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绝品神眼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墨老的心愿

第二百一十四章 墨老的心愿



    叶枫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的时间。

    张可欣一脸倦容的躺在他的身旁,一身黑色的紧身连体长裙,连高跟鞋都没有来得及褪下。

    看着一脸倦容,睡的正香的张可欣,叶枫不自觉的就看呆了起来,眼前缓缓的浮现出了他打碎玉春壶之后的事情,当时他被玉春壶奇怪的碎片割破手指昏迷了过去,然后被送进医院,清醒过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美女老板娘张可欣。

    这一次,当他昏迷之后醒过来的第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还是这个女人。

    “真是一个善良的漂亮女人!”如果说现在是因为两个人的关系,其实已经算是发展到了男女朋友的关系,张可欣才会对他如此关心,那上次呢?当时他不过是古玩店里一个小小的学徒而已。

    叶枫缓缓的爬了起来,小心翼翼的走下床去,轻轻的褪下张可欣那双黑色的高跟鞋,然后将抱着这妞的身体向里面挪动了一些。

    每一步的动作都很轻缓,生怕吵醒了正在熟睡中的张可欣。

    张可欣的身体很轻,叶枫贴上去之后不免就感觉到了一种弹性。

    压制下心头那股跃跃欲试的邪火,轻轻的将张可欣往里面的位置放了一下,刚要抽手回来,这妞竟是突然之间一把紧紧勾住了他的脖子,温润的呼吸声打在叶枫的脸颊,一种温润的酸痒窜上心头。

    “张姐……”叶枫心头一惊,还以为自己吵醒了熟睡之中的张可欣。

    等了片刻,也没听到张可欣的回应,叶枫缓缓的转过脑袋,两个人的脸颊几乎快要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呼……”看清楚这妞熟睡的模样之后,叶枫轻轻的呼了口气,缓慢的抽回手臂,拿起被子轻轻的搭在了这妞的身上。

    手指无意之间就触碰到了那一双香肩之上。

    滑腻的感觉,让叶枫的心神,不由的就为止荡漾了起来。

    盖好被子,叶枫坐在床头,盯着张可欣仔细的端详了起来,他发现,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美女老板娘睡觉的样子,其实也是一件挺幸福的事情。

    直到想起昨天给找云溪治病时候发生的那种奇怪的现象,才起身走了出去。

    “师父……”来到客厅,叶枫拨通了墨老的电话,对方很快就接通了电话。

    “小叶,有事吗?”墨老问道,他知道,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叶枫应该不会给他打这个电话的。

    “有件事情觉得很奇怪,想问一问师父您……”叶枫笑了笑道。

    “哦,什么事?”墨老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

    “师父,我的体质是特殊的阴阳双体,拥有可以改造人体机能和重塑生机的特殊能力,这都是您老告诉我的,昨天我在给一个朋友瞧病的时候,竟然在治愈了之后,又出现反复的情况,而且每次反复之后,速度都会加剧几分……”叶枫缓缓的将昨天给赵云溪恢复身体时所遇到的情况,大概的和墨老讲述了一遍。

    至于其中的惊险和幻觉,则被隐藏了过去。

    墨老沉默了,过了老半晌的功夫这才缓缓的道:“小叶,为师跟你做个比喻,就比如说开车,你是开车是自己的车子顺手,还是开别人的车子顺手?”

    “肯定是自己的车子顺手了。”叶枫想都没想随口回了一句。

    “再给你打个比方,比如说隐形眼镜,佩戴者佩戴之后,但从外面看是绝对看不出异样的,但是只有佩戴者自己心里清楚,那种生涩的感觉……”墨老继续道。

    叶枫点点头,没有说话。

    墨老笑了笑继续道:“现在一些国家的医疗科学已经发达到了很先进的地步,可以通过科技的手段制造出一些假的肢体或者是器官,不过这些东西的寿命却会受到一定的限制。再比如说,拿器官移植这项手术来说,移植过后的器官,虽然可以恢复正常的功能,但是绝对不会恢复到正常人的水准,而且还很容易出现反复甚至是抵触的事情发生,被移植的器官的寿命,也会减少……”

    “有些东西,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虽然它现在可能确实是属于你了,但是它是永远不会真正和你融为一体的。”

    “算了,和你说的再多你也不会明白,等到以后有机会,为师再和你仔细的说说这些事情吧!”墨老叹了口气继续道。

    “是,师父。”叶枫应了一声。

    墨老前面所说的,是一些基本的意料常识他都明白,可是后面说的那句话就让他有些捉摸不透了……

    他不明白墨老那句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就算现在属于了你,但也永远不会真正和你融为一体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而这一切,又和赵云溪移植器官的反复有什么关系呢?

    他想不明白。

    “对了,最近一段时间乾坤桩站的怎么样了?”墨老继续问道。

    “还行吧,目前已经可以完美的控制气血的流转了,心法的感悟暂时倒是还没感悟出来,不过最近几天,倒是总感觉已经摸到了那层门槛,就好像只差一层窗户纸的厚度就可以感悟到心法的奥妙,可是就是这最后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却始终无法突破。”收回思绪,叶枫无奈的道。

    墨老心头一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叶枫的进度竟然会如此之快,几天前的时间,才不过可以勉强控制体内气血的流转,现在,仅仅是几天的时间过去之后,就能够完美的控制气血的运转,而且距离领悟心法的境界,也只差最后一步的距离了。

    阴阳双体,果然不愧是千载难逢的罕见体质!

    墨老隐隐觉得,自己这么多年,一直努力都无法实现的愿望,或许真的能在叶枫身上实现。

    如果能够通过叶枫达成自己期盼已久的梦想,也算是了了他的一桩心愿。

    “欲速则不达,领悟心法的事情急不得,最近几天你先休息一下,暂时不要继续站乾坤桩,等过几天再从新站桩,也许会有意外的收获。”墨老笑着道。

    叶枫稍稍的愣怔了一下,随即很快反应了过来:“嗯,我明白了,师父。”

    “好了,为师这边还有事情要处理,就这样吧。”墨老说着,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电话挂断,叶枫一个人靠在沙发上回想起了刚才墨老所说的那些话,那些东西听上去虽然让人感觉有些玄妙,但是仔细思索之下,感觉好像确实是那样的道理。

    是你的永远都是你的,不是你的,就算是它已经属于了你,但永远也不会和你彻底的融入在一起。

    慢慢的,叶枫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什么东西,不过又有些不大明白,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就像是赵云溪移植的这个肾脏一样,正常来讲,只能恢复到正常的功能,想要恢复到原本正常人的水准,几乎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幸亏他那种特殊的能量够逆天,也幸亏经过这么长时间以来,双眼之中蕴含的能量也得到了不少的增长。

    不然的话,功亏一篑的后果完全无法设想。

    “想什么呢?”张可欣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轻轻的在叶枫的身旁坐了下来。

    这妞睡醒之后,却发现没有了叶枫的身影,而她的身上,还搭了一条蚕丝被。

    当时的情况,倒是让她心头已经,不过看清楚情况之后,倒是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穿上高跟鞋,走出卧室,就看到了斜靠在沙发上的叶枫。

    “没什么,只是感觉稍稍的还有一些疲倦而已。”叶枫笑了笑道。

    刚刚睡醒的张可欣,头发都没来得及收拾,一脸睡意朦胧的模样搭配着一头凌乱的长发,倒是给人一种别样的魅惑。

    “对了,昨天在医院的时候到底是怎么回事?“回想起当时的情景,张可欣到现在还是一脸的后怕。

    “张姐,还记得我和你说的推拿的事情吗?”叶枫笑着道。

    张可欣点点头回道:“记得,当然记得了,最初的时候你说是手法特殊,前几天你才刚告诉我,其实是你练习的那种特殊的内功有关。”

    “当时的情况,其实是这种内力得到了过度的透支,才会昏迷的,不过现在没事了,休息已经完全恢复了。”叶枫笑着道:“咦,嘟嘟呢?”说完,他才意识到,从清醒过来到现在,似乎还没看到嘟嘟的身影。

    “崔哥和嫂子带走了。”张可欣回道,脸色泛起了微微的红晕。

    “关于半年前的惨案崔哥他们调查的怎么样了?有没有结果?”叶枫急忙问道。

    “好像有了一些眉目,今天崔哥一大早就又去追踪这条线索去了。”

    叶枫点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想要嘟嘟的病完全彻底的恢复,就必须要查清楚半年前的惨案,这才是怨气的根本所在,怨气多存在一天,就会对嘟嘟的身体造成一定的危害,强大的能量磁场下,时间长了之后,真的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巨大的变化……

    将坏人绳之以法,还红衣女子一个公道,这样才能了却她的心结。

    怨念自然随着自动消散……

    “对了,听你提起内功这事我还想问你呢?你说教你内功的这位大师会不会也是个古武者?而且还是古武者中最为罕见的炼丹师?”张可欣表情专注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