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渔色大宋 > 第858章:入宫觐见

第858章:入宫觐见

    “好了,就这么定了。”完颜清这就算爽快利落地拍了板。
  
      徐子桢忽然觉得她也没那么不好看了,左右看看没人,轻声道:“其实现在大宋境内要做生意不如去太原府,何必去汴京?”
  
      完颜清轻叹一声:“我又何尝不知,太原府有个徐记商号,生意能做到吐蕃大理甚至征战中的余辽,搭上他们做什么都能赚钱,可……”说到这里她瞪了一眼东张西望的完颜涕,“都是这个不省心的,才去一趟就把徐记商号的东家得罪了,莫说做生意,去了不被赶出城都算人家大度了。”
  
      徐子桢暗笑,他当然记得苏三把完颜涕揍成猪头的样子,不过想想这小子就是爱调戏漂亮姑娘,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坏毛病,老子调戏的姑娘好像也不少。
  
      完颜清的母亲是公主,可是已经去世多年,父亲也在前年病故,偌大个宏记现在就靠完颜清在撑着,想想也是不容易,经过这几次接触,徐子桢对这姐弟俩好感倍增,有心想帮他们一下。
  
      再说过些日子自己还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回去,趁着现在……想到这里发现自己太悲观了些,这可实在有点倒自己的气运,他使劲摇了摇头,说道:“清小姐,我有个同乡就在太原府当差,你可去寻他,他能为你与徐记商号牵线。”
  
      完颜清眼睛一亮:“当真?你那同乡当的是什么差?”
  
      “捕快。”
  
      “这……”
  
      完颜清听后脸上露出少许失望之色,看了一眼徐子桢,暗想:他从青州乡间出来,怎会知道徐记商号的能耐,在他看来捕快已是了不得的身份,可徐记的东家……那可是连知府都称兄道弟的。
  
      徐子桢把她的神情看在眼里,他也不生气,笑眯眯地道:“放心,我这同乡与他们掌柜的交情颇深,你若去寻他绝无不成之理。”
  
      完颜清见他言之凿凿,又不忍拂了他好意,便顺着他话头问道:“那好,他日还须劳烦三顺为我引见引见。”
  
      “不用引见,你直接去太原府衙找他就是,他姓佟名寅,人称佟快腿。”
  
      “好罢,那我便说是你?”
  
      “呃……他不记得我名字。”徐子桢有点尴尬,因为现在他还不能说出自己的真名来,见完颜清的眼神变得古怪,赶紧说道,“他与我交情深,不过素来只呼我三哥,你去寻他便说是……哦对了,你便说是五哥与小桃红的媒人便是。”
  
      小桃红就是当初完颜泓身边那个俏丫鬟,不小心被徐子桢调戏一把后发现她竟然是传说中的梁红玉,于是赶紧拉纤保媒硬塞给了韩世忠,这事佟寅当然也知道,所以不用提自己名字,说这个段子佟寅就能知道了。
  
      完颜清的眼神愈发古怪,旁边完颜涕已噗嗤笑了出来:“三顺哥你……哈哈哈,你居然去保媒?”
  
      徐子桢这才反应过来,现在可不是他那年代,给人介绍对象能顺便蹭顿饭,是十足的好事,可如今还是北宋,三姑六婆中就有个媒婆,这可不是什么好身份。
  
      完颜清受了感染,也再忍不住了,捂着嘴吃吃笑了起来,徐子桢脸上有些挂不住,看了完颜涕一眼,不怀好意地笑道:“我听我老乡说他那里有个姑娘长得很俊,要不我也给兄弟你保一个?”
  
      这下轮到完颜涕眼睛发亮:“真的?好啊好啊,姐,我跟你去太原。”
  
      徐子桢摸着下巴道:“那姑娘家里是镖局子出身,也挺有钱,好像叫什么苏三……”
  
      话未说全,完颜涕的脸色已瞬间变得煞白,那一顿还我漂漂拳让他直到现在依然记忆犹新,如果可能的话这辈子他都不想再见苏三一面,还跟他成亲?
  
      “不要了不要了,我还得留在会宁府好好念书……姐,我不去了啊。”
  
      完颜清哪知道这其中的典故,只觉一头雾水,正待要问,只见合剌回了进来,笑吟吟地道:“三顺哥,我爹爹回来了,他要见你。”
  
      完颜清识趣地就此告辞而去,带走了心有余悸的完颜涕。
  
      徐子桢只能口头送了一下,跟着合剌去书房见斡本,一路上见合剌笑眯眯的,他也懒得试探,反正一会就见分晓了。
  
      下午的阳光很好,晒在身上暖洋洋的,徐子桢终于感受到了春天的味道,可惜没温暖多久,书房就到了。
  
      斡本正坐在书房内品着茶,看样子就是在等着徐子桢,一见他来,笑着招手道:“三顺,坐。”
  
      徐子桢受宠若惊,连连摆手道:“老爷跟前哪有我坐的地方,您有吩咐我站着听就行了。”
  
      斡本佯装一板脸:“今日早间若不是你,我的命都怕是不在了,难道你还跟我如此生分不成?”
  
      堂堂一介大员,和徐子桢这个“下人”说话一点没有架子,全用“你我”相称,可实属少见,徐子桢相信斡本不是这么礼贤下士的人,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只得假意推诿几下依言坐了下来。
  
      他刚入座,就有下人进来,在他面前也放了杯茶,徐子桢一惊,刚要起身,斡本伸手拦住,笑吟吟地道:“三顺,你乃是我救命恩人,今后在我面前就不必拘礼了,况且……”说到这里他拖了个调子,等卖足了关子才说道,“等过了今日,你我或许便是同僚了。”
  
      徐子桢只觉得心脏猛的一跳,同僚?难道说……
  
      果然,斡本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接着说道:“陛下已知我今日遇险,听闻你舍身救我一事赞不绝口,后又得知你曾任那护龙营副统领,太祖庙前的那刺客也是你单人匹马捉将回来的,陛下便赞了你四字——铁胆义仆。”
  
      义你妹的仆,老子是你仆人么?
  
      徐子桢见他半天不说自己想要听的话,只觉得火苗在心里蹭蹭直冒。
  
      斡本似乎在卖着自己的人情,说完后故意又停顿了一下,这才笑吟吟地说道:“陛下命我,今日酉时带你入宫觐见。”
  
      徐子桢大喜若狂,来金国墨迹了这么多天,等的不就是这四个字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