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医妃萌萌哒:冷帝宠上天 > 第3章:指个方向都能走错

第3章:指个方向都能走错



    cpa300_4();    第3章:指个方向都能走错

    没有他的允许,外面的人更是很难踏入药王宫一步。

    如今宾客基本都入了药王宫,他倒要看看,到底是谁,竟敢将折言从他身边带走。

    折言,就是他的底线,动了折言的人,他是绝技不会放过。

    ……

    灵越毕竟在药王宫这么多年。

    真如他说的,带走折言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只是没想到,灵巫谷的人会这么快追来。

    “怎么办,他们追来了。”

    “你还说,平时就晓得看书学医术,也不见你有点武功。”

    “……”

    “眼下好了,就是个拖油瓶。”

    灵越当折言是最好的朋友,说话自然也是一点也不顾及折言的感受。

    折言撇嘴,其实她也不是非要离开药王宫的好伐。

    “是你自己自告奋勇的要带我走,现在技不如人还好意思怪我拖累你。”

    “你……”

    “大侠不都是可以对付百八十个人,还能救人的么?”

    折言说的那叫一个理所应当,让灵越都恨不得暴走。

    “我不跟你说,书看多了的人一般思维都不正常。”

    “……”

    灵越可不能承认自己不是大侠,小时候之所以拜在念游之门下。

    就是想做一个名副其实的大侠,可不能让这样这么辱没自己。

    还有,她说的那都是什么?

    书上不都该说双手难敌四拳吗?她说的那到底是什么玩意?

    “打不过就是打不过,你哪里来的这么多理由?”

    折言确实是书看多了,这些年她是博览群书,书上说的,她都信以为真。

    咳咳……包括男人最是痛恨的小人书。

    “好了不生气了,现在该怎么办?”

    见灵越不说话,折言很担心这丫的一个气急就将自己给扔下。

    那样的话,她终究是逃不过被灵巫谷带回药王宫的命运。

    满满婚恐的人,现在哪里有心思成亲,故此,现在她定然比灵越更加焦急。

    “一会我找机会将他们引开,你一直往北走。”

    “北是哪方?”

    这话一出,灵越终于发现,折言真的是看书都看傻了。

    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

    而折言也在哀嚎,原谅她吧,从小就地理是个痴,东南西北更是搞不清状况。

    要是再来打西北,东南,那就直接蒙圈的份。

    “那边。”

    灵越是气急败坏,表示真不懂自己,智商这么低的人怎么和自己成为朋友的。

    咳咳……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的智商几乎为零。

    ……

    前方灵越带折言跑的越是欢快,后面追的就越是紧。

    终究,两人不得不分开,灵越将折言放下,引开了那群人。

    而折言也很是听话,一路朝灵越说的那个方向跑去。

    折言在灵越的帮助下,逃脱了灵巫谷。

    也逃离了,这些年念游之加注在她身上的感情。

    ……

    “你们说什么?灵越劫走了她?”

    药王宫,念游之一脸冷然的看着地上的一丢人。

    听到是灵越带走折言,双全握紧,骨节咯咯作响。

    如此想来,他……倒不是被人劫走,而是跑了?

    一想到逃跑可能,念游之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冷意,那股冷意,恨不得将天下都除之。

    亦是有种毁天灭地的冲动。

    她跑了,千算万算,竟没想到她会逃跑,防了所有人,竟没防的住早已被自己赶出药王宫的弟子灵越。

    “是灵越没错,属下看的清清楚楚。”

    灵巫谷的弟子,个个都武艺高超,灵越也算是比较拔尖的一个。

    折言在他的帮助下,自然会很容易出灵巫谷。

    一个闪身,念游之就消失在众弟子眼前。

    不用说,他亲自去了。

    这个时候,她不能离开,不说他对她的逃跑到底有多愤怒,就是江湖险恶,也让他放心不下她飘落在外。

    这么多年,一直都不曾让她踏出灵巫谷半步,都这么多年。

    她自然是他的……一定要是他的,这份执念,埋藏了二十年。

    ……

    折言和灵越分开后就一路向北。

    这一路,都不晓得踩坏多少小草。

    基本都没见过如此直接的人,说是向北,她竟然是连个弯儿都没绕。

    就怕一个不留神错了方向,直接的都恨不得砍了那些树。

    “灵越,你丫的将我带出来一定要负责啊……”

    乌漆麻黑的,连个月亮都没有,折言表示有些苦逼。

    周围就是一点虫叫都会让她心里紧巴巴一番。

    “我没钱,你要是不来找我,我定然要乞讨了。”

    从药王宫走的时候太着急,连衣服都没收拾一件,这钱的事儿更是忘的比九霄云外还要远。

    更重要的是,她是个路痴,大晚上的自己在什么位置也不晓得。

    要是灵越不来找她,估计都要做好饿死的觉悟。

    “啊……”

    脚下不知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

    折言是直杠杠的就朝前面栽去。

    重心严重不稳的她,自然来了个和地面非常亲密的接触。

    动了动,脚下感觉到一股很是疼痛,很明显刚才这摔的不轻。

    小脸上更是感觉到一股湿湿黏黏的,摸了一把……还有点味道。

    等等……这是什么味儿。

    “啊……啊……啊……”

    乌漆麻黑的,折言并没看到自己脸上是什么东西。

    但即便不看,她也能搞清是什么,那淡淡的腥味,不是血是什么。

    大晚上的,毕竟是一个弱女子,感觉到血腥味,会有这样*的反应也是理所应当。

    她这一声叫唤,可谓是连树梢的鸟儿都吓跑了,某人听着她惊天动地的喊叫,蹙了蹙眉。

    “那个……你,你没事吧?有没有死啊?”

    好一会,折言才适应了可以隐约看到地上一个白影。

    那人就那么冰冷的躺在地上,可以完全判断出刚才那血腥味就是他的血。

    试探性的问了两声,那人一点反应也没有。

    她很恐惧,但作为一个医者,还是大着胆子过去将地上的人查看了一番。

    “还有气息?”

    感觉到脖子传来的跳动,鼻端还有些许气息,那秀美的脸上出现了些许惊喜。

    她已经慢慢适应这月光,虽然不能很清晰的看到地上人是什么样子。

    但处理伤口还不是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