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绝品神眼 > 第二十一章 像极了一个人

第二十一章 像极了一个人



    刘奶奶闻言这才明白了过来,自家老头子在古玩圈的名气她是知道的,这个柳师傅既然和自家老头子相差无几,想必肯定也是十分厉害的存在。

    “可欣,你说的东西就是那柄七星龙渊剑吧?”孙爷爷道。

    “嗯,不过不光是这柄七星龙渊剑,还有一件象牙微雕……”张可欣简单的将拍卖腐朽的青铜长剑,和黄花梨笔筒的事情说了一遍。

    其中,很自然的把黑市拍卖会隐藏了过去,只说是一个小型的拍卖会。

    听完张可欣的讲述,孙爷爷看着叶枫不由得点了点头,但从张可欣刚刚的讲述里,就算当时换做是他在场,他也未必能够看出腐朽的青铜长剑和黄花梨笔筒内的秘密。

    这份眼力,着实很厉害!

    “可欣,小叶,还是赶紧把七星龙渊剑拿出来给孙爷爷瞧瞧吧!”孙爷爷迫不及待的道,其实从见到张可欣的第一眼起,他就急着想要看一看传说中的七星龙渊剑。

    现在,终于是再也憋不住了。

    华夏十大名剑,这可是传说之中的存在,从来没有人亲眼见识过,对于每一个国内喜欢收藏的人来说,十大名剑还有一种特殊的收藏意义,

    叶枫将挎着的长条圆柱形包裹打开,取出了那柄用牛皮剑鞘包裹着的七星龙渊剑。

    孙爷爷在叶枫拿出七星龙渊剑的一瞬间,并没有因为那极为普通的牛皮剑鞘而有什么不屑,相反的,目光直直的盯着剑柄出神了起来。

    剑柄上很自然的就流露出一种古朴高贵的气息,一眼望去,似乎还带着一种历史的厚重和陈旧感。

    “小叶,把东西给我瞧瞧。”孙爷爷冲着叶枫摆了摆手。

    叶枫闻言,将手中的七星龙渊剑递了过去。

    接过七星龙渊剑,孙爷爷迫不及待的褪下了剑鞘,耀眼的剑身,一点一点的从牛皮剑鞘里露出了真容,房间内的灯光略显微暗,但是照射在七星龙渊剑的剑身之上,依旧折射出一种逼人的寒芒,散发出幽冷的气息。

    “好剑,不愧是华夏十大名剑之一的七星龙渊剑,果然是把好剑!”仔细的打量了半天,孙爷爷感慨的道,一边说着,一只手拖着剑柄,另一只手忍不住就向着剑身摸了过去。

    “孙爷爷,您老这是要干吗呢?”叶枫被孙爷爷如此的举动,惊出了一身冷汗。

    七星龙渊剑的锋利,亲眼见识过之后,直到现在,他心里还是一阵心有余悸,如果孙爷爷就这么摸上剑刃的话,绝对是要出问题的。

    “小叶,你小子这么一惊一乍的干吗呢?”孙爷爷还没碰到七星龙渊剑的剑身,就被叶枫的一句话给惊住了,当下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叶枫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孙爷爷,这七星龙渊剑锋利的狠,我和张姐来的时候做过实验,可以轻易削断六枚叠在一起的铜钱和五公分厚度的上等的红木家具,您老人家这只手要是摸上去的话,一不小心碰到剑刃,恐怕手指头就要分家了……”

    见识过七星龙渊剑的锋利之后,叶枫在拿起这柄剑的时候,总是格外的小心翼翼。

    孙爷爷在听过叶枫的解释之后,心头也惊出了一身冷汗,刚才只顾得激动,竟是忘记了这可不是一把普通的长剑,而是华夏十大名剑之一的七星龙渊剑。

    华夏十大名剑,按照其材质和锋利程度进行排名,各个都是削铁如泥的神兵利器,七星龙渊剑能够在这里面排名到第五的位置,其锋利程度可想而知。

    上等红木家具的硬度和普通的钢材相当,七星龙渊剑展开了六枚叠在一起的铜钱和五公分厚度红木家具,就相当于斩断了六枚铜钱和一块五公分后的钢板。

    叶枫说的不错,如果刚才他右手摸上去真的碰到剑刃的话,碰到的地方起,恐怕真的就要与身体分家了。

    “小叶,可欣,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听说过杨志卖刀的故事?”孙爷爷心头忽然冒出一个想法来。

    “杨志卖刀?这不是水浒传里的故事吗,据说他卖的刀可有做到吹毛断雪。”叶枫点点头道。

    “杨志卖刀,吹毛断雪?”张可欣念叨了一句之后,顿时就反应了过来,笑呵呵的道:“孙爷爷,我知道了,你这是打算用这柄七星龙渊剑做实验呢,看看它是不是也可以做到吹毛断雪?”

    她知道,虽然她和叶枫已经为孙爷爷讲述过七星龙渊剑的锋利程度,但毕竟孙爷爷没有亲眼目睹,孙爷爷的意思是想要亲自做一次实验。

    “哈哈,还是你这丫头最了解孙爷爷,比志峰那小子强多了。”孙爷爷爽朗的大笑了起来。

    提起志峰,刘奶奶先是看了张可欣一眼,然后收回目光,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什么情况?

    拥有双眼的异能之后,叶枫现在的眼力格外的好,对于刘奶奶刚才的反应,他清清楚楚的看在眼力,虽然不知道张可欣到底和孙爷爷口里的志峰是什么关系,但是从刘奶奶的表情和语气中也可以感觉的到,两人之前的关系绝对非比寻常。

    心头闪过一丝失落,不过随即就恢复了正常。

    毕竟,不管以前两人怎么样,但那毕竟都是以前的事情了。

    再次看向张可欣,叶枫愈加坚定着自己心里的想法,这辈子,一定要娶到老板娘做老婆。

    他知道,自己和张可欣之间的差距还有很大,但是双眼的异能让他有十足的自信,假以时日,必然有他飞龙在天的一日。

    孙爷爷摸了摸自己那不足一厘米的短发,有些求助的把目光转向了张可欣:“可欣,你看……”

    “孙爷爷,我知道,你这是想要头发呢!”张可欣轻轻的将秀发拨动到一边,顺势从头上拔下了一根乌黑的长发。

    她的脖颈很白,很细腻,搭配上一条白金项链,愈发显得楚楚动人。

    孙爷爷接过头发,对准剑刃缓缓的松手,张可欣的长发,以自由落体的速度缓缓的飘落在了剑刃之上。

    此时,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集中所有的注意力。

    长发飘落在剑刃之上之后,直接断开,分成两截。

    叶枫和张可欣虽然早就见识过七星龙渊剑的锋利程度,但是现在,见识到了真正的吹毛断雪之后,依旧不免位置震撼,用剑劈开铜钱还有红木家具,这和头发自由落体落在剑刃之上被分成两段,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换句话说,有些利器或许真的可以做到削铁如泥,但是想要吹毛断雪,恐怕很难。

    “好剑,好剑,果然不愧是七星龙渊剑!”孙爷爷一脸感慨的道。

    说完,竟是捧着七星龙渊剑站起身来,径直的走向了一旁。

    “可欣,小叶,你们两个在这里坐着,我去书房好好研究研究,晚上就不要走了,留在这里吃饭。”走到一半的时候,可能是想起了什么,孙爷爷回头看了张可欣和叶枫一眼道。

    孙爷爷再次转身,身影消失在一个拐角处,然后是房门的声响。

    “小叶啊,你孙爷爷就这么点嗜好,见着好东西就跟丢了魂似的,你可千万别见怪了。”对于自家老头子的举动,刘奶奶颇为无奈的道。

    “可不是吗,上次我带了一件东西来,结果孙爷爷看了之后,直接拿着就去了书房,愣是把我一个人晾在了客厅。”张可欣跟着道。

    “刘奶奶,没事,人吗,谁没点嗜好和追求的东西,不然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叶枫笑着道。

    刘奶奶笑呵呵的眯着眼睛,看向叶枫的眼神又发生了几分变化,再次仔细打量了之后,心头又开始一阵猛烈的颤抖。

    越看,越觉得叶枫相极了一个人。

    “小叶,你们家是什么地方的?”虽然明知道叶枫不可能和那边有什么关系的,可是刘奶奶还是忍不住问了。

    那个叶家,她们两家都是世交,刘奶奶很清楚,在那个叶家年轻一代人里面,根本就没有一个叫叶枫的人,可是,这人,实在真的是太像了……

    “刘奶奶,我们家住的那个地方,很远,在小乡镇一个偏远的山村里,四周都被大山环绕着,说了您也不知道。”叶枫笑了笑道。

    “哦,那你们家里就有什么人呢?”刘奶奶表情凝重的继续问道。

    张可欣此时有些疑惑的看了刘奶奶一眼,她不知道刘奶奶为什么突然问起叶枫这些东西来了,难道是?

    想起刚才老人家看向她和叶枫的眼神,张可欣心头略显羞涩了起来。

    “也没别的什么人,只有爸爸妈妈还有我一家三口。”叶枫道。

    “爷爷奶奶呢?”

    “不知道,打我记事起就没有他们的印象,我问过爸妈,不过他们每次似乎都不愿多说。”叶枫无奈的道。

    其实不光是爷爷奶奶,还有外公外婆,自打他记事起,就完全没有丝毫印象。

    刘奶奶心头一动,继续问道:“小叶,你爸妈叫什么名字?”

    听到这里,张可欣似乎意识到了不妥,难道刘奶奶打听叶枫家的消息,不是为了她和叶枫之间的事情,而是还有其它的目的?

    “叶磊,贺芸。”叶枫回道。

    刘奶奶闻言,心头闪过一丝失落,叹了口气后,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其实她心里也清楚,都断绝音讯二十多年了,哪里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当年的事情过后,两家人其实都后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