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绝品神眼 > 第七十四章 六千万买了一花瓶

第七十四章 六千万买了一花瓶



    “九百六十万。”之前加价的一位老者再次开口道。

    “一千万。”另一位老者跟着道,这一次,可是足足加了四十万。

    这两个老头,在平川的藏友圈里也算是相当有名气的,本身的眼力也不错。

    “马老头,你这是存心和我过不去是吧,上次在天启拍卖行你就跟我过不去,今天你还来,没完没了了不是。”出价九百六十万的老者,脸色难看的道。

    “莫老头,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什么叫故意和你过不去?拍卖这行当,向来都是价高者得,想要东西,就要拿出家底来……”马老头毫不在乎的道,其实他对这件元青花拿不拿的到手都无所谓,只要不落入姓莫的那老头手中就行。

    “好,今天我老莫就好好跟你玩玩。”莫老头被激出了一肚子的火气,刚要开口加价,中年秃子的声音响了起来:“莫老,马老,你们都别争了,今天这件元青花我要定了。曾老板,我出一千五百万。”

    一千五百万,中年秃子楞是直接把价格提高到了一千五百万的地步,整整多出了五百万,这已经超出了这件元青花本身的价值了。

    “哼!”马老头和莫老头不再加价,相认相互仇视的瞪了对方一眼,各自哼了一声不再说话。

    中年秃子他们都认识,恒生集团的当家人吴恒生,手底下经营着仅次平川最大的连锁超市,相当有钱,依着吴恒生的个性,这件东西既然他说出来了,无论出多高的价格肯定都是要拿下的,他们继续加价的话就没有什么意思了,相反的,还会得罪吴恒生。

    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自然没有人愿意去做,更何况吴恒生给出的价格已经超出了这件元青花的价值!

    “一千五百万有人要吗?没人要的话这件元青花可就是我的了。”吴恒生一脸得意的道。

    “尼玛的,瞧瞧这秃子嘚瑟的样子,等买回家之后,发现是件赝品的话,我看他还笑不笑的出来。”杜宇有些不悦的道,这个吴恒生真是有些太装逼了,莫非以为他是平川第一有钱人啊,如果不是知道这东西是赝品的话,哪里轮到你个东西。

    “哈哈!杜哥,你说吴恒生这秃子发现买回去的元青花居然是件赝品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孙子龙笑着道。

    吴恒生的抠门,在圈子里那是出了名的,别看这厮在外面总是摆出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其实骨子里抠门的很。

    “至少能瘦下十斤。”杜宇想了想道。

    “哈哈……”

    “吴老板出价一千五百万,还有没有出价更高的?”曾小小目光环视四周道,作为这次拍卖会的主持人来说,她自然希望能够拍出更高的价格来。

    毕竟,这和她最终拿到手的钱是呈正比的,价格越高,她能拿到手的分红就越高,最后一场拍卖会下来,能够分到手的钱自然更多。

    “一千五百万第一次,一千五百万第二次……”曾小小缓缓的道,直到觉得希望不大的时候,终须喊出了最后一遍:“一千五百万第……”

    “我出一千六百万。”正当曾小小准备喊出一千五百万第三次的时候,一道声音响了起来,六号桌坐着的一位中年人看着吴恒生接着又重复了一遍:“我说我出一千六百万。”

    “哈哈,这次有好戏看了。”六号桌的中年人出价之后,杜宇哈哈大笑了起来。

    “杜哥,什么情况?”叶枫楞了一下道。

    “你不知道,这两个人可是一对生死冤家,之前出价的那个中年秃子吴恒生,目前经营着平川最大的连锁超市,六号桌这位,则经营着仅次于吴恒生的连锁超市之外,平川第二大连锁超市。其实本来几年前六号桌这位的连锁超市才是平川最大的连锁超市,不过后来手下各大超市的负责人,集体跳槽到了吴恒生的超市,然后他这边陷入混乱,吴恒生一跃取代了六号桌这中年人,成为了平川最大的连锁超市,六号桌这位虽然心有不甘,不过也只能屈居第二,这么几年过来,两人基本上一直在死磕。”杜宇解释道。

    叶枫闻言,算是明白了过来,按照杜宇所说的,那这两个人可不真是一对生死冤家吗,不过这个吴恒生倒还真是有一些手段,六号桌中年人手下超市负责人集体跳槽的事情,虽然没有证据表明是吴恒生所为,但是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猜的出来。

    此时,在叶枫的心中,对于吴恒生的印象不由得又降低了几分,虽然这是一种商业手段,但从他内心来讲,还是很排斥这种行为的。

    “郭富贵,就凭你也想和我争,一千六百万很了不起吗,我出两千万。”吴恒生一脸恼怒的道。

    不过片刻的时间,这件元青花的价格就被提升到了两千万的地步,曾小小的脸上挂出了一脸得意的笑容。

    按照每次拍卖会的惯例,所有的拍卖品,皇家一号收取百分之十五的佣金,曾小小主持拍卖会的酬劳,从这里佣金里按比例抽取,从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三十不等。

    其实皇家一号的老板之所以选择让曾小小来主持拍卖会,也是有他的考量的,虽然对于曾小小的作风问题不敢恭维,但是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懂得利用自身优势的女人,她来主持竞拍的话,可以将价格最大化。

    女人的诱惑,而且还是成熟风韵十足的美女,这可以在很大程度上刺激男性的荷尔蒙分泌……

    “两千一百万,吴恒生,别以为你手下经营的连锁超市现在是平川最大的连锁超市,就可以一直最大下去,早晚我要把这个第一拿回来的。”郭富贵继续道。

    “两千五百万。郭富贵,别一百万一百万的来玩,那样多没意思啊,有种的咱们就五百万五百万的往上加,看看到最后谁能比的过谁。”吴恒生得意的道,一副吃定了郭富贵的样子。

    两千五百万的价格,这已经超出了这件元青花真正的价值,毕竟就算是拿到苏富比拍卖行去拍卖的话,这件瓷器的价格,也不过在一千三百万左右的样子。

    拍卖到了现在,已经变成了吴恒生和郭富贵的斗气之争。

    瞧着一个个气的脸红脖子粗的吴恒生和郭富贵,曾小小的笑容更加媚然了起来,轻轻的眨了眨眼睛道:“郭老板,吴老板出价两千五百万,你还要继续加价吗?如果不加的话,那我这东西我可要宣布归吴老板说有了……”

    这女人,是在故意挑起郭富贵的怒火。

    “三千万。”郭富贵咬了咬牙道,都到了这个时候,哪有退缩的理由。

    “三千五百万,这东西不错,买回去插花倒是挺合适的。”郭富贵话音刚落,吴恒生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这厮这话说的倒是挺狠的,第一说明了自己不差钱,第二,就算是郭富贵真的买了下来,也不过是买了个花瓶而已。

    三千五百万买个花瓶?

    叶枫忍不住笑了起来,突然觉得吴恒生这话说的不错,一件赝品,买回家插花还是可以的。

    从心底里,叶枫还是希望这件赝品被吴恒生拿下的。

    “吆,吴老板好大的口气啊,三千五百万买个花瓶,行,今天我就陪你玩玩,四千万,我出四千万。”

    “四千五百万……”

    “五千万。”

    “六千万。”吴恒生咬了咬牙,直接把价格加到了六千万。

    “郭老板,继续啊?”加完价之后,吴恒生一脸得意的冲着郭富贵道,这会他已经打定了注意,只要郭富贵再次加完价之后,他就退出,这样就可以狠狠的阴上郭富贵一把。

    六千万的价格,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件元青花真正的价值,随着吴恒生的话,所有人的目光全都不约而同的放到了郭富贵的身上,两人之间的恩怨,相互斗了这么多年的时间,他们都知道,曾小小也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才会不断的挑唆他们互掐的。

    只不过是表现的很隐晦罢了。

    就在所有人以为郭富贵要继续加价的时候,郭富贵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吴老板好魄力,这件元青花我不要了,现在它六千万归你了。”

    “啧啧,六千万买件花瓶,果然不愧是财大气粗的吴老板,好魄力,好魄力!”

    郭富贵的突然退出,倒是有些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吴恒生这次,算是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本来吴恒生开始说一次加价五百万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打算,等到价格加到一定的程度之后自己退出,没想到,就在他等着郭富贵再加一次价之后就退出的时候,郭富贵却先退出了,这有些让他始料不及。

    “曾老板,这是支票,派人过来去吧!”吴恒生脸色阴沉的拿出支票本,开出一张面额六千万的现金支票,重重的拍在了桌子上。

    啪的一声,拍的吴恒生自己的手都真疼了,不过此时,这厮心里更疼……

    “恭喜吴老板拍的元青花一件。”曾小小说着,露出一脸妩媚的笑容,示意一个工作人员将这件元青花装好送过去,顺道将支票取回来。

    第二件拍卖品是一整套四沁色玉饰,手镯,耳坠,扳指,戒指,挂坠,一样不缺。

    曾小小首先拿起了一件手镯道:“诸位老板应该都看的清楚,这件镯子上一共有四种颜色,没错,这就是四沁色玉佩,整整一套,喜欢的老老板可以过来瞧瞧……”

    四沁色玉饰在所有的沁色玉饰中已经算是相当珍贵的了,叶枫除了在赌石节后孙老的藏友见面会上有幸见过一次一整套的四沁色玉饰之外,还从来没有在其它的地方见过。

    毕竟,一般的沁色玉饰都以两沁色和三沁色居多,至于说顶级的五沁色和六沁色玉饰,虽然有,但是很少,少到十根手指头都可以数的过来,一般有人收藏到手的话,是不可能会出售的。

    所以,市面上流通的沁色玉饰,基本最高的也不过是四沁色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