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绝品神眼 > 第一百六十七章 被隐藏起来的印章

第一百六十七章 被隐藏起来的印章



    “五十万买到一副赝品字画,小友还真是有钱!”老者不失时宜的嘲讽道。

    “赝品,这东西看着挺传神的,怎么会是赝品呢?”围观者中,有人疑惑的道。

    “连落款的印章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是真迹!”老者不屑的道。

    这副字画他已经仔细观察过了,但从马的形态和那种气势上来看,应该是件真品,不过问题出在印章上,上面竟然没有徐悲鸿的印章。

    不过如果在上面加上徐悲鸿的印章的话,绝对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这也是他为什么会愿意出二十万的价格,拿下一副明知为赝品的字画。

    闻言,众人这才把目光落到了原本应该是印章落款的地方。

    没有印章,东西确实是件赝品,不过几乎已经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如果伪造上印章的话,说不定还能卖出个不错的价格。

    作为缅南最顶级的衙内,左云磊的涵养还是很好的,不过面对老者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嘲讽,总是再好的修养也变得有些不悦了起来,随着他脸上表情的变化,一旁的阿豹目光冷冷的转到了老者的身上。

    迎着阿豹的眼神,老者感觉就像是被一头饥饿逮捕中的野兽给盯上了一般,不寒而栗,识趣的闭上了嘴巴,不再吭声。

    对于这样没有同情心的老者,不去尊重也罢。

    “叶子,这副卷画你怎么看?”不知不觉中,在左云磊几个人的心中,已经把叶枫当成了他们之间的核心。

    毕竟,无论是在赌石还是在鉴宝上,叶枫所展示出来的那种实力,都令所有人感到震撼。

    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眼力,假以时日的成就必然不可限量。

    叶枫盯着卷画装模作样的打量了起来,暗地里展开异能进行鉴定,很快结果出来,异能鉴定熟悉的声音响起。

    “徐悲鸿真迹,八骏图。”

    随着异能得出的鉴定结果,叶枫心头有些疑惑了起来,既然是真品的话,怎么没有徐悲鸿被人的印章呢?这倒是个奇怪的事情。

    在天云轩干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叶枫见过太多古怪的事情,比如字中字,还有那些特殊的需要用火烤或者是用水浸泡才会显露出真实面容的羊皮卷。

    双目凝视,一道精光一闪即逝没入到卷画之上,瞬间,一层层墨迹小时不见,卷画的表面变得透明了起来。

    在正常应该落下印章的位置,透过双眼的透视异能,叶枫发现了那被隐藏的红色印章。

    “左哥,恭喜你了,如果我没看错的话,我东西应该是徐悲鸿的真迹无疑。”叶枫缓缓的道。

    徐悲鸿,现代著名画家,教育家,现代绘画艺术大师,生于1895至1953年,江苏宜兴人。尤为擅长画马,笔力雄健,气势恢宏,布避设色,为世所称,其最为著名的代表作为‘八骏图’,徐悲鸿被人除擅长画马之外,还间作花鸟及猫,画作亦别具风格,情趣焕然。

    “徐悲鸿的真迹?”老者忍不住又冷哼了一声道:“小伙子,这上面连印章都没有,怎么可能会是徐悲鸿的真迹呢?”

    “是啊,印章都没有的东西,怎么可能是真迹呢?”此时,其他的围观者也都表现出了同样的看法。

    叶枫笑了笑,缓缓的道:“字中字,羊皮卷的事情大家应该都听说过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印章落款的地方,应该是被人用一些特殊的手法遮挡了起来。”

    过去那个动荡的年代,许多珍贵的文物都遭到了破坏,一些民间的收藏家为了保住自己的宝贝,想出了各种各样的办法,类似于字中字,羊皮卷的手法,只是其中之一二罢了。

    对于叶枫的说话,在场的所有人倒都听说过,闻言一个个小声议论了起来。

    “这东西不会真的是徐悲鸿的真迹八骏图吧?”

    “如果真的像这小子说的那样,这东西应该是真迹。”

    “……”

    老者冷哼了一声继续道:“小伙子,老夫从十几岁接触古玩,道现在差不多已经四五十年的时间了,什么字中字,画中画,还有类似于羊皮卷这样的手法我见过太多太多了。”

    “凡是东西表面被动过手脚的,或多或少的都会留下一下痕迹,只要仔细观察,都可以发现其中的问题。”

    “这副卷画,我观察了很久,原本应该是落款的印章处,完全没有任何异样。”如果说这副卷画落款处真的有问题的话,只有一种可能,那种特殊的隐藏印章的手法,除非顶级的大师级别的高手,其他人很难看的出来。

    老者绝对不相信,叶枫的眼力会比自己还要厉害,毕竟他也只是猜测而已,连他都没看出问题来的东西,相信叶枫也一定看不出问题来。

    话音落下,一旁的围观者再次议论了起来:“董老这么说的话,那这东西肯定就是赝品了。”

    众人口中的董老,正是现在说话的这位老者董友兴,此人在缅南的古玩圈里也算的上一号人物,眼力颇为不错,不过其性格天生狭义,而且为人处世多小人,故而虽然眼力不俗,但是却并不被太多人喜欢。

    尽管如此,却依旧不妨碍董友兴在古玩圈里的影响力。

    煤油灯的灯火很昏暗,围观者现在才认出老者的身份来。

    “你没有看出不同的地方,不代表就真的没有不同的地方。”叶枫轻蔑的撇了董友兴一眼道:“只有一个可能,你的眼力不够。”

    “笑话!我董友兴虽然算不上顶尖的古玩专家,但是在缅南这地方也还是小有名气的。”董友兴不悦的道:“既然你说这落款处的印章被隐藏了起来,那你倒是把它给弄出来看看……”

    “是啊,董老也算是圈内有名的人物,难不成这小子以为自己的眼力比董老还厉害?”

    “比董老还厉害,怎么可能?”一般在古玩方面颇有建树之人,年纪大都在四五十岁靠上的样子,这一行主要是一个眼力的考究,需要天长日久,耳赌目然不断的积累。

    “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

    叶枫楞了一下,董友兴这话倒是把他问住了,虽然在双眼透视的作用下,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被隐藏起来的印章,可是总不能告诉所有人他可以透视到卷画内部的情况吧?

    而且,就算是他说出来,也绝对不会有人相信的,十有*还要把他当成神经病。

    “有什么办法能够把隐藏的印章显示出来呢?”叶枫在心头迷茫的琢磨了起来,随着他思想的集中,脑海中闪过一条又一条消息。

    一幕幕就如同放电影一般,在眼前中重现。

    刚刚得到异能的时候,叶枫曾经买了一本关于这种特殊手法隐藏字画还有其它东西真迹的书籍,上面详细记载了各种各样的特殊手法,和使真迹重见天日的办法。

    很快,还真的被他找到了办法。

    叶枫眼前浮现出的画面,一副画面上记载的很清楚,正是关于隐藏印章的办法。

    办法有很多种,但是想要做大几乎毫无痕迹,只有一种办法。在印章上涂抹一种天然的涂料之后,涂料会被印章慢慢吸收,然后印章就会在涂料的覆盖之下完全的融入纸张之中,但从表面看去的话,几乎完全和纸张融为了一体,毫无异样。

    不过这种涂料有一种最大的特性,不能沾水,一旦沾水之后,涂料就会在瞬间被水完全吸收,印章又会清晰的显示出来。

    “小伙子,刚才不是言辞犀利的一口咬定说印章被隐藏了起来,怎么现在说不出话来了?”董友兴得意的道。

    不自量力的年轻人!

    “就是,刚才说起话来牛逼哄哄的,现在怎么说不出话来了?”

    “说什么说?东西是假的有什么好说的?”

    “连董老都没看出问题来,他竟然敢妄自菲薄的说印章被隐藏了起来,谎言被揭穿了吧?没话说了吧?”尽管董友兴为人不太招人待见,但是其在古玩方面表现出来的眼力,还是有许多人愿意讨好他的。

    “叶枫,想到办法没有?”张可欣有些担心的道。

    她的话音落下,左云磊几个人也都把急切的目光投向了叶枫。

    叶枫微微一笑道:“放心吧。”说完,他目光转缓缓的从众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到了董友兴的身上:“要不咱们打个赌?就赌这原本应该是落款的地方,到底有没有被隐藏起来的印章?”

    “靠,还赌……”左云磊和冯子轩忍不住爆出了粗口。

    他们很怀疑,叶枫这小子到底是不是赌上瘾了,动不动就要和别人开赌。

    面对叶枫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董友兴心里有些捉摸不定了起来,这副卷画但从八匹驰骋中的骏马上看,确实应该是徐悲鸿的真迹无疑,只是没有落款的印章,让他产生了怀疑。

    隐藏印章的方法有很多中,其中大部分仔细观察的话都可以看出问题来,不过也有一种特殊的方法,是看不出问题来的。

    “难道说印章真的是被用那种方法隐藏起来的?”董友兴疑惑的琢磨道,当时他愿意用二十万的价格买下这副八骏图,虽然说是觉得造假个印章可以做道以假乱真的地步,卖出个不错的价格,但其实还有另外一个想法。

    等回去实验一下,如果印章真的是被以那种特殊方法隐藏起来的话,可就真的捡了一个大漏。

    “这小子不会是脑子进水了吧?居然要和董老打赌?”

    “真是不自量力,莫非他以为自己比董老的眼力还要厉害?”

    “董老,和他赌了,杀杀他的锐气……”

    董老闻言心中想要骂娘的心都有了,如果印章真的是被那种特殊的方法隐藏起来的话,那他还赌个屁啊?叶枫淡定的姿态,也让他心中不免有些怀疑了起来。毕竟但从八匹骏马的姿态来看,那种可能性还是很高的。

    可是现在,围观者的话,已经把他推了上去,容不得他不赌:“怎么赌?”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