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不愿梦醒  大龟甲师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山洞外面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伸手不见五指。乔欢儿靠着旗杆席地而坐,正闭目养神。突然她听到耳边响起了声呼响,于是陡然惊觉,站起来四处张望,但黑暗中视线范围有限,所以她什么都没看见。就在她以为是自已听错了的时候,天空中又传来了振翅声与风声,紧接着,一道身影滑翔而下。
   
    乔欢儿仔细地辨认后。发现那身影疑似是路小遗的座骑白虎。在确定的瞬间,乔欢儿有种浑身毛孔都炸开的感觉。她死死地盯着白虎落下的方向.不知不觉眼睛已经泪流满面。艰难等待之后。似乎总算要看见希望的黎明了。
   
    白虎落地的位置在半山腰上那里是进入秘境山洞的石门所在处。闭着眼睛在山谷里走都不会走错的乔欢儿,这一刻只觉得心都要跳出整胸膛了。她顾不上擦眼泪,一个跃步就是百余米,连续三个跃步之后。她总算是看见了模糊的影子。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正伸手抚模白虎的脑袋和颈项。白虎开心地扑在了
   
    这个人的身上,就像条忠犬在迎接回归的主人。
   
    二人距离不过百米,此时乔欢儿却感觉自己的双碗仿佛有千斤重。怎么都迈不动步伐.眼泪模糊了视线,直到她的身前站着个人,用她极为为熟悉的声音对她说道,“欢儿,我回来了。”
   
    “爷。这么长的时间,您都去哪儿了?我等您等得好苦啊!”乔欢儿泣不成声。
   
    “没去哪儿,就在山洞里闭关。”路小遗的解释也不算错。乔欢儿断兴奋地低声道:“我就知道爷一直在我身边。要不是有爷在,昊天门的人早就打进来了。”
   
    天空中,一个声音腹讲道:“这明明是我的功劳,你怎么能算在那个臭小子的身上。路小遗用意念道:“闭嘴,乌龟人找骂是吧!“
   
    “你先给我拿套衣服来给我换下.“路小清拍了拍他的脑袋,满脸温柔。
   
    “随身带着呢,我怕爷突然来了会没有换洗的衣服。”乔欢儿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一件新衣服。伺候路小遗换了.这时候山谷内的人都听到了动静。纷纷了围过来,
   
    他们仰面看着路小遗,宛如在看天边冉冉升起的朝阳。
   
    红日初升,霞光万丈。天灵峰峰顶,一个身影正面朝东方,迎接着一个新的黎明。他的身前,是跪倒的一群天灵门弟子,身后,是昂首挺胸的神族成员,身边,则是人比花娇的乔欢儿,还有个狠不得吊在他身上的齐可心。
   
    路小遗只站在了天灵峰峰顶,一切却都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负责在天灵门监视山谷情况的昊天门弟子苏九天远远地看见路小遗的身影后,二话不说的就跑了。
   
    “欢儿,这里交给你了,我要去趟匠镇。“路小遗看都不看这些跪在地上的天灵门弟子,这些叛徒在看见路小遗的那一刻便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了。”爷,您只管去,这里交给奴家……养欢儿笑中含泪。微微行礼,然后伸手抱下了可心。”各位,走了。路小遗回头一笑,拱手作别。身后众人深深躬身长缉,齐声道,“恭送族长……
   
    白虎已经在路小遗头顶百米高处盘旋了,路小遗一跃而起。半人半神的他要跃起百米高空简直是轻而易举。他落在虎背之上,白虎随即发出了一声长啸,振翅远去。今非昔比,如今已大功告成的路小遗。就算坐在急速飞行的白虎背上也不会被冻成冰棍儿了.这就是神体给他带来的好处————寒暑不侵。
   
    晨光初观,朝黑犹在,匠镇的早晨,太阳刚刚越过对面的山头。
   
    两边的茂水区,孟青青跟往常一样,正在洗衣服。靠劳累一天来换取一家三口所需的食物,这样的生活她已经习惯了。她那曾经嫩葱一般的手上长出了一层厚厚的老茧,腿也因为长时间站在水里洗衣服而落下了一到阴雨天就会疼的毛病。但所有的痛苦对于孟青青来说。都不是不可以忍受的。只要她低头看一眼挂在胸前的玩偶,听它小声地说说说话或者唱一首跑调的歌,一切负面情绪使都会立刻消失。
   
    不过今天。孟青青很伤心,因为她早晨起来的时候,便发现玩偶不会说话了,
   
    也不会唱歌了,孟青青知道。元气石的能量耗尽了,所以现在她又多了个目标。
   
    那就是要攒够灵石来换取一枚元气石,好为玩偶提供能量。现在她离这个目标还有一段拒离,这段没有玩偶在身边的日子,可能会很难熬。不过,她一再告诉自己,我要咬牙坚持下去。
   
    孟青青直起身子,抬手捶了捶腰和背。接着低头换衣服。丝毫没有察觉到原本也在浅水区一带洗衣服的姑娘都跑了个干净,也没有察觉到,她的身后不知何时站着一个人。她太专注了,每天要多洗十件衣服,才能悄悄地攒下一枚灵石。
   
    一滴水落在了孟青青那曾经娇嫩,现在却呈小麦色的略显粗糙的脖颈上。孟青青抬手攥了一下,奇怪地自言自语道:“下雨了吗?但这雨点怎么是热的?”陡然惊觉身后有人后。孟青青就像只受惊的兔子一般往前蹄了一步,这才起身回头,看清楚身后的人,顿时,她不自觉地呆住了.泪眼模糊。
   
    是梦吗?不是?不!是的,一定是在做梦!哎呀!衣服,衣服被水冲走了,孟青青想去追,但怎么都迈不动步子,依旧呆呆地看着身后那个泪流满面的人。在无数次的梦里。孟青青被他拥在怀里。又无数次醒来。湿了枕巾,眼前成空。
   
    孟青青希望这个梦不要醒。就这样直继续下去,小遗又来了。他将我抱在怀里。还在我耳边低声说着话,“青青,对不起我来得太晚了。”
   
    我的样子这么丑,一定是我把他吓哭了。小遗。我不是故意的,你听我解释啊!
   
    “小遗一定会回来的”,这便是一直以来支撑着她坚持下来的信念,本以为只是一个梦想。这时她却觉得无比真实。她酸动不已,想说话。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胸口似压着一块千斤重的巨石。孟青青突然有一种梦境成真的感觉,不禁眼前一黑,悲喜交加地晕了过去。路小遗拖起孟青青,踩着冰凉的河水。走到了岸上。
   
    大步朝着孟家走去。至于河水里的衣服,那才值几枚灵石?
   
    岸边的姑娘们并没有走远,都在腹诽,那个丑女人一定是在装昏,白衣胜雪,金冠玉带,颜值爆表的大帅哥抱着那个丑女人。就这么一往情深地看着地,眼睛里再也没有别人,这一幕被这些姑娘们看在眼里。不禁心都化了,粉纷暗想,哪怕他看我一眼也是好的嘛。哪怕她们认出了他是路小遗,也没有一个人背开下目光。
   
    突然。天空中出现了个金色的龟甲,那龟甲大的如天空的盖子一般,遮蔽了整个匠镇的上空。当金洒向匠镇每个角落的时候,匠镇的人们都站了起来。床上躺着的老,弱,病,残全站了起来,i在干活的男人们站了起来,正忙活家务和生计的女人们也站了起来,所有人都在向那个巨大的金色龟甲行注目礼。匠镇的人们并不知道。与此同时,不仅仅是匠镇的人。以路小遗为中心的直径一百五十六百二千五百范围内的所有人,都在做着同一件事情,那就是站直身子,面朝金色龟甲行注目礼,谁都避不开大龟甲术的作用。
   
    此时此刻,在大龟甲术的作用范围内。路小遗就是神!
   
    千机门门主的卧室内,林薄醒来后招来了一直候着的女弟于何候他。这名女弟子容貌有七分孙绾绾的风采,因此表面上深受林薄喜爱,但实际上,林薄不过是拿她当是一个采补的炉鼎罢了。正在晨练的林薄,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站了起来,除了脑子还能动,别的什么都做不了,顿时吓蒙了。对面的女弟子也是一脸的惊恐,站在那里,两人都在做着同样的动作————站直了身子,看着窗外远方的天边,那里有个巨大的龟甲正闪耀着金光。
   
    林薄看见龟甲的瞬间便被吓得魂不附体,即便是大龟甲术正在进行当中,他也差点晕了过去。金色龟甲的出现,只说明了一个可能,那就是路小遗回来了.
   
    他不是死了吗?该死的!一个死人,怎么可能再次出现呢?是我亲手杀死他的啊!此时,林博的脑子里一片混乱。
   
    路小遗怀中的孟青青也站了起来,不过她还在做一个美梦,闭着眼睛不肯睁来,生怕这个梦就此结束。梦里的自己,恢复了昔日的容颜,青衫雪肌,正笑盈盈地站在路小遗对面。
   
    金色的龟甲内,龟灵没有再出现,路小遗凭借意念发出了指令,一颗“愈”字骰子出现在了空中。龟甲消失后,整个匠镇受了伤或者生病的人全都不治而愈,整个大龟甲术作用范围内的人脸的脸上的瑕疵都不见了,身上的疤痕也消失了,所有人都发现自已变得好看了许多。
   
    林薄却没心思注意这些,在身体恢复控制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个字————“跑!”他来不及理会旁边不明所以地叫着他的女弟子,便手忙脚乱地跃出窗户,御剑狂飞。
   
    此时,孟青青还是不敢挣眼,尽管她发现自己身上所有的伤疤都不见了,脚也好了,却依旧怎么都不挣开眼睛。她怕这又只是一场梦,一挣眼,一切便都会消失。
   
    直到一个她刻骨铭心的声音在她响起。“青青,这不是梦!我回来了!”
   
    孟青青这才鼓起勇气,静开了双眼。
   
    梦境成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