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绝品神眼 > 第五百七十八章 离开古玩中心

第五百七十八章 离开古玩中心



    五楼杂项类收藏的店铺里,叶枫并没有太大的收获,不过却是搞到了一套五星勋章,这些勋章在异能鉴定里的价值并不高,但是作为华夏人,有那种民族的特殊情结在里面,让叶枫对于这些五星勋章有一种特殊的喜爱。

    以至于在他的心中,这整套五星勋章的价值,甚至超越了不少真正价值不菲的名贵古玩。

    毕竟,从这些勋章的年份来判断的话,那是一个个用鲜血和生命换回现在这般华夏的老兵的荣耀。是他们不计生死前仆后继的付出,才有了今天的华夏。

    “玛德,没想到这五楼杂项类藏品中,竟然连一件收获都没有。”从五楼称作电梯下楼的时候,叶枫有些郁闷的道。

    “知足吧,两件瓷器,一副油画,还有一柄可以从岛国佬那边敲竹杠的武士刀,算起来的话,这已经是四个天大的大漏了,你这家伙竟然还不知足。”杜宇没好气的道。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咱们一个漏没捡到也没说什么,叶子这家伙捡到了四个大漏居然还不知足,这尼玛老天到底有没有开眼?”孙子龙故意摆出一脸的苦逼相道。

    “算了,别说了,谁让叶子和幸运女神有一腿呢,你要是不服气的话,有本事你去把幸运女神勾搭过来。”杜宇笑呵呵的接着道。

    “我倒是想,可是没这个本事……”孙子龙故作无奈的道。

    ……

    乘坐电梯下到三楼的位置时,叶枫在三楼字画类藏品的地方,买了一些药水之后,这是专门用来去除字中字,画中画的夹层的特殊药水,完了一行人离开古拉斯维加斯古玩中心,驱车返回了韦恩拉斯维加斯酒店。

    此时已经是夜晚十点多钟的时间,但是对于拉斯维加斯这个地方来说,一切依旧是同白天一般,街道上一片灯火通明,霓虹闪烁的景象,到处都是串流不熄的车流,道路两旁的人行道上,到处可见来回走动的人群。<>

    或是三五成群,或是三三两两,又或者是形单影只。

    一副夜景,好不热闹。

    “怎么感觉拉斯维加斯的夜晚,好似比白天更热闹呢?”坐在车内,欣赏着拉斯维加斯这座城市街道的夜景,看着这一幕幕的场景,叶枫忍不住问了一句。

    “废话,知道拉斯维加斯还有一个什么名字吗?不夜城,相对于拉斯维加斯这个地方来说,夜晚才是整个拉斯维加斯最为繁华喧闹的时间。”杜宇笑呵呵的道。

    叶枫闻言楞了一下,不过随即就明白了过来,作为世界四大赌城之首的赌城,虽然这里赌博合法化,但是许多人在来拉斯维加斯之前,怕是大部分都习惯了晚上出没这些场所,这种习惯怕是到了这地方之后,一时半会也难以改掉。

    所以说,拉斯维加斯才会有不夜城的称呼,才会出现这种夜晚比起白天更为繁华喧闹的情况。

    阿大驱车,车子在街道上不停的穿梭着,叶枫的目光不自觉的就继续在外面的街道上扫视了起来。

    豪车,美女,这是他最直接的感受。

    街道上来来往往穿梭的各种各样的豪车,和人行道上来回走过的各样各色的美女,形成完美的映衬,就叶枫视线打量的这么一会功夫,起码已经见到了不下十几位美女,她们全都各个身材高挑,三围爆发,最重要的是那单薄客户端下载的衣衫,几乎将一个美女的魅惑,应有尽有的展示了出来。

    “好看吗?”叶枫正在饶有兴致的打量的时候,忽然一道细微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接着腰间就传来一阵刺痛。

    扭头,只见美女老板娘张可欣,一只手掐在他的腰肢之上,来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急转弯。<>

    “没你好看。”叶枫嘿嘿一乐,一只手顺势拦在了这妞那纤细的腰肢之上。

    入手的感觉很滑腻,就算是隔着那一层衣衫,依旧可以感觉到肌肤上传来的那种细嫩的滑度和软腻的肌肤感。

    “哼!算你嘴甜。”张可欣娇羞的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一副模样,俨然一副吃醋了的小媳妇一般。

    半个小时之后,韦恩莱斯维加斯酒店,一行人下车,阿大将车钥匙交给这里的门童,然后一行人直接走进了大厅。

    进入酒店,所有人就直奔叶枫和张可欣的房间,所有人心中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那一副画中画的问题。叶枫说过,这副画中画的夹层内,是梵高的真迹星空,这可是了不得的宝贝,如果叶枫要搞全球最大的私人博物馆的话,梵高的真迹绝对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东西。

    这一刻,所有人都迫不及待的想要一睹梵高真迹星空的风采。

    “快点,叶子,快一点,赶紧把这一副画中画打开,梵高的真迹星空,这在梵高所有的作品中,价值是仅次于加歇尔医生的存在。”回到叶枫和张可欣的房间,一行人刚刚在沙发上坐下,杜宇迫不及待的道。

    加歇尔医生,是梵高所有作品中价值最高的一副,但但在一九九零年拍卖的时候,就曾卖出了八千九百五十万的天价。

    “不错,赶紧的弄出来让哥们儿开开眼,除了在左哥那里之外,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梵高的真迹。”孙子龙跟着道。

    在左云磊那里,虽然见过一次梵高的真迹,但是当时只是被挂起在客厅的墙壁上,绝对没有这种可以近距离触摸到的感觉让人兴奋。

    张可欣没有说话,饶有兴致的盯着叶枫打量了起来。

    这妞今天倒是换下了一身黑白相间的职业装,取而代之的是一身紧身的黑色连体裙,连体裙的尺寸很好,将整个身材修剪的恰到好处,纤细若柳的腰肢,勾勒出一条完美的S型曲线。<>

    短裙的裙底并不长,刚刚好没入大腿中央的位置,一双黑色的丝袜包裹在上面,搭配上一双黑色的细高根,尽显黑色黑丝的诱惑。

    一时之间,叶枫的视线,不免就被深深的吸引了,这妞坐的位置是紧贴着叶枫而坐,这么近的距离,居高临下的位置,那一抹大圆形衣领勾勒出的缝隙,隐约可见一抹黑色蕾丝花边的诱惑。

    深谷幽兰,泌人心肺。

    阿大阿二都没有说话,只是直直的盯着叶枫手里的那副卷画,梵高的真迹,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虽然对于西方的油画他们并不喜欢,但是梵高的真迹,确实油画之中价值最高的油画,相信任何人都想亲眼目睹一番梵高真迹的风采,这已经与喜好围观。

    将目光从张可欣的身上收回来,叶枫缓缓的将那一副赝品油画星空摊开,字中字,画中画的方法都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手法的差异,那些最顶级的大师,做出来的字中字和画中画几乎很难有人看出其中的问题来,反之,那些水平一般的人做出来,就很容易被发现其中的问题。

    而眼前这一副画中画,明显是大师的杰作,单论起手法的高度的话,和叶枫第一次捡漏得到的王羲之兰亭序那一副字中字的手法相当。

    油画摊开之后,叶枫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药水,这是一种专门用来取出字中字画中画夹层的药水,虽然说用水喷洒经过一段时间的浸湿之后,也可以打开夹层,但是那种一来需要时间过长,而来浸泡的过程中可能会伤到里面的真迹,所以经过改进,就有人研发出了这种药水,可以最快限度的打开夹层,又不会伤到里面的真迹。

    就在叶枫准备用药水打开画中画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拿出来看上一眼,电话是周子行打来的。

    “周子行的电话……”叶枫笑呵呵的说了一句,然后接通电话:“喂,周老板。”言语之中,虽然用上了老板这个听上去比价恭敬的称呼,但是任谁都能从那语气中听出那种淡然的不屑。

    “叶枫,明天就是拉斯维加斯赌战开始的时间了,不知道你现在到没有呢?可别临阵脱逃了。”听到叶枫的声音,周子行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得阴沉了起来,如果不是努力的压制着自己的情绪,早就忍不住要爆起了粗口。

    “临阵脱逃?周老板,你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我怎么会临阵脱逃呢?倒是你,可别担心万一赌输的话,和氏璧再输给我,然后把赌战取消就行。”叶枫淡淡的道。

    和氏璧,作为天下第一美玉,这一次他是势在必得。直到现在,只要想起周子行拿和氏璧来当做和鱼肠剑价值相当的宝贝参加赌战的时候,他的心头其实都是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

    虽然叶枫早就知道新港的周家的创始人,周文豪的爷爷就是当年谭忠的一名副官,从谭忠那里离开之后,带走了许多的宝贝,但是叶枫怎么也没想到,周家竟然还有和氏璧这样的宝贝。

    “好笑……”周子行强压下心头暴走的冲动,冷笑道:“我现在已经到了拉斯维加斯了,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