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绝品神眼 > 第五章 鬼鬼祟祟的中年夫妻

第五章 鬼鬼祟祟的中年夫妻



    从奥斯卡动漫城到赌石场中间需要经过天云轩,叶枫本来想直接去赌石场,等到赚到足够赔偿玉春壶损失的钱之后再去天云轩的,不过当他看到门口一侧两个站在一起鬼鬼祟祟的中年夫妻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让司机师傅靠边停车,叶枫走了过去,马路上车辆行人来来往往的十分吵杂,叶枫并没有听清楚这对中年夫妇到底在说些什么,不过从对方那鬼鬼祟祟的眼神,还有中年妇女手中拿着的一个翡翠玉坠也可以猜出来了个大概。

    他们的目的,必然和这件翡翠玉坠有关。

    “吆,这不是叶枫吗,我还以为你跑了呢?”刚进门,李云就阴阳怪气的说道。

    叶枫冷冷的看了李云一眼:“放心,做人要讲良心,我打坏了店里的东西,就一定会偿还,就算是在这里打一辈子的杂,我也认了。”

    听着,李云不再说话,只是笑的更加得意了起来。

    “小叶啊,你没事吧?别灰心,跟着我好好学,等有一天出师了,这点钱还是可以还的上的。”李亮走过来,一副老好人的模样。

    “是吗?那我倒是要好好谢谢你了。”叶枫淡淡的回了一句,转身走开,干起了平日里的事情。

    平日里,李亮对自己呼来唤去的事情,叶枫还可以忍受,但是这种栽赃的事情,叶枫却完全不能忍受。

    他不喜欢多说,但并不代表可以任人欺负。

    就像现在,李亮叔侄做出这样的事情,有机会,这个仇,叶枫是一定要报的。

    每个人的忍耐都有个底线!

    李亮不悦的冷哼了一声。

    大约过去了三分钟的时间之后,一个模样清秀,衣着打扮大方得体的中年妇女走了进来。妇女走进来之后,径直走到柜台前,从脖子里取下一个吊坠递了过去:“师傅,我这翡翠吊坠,您给看一下。”

    叶枫看的很清楚,中年妇女正是刚刚在拿着一件翡翠吊坠,鬼鬼祟祟的站在门口的那个中年妇女。

    看到妇女手里的吊坠,第一眼李亮就双眼直冒精光,鉴定翡翠的方法有很多中,但是最直接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目测。

    这是一枚绿色的佛像吊坠,厚度约一公分,高月六七公分,宽度在两公分左右,眼色看起来十分鲜亮,色泽剔透,入目一种润色,那种高艳绿一看就是帝王绿的眼色。

    只是看了一眼,李亮几乎就可以完全肯定,这是一枚玻璃种帝王绿翡翠,价值不菲。

    接过吊坠,入手李亮又感觉一种温润的感觉,手感这是鉴别翡翠的另一个办法,越是品种好的翡翠,手感越好,像这种入手就有一种温润感觉的翡翠,除了玻璃种之外,就算是高冰种极其接近玻璃种的翡翠也是做不到的。

    为了保险起见,李亮打开柜台上的台灯,在灯光下观看了起来,灯光几乎可以完全透过吊坠,这种透度已经达到了八分,就算是在玻璃种里面,也是不可多得的精品。

    虽然李亮表情变化隐藏的很快,不过还是被妇女给补查到了,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一闪即逝。

    这一幕,恰巧被一旁的叶枫看到,联想起刚才在门口中年夫妇那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叶枫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目光转到翡翠吊坠上打量了起来。可是看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问题,这种色泽,这种透度,怎么看都是高品质的玻璃种帝王绿。

    “这个,你这个吊坠是想卖还是?”李亮故作平静的问道。

    如果今天能够以低价买进这块翡翠的话,那可是绝对捡了一个大漏,到时候但但天云轩给他的提成,恐怕也要有个好几十万!

    古玩店鉴定师一般的底薪都不是很少,少的有五十万,多得上百万,不过就算是封顶了,充其量也不过是五百万而已,他们主要靠的是古玩店的提成。没交易一件真品古玩的时候,古玩店都会根据成交价和市场价来计算差价,按照差价来计算鉴定师的提成。

    当然,如果鉴定师打眼了,也是需要承担一定的风险的。

    “卖,当然要卖了,不知道师傅你能出价多少?”中年妇女点点头回道。

    “五十万吧,这翡翠虽然不错,不可可惜只是冰种,价值有限。”李亮试探着说道。

    中年妇女摇了摇头:“不行,五十万的价格太少了,我找人鉴定过,这不是一般的冰种,而是高冰种,接近玻璃种的那种。”

    李亮心头一喜,看来今天这个漏是捡定了,真不知道中年妇女是找的什么人鉴定的,这么好的玻璃种,竟然给看成高冰种。

    中年妇女一直都在用眼睛的余光瞄着李亮,瞧着,脸颊上闪过一抹得意的喜色,一闪即逝。

    叶枫变得更加凝重了起来。

    装模做样的又看了一番,李亮点了点头道:“嗯,不错,确实是高冰种,刚才倒是我看走眼了,这样,我给你一百万,卖不卖你看着办吧。”

    “太少了,三百万。”

    “不行,就一百十万。”

    “要不这样,两百万。”

    “一百五十万,卖就卖,不卖算了,这块翡翠块头太小了,就算是高冰种价值也十分有限。”李亮摇了摇头坚决的说道。

    中年妇女犹豫了一会,点头答应了下来。

    “行,一百五十万就一百五十万,如果不是急着用钱,我真不舍得卖,六十万的价格,真的太低了,这可是我们家传的宝贝。”

    谈好价格,李亮让李云上楼去叫老板娘张可欣,虽然他是天云轩的鉴定师,可是一般交易价格超过五十万以上的都是需要张可欣点头的。

    片刻之后,张可欣从楼上走了下来。

    “老板娘,这位夫人这里有块高冰种的翡翠要卖,价格已经谈好了,一百五十万,您看一下。”见着张可欣,李亮开口说道。

    张可欣愣住了!

    李亮在店里干了十多年的鉴定师,这么大一块高冰种的翡翠,按道理说是绝对不应该开出一百五十万的这么高的价格的,毕竟就算高冰种,但体积太小,价格相对就会少上很多。

    趁着中年妇女不注意,李亮投过去了一个眼神。

    注意到李亮的眼神,张可欣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盯着翡翠吊坠看了一会,表情就凝重了。

    这哪里是什么高冰种,分明就是玻璃种,怪不得李亮会以一百五十万的大价格买下,这样一块玻璃种的翡翠吊坠,雕工精良,如果拿去拍卖的话,价格绝对要在一千万以上,甚至碰到喜欢的,买上个几千万也不是没有可能。

    对着李亮投过去一个示意的眼神,得到对方肯定的答复之后,张可欣彻底放下心来。

    捡漏的事情,没有人不喜欢。

    管中年妇女要来卡号,张可欣就准备转账,此时中年妇女那一抹得意的眼神再次一闪即逝。

    从门口中年妇女鬼鬼祟祟的表现,到进入店内之后眼神几次诡异的变化,叶枫心中愈加的不安了起来。

    “等一下……”就在张可欣准备转账的时候,叶枫终于喊了一声。

    张可欣停了下来,有些疑惑的看着叶枫,李亮的脸色也变了,至于中年妇女,更是心头一惊。

    “老板娘,这块翡翠吊坠能不能让我也看一下?”

    “看什么看,我已经确认过了,这是高冰种翡翠,不用再看了。”李亮不爽的回道,在他看来,叶枫一定是嫉妒自己捡了这么一个大漏,心里不舒服。

    “你说高冰种就是高冰种啊,万一不是呢?”叶枫回道。

    “你懂什么?”

    “懂不懂不是你说的算,再说了,我只是看一看而已,这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你……”李亮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张可欣打断了两人的对话,将玉坠递给叶枫:“李师傅,既然叶枫想看,那就让他看一下吧。”

    李亮一脸不悦的瞪着叶枫,不再说话。

    接过吊坠,叶枫使用双眼探测了起来,目前市面上大多仿制的翡翠都是高密度玻璃合成的,玻璃内部的分子构成和翡翠是有本质区别的,所以不用开启异能探测的能力,只需要使用双眼透视到这件吊坠内部的分子结构就可以了。

    玻璃纤维,翡翠粉末……

    叶枫手一哆嗦,差点把吊坠丢了出去,惊得其他几个人心都揪在了一起。

    现在,他终于明白了妇女眼色的变化,也明白了妇女为什么会把这么明显的玻璃种,说成被人鉴定过是高冰种,搞了半天,是故意过来打眼的。

    如果不是自己有这样的异能的话,今天说不定天云轩还真被打眼了。

    本来,依着叶枫对李亮的厌恶,打眼就打眼了,好让他以后老实一点,这点更有利于自己在天云轩的地位,可毕竟这点张可欣的,张可欣对他不错,说什么也不能让张可欣吃这个亏。

    李亮伸手枪过吊坠,紧紧的攥在手中:“小心点,打碎了你负责。”说完又把目光转到了张可欣身上,意思很明显,继续交易。

    见着叶枫没有说话,张可欣就要继续交易,就在此时,叶枫一把抢过了电脑:“老板娘,这东西是假的,高科技的仿制品,不是玻璃种。”

    目前,有一种最先进的仿制技术,3D打印技术,将高密度的玻璃粉碎掺入翡翠粉末和一些化学物质,在不改变其分子结构的特性下,使用3D打印技术打印出来,看上去摸上去和真正的翡翠一幕一样,一般的鉴定师都分辨不出来,除非达到顶级大师的水准。

    李亮明显没有这样的水平,不然也不会待在天云轩这地方做鉴定师了……

    张可欣脸色变了,李亮脸色也变了,现在话被叶枫说透了,恐怕想要再以两百万的价格拿下这吊坠已经不可能了。

    至于这妇女,脸色更是苍白了起来,不过她一直掩藏的很好,并没有被人发现,当然,叶枫除外。

    沉思了一会,妇女故作镇定的说道:“好了,我不卖了,现在我算是明白为什么你们愿意以两百万的大价格买下这高冰种的翡翠,原来这不是高冰种而是玻璃种。”

    说着,妇女作势就要从李亮哪里要回吊坠。

    李亮愤怒了,一脸恼怒的瞪着叶枫:“叶枫,到手的交易被你给搅黄了,这个损失你来负责。”

    “这是假的,不是玻璃种。”叶枫再次重复了一变。

    “假的,我都没看出来你看出假的来了,你这鉴定技术是从哪里学来的?不都是跟着我耳渎目染学到的,现在你居然敢说这东西是假的。”

    “李师傅,鉴定这一行跟学习一样,我是从你哪里耳赌目然的学到的东西,可是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你见过哪个死念书的人道最后成大器了,我说这东西是假的,就是假的。”

    “好,拿出证据来?”李亮气呼呼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