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圣墟 > 第八百零六章 女人间的刀光剑影

第八百零六章 女人间的刀光剑影

    深林中间地带光秃秃,楚风和欧阳风在渡劫,血色闪电与绿色闪电共舞,两人都呲牙咧嘴,忍受剧痛,饱受煎熬。
  
      而不远处,映谪仙与秦珞音她们却看都不看楚风那里一眼,像是将他给忽略了,自故走向一起。
  
      “姐,我跟你说,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就更不要说闺蜜了,俗话说的好,防火防盗防闺蜜,今天这问题很严重,你不能退缩,不能相让,一定得好好谈一谈!”
  
      银发小萝莉跟在他姐姐的身边,在提建议,小脸绷紧,大眼扑闪,一副很认真与严肃的样子,在那里叮嘱她姐。
  
      映谪仙还没什么表示呢,远处,楚风听的清楚,感觉昏天又暗地,从来没有想到过,这小姨子杀伤力这么大!
  
      在他看来,有映晓晓参与在当中,保准会掐起来,到时候他怎么办?
  
      就这么一走神,他就付出代价,这雷劫的最后一波血色闪电降临,最凶猛的与可怕的天罚到来。
  
      轰隆!
  
      天崩地裂般,楚风的魂光险些就被击散,熬过这一波他就算挺过去,渡过天劫,真要扛不住那就是魂飞魄散。
  
      “姐,你倒是说话呀,心不能这么大,你可都跟他进行魂光的双人修行了,不是什么秘密,我都知道,你这等于带坏我这个小孩子了,你可不能半路退出,要坚守到底!”
  
      银发小萝莉绝对是故意的,说话都不背人,就这么直接小声说出来。
  
      楚风很想说,你这个所谓的小孩子还用别人带坏吗?太早熟,比欧阳风都坏,想到这些他就忍不住咕哝出来。
  
      欧阳风:“@!%#¥……”
  
      然后,他就斜着眼睛看楚风,道:“mmp,关我毛事,这都是你们家的事,欧阳大爷渡个劫都躺枪。另外,我看你那儿子就不是善类,原来都是从你这里继承的,一脉相传,都不是好货!”
  
      欧阳风对于小道士刚才的绿色言论还感觉恼火呢。
  
      远处,映谪仙果断修理她妹妹,捏着她的小脸,暗中一顿教训。
  
      此时,映谪仙与秦珞音走到一起,彼此相见,都带着微笑,一个清丽若仙,一个高贵优雅,都有绝世容颜。
  
      两人间没起什么冲突,都不带烟火气,相谈甚为融洽,笑语不断。
  
      “有杀气,两人都是笑里藏刀!咦,刚才珞音姐的的话语中暗带锋芒。呃,我姐姐也不是简单之辈,软中带刚,是个高手!”
  
      银发小萝莉在那里解读,这让楚风无语,看破不说破,很想说,你掺什么乱?!
  
      不过,他也有点将信将疑,那两个好姐妹一样的闺蜜刚才温和的谈话中真的有刀光剑影吗?如果不是这银发小萝莉解读,他还真没注意。
  
      楚风也是听映晓晓这样解说,才觉得那两人间好像暗藏机锋。
  
      不过,这也太隐晦了吧,他觉得,似是而非,开始真的没有听出来。
  
      比如,秦珞音夸映谪仙越发的出尘与空灵,有种出世的飘渺感,离红尘世间越来越远。
  
      楚风觉得,的确如此,映谪仙平日间清清冷冷,素雅而宁静,的确如同广寒仙子般,有种超脱尘世上的感觉。
  
      可是,按照映晓晓的解读,这是秦珞音在劝诫,让映谪仙继续做她的出世仙子,不要被红尘欲望所迷,别掺和进她与楚风之间。
  
      再比如,映谪仙夸赞秦珞音优雅,举止得体,无愧为星空中各族年轻人所向往的女神。
  
      结果按照银发小萝莉的解释,这是她姐姐的犀利反击,说大梦净土讲究体面,秦珞音注定与楚风无果,因为,依据该道统的规定,秦珞音肯定无法与她的敌人走在一起,依旧只能是一个高贵的女神,大梦净土不允许她暴露出与楚风间的关系。
  
      楚风一阵无语,他觉得自己不笨,甚至相当敏锐,可是最初真的没有体会出这些东西。
  
      银发小萝莉的解读真的有鼻子有眼,仔细琢磨,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楚风很想仰天长叹,前十大到底是怎么培育子女的,这么小的孩子思想就这么复杂吗?
  
      旁边,正在渡劫的欧阳风也是一阵无言,一边挨雷劈,一边对楚风讲:“你们家的人真厉害,一个个高深莫测,连这么一个古灵精怪的小丫头都是女人心海底针。”
  
      “什么我们家的?!”楚风反驳。
  
      “你没听你儿子说吗,这银发萝莉都有可能会进化成小三娘或者小四娘呢!”
  
      楚风没空搭理他,因为最后一波血色闪电太凶猛,将他劈翻在地,生死考验到了,最后时刻来临。
  
      “姐,你和秦姐姐其实没有必要刀光剑影,我觉得这事很简单!”银发小萝莉闲不住,开始出谋划策。
  
      映谪仙呵斥,道:“你再敢胡言乱语,当心我封上你的小嘴,我与珞音叙旧,很正常的事,哪里有你想象的那么复杂!”
  
      “切,你真当我还是小孩子啊,要知道我可得了咱娘的真传,深谙宫斗之术!当年,咱爹原本要娶进家门九个姨娘的,都是在宇宙中历练时结识的各族红颜知己,结果被咱娘宫斗掉七个,爹最后只娶到二娘与三娘。再者说,咱俩一脉相传,我知道娘也教你了,所以,我看得懂!”
  
      远处,楚风石化,直接被雷劈翻。
  
      欧阳风也无语,对楚风深表同情,这样的家教,这样的母女传承,可谓家学渊源,以后有楚风受的!
  
      欧阳风深表同情,道:“我觉得,以后你会很惨,而且,我看这小丫头分明是故意说给你听的,我一时间没搞懂她什么意思,只恨我不懂宫斗术!”
  
      “啊……别打了,姐,好疼呀!”
  
      映晓晓就被她姐姐狠狠地拾掇一顿。
  
      “小小年纪,你都在想些什么,再敢乱说,我直接封印你!”映谪仙警告。
  
      “什么嘛,实话实说都被修理,没天理!”然后,映晓晓看到映谪仙又瞪她,顿时改口,道:“其实,这事解决起来不难,直接问我姐夫不就行了,到底喜欢哪个,快刀斩乱麻,都不用伤你们好闺蜜间的感情,交给楚风大魔头去解决!”
  
      “我@¥%&……”楚风这一刻有想掐死她的冲动,他原本就头大呢,现在将皮球踢给他,还要明确作出选择,这让他……找死呢?还是找死!
  
      映谪仙脸色微黑,再次警告银发小萝莉,不许叫姐夫!
  
      然后,她就不出声了,这意思是,不反对让楚风站出来说些什么?
  
      同时间,秦珞音也带着淡淡的笑容,什么都没说,有意无意间瞥了楚风一眼。
  
      一刹那,楚风如坐针毡!
  
      这两女不见得对他有感,但是,估计却想看一看他怎么选择?
  
      事实上,他的天劫基本算熬过去了,只剩下最后的一片天雷,稍微集中精神就能彻底用妙术挡住。
  
      可是,就在这最后时刻,他被放翻!
  
      哧哧哧!
  
      一道又一道血光降临,将他淹没,惊的楚风寒毛倒竖,不得不催动妙术,全力以赴,拼命对抗。
  
      险而又险,他差点被劈成灰烬!
  
      还好,天劫结束!
  
      但是,他趴在地上不想起来,总觉得现在表态的话,当真比对付天劫还可怕。
  
      因为,一不小心就会“翻船”!
  
      同一时间,欧阳风在叫:“没有肉身,爷也快熬下来了,欧阳神王天纵之资,依靠灵体也能硬抗!”
  
      轰!
  
      一团碧绿的光芒将他覆盖,将他彻底淹没。
  
      这片森林剧烈颤抖,乱石崩飞,河流干枯,中间光秃秃的地带在扩大,到最后雷光将地下岩浆都打出来了,这里火山喷发,景象骇人。
  
      终于,一切都安静,欧阳风也硬熬过天劫,跟楚风一样都只是魂光而已,就有了这样的壮举。
  
      “完事了?”欧阳风看自己的魂光。
  
      他与楚风都比以前缩小一号,精神能量以及神性物质被劈散部分,但是却也更加凝练与精纯,阳气充沛。
  
      “姐夫,你来说说呗!”映晓晓在那边喊道。
  
      “我头疼,被雷光劈伤,动弹不得,需要修养一下。”楚风装作一副虚弱的样子,然后,他悄然看了一眼自己那个儿子,为什么这么长时间都安静了,没再坑爹?
  
      一看之下,他直接吓了一跳,因为那孩子眼珠都不带眨动的,正在直勾勾的看着他,一副狐疑的样子。
  
      “什么情况?”楚风感觉不对劲儿。
  
      “爹,我为啥看你越来越眼熟呢?咱一定在哪里见过!”小道士直接走过来了,围绕着楚风转圈。
  
      楚风盯着这个儿子,也在琢磨,看着这个小子眉清目秀,虽然是魂体状态,但的确有些像他,同时也有些像秦珞音,他觉得这是他的血脉无疑。
  
      可是,楚风也觉得这小子有点眼熟,这是魂光的气质属性透发出来的,疑似真在哪里见到过!
  
      然后,他发现这死孩子年龄不大,魂体居然是做道士打扮,以部分魂光化出道袍,一副小道士的样子。
  
      下一刻,楚风心神一震,他警醒过来,觉得……真见过这个小道士!
  
      一刹那,旧事浮现心头,在轮回路的尽头曾有个青年道士,手持黑符纸,就是这种装扮,而且气质一模一样!
  
      楚风记得清楚,当时他没忍住,对那青年道士下了黑手,在后面拍黑砖,抢走其黑色符纸。
  
      最后,那青年道士受惊,直接窜进轮回洞……跑了!
  
      楚风目瞪口呆,真有转世投胎?那青年道士最后投胎到他家,成为他儿子?这是……找他要黑色符纸来了,还是要来报复他啊?!
  
      小道士围绕他绕圈,越看楚风越熟悉,最后实在忍不住,问映谪仙、秦珞音他们,谁有手环,借他用用。
  
      “来,叔这里有空间手链,借给你用。”欧阳风递过来一条银白的空间手链,因为这货神觉非常敏锐,感觉这里有事,积极配合。
  
      然后,小道士就将银白手链给套在楚风的手腕上,接着又道:“爹,你别装萎靡了,盘坐起来让我看一看。”
  
      他请欧阳风过来帮忙,两人一起将楚风扶起,让他盘坐在原地。
  
      楚风明白,这死孩子、这臭道士估摸着也几乎认出他,因为给他摆这姿势就是当初在轮回洞那里楚风戴着金刚琢并盘坐的姿势。
  
      “无量天尊,居然是你?!”小道士大叫,然后一把拎住楚风魂甲的衣领子部位。
  
      这个时候,欧阳风很不厚道的唱了起来,道:“天道有轮回,苍天饶过谁?”
  
      “无量天尊,特么的,你居然成我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