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绝品神眼 > 第一百七十七章 出发

第一百七十七章 出发



    赵云溪的手术持续了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手术很成功,术后的病房也被安排到了一个高档独立的单间。

    整整五年不见,左云磊和张云溪有说不完的话想要说,不过医生嘱咐刚做完手术,需要静养上一个礼拜时间,这一个礼拜的时间之内,尽量少说话,尤其是前三天的时间,更是又格外嘱咐了一番。

    心中总有百般不舍,但是为了赵云溪病情的恢复,左云磊还是选择了离开。不过在离开之前他又给赵云峰留下了一笔钱,让他把欠的那些钱都给还了,剩下的留作生活费用。

    整整一百万,赵云峰本来是不愿意手下的,不过在左云磊的再三坚持,和其他人的劝说下就收了下来。

    离开市第一人民医院,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的时间,一行人在路边的小餐馆随便的吃了点东西,之后有购买了一些干粮和方便携带又比较容易保存的特色小吃,这才驱车赶往了边境交界的地方。

    以左云磊的身份,在缅南这地方办一张边境通行证完全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拿着早就准备好的边界通行证,一行人很快就通过了边境的安检,沿着一条陆路通道,驶入了缅甸境内。

    通过边境检查站的时候,叶枫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在他们前方的一辆车子上,坐着一对中年夫妇,大约三十岁的样子,妇人怀里抱着一个小孩,大约有五六岁的样子,从下车的时候,小孩一直就哭哭啼啼的不停,一直到上车离开,进入缅甸的境内时,还可以听到车内传来的小孩的哭泣声。

    小孩的眼神很奇怪,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惊恐的东西一样,那种感觉让叶枫觉得似曾相识。

    “对了,当初蕊姐发病的时候,就是这种惊恐的眼神。”一番仔细的思索之后,叶枫的脑海中,清晰的浮现出左心蕊发病时的一幕。

    惊恐的眼神,是多么的无助。

    边境通行证是两地的边境总局联合发行的,缅甸这边的安检部队检查了一下通行证之后,又仔细的对车内进行了搜查,这才闪身放行。

    龙坑位于缅甸国东北方向,从边境出发大约需要六七个小时的车程,现在这个年代,华夏国的北斗导航系统已经发射升空了二十多颗卫星,对整个亚太地区形成了全方位的覆盖,其定位的精准度远超gps,和俄联邦共和国的格洛纳斯。

    凭借北斗导航精准的定位系统,阿虎驱车沿着前往龙坑的道路不断前行。

    整个缅甸境内,基本都是山区或者是丘陵地带,再加上刚刚下过雨之后,路面更是崎岖泥泞,顶级的悍马越野车,在此时展现出了非凡的越野性能,道路虽然颠簸,但是坐在车内,并没有明显的感觉到那种抖动的颠簸。

    叶枫通过边境安检时注意到的那辆车子,保持着和他们相同的路线,山路崎岖,车速并不能提的很高,再加上对方的车子也是以越野性能著称的勇士汽车,两车始终保持在五十米到一百米左右的距离。

    突然,前方的车子突然停了下来,接着汽车引擎爆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看样子,应该是陷入了泥潭打滑出不来了。

    勇士车呢,中年男子郁闷的道:“真倒霉,一个没注意,车子竟然开到了一滩泥潭里。”

    “再试试,看看能不能开出来?”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中年女子道。

    “不行,看来要找人推一把了。“男子摇了摇头道。

    “这个时间,通过边境的车子并不多,咱们去哪里找人推车?”

    两人说话间,阿虎已经驱车驶了过来,距离他们的车子,不足十米远的距离。

    中年男子回头看了一眼道:“后面这辆车应该是和咱们顺路,从边境过来的时候就一直跟在咱们后面,我注意过,开车的和副驾驶的位置上坐着两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有他们帮忙的话应该没问题。”

    说罢,中年人下车走了过去。

    “嗨,兄弟,帮个忙吧?”中年人走过来的时候,阿虎已经摇下了车窗,顺手递进来几只香烟,中年人招呼道:“车子陷进泥潭出不来了,哥几个能帮忙推一把吗?”

    都是一个地方来的同胞,阿虎回头看了左云磊一眼,然后答应了下来。

    一行人下车,阿虎阿豹还有叶枫和冯子轩凑过去,有了他们四个人的帮忙,伴随着引擎马力加到极限发出的轰鸣声,车子很快就从泥潭中拔了出来。

    “哥几个,谢了,谢谢了!”中年人下车,再次走过来感谢到。

    中年妇人几乎是同一时间下车,走到中年人的身旁停下脚步,跟着对着叶枫几个人道了几声谢谢。

    妇人生的很美,皮肤白净,精练的短发虽然没有那种长发飘飘的感觉,但是却更多了一种成熟的气息,面容清秀,略带倦容的脸颊,言行举止之间,风韵十足。

    “大哥,大嫂,我听小孩闹的很厉害,是不是生病了?”叶枫听的很清楚,中年妇人怀里抱着的小孩,沿路几乎一直在哭哭啼啼个不停,只是在他们下车帮忙推车的时候,才停止了哭啼。

    “不瞒你们说,我们这次到缅甸来就是来寻医的。”中年人叹了口气道。

    至于中年妇人,眼眶已经变得有些湿润了起来。

    “冒昧的问一句,小孩到底得了什么病?”叶枫继续问道。

    他很奇怪,在边境检查站的时候,明明从小男孩的眼神中看出那种和左心蕊发病时所显现出的,一模一样的恐惧,但是这会,一切却都有恢复了正常,小男孩的眼神很清澈,根本看不出任何其它的异样,只是有些时候的表现比较木讷。

    “唉!这事说来话长,大概半年前嘟嘟六岁生日刚过不久,突然有一天就发了一次高烧,然后几乎每隔上一段时间就会哭哭啼啼吵闹个不停,刚开始的时候每次吵闹之间还能间隔上一天甚至两天的时候,到后来时间越来越多,现在的话,有时候一个小时都要吵闹好几次。”中年人叹了口气道。

    “那嘟嘟发高烧之前,有没有什么比较特殊的情况发生?比如发生些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是有什么奇怪的人接触过嘟嘟?”

    中年人仔细回想了一番,摇了摇头道:“这个倒是没有。”

    “永军,时间不早了,咱们快点走吧,不然就错过了和阮神医约定的时间。”中年妇人看了一下时间,着急的道。

    阮神医是缅甸有名的神医,不光在缅甸国内,就算是在华夏国也有很大的名气,不过软神医的医术很奇怪,据说是一种很奇怪的巫术,专门治疗一些普通医生没有办法的,那种各种各样奇怪的病情。

    比如之前住在左心蕊意识空间里的恶魔,就属于阮神医医治的怪病的范围。

    左家当家也通过一些渠道拜会过阮神医,不过对于左心蕊的病情,阮神医也无可奈何。

    中年人应了一声,和几个人简单的打了声招呼,慌忙就要离开,就在此时,中年妇人怀里的小孩又开始哭闹了起来。可能是哭闹的时间太久了,声音都有些沙哑,眼神之中,再次露出了那种熟悉的恐惧。

    叶枫可以十分肯定,这种恐惧和左心蕊发病时所表现出的恐惧一模一样。

    双目凝实,一道精光爆射而出,正当他准备透视到小男孩大闹内部的情况,让意识融入到对方意识空间的时候,有了奇怪的发现。

    小男孩的面身后,一个红衣女子悬浮在那里,修长的指尖不停的在小男孩的脸上挥舞着,或是去掐,或是去抓,更或者是张牙舞爪的对着小男孩做出各种狰狞的姿态。

    这种情况,叶枫还是第一次遇到,他很好奇,悬浮在小男孩身后的红衣女子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是传说中的“女鬼”?

    “大哥,大嫂,有一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小兄弟,有话但说无妨。”

    “大哥,大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嘟嘟应该是中邪了。”沉默了片刻之后,叶枫缓缓的吐出了几个字来。

    “中邪?”中年夫妇楞了一下,随即只听中年人叹了口气缓缓的道:“其实在经过很长一段时间遍访名医都没有结果之后,我也有这种怀疑,这次来找阮神医,就是想请阮神医看看小儿到底是不是中邪了!”

    小男孩哭的更厉害了,身体更是不受控制的哆嗦了起来,中年妇人见状,一脸期待的看着叶枫道:“小兄弟,既然你这么说肯定是看出了什么,摆脱你一定要救救嘟嘟,他还只是一个孩子……”

    说到这里,中年妇人已经有些泣不成声。

    “大嫂,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不如先把嘟嘟给我抱一下试试?”想起梦境驱魔的事情,叶枫试探的问道。

    他看的很清楚,小男孩哭泣的更厉害的时候,表现的更加惊恐的时候,就是那红衣女子面目表情最狰狞,动作更毒辣的时候。

    “林蕾,快点把嘟嘟给小兄弟抱抱。”中年人慌忙道。

    他知道,叶枫竟然能看出中邪的事情,肯定必然也是个高人,此时叶枫要求抱一下嘟嘟,肯定有他的道理的。

    接过嘟嘟的一瞬间,叶枫一双手很自然的就碰到了红衣女子身上,两者接触的一瞬间,红衣女子的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然后惊恐的退出一定的距离,目光有些恐惧,又带着几分怨恨。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