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伏天氏 > 第十五章 太嚣张了

第十五章 太嚣张了


  凌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那么讨厌叶伏天,或许是因为他明明是个修行废物,却一点没有身为废物的觉悟,调戏女神讲师秦伊,时常和风晴雪拌嘴玩笑,这些,都是他无法做到的,除此之外,他竟然在文试大考之时坐在了花解语的身旁,文试结束后,花解语对他回眸一笑。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凌笑心中越发的仇视叶伏天,只要看到那张英俊且自信的脸,他便愤怒。
  或许,这就是嫉妒吧,他嫉妒叶伏天一个废物,却敢做许多他不敢做的事情。
  好在这一切都将结束了,那无耻的家伙,即将被他打回原形,被青州学宫驱逐。
  诸人都目光灼灼,看着一步步走向演武场中间的叶伏天,期待着接下来将会发生的一切。
  文试第一?在修行者的世界,那根本毫无意义。
  “这家伙……”秦伊有些无语的看着凌笑,竟然第一个就挑战叶伏天,这岂不是让叶伏天难堪,一点机会都不给啊。
  她隐隐有些为叶伏天担心,如果叶伏天不敢接受挑战弃考,那么,文试第一也没有用。
  “没想到有人先出手了,不过也好,看他能怎么装下去。”杨修冰冷道。
  “晴雪,看着吧,很快就将证明你的决定,是多么的正确,这耻辱之人,根本不配和你站在一起。”慕容清对着身旁的风晴雪道。
  慕容秋目光也注视前方,看着叶伏天的身影闪过一抹轻蔑,像是从来没有在乎这么一个人,但却因为这人,导致了他文试被列入二甲榜单,从曾经的一甲被挤了出去。
  论战第一场,便引来所有人的关注,并非是因为将要论战的两人实力有多强,而是因为叶伏天太过‘传奇’。
  只见叶伏天一步步走向演武场中间,在凌笑的对面停下。
  “叶伏天,是否接受挑战?”旁边的长者开口问道,顿时,所有人都凝视叶伏天,等待着他的答案。
  叶伏天脸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颜,阳光下,少年英俊的容颜显得格外的好看。
  “我接受。”叶伏天回应道,顿时许多人都露出吃惊的神色,随即又都笑了起来,终于,知道没办法再逃避了吗?
  “我入门之时感知天赋便是天品,而且将参加论战,就不用经过法阵检测了吧?”叶伏天看向长者道,若是他拒绝论战,则需检测让诸人知道他的境界,但参战的话,战斗时,自然就会知道了。
  “可以。”长者点头同意。
  凌笑忽然间笑了,他看着叶伏天,道:“即将被打回原形,现在有何感想?”
  “之前文试我便对你说过一句话,若是结果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样,你该如何收场?”叶伏天看着凌笑,摇头道:“你现在若是后悔认输,或许不必经历接下来的打击和屈辱,否则,以你的心境,我怕你承受不了。”
  “额……”诸人一阵愕然,到此刻,叶伏天竟然还能说出如此狂妄的话语,这家伙是真的疯了吗?
  “事到临头,你竟然还这么能装。”凌笑怒火冲天,他身上风之灵力狂乱的绽放,脚步一踏地面,身体如一阵风般,直奔叶伏天而去。
  凌笑乃是风系法师,觉醒第六重无双境,奔跑起来整个人化作了一道残影,顷刻间降临叶伏天的身前,无双境的他已经能够以体内灵气释放初级法术了,但他没有,用法术对付叶伏天,那未免也太看得起他了,一拳,足以将他摧毁。
  “小心。”远处的秦伊忍不住喊出声音来,看到凌笑出手如此凌厉她不由得极为紧张,叶伏天如果真的只是聚气境界,这样一拳他根本承受不住,这凌笑下手尽然如此之重没有一点分寸。
  虽说诸人有些讨厌叶伏天,但眼看他即将被这一拳轰成重伤,不免又生出一丝淡淡的同情,这一拳下去,怕是要惨。
  慕容秋、慕容清以及杨修倒是冷笑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没有半点的怜悯之心。
  仿佛,很期待即将出现的一幕。
  “砰。”一道沉闷的声响传出,诸人想象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凌笑的身影停了下来,裹挟着风的身躯,一动不动,他的拳头没有轰在叶伏天的身上,然而,被一只手牢牢的扣住。
  “这……”诸人瞳孔收缩,凝固在了那里,演武场中,叶伏天依旧矗立如山,在凌笑一拳攻击到达之时,他竟然抬起手掌,便挡住了凌笑这携带强大气势的一击。
  修行废材、觉醒第一境聚气境,可能吗?
  秦伊、风晴雪、杨修、慕容清……无数道目光凝视着叶伏天,露出错愕、震惊的表情,能够如此轻而易举的接下这一拳,叶伏天至少也是和凌笑同样的境界。
  也就是说,叶伏天,至少是觉醒第六重无双境的武道修行者。
  “这,怎么可能?”凌笑眼神看着前方,他只感觉拳头轰在了一股巨大的力量上,无法前行丝毫。
  “我给过你机会了。”叶伏天看着凌笑,随后,一股强大的战意从他身上凶猛爆发而出,席卷全身。
  “武之意,觉醒第七重,玄妙境。”看到叶伏天身上的变化诸人心颤,这位青州学宫的传奇废材,竟然,是觉醒第七重境界的武道修行者。
  而且,他的武道感知天赋是天品,在昨天,他还取得了秋闱文试第一。
  毫无疑问,在青州学宫,他绝对担得起天才两个字。
  但就是这样一个天才,不知有多少人讽刺过、笑话过,在背后羞辱过他。
  “这家伙,气死我了。”秦伊美眸中闪过一抹异彩,他竟然已经踏入了玄妙境,被他骗的好惨,想到和叶伏天的赌约,秦伊感觉脸上微有些发烫,那家伙向来无耻,若是他真的在她的讲堂上提出一些非分的要求,难道自己真的要答应他?
  不过虽说有些恼怒,但秦伊心中依旧是高兴的,原来当年那位感知力天品的天才少年,根本不曾堕落过。
  可是奇怪的是,他什么时候修行到如今这境界的?
  风晴雪则看着演武场上的少年发呆,忽然间变得有些失落,修行废物么?她不由得想起了父亲昨天对她说的话,蛰伏于青州学宫三年,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多少白眼,叶伏天,岂是寻常少年!
  她身边的慕容清脸色则是非常难看,杨修也一样。
  每个人的表情,都很精彩。
  叶伏天看着凌笑,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问道:“有何感想?”
  这是之前凌笑问他的话,此刻,还给对方。
  凌笑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瞬间收回拳头想要后退,和一位武道修行者近战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这时候必须要先拉开距离,他还有机会……
  “砰!”凌笑还没有来得及多想,叶伏天的右腿便直接扫在他的胸口,强大的力量使得凌笑的身体直接飞了起来,随后远远的落在地上,闷哼一声,他的嘴角有鲜血流出,显然受伤不轻。
  凌笑从地上爬起来,面如死灰,少年的目光露出凶狠之色,盯着叶伏天。
  “这是你一直想要给我的,现在,自己体会到了吗?”叶伏天并没有同情,他和凌笑本没结怨,对方却像是和自己有什么深仇大恨般,想尽一切想要羞辱自己,仿佛看到自己屈辱离开青州学宫他会得到什么般,而且,凌笑刚才那一拳,一点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
  既然如此,正像是他所说的那样,此刻凌笑所遭遇的,正是凌笑想要带给他的。
  “我会还给你的。”凌笑冷冰冰的道,站起身来,他朝着人群中走去,显得有些落寞。
  诸人凝望演武场中间的英俊少年,原来,昨日文试,并非昙花一现。
  “即便是觉醒第七重玄妙境界,又如何值得你如此骄傲,未免,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一道冷漠的声音这时候传出,说话的人是杨修,他盯着叶伏天,道:“而且,既然你是武道修行玄妙境,我是法师玄妙境,正好可以检验下昨天文试所争论的问题了,我请求论战。”
  昨天文试,叶伏天和杨修争论觉醒境武道修行者和法师强弱,叶伏天认为群战武道修行者获胜概率大,青州学宫的长者也认同他的意见,那么如今的确如杨修所言,可以一试了。
  “应战吗?”杨修凝视叶伏天道。
  叶伏天扫了一眼杨修,很随意的道:“文试你便输了,论战你更不行,难道昨天嫌丢脸还不够,要再来一次?”
  “这家伙,太嚣张了吧?”诸人听到叶伏天的狂妄话语,一个武道修行者,竟然敢如此蔑视法师,太狂妄了。
  “应战吗?”杨修怒喝一声,脸色铁青。
  “为什么我说的话你们总是不信呢。”叶伏天似乎有些郁闷,耸了耸肩道:“既然这样,只好成全你了。”
  “真是,太狂了。”青州学宫的人看着叶伏天那云淡风轻的模样无语,即便你真的是天才,也不能这样蔑视一位同境界的法师吧?武道修行者何时在法师面前敢这样嚣张了?
  “这小子,真的很欠揍啊。”看台上的人也都有些无语。
  PS:我知道,在你们心里我也很欠揍,但相信我,我是单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