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绝品神眼 > 第五百零六章 拍卖会开始

第五百零六章 拍卖会开始


  
      熟悉的异能鉴定声继续在脑海中响起,不过片刻的功夫,十几个木箱内的所有物件都被做出了准确的鉴定结果。
  
      毫无疑问,十几个木箱内,所有的老物件全都是货真价值,价值不菲的真正的老物件。
  
      除了五大名窑的瓷器之外,还有五件铜器以及三幅字画,剩下的则是一套六沁色的玉饰和一件东阿上师的佛娃作品。
  
      看到这件上师作品佛娃的第一眼,伴随着异能鉴定结果响起的声音,叶枫就清楚的感觉到了这件上师作品佛娃,和之前被孙子龙一脚从地上踹飞的那件勃固王朝修乌圣师亲手雕刻的佛娃的差距,那种神韵,那种一眼看上去给人的感觉,绝对是天差地别的巨大差异。
  
      五件铜器分别为三尊佛像以及两尊铜炉,三尊佛像全都为明永乐年间的佛像,至于两尊铜炉则分别为康熙和雍正年间的铜香炉。三幅字画其中一幅为华夏古代著名画家郑板桥的作品《丛兰荆棘图》,一幅为西方绘画名家保罗.塞尚的作品《埃斯泰克的海湾》,另外一副则为华夏古代著名书法家柳公权行草作品《十六日》。
  
      共计十四件物件之中,其中五件铜器以及三幅书画作品,叶枫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兴趣,毕竟佛像和铜炉他手里已经有了几件,而且全都是最为珍贵的大明宣德炉已经大明永乐年间的佛像,至于说三位书画名家的作品,叶枫手中也有收藏,至于说那件东阿上师的佛娃作品,他的手中已经有了一件修乌圣师的佛娃作品,自然就更没有醒悟了。
  
      更何况,这种佛娃作品,除了对缅甸当地人有一种特殊的意义之外,对外的价值并不高。
  
      倒是瓷器方面的五大名窑的瓷器,以及这套六沁色的玉饰,是叶枫手中所没有的。
  
      “等会一定要尽力将这五件五大名窑的瓷器以及这套六沁色的玉饰拿下。”一番透视鉴定下来,叶枫心中暗自打定了注意。
  
      但从黑市拍卖会攻击十四件拍卖品的情况来看,一年一度仰光最大黑市上拍卖会的东西还是非常不错的,起码不像国内黑市拍卖会那般,真品和赝品充斥在一起,买赚了是你运气好,买打眼了,也只能是门牙打落肚子里吞,怨不得别人。<>
  
      当然,虽然下定决心要拿下这五件五大名窑的瓷器和这套六沁色的玉饰,叶枫心里还是给出了自己的底线,最终出手的价格不能超出自己的底线价格。毕竟虽然五大名窑的瓷器十分罕见难得,但是凭借他这种可以透视鉴宝的特殊能力,相信就算是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还有机会,倒是没有必要浪费过多的金钱。
  
      不过如果能以比较合适的价格拿下这五件瓷器和这套六沁色的玉饰,自然是最好不过。
  
      伴随着叶枫透视鉴宝的功夫,主持人开场白的话语已经讲完,拍卖会正式开始。
  
      第一件拍卖的藏品是那件上师亲手雕刻的佛娃作品,和叶枫他们之前在国内经历过的拍卖会的情况相同,主持人先是对拍卖会进行简单的讲述,接着是十几分钟时间的看宝,然后才是真正开始竞拍的时间。
  
      “叶子,走吧,咱们过去看看这件上师作品的佛娃,既然都是东阿上师亲手雕刻的佛娃,咱们看过之后也就没有必要再去胡哥那边,去看那件东阿上师亲手雕刻的佛娃作品了。”随着主持人的话音落下,进入看宝的时间,杜宇着急的道。
  
      “不错,咱们现在就过去看看这件佛娃作品如何,到时候你就可以判断出之前发现的那件佛娃作品,到底是不是修乌圣师亲手雕刻的佛娃了。”左云磊跟着道。
  
      那件勃固王朝修乌圣师的佛娃作品,一直都是众人心中最大的期待,现在既然黑市拍卖会上有了东阿上师的佛娃作品,他们自然想要迫不及待的就知道,那件修乌圣师佛娃作品的真实性。
  
      “左哥,杜哥,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件东阿上师的佛娃作品是件赝品呢?会不会是有人仿制的……”孙子龙在此时,提出了自己怀疑的看法。<>
  
      “这个……”闻言,左云磊和杜宇稍稍的沉默了下来,按照国内黑市拍卖会真品和赝品杂乱的情况来看,这边的黑市还是有可能会存在赝品的,如果这件东阿上师亲手雕刻的佛娃作品为赝品的话,想要这个时间就让叶枫给出圣师佛娃作品准确的判定结果,恐怕就不行了,还是要等到见过胡永文家中那件东阿上师亲手雕刻的佛娃作品再说。
  
      “放心吧,这边还是拍卖会的情况和咱们国内的形势虽然差不多,但是还是有很大不同的地方的,既然主办方将这件佛娃拿出来拍卖时说是东阿上师亲手雕刻的佛娃,那就一定是东阿上师亲手雕刻的佛娃,错不了。”
  
      刘锋缓缓的道,且不说佛娃在缅甸当地人心中特殊的地位,很少有人会去仿制其它僧人的作品,但从黑市拍卖会主办方来说,他们也一定不会拿赝品过来拍卖的。
  
      历年来仰光最大黑市之中拍卖会的规矩,向来都是只拍卖真正货真价实的老物件,而那些赝品,外面的摊位会有,但是绝对不会出现在拍卖会的会场。
  
      “刘叔,你的意思是说?这边黑市拍卖会是不会拍卖赝品东西的?”杜宇问道。
  
      “不错,这是仰光最大黑市形成以来就有的规矩,一直延续到了现在,绝对不会有人坏了这个规矩的。”刘锋继续道。
  
      “那就太好了,叶子,走吧,咱们赶紧过去瞧瞧吧……”杜宇继续道,说着激动的勾住叶枫的肩膀向着展台的位置就走了过去。
  
      虽然早就知道,之前那件勃固王朝修乌圣师亲手雕刻的佛娃,为货真价实的修乌圣师亲手雕刻的佛娃,也知道现在进行拍卖的这件佛娃为真正东阿上师亲手雕刻的佛娃,不过为了做一下表面的样子,叶枫还是任由杜宇勾着只的肩膀走了过去。
  
      来到展台前,已经围满了不少的人,从肤色和语言来看,大部分都是缅甸当地的人,外来人倒是很少,这些人围过来看着这件东阿上师亲手雕刻的佛娃,一个个不知道用缅甸语说些什么,神色激动。<>
  
      看的出来,就像之前刘锋说过的一般,佛娃在缅甸当地人的心中,确实有着十分重要的地位。
  
      “不知道,这件东阿上师亲手雕刻的佛娃,和修乌圣师亲手雕刻的佛娃,内部蕴含的祥瑞之气有多大的差异?”带着这种疑惑,叶枫过来之后直接透视向了这件佛娃的内部。
  
      淡金色的光芒,自双目之中爆射而出,一闪即逝没入到这件佛娃作品的内部,随之内部一丝丝紫色的气息清楚的出现在叶枫的视线之中。
  
      经历过在京师的疗养院,和孙老的军分区家属院的见识之后,叶枫已经非常清楚的知道,这种紫色的气息正是象征祥瑞的祥瑞之气。
  
      眼前这件东阿上师亲手雕刻的佛娃作品,内部蕴含的这种紫色的祥瑞之气和修乌圣师亲手雕刻的佛娃作品内部所蕴含的祥瑞之气比起来,差距很大,如果说修乌圣师的那件佛娃内蕴含的祥瑞之气有大拇指般粗细,那这件东阿上师亲手雕刻的佛娃蕴含的祥瑞之气,只是发丝粗细的模样。
  
      “怪不得缅甸历史上,七大王朝却只有区区四位圣师,而上师则由许多许多!”瞧着,叶枫忍不住感慨道。
  
      圣师和上师之间的差距,但从这佛娃内部蕴含的祥瑞之气上就可以看的出来。
  
      至于说品阶越高的僧人,亲手雕刻的佛娃越容易给人带来好运保佑平安,这种说法从内部蕴含的祥瑞之气也看的出来,毕竟祥瑞之气黑隐晦之气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运或是影响到一个人的身体,而品阶越高的僧人,雕刻的佛娃蕴含得祥瑞之气就越多,自然带来好运的几率也就越大。
  
      “叶子,怎么样,现在能判断出之前那件修乌圣师亲手雕刻的佛娃了吗?”看宝过后,走回座位上杜宇继续道。
  
      叶枫点点头:“不错,但从这件东阿上师的作品去看,之前那件修乌圣师的作品,应该确实是出自修乌圣师之手。”
  
      “其实看完这件上师作品的佛娃之后,我的感受也特别明显,之前那件中师作品佛娃和现在这件上师作品佛娃,看上去给人感觉上的差异并不是特别明显,但是和那件修乌上师的佛娃作品比起来,那种一眼看去,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其中的差异,好像缺少了某种神韵一般。”杜宇继续道。
  
      “不错,我也有这种感觉。”左云磊点点头跟着道。
  
      此时,孙子龙和其他几个人,也都表示了同样的看法。
  
      随着看宝结束,很快就进入了竞价的环节,这件东阿上师亲手雕刻的佛娃作品,起拍价为两亿缅甸币,折合华夏币的话,为大约一百二十万华夏币的数目,竞拍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一千万缅甸币,也就是十几万华夏币的数目。
  
      竞价开始,直接就进入了一种疯狂的竞价,从这种疯狂的竞价上可以看的出来,佛娃在缅甸当地人心中的特殊地位。而不过片刻的时间过去,竞价就达到了一个白热化的阶段。
  
      最后,这件东阿上师亲手雕刻的佛娃作品,以十九亿缅甸币的价格成交,按照缅甸币对华夏币的汇率,折合华夏币的话为一千一百万的数目。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