫奕澈这般说,折言真的有种要死的心了。

    对方向很迷惘的她,灵越就是告诉她北方是哪边,她转一个圈就能给整的蒙圈。

    可见,她对这方向是多不敏感。

    “那你能带我去北方吗?”

    时间都已经过去那么久,灵越多半已经甩开了药王宫的人才是。

    “我说……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我为什么要帮你?”

    难道她刚才没听到,最后那个黑衣人叫他宫奕澈吗?

    宫奕澈是谁?玄冥宫‘宫主’

    传言,他冷酷嗜血,没有任何温度人情味可言。

    传言,他更是武功冠盖江湖,就是不知……和药王念游之到底谁更胜一筹。

    这样一个人,他会救她,在他的世界里已经是特例,如今她还将他当快递员,送她去北方?

    “我刚才救了你。”

    “可本宫也救了你。”

    他心道,他用的着她救?刚才,他若不是……

    一想到这里,那双如星辰般的眸子里满是冷意。

    好好的计划,就让这丫头给破坏了,还好意思在他面前说救他一事。

    玄冥宫‘宫主’被一个小女子所救,说出去谁信?

    “我不管,反正你不能丢下我一个人。”

    原本刚才还满身颤抖的折言,此刻语气里满是坚定。

    双手更是死死抱住宫奕澈双腿没有放开的意思。

    她到底知不知,宫奕澈若是想撇开她,她会比落在黑衣人手里更加惨。

    可偏偏的……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宫奕澈,没有对她做出这种残忍的事儿。

    “求你,我不要一个人呆在这阴森恐怖的地方。”

    “……”

    “要么你带我去北边,要么,你陪我待到天亮。”

    这丫头不但有要求,还有选择性的要求。

    宫奕澈冷冷的将腿上那双手给巴拉下来。

    她的手劲不是一般的大,将将巴拉下来,就又很不识趣的抓住了他的衣摆。

    人在最脆弱的时候,不要低估她的执着。

    那是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地步。

    “求你,不要丢下我,我害怕……呜呜呜……”

    感觉到宫奕澈那种坚定要丢下她的想法,她很无助的哭了起来。

    这些年在药王宫,还从来不曾这样。

    念游之一直教导她,女孩子就要有自己的尊严,还有有自己的坚持。

    书上也说,在陌生人面前,不要轻易露出自己的脆弱,那样会让人看不起。

    可她在这血腥恐惧的黑夜,露出了自己的脆弱,且还是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

    “放手!”

    她的声音很甜,哭起来会给人一种想要怜惜的感觉。

    宫奕澈被这样的这样弄的心烦意乱,冷冷的开口,语气中甚至带了些许杀意。

    折言很清楚的听到了他语气中的情绪。

    即便如此,让她放手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配十几具尸体,还是没有那样的胆子。

    “哥哥,求你不要丢下我……我真的很害怕。”

    语气可怜巴巴的,和那些撒娇装可怜的,她现的是那样真诚。

    只是,她真的有种咬断自己舌头的冲动。

    在一个陌生人面前脆弱也就算了,还是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

    她虽然博览群书,对江湖之事也有些了解,但对宫奕澈的身份却迟迟没反应过来。

    宫奕澈很是不客气的将那双细嫩的小手从他衣袍上巴莱下来。

    可折言的执着不能低估,将将巴拉下来,就又抓了上去。

    手上因为帮他处理伤口的时候,双手还有血渍,直接敷在了他身上。

    “走吧!”

    最终,宫奕澈败到在折言的执着下。

    看着宫奕澈要走,折言赶紧从地上一股脑的爬了起来。

    迈开那小短腿就跟了上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