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圣墟 > 四百零一章 冤家路窄

四百零一章 冤家路窄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六颗果实浓香醉人,能有鸡蛋那么大,红的晶莹,通体透亮,霞光点点,喷薄生命精气。
  
  楚风心中激动,全部收进玉净瓶中,这次来麒麟旧巢,已经算是圆满完成任务,可以功成身退。
  
  有这些果实就足够了,最起码也能熬炼出两颗药丸,能让他突破到枷锁第九段层次。
  
  在处境危险的情况下,这就是保命本钱,在接下来的乱世中逆流而上!
  
  石头房子中的外星人陷入深层次的睡眠中,没有察觉屋外有人,还在昏沉中。
  
  楚风知道,这是因为他掌握有究极呼吸法,且将精神融入血气中,实现形神合一!
  
  在这种状态下,其他进化者神觉即便恐怖,也会对他失效,除非是天纵道子类生物,不然感应不到。
  
  “这名外星生物很强,哪怕在蛰眠,血气内敛,亦有这么大压迫性,进化层次非同小可!”
  
  楚风神色凝重,外星人中有超级人物!
  
  他悄然后退,离开这里,不过楚风没有立刻走,他想多熬炼上一两炉宝药,送给武当山的老宗师等人。
  
  “那边还有一株古树,有果实!”楚风露出异色。
  
  中心地,那片石林是麒麟居住的地域。
  
  而围绕石林,星星点点,有一些稀疏的石头屋子,居住着最强大的一批外星人。
  
  个别生物的房前有古树,长着果实,一直就没有采摘,这是他们强横的体现,因为这些异果不能促进他们进化。
  
  “这是梨树吗?”
  
  楚风讶异,一株老梨树最起码数千年了,主干很粗,老皮开裂,仅结着四颗果实,都有人头那么大,金黄喷香。
  
  “嗖!”
  
  楚风一招手,四颗黄金梨子落下,再次得手。
  
  他仔细算了算,如果想帮老宗师这样的熟人,加之跑不灭山去为黄牛等人送上几粒药丸,所需还真不少。
  
  他想多采摘几颗,同时,这样寻异果有种满足感,这是一种收获。
  
  要知道,这样的一颗果实如果放在外界,绝对要引发厮杀,血流成河,人脑袋打成狗脑袋!
  
  这样的果实不炼药,仅原始药效就能让人撕裂第七道枷锁,何其珍贵?!
  
  楚风没走,继续踅摸,恨不得都给摘走,当然这也是只是想象,这块地带有不少险地,踏足不了。【△網WwW.】
  
  有些异树硕果累累,神光澎湃,能量浓郁的吓人,宛若烈焰喷薄,绝对可以助人撕裂更高层次的枷锁。
  
  可想都不用想,采摘不到。
  
  如果能得手的话,外星人也不会干看着。
  
  “不行,见好就收吧!”
  
  楚风没有被喜悦冲昏头脑,这地方太危险,万一某个强大的外星生物正好苏醒,那简直是致命的。
  
  这是他们的老巢,惊动一人就等于惊动一窝外星强者,到时候将他堵在这里,群起而攻之,将死无葬身之地。
  
  楚风轻飘飘,没有一点声息,在白雾弥漫的巢穴外远去,他想逃离。
  
  这里石头很多,有的巨石足有一二百米高,仔细看都是陨石。
  
  还有很多石块堆在一起,形成乱石堆。
  
  这片地带很容易让人迷路,地势太像。
  
  “嗯?!”
  
  楚风一惊,在向外走时他有所觉,感应到精神波动,以及血气滚滚。
  
  有外星生物复苏?他寒毛倒竖。
  
  一刹那,他祭出一些磁晶石,一番布置,这片地带顿时白雾缭绕,越发朦胧,他隐去身影。
  
  楚风躲了起来,藏身在一簇藤萝后方,这里乱石横陈。
  
  “请!”
  
  他听到声音,而后竟看到一个熟人!
  
  玉虚宫之主——元!
  
  元,对普通人来说,非常神秘。
  
  他竟来到麒麟巢,跟外星人碰头。
  
  仔细想来,身为国家异人组织的头领,能随时查阅诸多稀珍的古文献,他肯定能找到麒麟巢。
  
  只是不知道,元所谓何来。
  
  楚风屏住呼吸,躲在小型场域中,关注那里。
  
  有几个外星生物陪着元,走向远处,向中心地方向而去,显然玉虚宫之主要去见实力更加强盛的人物。
  
  因为,越向里走居住的外星人实力越强。
  
  一时间,楚风走不了,因为这片地带一些降临者先后复苏。
  
  并且,远方传来呼啸声。
  
  楚风知道坏了,他早先击毙石人,伏杀长着肉翅的大蜥蜴,事情多半败露。
  
  “敌袭,我们的人少了两个!”
  
  最坏的事情发生,远处有人嘶吼,进行示警。
  
  楚风皱眉,眼下走不了,他悄然移动,趁着大多外星生物没有苏醒,重新选择藏身地。
  
  嗖!
  
  他快速临近那片竹林,躲在当中,因为这块地方很危险,平日根本不会有人踏足。
  
  就是楚风,他在这里也曾研究数天,都没有能破解场域,想采摘那串如同白葡萄般的异果却束手无策。
  
  他布置下磁石,形成迷阵,遮掩自身。
  
  “什么情况?!”
  
  一些外星人惊醒,散发出强大的能量波动。
  
  “我们的人失踪了两个,地上有斑斑血迹。”
  
  “何人敢如此,胆大包天!”
  
  这片地带嘈杂,多少年了,无人敢来这里撒野,二十二年以来非常平静。
  
  玉虚宫之主元又出了,跟着一批外星人前往外部区域,一同探查。
  
  “我怀疑是楚风所为,各位看一看这里损失了什么。”元开口。
  
  远处,哪怕楚风隔着很远也听到了,因为他现在的神觉太敏锐,一二十数里内的动静能清晰感知。
  
  对于常人来说,这简直就是顺风耳!
  
  他脸色阴沉,这个人跟他翻脸,果然要一路走到黑,这个时候都不忘给他树敌。
  
  虽然这的确是楚风做的,但元直接这般很明显的为他树敌,毫无道理,为遏制他而无所不用其极!
  
  楚风阴沉着脸,他走不了,只能呆在这里。
  
  短时间,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可是被人扣下一个不算黑锅的锅,他还是很不爽。
  
  “元,我一直念及出身玉虚宫这份旧情,只要你不再招惹我,我便懒得理会你了,想不到你还敢变本加厉!”
  
  楚风眼眸冷冽,对待敌人他一向不会手软,心中有了决断!
  
  如果没有机会也就罢了,真要方便的话,他会直接砍掉玉虚宫之主元的头颅!
  
  “唔,各位,楚风穷凶极恶,连我与他同为人族都看不过,他欺师灭祖,叛出玉虚宫,做了太多恶事。”
  
  玉虚宫之主平淡地说道。
  
  他观看完地上的血迹,相信那是数天前留下的,建议麒麟巢出动一批人马去征伐楚风。
  
  “韩文泽、黄薇月都被他杀了?这个人胆子不小,竟敢动我麒麟巢的降临者,不知道这是一个强大的联盟吗?!”有外星强者寒声道。
  
  “不错,一定是因为韩文泽等人去围剿他,结果不幸被杀,他一路摸索过来,对我们进行报复。”
  
  一群外星生物很不忿,一个个杀气腾腾。
  
  远处,楚风大怒,明明是韩文泽与黄薇月先去杀他的,难道他还要等死不成,不能反抗?
  
  “别吵了!只有弱者才会聒噪,才会结盟,想去杀那个人直接去,不要打扰我等沉眠!”
  
  就在这时,白雾深处的石头房子中有人喝道。
  
  同时,有数股强大的波动汹涌,也都在警告,让他们安静。
  
  “想杀楚风的可以去,不想动手的留下,保持肃静!”
  
  显然,这里并非一个整体,毕竟来自不同星系,只是一个松散的聚集地,其实并没有形成联盟。
  
  也只是有个别的小团伙而已。
  
  比如,现在喊的凶的都是跟韩文泽、黄薇月关系好的人。
  
  最终,有一小队人马动身,向外走去,要去杀楚风。
  
  元,并没有离开,他想跟此地的超级强者见面,洽谈一些事,请人引荐。
  
  楚风诅咒,因为在接下来的两天里,这片地带都不能宁静,总有些外星人活动。
  
  好死不死的,玉虚宫之主去见的超级进化者,其石头房子前曾被楚风光顾,采摘走异果。
  
  吼!
  
  楚风听到一声低沉的咆哮,血气滚滚,非常惊人,如同一片江海在起伏!
  
  那种果实即便对那个生灵无用,但他也不能容忍有人盗走。
  
  “盗走异果?!”元的脸色阴晴不定,他来麒麟巢一是想跟外星人中的强者拉上关系,必要时联合。
  
  此外,他还有一个目的,希望能从这里得到强大的异果,让他突破,以后便再也不用担心楚风杀上门。
  
  最近,他的日子很难过,心中阴霾浓厚,总害怕楚风突然去杀他。
  
  “必然是楚风所为!”他直接这般开口。
  
  不管怎样,他觉得先给楚风扣上这口黑锅再说。
  
  楚风在麒麟旧巢忍了很久,这片地带才安静,大部分生物再次沉睡。
  
  他趁机走脱,飘然离去。
  
  到了现在,他越发觉得,身上的呼吸法神妙。
  
  此时,他的精神融于血气中,随着心脏跳动,精神磁场不断扩散向四肢百骸,交融的非常彻底。
  
  形神合一!
  
  这个特征在这个层次的生灵中,极其罕见。
  
  除却进化圣地的弟子外,其他人很难做到。
  
  这让他如一道幽灵,无声间就消失了。
  
  直到很远后,楚风才止步,就守在大野泽的外面,他要截杀玉虚宫之主。
  
  因为,元还没有出来!
  
  这个祸害不能留,居然一心要为他树敌,一条道走到黑,跟他已经是不死不休。
  
  终于,元出来了,带着满足的心情,步履轻快,周身晶莹,他在散发着强大的能量波动。
  
  因为,他在麒麟巢跟人达成某种共识,那位强者送了他一颗异果,让他迅猛进化,撕裂第七道枷锁。
  
  而且,他得到承诺,再过上一段时间,他还能得到更强的一枚果实!
  
  元,很满意,这次收获巨大,尤其是现在实力突飞猛进,让他有了很大的底气,哪怕还不能镇杀楚风,但照这样下去以后肯定会有机会。
  
  因为,这里是麒麟巢,一些神圣大药终究会慢慢复苏,生长出来!
  
  元很高兴,往日的严肃收敛起来,带着笑意,迈着轻松的步子走在大野泽畔,心中极佳。
  
  然而,当他猛地抬头时,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僵固。
  
  原本喜悦的心情,瞬间冷冽,他寒毛倒竖,脊椎骨都在冒冷气,因为,他看到楚风!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