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绝品神眼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惊鸿一瞥

第二百九十八章 惊鸿一瞥

叶枫傻眼了,老板娘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主动,刚到宾馆就迫不及待的要去洗澡?

    张可欣一眼就看出了叶枫眼神里的意思,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道:“别多想,我只是去洗个澡而已。”

    “我知道啊,洗澡而已吗。”叶枫笑眯眯的道。

    “我说我自己去洗个澡。”张可欣再次强调了一遍。

    叶枫故作疑惑的盯着张可欣打量了一眼,这才站起身来道:“老板娘,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这是想让我和你一起洗呢?”

    张可欣崩溃,转身逃进了浴室,回答叶枫的,是嘭的一声重重的关门声。

    客厅内,只剩下叶枫一人,这厮笑呵呵的坐了下来,目光却依旧停留在浴室的方向。

    他知道,刚才确实是他自己想多了,这妞的意思,确实只是要去洗个澡而已……

    张可欣的动作很快,很快,浴室内就传来了哗啦啦的流水声。

    花洒喷洒出来的流水声,如同琴弦的拨片,而叶枫心头的神经,此时就成了那一根根紧绷的琴弦,随着接连不断的流水声,心头那紧绷的神经被狠狠的拨动了起来。

    慢慢的,一切都变得透明了起来,直至完全消失不见。

    此时,叶枫的眼前,完全呈现出了最原始的一幕……

    浴室内,冲洗完毕的张可欣这才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刚才被叶枫调侃之下,慌忙逃窜的她竟是忘记了拿换洗的衣服进来。

    这妞本来想让叶枫送进来,不过想起上次在缅南大酒店那尴尬的一幕,顿时就打消了这个主意。犹豫了许久,这妞最终裹了条浴巾走出去。

    浴巾是那种酒店标准尺寸的浴巾,不大不小刚刚好的长度,只能刚刚好遮挡住前后凸起来的部位,大片雪白的肌肤和一双美腿,肆无忌惮的暴露在空气之中。

    浴室的房门打开,叶枫顺着就把视线投了过去。

    眼前的一幕,让他整个人血脉喷张的傻愣在了那里。

    尽管两个人早就确定了男女朋友的那层关系,而且也不止一次的有过亲密的接触,可就是如此,张可欣心头依旧难以抑制的羞涩,慌忙托起客厅里的行李箱,飞奔回了卧室。

    可能是太过慌乱的缘故,也可能是浴巾交接的地方没有系好,不争气的浴巾,竟然在张可欣奔跑到叶枫旁边的时候脱落了下来。

    这妞顾不上拾起地上的浴巾,拖着行李箱狼狈逃窜进了卧室。

    重重的关上房门,张可欣将卧室的房门反锁了起来。

    嘭嘭……

    激动的心情久久的不能平复。

    叶枫一个人傻坐在客厅的沙发声,就算重重的关门声响起,也依旧没有从那种震惊的神情中回过神来。这种惊鸿一瞥所带来的震撼,和那种透视之下所带来的感觉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感受。

    一夜春梦了无痕……

    第二天一早,叶枫和张可欣在酒店内简单的吃了些早点之后,就直奔矿脉所属的地方。这座矿脉所在的地方与龙坑县交界,隶属于另外一个县城,大东县的管辖范围。

    已经拿下了矿脉的所有权,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取得合法的矿脉开采权和每年政府配发的开采配额,为了避免语言不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两人专门找了一个当地的向导做翻译。

    这些向导中有不少华裔的侨胞,同为华夏人,在异国他乡这种在一起的亲切感要强烈上不少。

    等到赶往矿脉所属县城之后,叶枫和张可欣与这个向导之间已经非常熟络了起来。

    为了方便矿产资源的开发和协调等一切事宜,像龙坑县,大东县这些拥有翡翠矿脉的县城都专门成立了一个独立的部门,矿山管理委员会,各自负责辖区内所有矿脉的一切事宜。

    叶枫和张可欣来缅甸投资开采矿脉,说起来到也算是外籍商人,两人到了大东县矿山管理委员会之后,倒是受到了非常热情的接待,对于他们购买矿脉,开采矿山的事情,大东县矿山管理委员会表示非常欢迎,态度也非常热情。

    不过当他们提出要办理矿山开采证和申请开采配额的时候,却受到了拒绝。尽管对于他们大东县矿山管理委员会的负责人态度依旧十分热情,但是却找出了各种理由搪塞推阻。

    一番交谈无果之后,只能是无奈的离开了大东县矿山管理委员会。

    两人离开之后,大东县矿山管理委员会的负责人不屑的冷笑了起来,投资可以,购买矿脉可以,但是想要开采申请配额,那就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

    这种手段他们已经玩的多了,对于矿脉的开采有明确的规定,如果自矿脉购买之日起三年内没有开采,这些矿脉就会被回收。

    “现在怎么办,对方的态度摆明了就是故意刁难?”出了大东县矿山管理委员会,几个人上车,张可欣无奈的道。

    刚才她曾让向导暗示过大东县矿山管理委员会的负责人,可是对方根本不为所动。

    “不知道,对方的态度很明确,摆明了就是死活不给办理。”叶枫无奈的叹了口气道。

    “其实这种事情着这些年已经遇到的太多太多了,本来来的时候我就想让你们做好心理准备,不过看你们兴致冲冲的样子,也就没有多说。”向导叹了口气道。

    “你的意思是?这种事情还有很多?”闻言,叶枫和张可欣顿时就打起了精神。

    向导点点头,将这些事情大概的讲述了一遍。

    叶枫和张可欣的心情,现在算是彻底沉到了谷底,按照向导的说法,他们想要拿到矿山开采许可证和申请配额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起矿脉地下蕴含的翡翠原石储量,已经珠宝行货源的问题,两人一脸沉闷,谁都没有说话。

    如果拿不到矿山开采许可证和申请配额的话,对于珠宝行未来的发展将会产生很大的制约。叶枫虽然拥有可以感应到翡翠的能力,但是总不能这样赌石一直赌下去吧?只有拥有自己的,足够储量的翡翠矿脉,才是长久之计。

    “有了!”沉默了半晌,叶枫猛的拍了一下大腿,兴奋的喊了起来。

    “想到什么了?”张可欣着急的道。

    “还记得崔永军崔大哥吗?咱们上次来到龙坑大酒店入住的时候,崔大哥这边生意的负责人和酒店的负责人可是一起在门口迎接的,相信崔大哥在这边还是有相当的实力的,再加上和龙坑矿主的交情,如果崔大哥出面的话,矿山开采许可证和申请配额的事情,或许就能解决了。”叶枫笑了笑道。

    张可欣楞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没错,崔大哥出面的话,事情一定能解决的。”

    叶枫救了崔永军和林蕾唯一的孩子,这对他们夫妇二人来说可是大恩,叶枫开口的话,崔永军肯定不会拒绝的。

    想明白问题之后,叶枫第一时间就联系了崔永军。

    “叶老弟?”接到叶枫的电话,崔永军明显有些意外。

    “崔哥,我现在在缅甸这边遇到点事情,找你帮个忙。”

    “叶老弟,咱们哥俩你就别这么客气了,嘟嘟的病是你治好的,你就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有什么事你直说就是了。”

    叶枫也不推辞,直接把在大东县矿山管理委员会遇到的事情说了一遍,并说明了自己的意思,崔永军直接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崔永军不在缅甸,而是把电话打给了自己在缅甸生意的负责人以及龙坑的矿主,他们两个出面之后,大东县矿山管理委员会一改之前的语气,完全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的就办理出了矿山开采许可证,以及申请开采配额的事情。

    离开大东县矿山管理委员会,这边的负责人还是心有余悸,崔家在缅甸当地的投资涉及很多产业,幸亏对方没有追求这件事情,不然的话,他这个负责人的位置算是做到头了。

    “你说这小子,明明和崔氏集团以及龙坑的矿主有联系,早点一个电话不就没事了,真尼玛扯淡!”

    返回龙坑县,叶枫为了表示感谢在龙坑酒店摆了一桌丰盛的酒席,不过在龙坑矿主刘锋的再三坚持下,却成了他们的接风宴。

    “叶老弟,拿到矿山开采许可证和配额申请之后就可以开采了,打算什么时候动工,仪器上的事情我来帮你解决。”酒足饭饱之后,龙坑矿主刘锋笑呵呵的道。

    “刘大哥,那仪器上的事情我也就不客气了。”叶枫笑呵呵的道:“动工的话再等些时日,等平川那边的事情安排好之后再开始。”

    “行,那什么时候要仪器的话,随时联系老哥。”刘锋笑了笑继续道:“对了,以后,在这边有什么事情,直接找我就好了,老崔那边生意忙,一年也来不了缅甸几次。”

    “放心吧刘哥,有啥事我肯定不会客气的。”

    “这次来缅甸这边,打算停几天?”

    “事情都已经办妥了,明天就准备回去。”

    “有什么急事吗?”刘锋继续道。

    “倒也没什么急事。”叶枫回道。

    “既然这样,那就等过几天再走吧,后天就是缅甸公盘开盘的日子了,咱们一起过去凑凑热闹。”提起缅甸公盘,刘锋顿时就变得有些兴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