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圣墟 > 第七百六十九章 修行变革

第七百六十九章 修行变革

    什么机缘,什么造化,有命拿到才算是真的,没命享用那就是虚的。.:。
  
      这里简直是一片绝地,一头金身大圆满的银‘色’暴龙,咆哮间,周身腾起遮天的血气,直接就震碎一片片进化者。
  
      转眼间,两千多人现在不足一千两百人,被灭掉将近一半,这才多长时间?再这么下去必然全灭,没有人可以活下来。
  
      银‘色’暴龙太快了,虽然高达五百多米,但是一旦动起来跟银‘色’闪电般,从地平线尽头追杀到近处。
  
      “吼!”
  
      张开血盆大口间,巨大的咆哮声,伴着赤红的血气在这片地带鼓‘荡’,又有两百多人炸开。
  
      许多人头皮发麻,面对这个庞然大物,根本就没有一丝勇气对抗,谁上去谁死。
  
      现在只能逃,银‘色’的暴龙血气很盛烈,如同烈焰般,而他们则像是生魂、‘阴’灵,触之必然解体。
  
      有数股人马冲到血‘色’山峰附近,就要冲上山,可是这里缭绕着可怕的赤‘色’闪电,哧啦一声,数十人直接‘抽’搐,灵魂四分五裂,被雷霆毁掉。
  
      前有血‘色’山峰挡路,后有凶兽追击,简直让人绝望。
  
      可是,其他地方又没有办法躲避,也只有几座山峰或许能震慑暴龙。
  
      果然,暴龙一阵低吼,不敢距离过近,它张嘴喷出一道又一道细小的光束,都是银芒,攻击众人。
  
      “一群弱小的‘阴’灵,也敢接近圣山,打圣‘药’的注意,都得死!”
  
      轰!
  
      像是秩序飞矛,成片的银‘色’光束飞来,众人快速躲避,没有避开的,全都惨叫着,周身冒烟,然后化成光雨,从此地消失。
  
      众人备受打击,感觉绝望,他们可是宇宙级天才,怎么来到这个世界后居然这么的脆弱?
  
      刚一进入新世界,就遇上这样一头怪物,根本没有办法对付,彼此间差距太大!
  
      不过,那头怪物也不敢过来,似乎对这里非常忌惮,在远处徘徊,最后它突然猛力张嘴一吸,形成一个银‘色’的漩涡,对准一个山头,想将那里的人拘禁过去。
  
      然而,这个庞然大物似乎被特别针对,自从血‘色’山峰感应到它临近时,就已经炽盛起来,在弥漫电光。
  
      这时,它的动作稍微一大后,其中一座血‘色’山峰轰的一声飞出一道无比粗大的雷霆!
  
      轰!
  
      血‘色’闪电太快,击穿虚空,而后轰落在银‘色’暴龙的身上,打的它一声惨叫,大片鳞甲脱落,血液溅起。
  
      这雷电最起码也是金身层次甚至接近亚圣级的能量,能够重创暴龙,让它踉跄倒退,原地留下一大滩血液。
  
      “该死!”
  
      银‘色’暴龙发火,它对这里觊觎很久了,但是一直没有能够登上血‘色’山峰,无法吞食到那些圣‘药’。
  
      噼里啪啦!
  
      远处,一座血‘色’山峰发光,有不少电弧飞出,将十几位进化者电死,成为大片的光雨。
  
      “都小心一些,我们的生物能以及灵魂磁场等,都可以引起血‘色’山峰感应,‘波’动过于‘激’烈,或者离山体过近,都会遭雷击。”
  
      进化者中,一位‘精’通雷道秘术的人喊道,提醒所有人。
  
      同时,一头满身紫‘色’鳞甲的独角兽也走出,道:“那头暴龙生命能量更加磅礴,它只能站的更远,而且不敢大肆攻击,我们在山体与凶兽间选择一个适当的位置,可以保持平衡与安全。”
  
      “哼,一群‘阴’灵,我无法登上圣山,量你们更不能采摘到圣‘药’,敢接近半步,注定会被闪电毁掉。”
  
      银‘色’暴龙声音冰森,在这里徘徊,它依旧想毁掉所有人。
  
      突然,远处传来刺耳的叫声,声音密集。
  
      银‘色’暴龙顿时‘露’出惊容,而后转身就走,他居然像是受到惊吓。
  
      然而,有些晚了,几道金‘色’的闪电飞来,相对暴龙来说,这几个的生物个头都不大,只有十丈高。
  
      这是几头形体有点像山羊般的怪物,粗壮的犄角如同阔刀,身体两侧长着金‘色’‘肉’翅,而且身体外不是皮‘毛’,而是金‘色’的鳞片。
  
      它们飞行速度非常快,截住暴龙的去路,每一头的犄角都在发光,飞落下来一道又一道雪亮的刀光。
  
      这让众人神‘色’都变了,那是粗糙的秩序之力,凝聚成刀光,从它们的山羊角中发出。
  
      “吼!”
  
      暴龙惊怒,同时很忌惮,它咆哮着,周身鳞甲发出银辉,并且它冲天而起,舞动巨爪,且口吐银光,跟几头怪物‘激’斗。
  
      一时间无比‘激’烈,不时有鳞甲脱落下来。
  
      哧!
  
      同一时刻,几座血‘色’山峰被‘激’活,有大片雷霆飞出去,攻击山羊般的怪物与暴龙,导致它们都飞快倒退,将战场撤后。
  
      单独任何一头山羊般的金‘色’凶兽都不是暴龙的对手,可是,这是一种群居生物,一下子来了六头,联手进攻。
  
      它们每一头都有金身后期的实力,联合在一起,配合默契,构建秩序符文,刀光一重接着一重,将金身大圆满的暴龙劈的满身是血,吼啸连连。
  
      最后,暴龙落荒而逃。
  
      可是,突然间,一座山岭背后无声地冲起两头金‘色’的怪物,震动金‘色’‘肉’翅,速度太快了,将从山岭越过的暴龙的肚子剖开,大片血液流出。
  
      “你们都该死!”
  
      暴龙发狂,周身都是符号,所有银‘色’鳞甲张开,眉心更是冲出灵魂虚影,跟它们拼命,因为它知道逃不了。
  
      接下来的战斗很惨烈,血光四溅。
  
      最后,一头山羊般的怪物被暴龙的爪子拍中,一头栽落向地面,银‘色’暴龙猛然探头喀嚓一声,伴着秩序符文,将那头怪物咬断。
  
      但是,它自己也遭受重创,全身都是伤口,都是被刀光劈开的,轰隆一声,它摔倒在地上,浑身是血,头盖骨被掀开,‘精’神光团被击散。
  
      共八头金‘色’怪物,一头战死,一头眼看也活不成了,另外六头无大恙。
  
      血‘色’山峰前,所有人都沉默,他们才来到这片世界,就看到如此血腥与可怕的景象,接近亚圣的暴龙刚才何其可怕,那么的强大,可是转眼间就被屠杀!
  
      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六头有几分像山羊般的怪物接下来的举动让人惊讶,所有人都盯着那里。
  
      它们将暴龙还有最终死去的两名同伴的尸体都摆在山岭上,而后六头怪物降落在那里,开始吞吐,有规律的震动,在施展一种异术。
  
      无论是五百多米高的银‘色’暴龙,还是两个十丈高的金‘色’怪物,都在以‘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暗淡,失去光泽,有大片的光雨飞出。
  
      那是……生命本源能量,以及‘精’神力!
  
      六头活着的金‘色’怪物,张嘴间将那些光雨吸收,有的没入它们的‘肉’身中,有的没入它们的‘精’神光团内。
  
      很长时间后,它们的实力都有所增长,向着金身大圆满进军!
  
      最后,六头金‘色’的怪物满足的起身,在天空中盘旋,但是没敢接近所谓的血‘色’圣山,盯着楚风等人看了片刻,化成六道闪电,刹那离去。
  
      虽然是灵体,是‘精’神状态,但是众人都感觉像是出了一身冷汗,这个世界太可怕!
  
      不过,许多‘精’神坚韧的人也在眼‘露’异光,刚才他们看的清楚,那六头金‘色’的怪物动用的本领十分厉害。
  
      它们居然能汲取暴龙与死去的同伴的生命本源,以及灵魂中蕴藏着的最珍贵的‘精’神源力,从而让自身在最短的时间内实力增长。
  
      这种手段有点逆天,在战斗中变强,而且居然无副作用。
  
      在众人所来的宇宙中,也有类似的禁忌法‘门’,但是都有很可怕的副作用,最终将自己练的人不人鬼不鬼。
  
      刚才那几头金‘色’怪物做出那一切后,太自然了,根本没有什么不适的反应。
  
      所有人心中都冒出一个念头,难道这个天地的生物掌握有不可思议的异术,让他们能有效的汲取对手的生命源能,而自身毫无害处?
  
      这如果是真的,那就太逆天了,意味着,有些生物可以在战斗中不断变强!
  
      很长时间,都没有人说话。
  
      到了最后,一些人叹气,这可能是一个充满机会的世界,但是太危险了。
  
      随后,一些人盯着血‘色’山峰,保持一定的距离,且避免出现能量‘波’动。
  
      “这是类似鲲血草、麟血草一样的大‘药’,看样子都有数万年‘药’龄了,对亚圣都有效果,可以称之为圣‘药’!”
  
      有人惊叹,无比震惊。
  
      几座血‘色’山峰上都是一种植物,长势极好,每座山峰上都有两三株通体赤红如血的‘药’草,芬芳浓郁。
  
      须知,这种级数的‘药’草,能出现一两株就很惊人,可是这里的四座山峰上加起来不少于十株。
  
      显然,这几座山峰曾经被某种神兽的血‘精’彻底浇淋了个透彻,有成年并且实力登峰造极的神兽殒落在这里才导致这一结果。
  
      接下来的三天,这群人都没有敢离开此地,因为对周围不了解,觉得太危险。
  
      一组又一组人都在尝试登山,想尽办法,可是全都失败了,付出生命代价,没有人可以接近山顶的圣‘药’!
  
      就是楚风琢磨了三天三夜,一时间也没有没辙,没有办法破掉这亚圣级的场域守护之力。
  
      “所谓的一夜梦道百年,我们该不会真的要在这里呆上一百年吧?”欧阳风犯嘀咕。
  
      “我们应该出去探一探路,被困在这里的话,到头来终究会一无所获。”有人建议。
  
      但是,却没有人愿意行动,谁知道那六头金‘色’的怪物走没走远,真要脱离血‘色’山峰说不定立刻会成为猎物。
  
      楚风眸子中有点点金光闪过,他在小心的施展火眼金睛,哪怕是灵魂状态,他居然也具备这种能力。
  
      片刻后,他双目内的点点金辉消失,来到众人面前,道:“我去看一看!”
  
      所有人都‘露’出惊容,这个吴轮回还真是胆大包天,敢做出头的椽子,要知道这可是苦差事,动辄就会有‘性’命之忧,没有人愿意打头出去。
  
      “我跟你一起去!”欧阳风道。
  
      两人上路,一口气奔出去数百里,到了无人的地方后,楚风可以不掩饰了,眸子中金光炽盛,能够看透的地带更远了。
  
      “有情况,躲避起来!”
  
      他看到了,远方,有两头金身层次的猛禽在‘激’战,血染长空,有一头猛禽身上的红‘色’羽‘毛’不断凋落。
  
      最后,一头凶禽被击杀。
  
      楚风看的清楚,另一头抓起它的尸骸落在一处山峰上,而后施展一种异术,周身鼓‘荡’起来,让那尸骸腾起大片的光雨,被它所吸收。
  
      然后,他明显感觉到,活着的那头凶禽的气息变强了,这种进化之路实在可怕。
  
      杀的越多,实力越强,者等于在截取对手的道行、进化根基等,这样的异术有些逆天!
  
      “不是个例啊,似乎所有生物都会某种异术,看样子还没有副作用,这简直是颠覆‘性’的,会导致强者越变越强,活着的生物战斗力都会不断增长。”
  
      楚风不寒而栗,这片天地似乎无比残酷,很多生物靠战斗修行、进化。
  
      而且,他明显感觉到,在同级别的生物中,这片天地的怪物比自己所在的宇宙的进化者战斗力强,都太凶悍了。
  
      这可能跟总是在战斗有关,实战经验与技巧等都在不断磨砺,越来越强。
  
      “这个世界太变态,连成年的神兽都会死,欧阳大爷我心中没底啊。”欧阳风咕哝,那几座血‘色’山峰让他发怵,明显是曾经的神兽血染红的。
  
      他们两个谨慎而小心的前行,又发现十几处战场,亲眼目睹了血淋淋的场面。
  
      楚风确认,这片天地中的生物进化之路很可怕,有捷径可走,能吸收对手的生命源能等!
  
      不过,不同的生物,所掌握的异术是不同的,有明显的强弱之分,效率差别很大。
  
      就像是呼吸法,层次不同,产生的效果也是天壤之别。
  
      “这简直是颠覆‘性’的,在进化道路上,这是一种大变革,还只是一条小捷径?我们如果能够掌握……”
  
      两人对视,眼神火热,他们意识到,如果掌握某种较强的异术,前路将无比宽阔,会化作金光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