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绝品神眼 > 第六十三章 八二年的拉菲有点馊

第六十三章 八二年的拉菲有点馊



    “叶子,别傻愣着了,赶紧的,楼上的雅间已经安排好了。”看着叶枫那一脸山娃进城的表情,杜宇一把勾住叶枫的脖子,走向了电梯。

    皇家一号的包厢分为天地人三个等级,以孙子龙的身份,以往每次来的时候,也就是人字号的级别,除非是和杜宇一起来的时候,,孙子龙才有幸到这地字号包厢坐上一坐,至于说传说中的天字号包厢,那是他连想到不敢想的。

    放眼整个平川,有资格让皇家一号会所开启天字号包厢的人,屈指可数,绝对超不过十指指数,杜宇的父亲,杜氏集团的掌舵人杜德诚算是其中一个。

    地字一号包厢,这是杜宇提前预定好的包厢,也是他能预定到的最高级别的包厢了。

    进到包厢里面,叶枫再次被里面那奢靡的装修,极尽奢华的一切震撼了,这他妈那里是吃饭的地方,就算是新港维多利亚港的总统套房也不过如此吧!

    终于集齐了整套勋章的杜宇,心情格外的舒畅,拿起菜单一个劲的猛点了起来,点的那些菜叶枫一个没听到,不过最后那句八二年的拉菲倒是听明白了。

    “叶子,看看喜欢吃什么,敞开了点。”杜宇点了十来个菜之后,将菜单递到叶枫的手里道。

    接过菜单,叶枫翻看一看,顿时被上面的菜名给搞迷糊了,一个个的名字起的格外特别,比如恋上你的长发,红山白雪,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青龙卧雪,雪山飞狐,一国两制等等。

    这些菜叶枫一个都没看懂,就算是加上旁边的图册,也是看的迷迷糊糊的。

    毕竟这年头,图片和实物之间都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这些菜的价格都高的格外离谱,最便宜的一道才也要一千九百八十八,剩下的菜,随随便便的都要好几千,其中最贵的一道才竟然高达数万。

    “尼玛的,这哪里是来吃饭,分明是在吃钱吗!”看着那一道道菜后面昂贵的价格,叶枫心头难免嘀咕了起来,他粗略的估计了一下,来这里随便吃顿饭,没有个几万块钱是绝对下不来的,随便点些好的,再整几瓶洋酒,估计一顿发下来的消费都能突破十万,甚至能达到数十万之多。

    “敞开了点,哥们儿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看着叶枫为难的样子,杜宇一把勾住叶枫的肩膀非常豪爽的道。

    “对,叶子,可劲的点,这小子贼有钱了,每个月的零花钱都要好几百万甚至是上千万,用不着给他省。”孙子龙跟着道。

    一个月的零花钱就有几百万甚至是上千万……

    叶枫傻眼了,按照这个数字算下来的话,杜宇一年的零花钱差不多在一个亿左右的数目,这他妈家里到底待有多土豪,一年才能给出一个亿的零花钱。

    本来叶枫觉得自己解出了保守价值超过五亿的翡翠,也算是有钱人了,现在他才知道,自己错了,错的很离谱,五个亿算个屁啊,人家一年的零花钱就有一个亿!

    犹豫了片刻,叶枫指着上面标价最便宜的几道菜中的一道,冲着服务员招呼了一句:“就要这个,朝天撅吧。”

    点完,叶枫迫不及待的就把菜谱丢给了孙子龙,这些菜别说是点了,看着就觉得肉疼。

    虽然杜宇一再表明自己不缺钱,他自己也知道杜宇真的是不缺钱,可是看着那每一道菜后面标注的价格时,叶枫还是下不去手。

    孙子龙接过菜谱就显得豪爽了许多,这厮一点也不客气,一口气点了好几个菜才停了下来,这些菜有两道叶枫名字记得很清楚,毕竟这他妈的单道菜的菜价都突破了万元。

    点完菜,服务员彬彬有礼的接过菜谱,然后退着走了出去,顺手轻轻的带上了房门,连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果然不愧是顶级会所的服务员,训练有素。

    “叶子,咱们俩真是贼有缘分,你知道不,我第一次到这里来的时候,点的第一道菜也是朝天撅。”服务员退出去之后,杜宇再次勾住了叶枫的肩膀。

    叶枫楞了一下,莫非这朝天撅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兄弟,不错吗,肌肉挺结实的!”正在叶枫胡思乱想的时候,杜宇勾着叶枫肩膀的手臂,顺势在上面捏了一把。

    “杜哥,男男授受不亲,咱们还是保持一定距离的好。”叶枫心头一阵恶寒,赶忙从杜宇的肩膀下挣脱了出来。

    “哈哈,你小子,倒是挺有趣的……”杜宇哈哈大笑了起来,一边笑着,一边向着叶枫的肩膀又抓了过去,瞧着杜宇的动作,叶枫吓的赶忙挪了个位置,将孙子龙推到了杜宇的身旁:“杜哥,那个啥,想摸的话就摸子龙吧,这边子身上肉多,手感好。”

    “靠,叶子,不再你这么埋汰人的,什么叫哥们身上肉多,我这叫肌肉。”孙子龙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对对对,是鸡肉。”

    “滚球……”孙子龙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嗯,子龙身上的肉确实挺丰满的,摸上去应该手感不错。”杜宇跟着调侃了起来,说着,作势朝着孙子龙肩膀的位置就抓了过去。

    孙子龙倒是没有退缩,挺了挺胸一副英勇献身的表情:“来吧,杜哥,如果你有需要的话,我那宝贵的菊花,随时也可以为了你献身。”

    “滚犊子,老子可是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杜宇顿时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没好气的叫骂道。

    几句话的功夫,三个人已经打成了一片,气氛好不融洽。

    以杜宇的身份,从小到大身边总是被一群人团团环绕在中间,听进了那些溜须拍马的话,表面上看那些人总是围绕在他的周围,对于他的话惟命是从,但是杜宇心里清楚,这些人充其量也只能算是酒肉朋友而已。

    其实在杜宇的心中,他是孤独的,他也渴望自己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有自己的好朋友,没有相互之间的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以心对心,坦然相对。

    所以,一直以来,朋友两个字对于杜宇来说都是格外珍贵,在他心中,那么多人之中,能被他真正当做朋友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孙子龙,现在,杜宇找到了第二个,那就是叶枫。

    他欣赏叶枫的本性,能够在利益面前还保持自己本心的人不说没有,但绝对很少,叶枫能在他出价两百万的时候,还坚持一百万的市场价格,这样的表现,足以说明这是一个可以交心的朋友。

    除此之外,叶枫的随性而为,坦率的性格,也让杜宇很欣赏。

    会所上菜的速度还是很快的,片刻之后,服务员就开始陆续上菜,等到菜品上齐之后,一名身穿玫瑰红旗袍的高挑女子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瓶八二年的拉菲。

    旗袍的开叉很深……

    “先生,可以开酒了吗?”旗袍高挑女人将商标对准杜宇示意了一下。

    “开吧。”杜宇点点头道。

    旗袍高挑女人闻言打开酒瓶,弯腰开始倒酒。

    “来,咱们走一个。”杜宇举起酒杯道。

    叶枫,孙子龙,跟着举杯,三人缓缓的一饮而尽。

    “尼玛的,这就是八二年的拉菲吗?怎么喝着怪怪的,好像有一股馊味……?”叶枫一口喝了个干干净净,完了总觉得嘴里一种怪怪的味道。

    孙子龙和杜宇轻轻的抿了口酒,刚要放下酒杯却发现叶枫已经喝了个干干净净,两人楞了一下道:“叶子,你就是这么喝拉菲的吗?”

    暴殄天物,真的是暴殄天物!

    八二年的拉菲居然就这么一口干了,这样的喝法,估计叶枫还是头一个。

    “有什么问题吗?”叶枫楞了一下道:“杜哥,孙子,你们说这酒是不是过期了啊,怎么一股馊馊的味道?”

    扑哧……

    杜宇和孙子龙忍不住爆笑了起来,幸亏刚才口中的拉菲已经咽到了肚子里,不然的话两人非喷到桌子上不可,那样的话,一桌子丰盛的饭菜就算彻底报废了。

    “兄弟,你最有才!”杜宇和孙子龙情不自禁的竖起了大拇指,敢说八二年的拉菲馊了,叶枫绝对是第一个。

    叶枫有些囧囧的挠了挠头,他知道,自己闹笑话了:“那个啥,杜哥,孙子,第一次喝这玩意,见笑了,见笑了……”

    以叶枫之前的收入,别说是八二年的拉菲,就算是一瓶红花郎喝着都算是一种奢侈,本来依着他和孙子龙的关系,时不时的跟着孙子龙进出一下这种高档场所是完全没有问题的,不过叶枫对自己的原则很坚持,所以每次两人吃饭都是城中村的小饭馆,或者是一些路边的小店,也正是这样,两个无论身份地位差别都很大的年轻人,才能成为真正的兄弟。

    世事无常,叶枫此时再次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任谁能想到,几天前一个还为了打碎玉春壶的事情急的焦头烂额的年轻人,眨眼的时间,就成了天云轩年薪一百万外加百分之二十股份的鉴定师,还有即将成立的张可欣珠宝的股东,还有现在,又坐在平川最顶级的会所里面吃饭……

    “哈哈!”杜宇哈哈大笑道:“没事,哥们儿第一次喝也是这样,多喝几次,没事整回家几箱当水喝,慢慢习惯了这种味道就好了。”

    叶枫无语,随便整几箱八二年的拉菲当水喝……

    这样的话,在平川,或许也就杜宇林大少才有这个气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