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伏天氏 > 第六十九章 我姓东凰

第六十九章 我姓东凰


  东海学宫外,叶伏天来的时候左相已经在等他。
  少女看着叶伏天到来,美眸冷冷的扫向他,道:“我们再打一场。”
  叶伏天一脸黑线,心想这女人是不是有受虐倾向。
  “不打。”叶伏天淡淡的看了少女一眼道。
  “你眼神什么意思?”见到叶伏天的眼神,少女脾气似乎又上来了。
  “再打我怕你会哭。”叶伏天开口道,坚决不打女人了。
  “你……”少女指着叶伏天。
  “好了,出发了大小姐,不是你喊着要跟着出来的吗。”左相对这小祖宗有些无奈。
  “你等着。”少女看向左相道:“老师,我要他当我护卫。”
  “我……”叶伏天有些傻眼,看着左相道:“前辈。”
  不带这样的吧?
  “别胡闹。”左相瞪了少女一眼,下令道:“出发。”
  话音落下,一行人乘坐妖兽浩浩荡荡而行,朝着东海方向而去。
  “我不管,老师你不是说他天赋好吗,做我护卫正好,还可以时常陪我战斗锻炼我的实战经验。”少女对左相撒娇,叶伏天目瞪口呆,这……当他是啥了?
  “那你也要问问别人同不同意。”左相开口道,叶伏天暗道还好左相英明。
  少女目光看着叶伏天道:“你跟着我,绝对比你在东海学宫修行要强。”
  “不……”叶伏天想到妖精的嘱咐,坚决拒绝道:“我真的有女朋友。”
  “你。”少女似乎也习惯了叶伏天的无耻,忽然间嫣然一笑,竟极其美丽,对着叶伏天道:“你女朋友真的有我漂亮吗?”
  叶伏天看到少女脸上的笑颜,一阵无语,这变脸速度也太快了吧?
  竟然,美人计?可惜对自己这么正直的人,没用。
  昨天自己说的一句话,她竟然记住了,女人对自己的容貌果然是……
  “虽然你很漂亮,但还是我女朋友更好看。”叶伏天认真的道,少女笑容瞬间消失,冷笑着道:“信你?”
  说罢,她似乎知道没什么希望,没有再看叶伏天。
  “很自信啊。”叶伏天心想看到妖精后,想必这女人就不会这么自信了。
  想到妖精,叶伏天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闭上眼睛,安静的感受着风。
  一行人速度极快,跨过城池,来到东海。
  茫茫无尽的大海,风更大了,有船只在海中航行,他们没有停留,继续朝着青州城的方位一路前行。
  数个时辰之后,东海之中,一座岛城渐渐浮现在视野之中。
  叶伏天站在妖兽的背上,眺望着越来越近的那座岛城。
  没想到这么快就又回来了,不过却像是过了很久般。
  “秦师姐还好吗?秦将军不知道好了没有,晴雪那丫头会不会想我?应该会吧。”叶伏天心中想着,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
  终于,妖兽飞入青州城的上空,依旧没有停留,直奔青州学宫所在的方向。
  “咚……”就在此时,一道沉闷的声响从地面传来,叶伏天等人神色一凝,朝着下方看去,只见大地似在颤抖,像是要爆发地震海啸般。
  “怎么回事?”左相目光一闪,妖兽继续前行,片刻之后,又是一声剧烈的轰鸣,大地再次颤动。
  青州城的人也骚乱了,有强一些的人腾空而起,弱的人也跑到外面,眼神中都透着震撼之意。
  “咚。”颤动依旧,没有任何的规律可循,而且,随着他们往前,震感越来越强烈,哪怕是当初发生兽潮,也不可能在这么远的地方诞生如此强烈的波动,像是波及了整座岛城。
  “是青州学宫的方向,究竟发生了什么。”叶伏天内心颤动着,虽然当初并未正式加入青州学宫,但其实依旧还是有些感情的,他并不希望青州学宫遭遇毁灭危险。
  妖兽的速度加快,急速前行,没有过多久,他们便来到了青州学宫所在之地。
  此刻,这片区域不停的剧烈震动着,有建筑直接坍塌,青州学宫的老师以及弟子纷纷眺望天妖山的方向,内心狂颤不止。
  天妖山中,爆发了难以想象的大战。
  “是天妖山,雪猿前辈。”叶伏天脸色变了,震动的源头是天妖山,能够引起如此强大的震感,只有一种可能,是雪猿前辈在和人大战。
  雪猿前辈的境界深不可测,极可能是追随叶青帝的存在,究竟有多强他不知道,但是,能够和他大战的人,必然是极可怕的对手,他很难不担心。
  “有人比我们先到了。”左相似乎也意识到了,一行人站在青州学宫和天妖山接壤之地,有不少先前探路的人过来躬身道:“左相,出事了。”
  “知道是什么人吗?”左相问道。
  “南斗国不可能存在这么强的人。”对方摇头道,左相沉吟片刻,道:“你们都留在这里,我进去看看。”
  显然,之前所准备好的一切都没用了,计划被完全打破,有超级强大的人物得到消息,降临青州城。
  “前辈,能带我一起吗?”叶伏天开口道。
  “你实力太弱,会很危险。”左相道。
  “没关系,我想看看。”叶伏天坚持道。
  “我不能绝对保证你的安全。”左相又道,叶伏天点头,随后两人一起朝着天妖山中而去。
  随着他们进入天妖山,波动越发的强烈,妖兽四处狂奔,都像是发狂了般。
  左相的实力极强,所过之处,妖兽根本无法阻挡。
  终于,他们来到了震动的中心区域,当看到眼前的一幕,即便强大如左相,内心也剧烈的颤抖着,无法平静。
  “前辈。”叶伏天双拳紧握,他的身体都颤抖着,眼神中透着狂暴的火焰,手臂上青筋暴露。
  前方,一尊巨大无比的雪猿,比山还要高,比叶伏天当初见到的时候大太多,顶天立地。
  他那庞大的身躯站在无尽的风暴之中,矗立如山的躯体,被金色的锁链死死缠绕,锁链上泛着的光芒,像是比太阳还要夺目,又像是从天外而来,连接着苍穹和大地。
  雪猿双手伸出,充满了无尽的力量感,但却满身是血,雪白的肌肤,处处渗透着殷红的液体,他仰着头,看向苍穹之上的身影,像是有着无尽的不屈。
  叶伏天抬头看向上空,眼神中隐隐有着血丝。
  苍穹之上,站着一行身影,这些身影分别站在不同的方位,身上都亮起无比璀璨的光辉,那光芒像是神之铠甲,犹如一尊尊天神般,不可一世。
  更上方,还有两道身影安静的站在那。
  其中一人,她身穿霞披,犹如九天神女般耀眼,高贵、圣洁。
  她的年龄并不大,叶伏天隐隐感觉可能和自己差不多,只是一位少女,但气质太出众了,仿佛生来高高在上。
  她的神色是那样的平静,在她身旁站着一位盖世神将般的人物,光辉笼罩着她,像是保护她的人。
  左相之前带在身边的那位少女和这女子比起来,无论是气质、容颜,都相差太远。
  甚至,哪怕是美若仙子的花解语出现在这里,怕是都无法盖过这女子的光芒,只论容貌,或许相差不大,但那高贵的气质,花解语也无法相比。
  如若将花解语比作降临尘世的仙子,那么眼前的女子,就像是九天之上的神女。
  雪猿像是感受到了叶伏天的到来,他的目光朝着这边看了一眼,或许是误会了什么,他那充满了血色光芒的眼神对着左相露出一抹强烈的杀念。
  “吼!”一声咆哮,天地像是都要冰封,整个世界化作了雪白的世界,伴随着锁链的清脆声响,雪猿庞大的身躯朝着左相这边而来,抬起手掌直接朝着左相拍去。
  左相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他只感觉身体正在被一点点的冰封。
  “前辈。”叶伏天身形一闪,挡在了左相面前,他意识到雪猿可能误以为左相挟持了他。
  雪猿看到他出现手掌猛的拍打在两人的身前,轰隆一声巨响,两人的身体被震飞到远方。
  锁链的声响再次传出,雪猿充满力量的身躯被拉了回去。
  左相和叶伏天身体站起,只见此时,苍穹之上的身影目光望向了他们,只听一神将般的人物冰冷开口:“跪下。”
  这声音充满了无尽的威严,高高在上,不可一世。
  “南斗国国相,见过诸位前辈,敢问前辈是?”左相拱手参拜,问道。
  苍穹之上犹如神女般的身影目光朝着下方看来,清冷的声音从她口中传出:“我姓东凰。”
  “咚。”左相双膝跪地,对着苍穹之上的少女身影参拜,身躯微微颤动着。
  并不仅仅是因为对方的强大,而是,身份。
  她姓,东凰。
  “卦象应验了。”左相内心狂颤,他之所以敢来,是为自己算了一卦,此行不会有危险,相反,还会遇到拥有帝王命数之人。
  但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这帝王命数,不是南斗国的帝王命数。
  而是,神州。
  叶伏天没有跪,风暴中,少年仰头看向苍穹,身躯笔直,这一刻的他,竟无比的平静。
  他的目光和少女隔空相望,这一眼,像是宿命中的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