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4章:捡到宫奕澈

第4章:捡到宫奕澈



    cpa300_4();    第4章:捡到宫奕澈

    但处理伤口还不是问题。

    那人胸前的蜿蜒,折言摸上去就能感觉到湿湿黏黏一片。

    “撕拉……”

    那人衣摆被变成长布条。

    虽然是晚上,那衣服质地抹在手中,还有那清晰手绣的云纹路线都很是清晰。

    能穿这样衣服的人,身份都是不凡……折言没游走过世面。

    但确实博览群书,这些都是按照书上的判断而来。

    “遇上我,算是你运气好,刚才可算是吓死我了……”

    声音细细软软,刚才出来身上是什么都没带,但也不影响她对一个人的施救。

    很是熟练止血处理伤口,将那撕下来的布条很是仔细的绑在他伤口处。

    “也不晓得你是遇上了什么仇家,尽然流了那么多血,遇上你,我真是祖宗都倒了霉。”

    这话一落,那人的身体明显是紧了一下。

    她很肯定,若是这人不遇上自己,定然会流血身亡。

    处理好他身上的伤口后,折言犯难了。

    如今这人身受重伤,总不能将他扔在这荒郊野外吧?

    作为一个医者,自然是干不出这样的事儿。

    关键的问题是,她自己都是从药王宫跑出来的,管这人是不是又短管闲事?

    一边是纠结这人到底要不要一起带上,一边是纠结如何带。

    如此多番纠结后,作为一个医者的本能,终究是没能放下他一个人。

    “哎……”

    这声叹息,是为灵越的。

    原本灵越就说她是拖油瓶,如今看来,她觉得这人比较像是拖油瓶。

    原本她体格就很小,带上这么一个大男人,自然是费劲不少。

    只不过,走了没多大一会,她就感觉到了浓浓杀意。

    前方,已经出现数十个黑衣人。

    月光之下,银光微晃,可以感觉到他们手中刀的冰冷。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折言看着这些人,想起刚才遇上的白衣人,如今这些人的气势汹汹……

    转眼一看,自己刚刚还费力扶的人呢?

    眼尖的撇到,那个人在看到这群黑衣人的时候,就已经闪道一边的树上。

    她微微诧异,身形还真是快,她竟然都没能感觉到。

    如此动作,真的是身受重伤?

    在月光下,她看不清那人长什么样子,但有一点可以确认,那人现在就是看热闹。

    再看看眼前这帮人,完全没有因为白衣人去了树上而追去,目标完全还是放在自己身上。

    折言终于明白,这些人是冲自己来的。

    “你们是谁?要干什么?”

    自己在药王宫住了十年,若是药王宫的人要抓她。

    自然也没有比较穿夜行衣蒙面,看来……那股杀意,并不是无缘无故出现。

    转身,迈开脚丫子就朝那白影所待的树奔去。

    “哥哥……救我,救我……”

    这些人,恐怕不是药王宫的人,药王宫的人,没有理由杀她。

    为今之计,保命要紧!

    那群黑衣人就任由她跑,他们得到的消息,她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

    加上他们出现的时候,那白影就很利落的闪到了树上,看的出,他根本不会管这闲事。

    折言很是顺利的跑到那树下。

    扬起双手就抓住了那人被自己撕破的衣摆。

    “哥哥,救救我,他们要杀我……”

    月光之下,他还可以看出她小脸刚才因为绊倒时的血迹。

    表情苦巴巴的,那双水雾般的眸子就如随时都要掉下眼泪。

    乌黑的长发也因为刚才的绊倒随意散了下来,她给他的感觉……那就是长的真好看。

    “哼……遇上你,我真是祖宗都倒了霉。”

    “……”

    这话一出,折言整个人都惊愕的说不出话来,感情这人一直都没晕?

    那他身上的伤?还有自己带他走了这么远的路到底是闹哪样?

    至始至终,自己的每一个反应他都知道?

    “对不起,我求你……他们要杀了我!”

    人在最弱的时候,不管刚才说了什么强势的话,都要懂得低头。

    人在江湖飘,自然要懂得能屈能伸的道理。

    遇上这人,折言对大侠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那就是都挺小气的。

    自己刚才也不过是随意一说,没成想这人还记上了。

    “折言小姐,今天你是在劫难逃了。”

    那群黑衣人始终冷眼旁观,见那人实在没出手的意思。

    心也就放了下来,刚才他们出现的时候,见到那白影的身影不一般。

    就那速度而言,定然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所以他们才没有贸然出手。

    折言见他们就要朝自己而来,心里焦急的不得了。

    “你这人到底有没有良心?刚才可是我救了你。”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可是她错了……跟宫奕澈谈良心问题,那比对牛谈情还迷惘。

    宫奕澈依然不为所动,她心里更是着急。

    “求你了……呜呜呜……”

    见宫奕澈始终冷眼旁观,而黑衣人已经朝自己而来,折言竟很没出息的哭了起来。

    原本前行的黑衣人,全都是浑身一愣。

    心道,他们这都是干什么?竟将一个女孩子给弄哭了。

    “求我?”

    折言是焦急的不行,偏偏某人是不急不缓。

    听他的声音,哪里是刚才受过重伤的人,好听的男声是中气十足。

    更给人一些磁性的魅惑。

    折言听到这样的声音,说不上情绪。

    这些年,她听的最好听的,就是师傅念游之的声音。

    这人,是第二个,算不上吸引,但眼下为了命,也没办法。

    “恩,求你救救我……”

    她敢肯定,自己要是落在那群黑衣人手里,定然会死的很凄惨。

    她不怕死,但怕死的凄惨。

    “好。”

    “……”

    宫奕澈嘴角扬起一抹笑,对她伸出一只手。

    折言感觉到那手心的温度,紧接着就是他一个闪身将她拉入怀中。

    “你莫要多管闲事,否则我们不客气了。”

    那群人见宫奕澈出手,瞬间面色挣烈。

    语气冰冷,带有杀伐之意。

    “哼……本宫想管的事儿,你们要如何不客气法?”

    “别怕,闭上眼。”

    她就那样静静的靠在他怀里,甚至还能闻到那股浓浓的血腥味。

    他的声音就如有魔力一般,让她静静的闭上了双眼。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