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绝品神眼 >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一次又一次的震惊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一次又一次的震惊



    元青花与景德镇产的元青花,但从外在表现去看,很难区分,除非是达到了像孙老那种顶级大师的级别,否认很容易混淆,许多买家也正是抓住了这点,将很多元青花当做景德镇产的元青花给忽悠出去。

    两者的价值虽然都十分不菲,但是比起来却是相差甚远,同样的一件瓷器,如果是元青花价值可能只有两百万,但是如果是景德镇产的元青花的话,价值至少要突破五百万的数目。

    “景德镇元青花虽然也属于元青花的一种,但是它和其它的元青花有着最本质的区别,两者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烧制瓷器的胚胎,在所有的元青花中,只有景德镇的元青花烧制前的胚胎是青白色的,因为元青花的图案全部为青色图案,所以一般情况下,是很难分辨出胚胎原始的釉色的。”叶枫继续道。

    “小枫,既然你自己也说了,元青花的图案釉色全部为青色,很难分辨出胚胎的原始釉色,那你又是怎么看出来的呢?”罗老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虽然叶枫之前的表现,已经让罗老把他当成了比自己眼力还要厉害的高手,不过如果说叶枫能看出这件元青花的猫腻,还是有些不太相信。

    毕竟,想要达到这种水准的,可都是真正的顶级大师,放眼国内,也不过区区数十人而已。

    “这个,我手里凑巧有一件景德镇的元青花,所以就看了出来。”叶枫有些郁闷的道。

    想起这件景德镇元青花他就觉得郁闷,本以为捡了个大漏低价从那对贼夫妻手里买来,没想到居然又被那对贼夫妻偷了去,倒手廉价卖了出去!

    虽然以叶枫现在的身价,想要买下一件景德镇产的元青花并不是难事,毕竟这可是所有瓷器中的王者,可遇而不可求,但是偶有大型拍卖会上还是能够遇到的,不过价格都在一个非常高昂的数字,完全没有捡漏得来的那种让人兴奋的尽头。

    “真正的景德镇元青花,老头子也见得多了,不过仅凭一些见闻就想要达到可以真正却分开来的话,还是相当困难的,起码老头子我就自然没有那份眼力。”罗老感慨的道:“小枫,你小子倒是让老头子越来越好奇了起来。”

    拜了‘活菩萨’为师,学了一手出神入化的医术,在古玩方面又有如此之深的眼力和见解,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实在很难让人相信,这只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做到的一切。

    “罗爷爷,您老见笑了!”叶枫笑了笑继续道:“其实想要知道这件瓷器到底是不是景德镇的元青花,很简单,只需要取下底部的一些粉末,用放大镜来观察一下胚釉里有没有青色的成分就知道了。”

    他的话,倒是给罗老提了个醒,这个方法的确是最简单,最有效,最快捷的鉴别方式,取下这件元青花大罐底部的粉末,只需要很少一丁点就可以,并不会对这件元青花大罐的完整性造成破坏。

    当时他曾经也想用过这种办法,不过最终给否决了,虽然说只取下一点点粉末对于瓷器本身的伤害并不大,但是对于古玩有一种近乎偏执的狂热,却始终让他难以下定这个决心

    。

    “小枫,帮个忙,你来采一些粉末,咱们瞧瞧看?”罗老笑了笑道,最终决定,用这个方法做个检验。

    叶枫点点头,轻轻的用指甲尖在瓷器的内壁上刮了一下,倒出一点点的粉末来。

    罗老取过放大镜,仔细观察了起来,情况顿时就变得很清楚了。叶枫说的不错,这些胚釉里确实没有青色的成分,只是元青花,并不是景德镇产的元青花。

    “罗爷爷,你也不要太失落了,这件瓷器虽然不是景德镇产的,但是烧制工艺却和景德镇青花瓷烧制的工艺一幕一样,而且你看画工,应该也是大师级别的作品,瓷器最重要的是看烧制工艺和表面的画工还有胚胎,三者之中,胚胎的重要性相对较低,所以你这件瓷器虽然不是景德镇产的元青花,但是价值也相当不菲。”看着罗老神色的变化,叶枫笑着安慰道。

    “哈哈!”罗老将放大镜收回口袋,爽朗的大笑了起来:“无妨,无妨,老头子我只是惊讶你小子的眼力,真是后生可畏啊!”

    “……”

    来到字画类收藏的展架前,叶枫开启透视和双眼拉近放大的能力,一眼扫视了过去,随着他的意念,所有字画鉴定结果的声音,在脑海中不断的响起。

    “齐白石荷花鸳鸯图,收藏价值不菲。”

    “徐悲鸿真迹珍妮小姐画像,收藏价值不菲。”

    “郑板桥真迹丛兰荆棘图,收藏价值不菲。”

    “唐寅真迹王蜀宫妓图,收藏价值不菲。”

    “张大千真迹四平大荷花,收藏价值不菲。”

    “吴昌硕真迹姑苏丝画图,收藏价值不菲。”

    “……”

    “……”

    鉴定结果响起的一瞬间,叶枫整个人再次傻愣在了那里,罗老所收藏的字画里,包含了许多从古至今的书画名家作品,无论是古代的还是近代的,甚至是现代的著名书画家的作品,全都一应俱全。

    而且,这些作品,在他所看到的这些里面,无一例外全都是真迹。

    走马观灯的看了几幅字画之后,叶枫在唐寅真迹《王蜀宫妓图》前停下了脚步,旁边的标签上清楚的标记有这副《王蜀宫妓图》的来源,竟然是从琉璃厂摆摊的小贩处淘来的。

    “小枫,这副《王蜀宫妓图》可是你罗爷爷做喜欢的一副作品,也是你罗爷爷在琉璃厂捡漏捡到的最有价值的一副藏品。”罗老不可思议的道。

    “又是一个地摊货!”叶枫忍不住感慨了起来。

    左云磊曾经在地摊上捡漏仅以十万块的价格就拿下了张大千的长江万里图可,这可是张大千的代表作之一,其收藏价值好意义,远超一些普通的作品。

    现在罗老又在琉璃厂的小摊贩那里捡漏买来了唐寅的真迹《王蜀宫妓图》,虽然这并不是唐寅的真迹,但是其价值也远非一般的名家作品可以比拟的

    。

    罗老一脸得意的打开盒子,卷轴打开,画面上的情况,清晰的呈现了出来。

    卷长124.7cm,横63.6cm,沿用了唐寅画风中一贯的工笔重彩的风格,仕女体态匀称优美,削肩狭背,柳眉樱簪,额、鼻,颔施以三白,即吸收了张萱、周昉创造的‘唐妆’仕女造型特色,又体现出了明代追求清秀娟美的审美风格。也侧面反映出了唐寅在用笔,造型,设色方面的高超技艺。

    一番观赏之后,叶枫忍不住的点头称赞,果然不愧为江南四大才子之首,一副画,就将仕女的姿态展现无遗。

    “罗老,不知道您在琉璃厂捡漏,买下这件《王蜀仕女图》花费了多少?”叶枫好奇的道。

    “不多,才不过三百块钱的价格而已。”罗老淡淡的道,眉宇之间的神态,难以掩饰那被深埋起来的得意之色。

    “三百?一件唐寅真迹《王蜀仕女图》竟然只用了三百块钱的价格?这可真是捡了一个天大的大漏啊!”叶枫心头忍不住感慨了起来。

    相对于左云磊十万一副张大千的《长江万里图》来说,罗老的这副《王蜀仕女图》才称的上是真正的大漏。

    当然,对于左云磊和罗老这样的人来说,就算是以正常价买下也没有什么,只不过是捡漏的心情,这可是其它东西无法替代和比拟的。

    一连转了几个展架之后,叶枫来到了一排新的展架前,这里也是一些名贵的字画类作品,不多和之前的不同,这里全都是一些国外名家的作品,罗老特意做了区分。。

    双目透视过表层包裹着的木盒,一幅幅字画清晰的呈现在叶枫的眼前,随着是鉴定结果熟悉的声音响起。

    “梵高作品向日葵,收藏价值不菲。”

    “梵高作品红色的葡萄园,收藏价值不菲。”

    “保罗.塞尚作品静物,收藏价值不菲。”

    “保罗.塞尚作品埃斯泰克的海湾,收藏价值不菲。”

    “保罗.塞尚作品肖凯肖像,收藏价值不菲。”

    “杰昂.米罗作品哈里昆的狂欢,收藏价值不菲。”

    “杰昂.米罗作品托儿所的装饰画,收藏价值不菲。”

    “亨利.马蒂斯作品红色的和谐,收藏价值不菲。”

    “亨利.马蒂斯作品notre-dame,unefind'après-midi,收藏价值不菲。”

    “……”

    待到叶枫透视完字画类展架上的所有作品后,不免位置惊叹了起来,原本前面那些包含华夏从古至今的各大名家的作品就已经让他足够震撼了,没想到,罗老的收藏里,竟然还有这么多国外历史上和近代的著名画家作品。

    更重要的是,罗老这里的国外名家作品当中,对于那些国外著名画家的作品收藏不止是每人一副而已,其中收藏最多的保罗.塞尚多达到四件之多!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