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绝品神眼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同行是冤家

第一百一十八章 同行是冤家



    现场的气氛,随着叶枫的话音落下,变得沉寂了起来。

    俗话说的好,同行是冤家,这些珠宝行的老板听说叶枫也要成立珠宝行之后,一个个的脸色都拉了下来。

    多成立一家珠宝行,他们就都多一个竞争对手。

    片刻之后,剩下的这些珠宝行的老板们也都相继离开,加入到了浩浩荡荡的抢购赌石的行列。

    “叶先生,恭喜。”解石机前,只剩下了张可欣和叶枫,还有负责解石的师傅,冯子轩凑过来,再次恭喜道。

    “哈哈,冯老板,没想到你这家店铺里竟然还藏有四大王者翡翠中的玻璃种帝王绿,希望这个开门红,能够为这次的缅南之行带来好运。”叶枫笑着道。

    “对,这个开门红一定能给叶先生带来好运的。”冯子轩笑着道,对于叶枫只以一万块钱买下的赌石,解出了如此极品的玻璃种帝王绿翡翠的事情,他心中倒是没有什么不平。

    这块赌石,放在这里的话,他也一定不会切的,早晚都是要被别人买走,甚至卖不出去的话,还可能会被当成废石给丢到犄角旮旯里面去。

    更何况叶枫还是左云磊的朋友……

    冯子轩这家摊位里的赌石,很快就被一卷而空,瞧着,冯子轩得意的乐呵了起来,还好他有先见之名提前让人又送来了一批,再加上正常价格之上提价的百分之二十到三十的价格,今天倒是小小的赚了一笔。

    “叶先生,张小姐,这块翡翠不如先让我这里的解石师傅继续擦石,等到擦好之后先放到我的摊位里保管着,咱们现在继续去其它的摊位挑选赌石如何?”

    “嗯,就去其它的地方看看吧。”叶枫应了一句,两人在冯子轩的带领下,向着一侧的方向走了过去。

    不愧是缅南最大的赌石交易场,就算是吸引过来的顾客大部分都涌入了冯子轩的摊位里,但是仍有许多没有过来凑热闹的顾客,叶枫粗略的估计了一下,就他眼睛所能看到的范围之内,差不多汇聚了数百人之多。

    卖家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对驻足观望的顾客讲解着自己毛料的出处,产自什么地方,老坑还是新坑的东西,一个个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仿佛买了他们的原石,就一定可以切出翡翠一样。

    赌石交易场内的原石,分为半赌毛料和全赌毛料,不过一层这地方,只有全赌毛料。

    对于这些拼命推销自己毛料的商人,冯子轩和张可欣表现的倒是颇为淡定,叶枫倒是听出了兴趣,毕竟,虽然拥有赌石鉴宝逆天的异能,可是对于一些赌石方面有关知识的东西还是有些欠缺,虽然从书本上了解了不少知识,但是书本上学来的东西,毕竟还是十分有限的。

    叶枫一边溜达着,一边开始双眼的透视异能,开始扫视了起来。

    一连转了好几家摊铺,叶枫透视到的结果几乎全都是废料,偶尔有几块有翡翠的,基本上也都是干种,豆青种这样的垃圾货色。

    少买买精,这是叶枫购买赌石的打算,这些垃圾货色的翡翠,他自然不会出手。

    “尼玛的,看来虽然说不是所有表现不好的赌石都不容易解出翡翠,但相对于那些表现好的赌石来说,这些表现差的赌石,内部蕴含有翡翠的几率确实要低上许多。”有些失望的皱了皱眉眉头,叶枫觉得十分郁闷。

    这么多堆积如山的毛料,竟然连一块内种含有冰种以上或者是冰种翡翠的原石都没有。

    他甚至觉得怀疑,这些石头到底是不是这些毛料商人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破石头滥竽充数的。

    一路走马观灯的又过了几家,来到一家门口标着十七号的商铺钱,立马一个体态消瘦的中年人凑了过来。一米九多的身高,粗略估计超不过五十公斤的体重,往哪里一站,整个一个活生生的电线杆造型。

    叶枫甚至怀疑,就这中年人往大街上一站,一股风都能把他给吹走。

    “吆,冯老板啊,怎么,带朋友过来看赌石呢?”电线杆男见着冯子轩,热情的打起了招呼。

    “高老板,这两位是左少的朋友,他们这次来是要挑选大批的赌石,价格上,希望高老板能看在左少的面子还有我这张老脸上,给优惠点。”冯子轩笑呵呵的道。

    左少,整个缅南被称为左少的只有一个人,左云磊。

    高老板笑眯眯的道:“好,既然是左少的朋友,还是冯老板你带过来的客人,这样好了,我这里所有的赌石,两位只管挑,全场五折的价格。”

    “谢谢,谢谢!”叶枫连声道谢,虽然说对方是看在左云磊和冯子轩的面子上,才会打这个五折的,但折扣毕竟是打了,他好歹也要表示一下谢意。

    张可欣也报以淡淡的笑容。

    叶枫开启透视异能,一块一块赌石挑选了起来。

    张可欣闲着无事,干脆也四处打量了起来,在她的右手边,有一块足足上百公斤的毛料。这妞盯着仔细的打量了一番,这是一块老坑的料子,乌纱的表皮在低档赌石里的表现已经算相当不错的了,纹路大体清晰,表现还算不错。

    正常价是八百一公斤,现在打五折四百一公斤,一百多公斤下来也不过四万多块钱而已。

    这么大一块老坑的毛料,切出翡翠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再加上价格不贵,就算是切不出翡翠来也赔不了多少。

    “老板,这块我要了。”考虑了一番,张可欣指着眼前这块上百公斤的毛料说道。

    她也打算,试一试手气。再说了,既然来了,总要切几块赌石玩玩吧,反正就算是切垮了,也无伤大雅,只当娱乐消遣了。

    “这位小姐,好眼力。”高老板笑了笑道,这块赌石,在他这个摊位里的表现算不上最好,但是也算相当不错了,中等靠上。

    冯子轩看了一眼张可欣挑中的那块赌石,笑了笑道:“张小姐眼力不错吗,这块的确是老坑的毛料,而且还是乌纱皮,纹路也算清晰,这么大的块头,还是有一定可能解出翡翠来的。只要切出翡翠来,稳赚不赔,就算切不出,也赔不了多少。”

    缅南赌石交易场不同于其它地方,这里与缅甸交接,每天都有大量的毛料通过边界被运过来,直接导致了这里的毛料价格比其它的地方低上许多,这也是为什么那么多的珠宝商喜欢跑到这里来购买毛料的原因之一。

    就拿现在张可欣挑选的这块毛料来说,如果放到平南,没有个三五十万是绝对拿不下的。

    叶枫把目光转向张可欣选中的这块赌石,随即这块赌石变得透明了起来,内部的情况清晰的呈现在他的眼前。

    赌石里面,蕴含另一块冰种蓝水翡翠,高约七十公分,厚度约三十五公分,宽度约二十公分。

    冰种翡翠的价值虽然不如高冰种和玻璃种翡翠,但这块蓝水翡翠胜在块头够大,也能卖出个不错的价格。

    “一百五十八公斤,一共是六万三千零二佰,零头不要了,六万整好了。”高老板让人将毛料放到电子秤上过了下,笑呵呵的说道:“这位小姐,刷卡还是现金?”

    “刷卡。”张可欣说着,拿出银行卡递给了高老板。

    高老板通过店铺内的pos进行刷卡,交易完成,高老板继续道:“这位小姐,是现在解石还是……?”

    “叶枫,你说我是现在解石呢还是等会再说呢?”张可欣把目光转向叶枫道,说实话,她很想现在就把赌石解开,好久没玩赌石了,她也想看看自己的运气如何。

    另外,也想看看,能不能跟着叶枫沾点喜气。

    “张姐,你如果想现在解石的话,就现在解石吧。”叶枫笑着道。

    “那你说我选的这块毛料里面有没有翡翠?如果有的话,我就现在解石。”张可欣笑眯眯的继续问道。

    “张姐,你人长的这么漂亮,我相信上天对美女都是有特殊照顾的。所以,我觉得这块赌石内一定有翡翠的。”叶枫笑着应道。

    “嘻嘻……”张可欣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明白叶枫的意思,叶枫是在告诉她,在这块赌石里他感应到了翡翠,既然能够被叶枫感应到,那起码也是冰种的水头。

    其实从买下这块赌石叶枫没有出言阻止她的时候起,张可欣就知道这块赌石内一定蕴含的有翡翠,不然,叶枫绝对会出面阻止她买下这块赌石的。

    闻言,一旁的冯子轩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高老板此时也忍不住也裂开了嘴巴。

    上天对美女都是有特殊照顾的!

    这小子,倒是倒是挺会说话的。

    “高老板,麻烦派人送到前面的解石机那里吧,这块赌石,现在就解开了吧。”

    得到张可欣的吩咐,高老板让店里的伙计将赌石抬上店内的推车,推了出去,送到摊位前的解石机处。

    张可欣挑选的这块毛料,内部藏有很大的一块翡翠,为了避免解石的师傅不小心切坏了里面的翡翠,叶枫特意用记号笔在上面标记了出来。

    对此,解石的师傅自然没有意见,客人让怎么切他们就怎么切,这样更好,按照客人吩咐的切,就算真的出问题了,也不用他们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