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绝品神眼 > 第九十二章 成熟御姐

第九十二章 成熟御姐



    尼玛的,又丢人了!

    中午那会当着人家老公的面扑到了人家老婆的胸口,这会居然又当着人家亲弟弟的面,和人家姐姐保持如此暧昧的姿势,叶枫羞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得了,不过心中,却是一阵阵陶醉。

    左心蕊身上的体香,夹杂着那柔软的感觉,泌人心肺。

    短暂的陶醉之后,叶枫慌忙松开左心蕊,这才发现自己此时正在保持着一个奇怪的姿势,大步向前跨出,右手握拳笔直的挺在那里。

    “怎么回事?”他有些疑惑的扫过杜宇几个人,想要弄清楚问题的所在。

    杜宇开口,缓缓的把刚才发生的一切从头到尾仔细的讲述了一遍。

    原来,叶枫被左心蕊拉着手臂的片刻之后,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静,就像是两根木桩一样,一动不动连一丝表情都没有,这样的情况大概持续了不足三分钟的时间,接着左心蕊先是呼救,然后又开始不停的撕咬,最后直接缠住叶枫的脖子双腿缠绕了上去。

    而他在此时,满脸怒气,一只手抱紧左心蕊,另一只手握拳轰了出去。在他一拳轰出之后,左心蕊就变得平静了起来。

    “看来自己确实是透视到了左心蕊的意识空间,刚才所有的动作,都是在潜意识的支配下完成的。现在左心蕊意识里的恶魔已经消失,那么她的病情应该就恢复了吧!”叶枫心头暗自琢磨道。

    “左哥,蕊姐的病情现在应该完全恢复了,你可以过来看看。”叶枫继续道。

    左心蕊此时依旧是一脸的茫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左云磊带着疑惑走了过去,和往常一样凑到左心蕊的耳朵旁刚要说话,却被左心蕊一把推开:“云磊,都这么大的人了,你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呢,羞不羞……”

    看着姐姐如此的模样,左云磊激动的流下了泪水,他知道,真的像叶枫所说的一样,姐姐已经完全恢复了。

    虽然经历岁月的折磨,脸上依旧有些憔悴,但言行举止已经恢复了正常,这样一幅害羞的样子,放在之前是绝对不会有的。

    “咦!他们都是谁啊?”左心蕊这才注意到房间内的叶枫,杜宇和孙子龙,有些疑惑的道,一边说着,一边一脸责备的瞪了左云磊一眼:“当着别人的面还这么没羞,看我怎么收拾你。”

    顺势在左云磊鼻子上刮了一下。

    “嘿嘿!”左云磊嘿嘿的乐呵了起来:“姐,他们仨都是我的朋友。”

    “你是谁?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感觉很熟悉。”当左心蕊仔细的观察起叶枫的时候,忽然觉得这个男人她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一样,脑海里有很深的印象,但是却又想不起来究竟是在哪里见过。

    而且,看着叶枫,她还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叶枫知道,这是刚才意识空间里的缘故,笑了笑道:“蕊姐,我叫叶枫,是左哥的朋友,今天我们是第一次见面。”

    “真的吗?可我明明感觉你很熟悉……”左心蕊迷茫的道。

    “可能是我这张脸比较大众吧……”

    “嘻嘻……”左心蕊嘻嘻的笑了起来,虽然已经二十七八岁了,但是笑起来的模样,依旧带着几分少女的青涩。

    “兄弟,大恩不言谢,以后有需要的地方尽管开口,只要我左云磊能够做到的事,上刀山下油锅都在所不辞。”左云磊激动的道,这些年以来,每次看到姐姐发病癫狂的状态时,就像一把尖刀狠狠的刺入了他的心脏,心如刀绞。

    叶枫治好了姐姐的病,这种恩情,他愿意用所有的一切来回报。

    “左哥,你说这话就见怪了,你是杜哥的朋友,那就是我叶枫的朋友,能帮助蕊姐恢复,我是我应该做的。”叶枫笑了笑道。

    “好,兄弟,既然你这么说了,客套话我也不多说了,今天晚上你们谁都不能走,我们好好庆祝一下。”左云磊笑着道,压在心头的大石头被搬开,他从来没想像现在这般感到如此轻松。

    “好,没问题。”叶枫明白左云磊的心情,点头答应了下来。

    左云磊几个人下楼,他在通知完管家开始安排饭菜之后,第一时间拨通了父亲左正安的电话。

    至于左心蕊,则留在二楼的房间冲了个澡。

    “云磊,有事吗?你姐姐这几天怎么样?有没有发病?”电话接通,左正安的声音响了起来。

    他的声音,完全没有那种一方大员的威严,只是父亲对子女的那种满满的关爱。

    “爸,我打电话正要和你说姐姐病的事情呢!”

    “怎么了?你姐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左正安激动的道,提起左心蕊的病,他心里就开始变得不安了起来。

    “爸,您别担心,是好事,姐姐的病完全恢复了。”左云磊笑着道。

    “什么?你说蕊儿的病完全恢复了?”

    “嗯,完全恢复了,你通知妈和大哥他们一起过来,今天晚上,我们好好庆贺庆贺。”

    “好,我马上过去。”左正安激动的跳了起来,挂断电话,迫不及待的叫起了自家的老婆子。

    只是片刻,省委大院一号别墅里,就传来了一阵妇人哭泣的声音。

    二楼的房间里,淋雨的花洒喷出来的水花,落在左心蕊的头上,然后缓缓的流淌下去,流过每一寸细腻的肌肤,灯光的照耀下,丝丝晶莹剔透的肌肤闪烁起明亮的光泽,如同芙蓉出水一般,吹弹可破。

    “叶枫,我们今天真的是第一次见面吗?为什么在他身上总有那么一种很强烈的熟悉和亲切感呢?”双手滑过胸前,左心蕊迷茫的琢磨了起来。

    可是任凭她怎么想,都想不出究竟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只是觉得两人之前应该见过,而且还很熟悉,具体到究竟是在哪里见过,就完全想不起来了……

    半个小时之后,当左心蕊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叶枫几个人正坐在沙发上凑在一起,谈笑风生。

    “姐,蕊姐……”见到左心蕊,几个人慌忙起身打起了招呼。

    洗过澡的左心蕊更加楚楚动人,虽然脸色还略显憔悴,但是那种天生丽质的气质,已经完全的展示了出来。

    尤其是那一身成熟的职业装,更是韵味十足。

    御姐,成熟御姐……

    这是叶枫再次见到左心蕊时,心头第一时间冒出来的两个字。

    “你是叶枫?”左心蕊微微一笑,走到叶枫的身旁坐下,嘴角两边一对浅浅的酒窝,显得更加楚楚动人。

    “嗯,蕊姐。”叶枫点头应了一声,目光落在左心蕊的身上,竟是舍不得离开。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坚定的以为,这辈子只要能娶到美女老板娘张可欣做自己的妻子,就心满意足了,可是现在,认识没多久的秦霜,包裹今天才第一次见面的左心蕊,似乎也深深的印在了他的心底。

    男人有钱就变坏……

    他甚至觉得,自己现在是不是也变成了一个坏男人!

    “我们之前真的没有见过面吗?”左心蕊知道自己的病,她想,也许是自己忘记了呢?又或者两人之间有些什么,叶枫不愿意说,所有人都不愿意说呢?

    “第一次。”叶枫点点头,坚定的道。

    左心蕊闻言,倒是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目光直直的盯着叶枫,一动不动。

    叶枫被左心蕊如此直视的眼神搞的有些略显尴尬,他囧囧的挠了挠头,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暧昧十足。

    “对了,叶老弟,我姐的病到底是怎么回事?”左云磊终于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打破了这种暧昧的气氛。

    刚才只顾得兴奋,竟是把这档子事给忘记了,他很想知道,姐姐到底是得了什么病?叶枫又是怎么给治好的。

    叶枫沉默了,这个问题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说他进入到了左心蕊的意识空间,驱逐了隐藏在她意识空间里的恶魔,这话说出去的话,未免有些太过骇然,而且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

    斟酌了片刻,叶枫缓缓的道:“怎么说呢……,蕊姐以前应该是受过什么惊吓,这种惊吓让她心里产生了一种恐惧,大脑的意识将这种恐惧隐藏在意识深处,每隔上一段时间,这段被埋藏在意识深处的恐惧就会滋生出来,导致蕊姐出现癫狂的症状。”

    受到了惊吓?隐藏在意识里的恐惧?

    众人皆是听的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这么说吧,那种隐藏在意识深处的恐惧就像是一个恶魔,这个恶魔平日里躲在蕊姐的意识里,每隔上一段时间就跑出来吓唬蕊姐。”看着众人一脸疑惑的表情,叶枫继续解释道。

    这样通俗的解释,应该更容易明白。

    众人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叶枫话里的意思他们听的很明白,可是总感觉这东西似乎有些太玄了。

    “老弟,姐姐小时候除了替我闯祸背黑锅挨训之外,并没有受到什么惊吓啊?而且爸妈责备姐姐的时候,都很轻,说是在责备,不如说是在哄姐姐开心,怎么可能会受到惊吓呢?”左云磊疑惑的道。

    “惊吓不一定是在现实中,也可能是在梦中,或者是一种幻觉……”叶枫解释道。

    “做梦或者幻觉?”众人觉得难以置信,这样也能让人受到惊吓,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这个,具体的原因我也不好说,总之蕊姐现在的病情已经完全恢复了,而且我已经将蕊姐意识里的恶魔扼杀,以后蕊姐都再也不会发生癫狂的情况了。”再说下去的话,叶枫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是好,只能是尽快的转移话题:“对了左哥,蕊姐是从十几岁就开始这样,那时应该还是在上初中而已,现在十多年过去了,你打算怎么安排?”

    如今的社会,不管你是官二代还是富二代,没有足够的知识支撑的话,都是难以在这个社会上混下去的。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