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绝品神眼 > 第五十二章 感觉最重要

第五十二章 感觉最重要



    暧昧的气氛,夹杂在席卷而来的那种淡淡的幽香内,叶枫的心头,不受控制的开始躁动了起来。

    “那个……,秦小姐,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吗?”面对一言不发的秦霜,叶枫忍不住问道,也许说话,可以缓解他心头的那种冲动。

    “关于上次的事情,你到底是怎么看到对面大楼上伏击的狙击手的?”这个问题一直是秦霜最关心的问题,她调查了好几天的时间,都没能从叶枫的身上找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叶枫的身份很普通,只是平川下面一个偏远山区农村的一户农民的后代,如果硬要说他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也就是叶枫的父母吧,以秦霜自己的身份,竟是也没有调查出关于两人的资料。

    在叶枫父母前往山区农村定居之前,一切都是空白。

    “这个我也不知道,反正就那么看到了。”叶枫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双眼的异能这是个绝对的秘密,在没有绝对的实力前,谁都不能透露。

    “叶枫,其实从上次的事情之后,我就一直在调查你,能够在那样的环境,那么远的距离下看清楚对面大楼上伏击的狙击手,这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不过调查了这么些天,却没有丝毫有用的答案,今天你修复瓷器时候的表现,更加证明了你的眼力,我很好奇,这么好的眼力,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秦霜继续道,这份眼力,就算是最神秘的龙组的成员,也不一定做的到。

    “秦小姐,关于上次狙击手的事情,真的可能是凑巧了,至于你说修复瓷器这事,我在度假村的时候就说的很明白了,这是我不断练习的结果,如果秦小姐不相信,可以自己十年如一日的试试看,我相信,如果你坚持了,一定也可以做到像我那样修复瓷器。”叶枫一本正经的道,但从表现看,看不出丝毫的异样。

    秦霜忽然停下了车子,双手抓住叶枫的肩膀,集中精力看了过去,眼神十分犀利:“是吗?”

    “秦小姐,你这是要干吗呢?虽然你长的确实漂亮,但我可不是个随便的男人……”面对秦霜如此犀利的眼神,短暂失神之后,叶枫摆出一脸柔弱的模样,无辜的道。

    秦霜脸色沉了下来,什么意思?合着你不是个随便的男人我就是随便的女人了?

    看着叶枫那一副柔弱无辜的模样,秦霜有些失望了,刚才她突然间停下来,就是想通过这种极大的环境转变试探叶枫,没想到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如果你今天找我只是为了问刚才的事情的话,现在已经问完了,还是麻烦你赶紧送我回家吧。”叶枫继续道,虽然他表现的很好,秦霜暂时也没有看出什么问题来,但是叶枫还是很担心,毕竟秦霜已经对自己的表现开始怀疑了,继续待在一起的话,万一被发现问题怎么办?

    秦霜,墨染……

    叶枫越来越觉得,自己以后使用异能的时候,必须要小心一些了。

    秦霜不再说话,脸上挂着犹如万年冰雪没有被融化的表情,直直的注视着前方,在她的操控下,车子犹如离弦之箭一般,向前疾驰着。

    朦胧的夜色下,叶枫靠在座椅上胡乱的琢磨了起来,只是片刻的功夫,目光不受控制的就转移到了秦霜的身上。

    这妞的身材很好,腿很长很白,腰很细,侧面看去恰好有一种横看成岭侧成峰的感觉,诱惑力十足。

    “叶枫……”正在叶枫瞧瞧的打量秦霜的时候,这妞忽然开口喊起了他的名字。

    “啊,那,那个什么,你叫我啊?”叶枫一紧张,说起话来有些支支吾吾的。

    “刚才炸金花的时候,最后一把牌,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汪学峰和你自己的底牌?”想起最后一轮三条k和三条a撞在一起的事情,秦霜问出了心中的疑惑,想要了解叶枫,就必须从细节入手,任何一件事情都不能错过。

    但从叶枫的表现来看,从他开始选择和汪学峰跟下去的时候,似乎就知道了这轮的结果,虽然他表现掩饰的很好,但是秦霜还是感觉到了那种深埋在心底的窃喜,和淡定。

    叶枫心头一颤,莫非是秦霜看出什么来了?不过说什么,自己身怀异能的这件事情都不能泄露出去。

    “当然不知道了,你和张姐不是一直站在我身后吗,我都没看底牌,怎么可能知道呢?至于说汪学峰的底牌,我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真的?”秦霜的眼神很凌厉,似乎要把叶枫给刺穿了一般。

    从她的筹码输光之后,就一直站在叶枫的身后,一连几把,每一把牌叶枫都像是事先知道了自己和对方的底牌一样,有时候明明牌面很大却选择了弃牌,有的时候牌面不怎么样反倒是跟到了最后,还有的时候,竟然连看都不看,就跟着看牌的对方暗牌到了最后。

    最后的结果很明显,只要是叶枫弃牌的时候,无论他牌面大小,如果继续跟下去的话,到最后都是必输的牌面,相反的,只要是他选择跟下去的时候,哪怕牌面再小,就算是一对二也能赢,这让秦霜觉得十分怀疑。

    玩扑克,能做到这样的境界,已经不是用运气就能解释的了的……

    “当然是真的的了,今天能赢,完全是运气好罢了,难不成你以为我是东北亚赌王莫聪啊!”叶枫笑着调侃道。

    东北亚赌王莫聪,放眼全世界都是最顶级的赌王,曾经在龙门和拉斯维加斯分别举办的世界赌王大赛上,分别取得过冠军的名字。

    “赌王?赌王恐怕也没有你这么好的眼力吧。”秦霜缓缓的道。

    “秦小姐,你说这话就太抬举我了,千万别这么说,我会骄傲的。”

    ……

    驶往市区的道路上,秦霜接到了一个电话之后突然停下了车子,目光转向副驾驶上的叶枫。

    你妹的,又是要干吗?叶枫还没来得及问出心中的疑惑,秦霜那冷冰冰的声音响了起来:“下车……”

    “你说什么?”叶枫愣住了,很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听说了。

    “下车……”秦霜的声音不带丝毫的敢情,继续冷冷的道。

    “喂,我说你搞错没有?是你让我上了你的车说有事问我还要送我回家,现在到了半道上却让我自己下车,这他妈的还在市郊的道路上,你让我去哪里打车?”叶枫极其不爽的道。

    “废话少说,马上下车。”秦霜的语气变得更加冷漠了起来,冰冷的眼神,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意思。

    “算了,好男不跟女斗!”叶枫无奈的撇了撇嘴,下车,他刚下车,秦霜的车子就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一个原地一百八十度掉头,然后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瞬间飚射了出去。

    车技还不错,没想到这妞开车还挺厉害的!刚才的一幕,叶枫看的很清楚,这绝对达到了专业赛车手的水准。

    望着渐渐消失的红旗h7的背影,叶枫回头,一步一步拖着艰难的步伐向着前方走了过去。

    从道路一侧的路标看,现在到市区还有将近二十公里的距离,这么走下去的话,估计走到市区已经天亮了,可是不走到市区的话也没有其它的办法,偏僻的市郊大陆上,白天都找不到出租车,更不要提现在这个时间了。

    至于说参加赌石节的过路车,那就更不用想了,现在这年头,想在深夜搭顺风车,必须有两个条件。

    第一是个女人,第二是个漂亮的女人。

    一个人走在郊区的道路上,叶枫一边走着,一边不停的嘀咕着,什么人呢,就算美女有特权也不待你这么玩的吧……

    滴滴……

    叶枫走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身后射来汽车的大灯,接着是喇叭的鸣笛声。

    停下脚步,叶枫转过身去,此时,张可欣的车子已经在他身边停了下来。

    “张姐,是你啊?”叶枫惊喜的道,就像是溺水的人,忽然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你这是怎么回事?”打开车门下车,张可欣迷茫的问道。

    “嗨,还不是那个秦霜给害的!”叶枫郁闷的道,越想心里越觉得不是个滋味,什么人呢?有你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秦霜……”张可欣楞了一下:“上车吧,什么事情咱们上车再说。”

    说着,打开副驾驶的位置,坐了上去。

    叶枫赶忙应了一声,打开车门,坐在了驾驶员的位置上,系好安全带冲着副驾驶位置上的张可欣道:“张姐,幸好你在后面,不然今天晚上我估计都要一直在压马路了。”

    “到底怎么回事?秦霜不是说有事问你,顺便送你回家吗?你怎么又自己一个人……”

    “嗨,张姐,别提了,提起这事我就觉得心酸……”叶枫缓缓的把刚才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说道秦霜问完他话接到电话之后赶他下车的时候,那叫一个气愤。

    听说秦霜只是问叶枫修复瓷器的事情,张可欣心头突然就变得轻松了起来,原本压抑的心情,这一刻彻底得到了释放。

    “叶枫,其实不光是秦霜,我也很怀疑,你到底是不是一直都知道自己和其他人的底牌?”张可欣也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怎么可能,你以为我是东北亚赌神莫聪啊!”叶枫拿出了对付秦霜的回答。

    “好,既然这样,那我问你。为什么有一把牌你a金竟然直接选择了弃牌,还有一把牌,为什么只有一对二却跟到了最后,这两把牌的事情你怎么解释?”

    “这个,可能只是感觉吧!”叶枫挠了挠头回道,把所有问题都推到了一个感觉上。

    “感觉,第六感?”张可欣自言自语道,或许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叶枫奇怪的表现吧。

    感觉这种东西,谁也无法说的清楚,张可欣记得缅南赌石节的时候,有个人一刀切出价值超过十亿元的翡翠,创造了单颗赌石解出翡翠价值最高的记录,当时这人就是凭着一种感觉,不惜花费了数千万的价格卖下了那块不被人怎么看好的石头,结果大涨,这件事情,也成为缅南赌石节的一段佳话。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