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绝品神眼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爷爷奶奶我错了

第二百三十一章 爷爷奶奶我错了



    寂静。

    整个拆迁现场,难得的安静了下来,静到几乎可以清楚的听到每个人的呼吸声。

    “哈哈!”

    短暂的寂静之后,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嘲笑声,一群混混嚣张的指着叶枫叫嚣了起来。

    “尼玛,这小子脑袋不是被驴踢了吧?”

    “不是被驴踢了,我看是夹门缝里了!”

    “居然让咱们给他跪下磕头喊爷爷,真是不知死活……”

    “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

    拆迁现场,除了这些混混,剩下的那些围观者也都不约而同的嘲笑了起来。

    “不是吧?这小子刚刚说什么?让这群混混跪下给他磕头叫爷爷?”

    “傻了,这小子肯定是被吓傻了,不然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

    “这下肯定有好戏看了……!”

    此时,他们似乎忘记了,自己也是被强拆的对象,有些人,房屋甚至才刚刚被对方推倒。

    孔小雨的心头,随着众人议论纷纷的声音,跟着也揪了起来,不过此时,叶枫回过头来再次投过来了安稳的眼神,这妞瞬间又放下了心来。

    这一瞬间的感觉,就像是只要有叶枫在,就算是天塌下来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小子,你倒是挺有意思的?在这一片的地阶上,敢这么和我刀哥说话的,你还是第一个……”刀疤男阴狠的道,似乎忘记了断掉的左手臂,带来的那种刺痛。

    叶枫没有说话,原本冷漠的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令人难以捉摸的笑容。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入,小子,等到了地狱可欠我那别怪我刀哥心狠手辣!”刀疤男继续道,脸色变得更加狰狞了起来。

    “放心,我这人一向命大,阎王爷都不敢收,倒是刀哥你可要小心了,坏事做多了,会遭天谴的,小心夜路走多了撞到鬼……”叶枫淡淡的道。

    “哼!”刀疤男冷冷的哼了一声,冲着小六几个吩咐道:“上,给老子往死里弄,今天老子倒要看看是这小子的嘴硬还是命硬……”

    小六一群混混会意,将目光从孔小雨身上收回来,摩拳擦掌的对着叶枫就冲了过去。

    嘎!

    瞬间,一群混混全都楞在了那里。

    原本被围在人群中央的叶枫,突然间不见了踪影……

    叶枫动了,动作很快,快到所有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啊……”伴随着咔嚓一声响起,刀疤男再次痛苦的惨叫了起来。

    苍白的脸色,开始溢出了斗大的汗珠。

    卸掉刀疤男的另一条手臂之后,叶枫没有丝毫停留,身影不断的在一群混混中游走着。

    惨叫声不断响起,只是眨眼的功夫,等到叶枫回到孔小雨跟前站好的时候,一群混混这才倒地不约而同的惨叫了起来。

    叶枫出手干脆利落,或是卸了一双手臂,或是扭断一双大腿,总之,一群几十个混混,全都瘫倒在地上失去了行动能力。

    惨叫声过后,只剩下一片无力的呻吟声……

    刀疤男的脸色,在一瞬间苍白到了极点,目光恐惧的盯着叶枫,双腿不停的打着哆嗦。

    只是眨眼间的功夫,快到连他自己只是刚刚感觉到那种手臂断裂的刺痛感传来时,一群小弟已经被全都放倒在了地上,丧失了动手的能力,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实在很难相信,竟然有人能有如此身手……

    “不是吧,这小子竟然这么能打!”

    “厉害,太厉害了,就这一手功夫,怕是都赶上李小龙了吧!”

    “超人,蝙蝠侠,蜘蛛侠……”

    突然间的变故,让一群围观者不可思议的议论了起来。

    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盯着叶枫,那种感觉就像发现了发星人一般。

    “刀哥,你还好吧?”叶枫笑眯眯的向着刀疤男走了过去。

    “你……,你……,你别过来……”刀哥不停的向后退去,叶枫那一张灿烂的笑容,落在他的眼力,却如同地狱里的恶魔一般狰狞,令人恐惧。

    “刀哥,你这是干吗呢?别怕,咱们好好谈一谈……”叶枫笑着继续向前逼近了过去。

    “别过来,你别过来,不然我报警了!”慌乱之中,刀疤男竟是掏出手机想要报警。

    “尼玛的,刚刚这个刀疤脸说什么?报警?他一个混混头子竟然说要报警?”

    “好笑,真是太好笑了!”

    “……”

    混混头子要报警……

    所有人忍不住爆笑了起来,这绝对是他们今年以来见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报警?报警说什么?说你自己强拆民居?威胁住户意图非礼?动手打人草菅人命?”叶枫一字一字缓缓的道,脸上始终是一副笑眯眯的表情。

    刀疤男愣住了,停下手中的动作整个人有些傻傻的站在那里。

    面对叶枫的步步逼近,刀疤男不停的往后退去,退到最后,直接身子撞到一堵墙上之后,这才无奈的停了下来。

    “刀哥,别怕,我只是想好好和你谈一谈而已!”叶枫在距离刀疤男不足一米的距离时,停了下来,笑眯眯的盯着刀疤男道。

    “小子,老子警告你,这次城中村拆迁,老子可是在为汪少办事,得罪了汪少的话,以后你就别想在平川继续混下去!”刀疤男已经无路可退,索性挺直了身板,摆起了牛气。

    “汪少?汪少是谁?”叶枫淡淡的道。

    “汪少是谁都不知道?咱们平川有资格被称为汪少的有几个?当然是天成珠宝的未来的继承人,汪学峰汪少了。”

    天成珠宝的汪学峰?

    叶枫忍不住楞了一下,没想到自己和这个汪学峰还真是挺有缘分的,从第一次见面对方的讽刺,再到后面的黑手,再到九龙会所里的冲突,以及和卢向东吃饭时所发生的一切,似乎每次闹出什么不愉快的事情时,总有这个汪学峰的身影。

    “怎么,是不是怕了?”叶枫的失神,落在刀疤男的眼力,反倒成了一种害怕。

    “怕?”叶枫微微一笑道:“说起来,我和你们汪少还是挺有缘分的!”

    “少套近乎!”刀疤男更加得意了起来,一脸牛逼哄哄的继续道:“小子,刘云你知道吗?咱们平川的第一衙内,他和汪少可是亲表兄表弟……”

    “这个,我和这个刘云好像也挺熟的……”叶枫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道。

    几次冲突中,其中有两次都有刘云的身影,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

    “小子,既然你说和汪少刘少算是熟识,今天老子就再给你一次机会,就把这女的留下来,自己麻溜的滚蛋,刚才的事情我还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不然的话……”刀疤男继续威胁道。

    “不然怎么样?”叶枫缓缓的道,眼睛慢慢的眯了起来。

    “怎么样?你说怎么样?城中村改建的事情,汪少虽然是明面上的老板,但其实刘少才是真正的管事人,你说,如果我告诉刘少和汪少,你在拆迁现场捣乱,要坏了他们的事情,刘少和汪少会怎么对付你?”刀疤男恶狠狠的道:“你既然说和刘少汪少算是熟识,应该知道刘少和汪少的手段吧……?”

    叶枫没有说话,一个箭步向前跨了过去,双手抓住刀疤男的两条手臂往上一抬。

    咔嚓!

    刀疤男被卸下来的两条手臂,又重新接了起来。

    “动动看?”叶枫笑呵呵的道。

    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刀疤男有些惊恐的不知所措,知道叶枫话语落下,才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

    摇晃了一下手臂,果然,一切都又恢复了正常。

    “没想到,你小子还挺识相的吗……”刀疤男一脸得意的道,目光落到孔小雨的身上,变得更加邪恶了起来,只是这丝邪恶的淫笑只是片刻就僵硬在了脸上,随即就痛苦的惨叫了起来。

    “麻痹的,你他妈的想干吗呢?”手臂上传来的刺痛,让刀疤男再次近乎疯狂的咆哮了起来。

    叶枫没有说话,微微一笑,将刀疤男的手臂又重新接了上去。

    卸下,接上,卸下,接上……

    如此反反复复个不停。

    刀疤男不停的惨叫着,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每次当他感觉自己快要昏死过去的时候,大脑中都涌过一道暖流,瞬间又让他变得清晰了起来。

    “九十八,九十九,一百……”

    数到第一百次的时候,叶枫终于停了下来。

    脸上,自始至终都是那么一副淡淡的笑容。

    扑通……

    刀疤男再也克制不住内心的恐惧,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大哥,我错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求求你放过我吧,以后再也不敢了……”

    “放过你?你是在替刘少和汪少办事,我咱么敢放过你呢?要放也应该是我求你放过我才对!”叶枫一脸无辜的道。

    “大哥,求求你了,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刀疤男苦苦哀求道,和刚才那一副嚣张兮兮的模样比起来,完全判若两人。

    尼玛的,不待这么完人的。

    “别介啊,才一百次而已,咱们接着再玩一百次。”

    咚……

    随着叶枫的话音落下,刀疤男脑子嗡的一声,整个人脖子一歪,直接倒了下去。

    吓昏,这厮竟然被吓昏了过去……

    凭借叶枫的异能,再加上近来和墨老修习过的黄帝内经的心法,想要让昏迷过去的刀疤男清醒过来,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双目之中,精光爆射而出,透过刀疤男的脑袋穿透了进去。

    瞬间,刀疤男的头皮就变得透明了起来,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颅骨和大脑的每一条神经线以及脑细胞。

    在透视鉴定的能力下,叶枫清楚的找到那条负责身体对外界感受的神经线,能量接连不断包裹上去,不停的强化了起来。

    他要拿刀疤男做个实验,看看这条感应神经受到异能的强化之后,会不会对外界的感受变得更加敏锐……?

    如果可以的话,倒是一个对付像刀疤男这群无耻之徒的好办法……

    对外界感觉的敏锐,就意味着对痛觉感应的加倍!

    刀疤男清醒过来之后,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叶枫那张灿烂的如同魔鬼般令人恐惧的笑容。

    “大哥,我错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求求你就放过我吧……”这厮快要崩溃了。

    “别介啊,我还没玩过瘾呢?咱们再来一百次好了!”

    “大哥,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您了,千万别再玩了好不好……”刀疤男快要疯了,想死的心都有了,继续这么玩真的会玩死人的,能不能不要玩了!

    “真的知道错了?”叶枫笑眯眯的道。

    刀疤男使劲的点了点头。

    “行,那我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跪在地上,磕上三个响头,然后……”

    咚咚咚……

    叶枫话还没说完,刀疤男就一连磕上三个响头,每次磕上一个响头之后,都伴随着一声比哭还难听的呼喊声。

    “尼玛的,老子还没说完的,你他妈的就叫爷爷……”叶枫没好气的道。

    刀疤男无语了,尼玛的,老子都叫爷爷了,你还想怎么样?

    “今天的事情,受委屈的是孔姐,只要孔姐原谅你,今天的事情就算了事了……”叶枫淡淡的道。

    说着,顺手指了指孔小雨。

    刀疤男目光转向孔小雨,脑袋狠狠的向着水泥地磕了上去:“奶奶,我错了,您老大人不计小人过,就放过我吧……”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