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艰难的岁月  大龟甲师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金光四射的龟甲再次出现,不过现在的龟甲要大多了,目测直径有二十五米左右,金光的覆盖也更宽了,宽得路小遗根本就目测不出来大小。
   
    当然,现在的他也没那个心思。
   
    只听他迫不及待地吼了一嗓子:“我要用命字骰子!”根据他上一次的经验,在他说出要使用命字骰子之后,便会从龟甲的太极图案中掉出一颗骰子,骰子上面一片空白,他说要啥字就会出现啥字。
   
    但是这一次,金色的龟甲毫无反应,太极图案也毫无反应。
   
    路小遗有点儿傻眼了,又喊了一嗓字:“我要用命字骰子!”等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我要用命字骰子!”路小遗真的急了,声嘶力竭地再次吼道。
   
    可惜,一点反应也没有。
   
    此时,龟灵终于登场了,无奈地看着路小遗,道:“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骗你,而是担心你知道真相后心里会更难受。既然你坚持如此,那我只好告诉你,在灵魂状态时是不能使用命字骰子的。想复活自己的话,你只能等着在游戏中摇出生字骰子。”
   
    路小遗愤怒了,灵魂状态下的脸变得扭曲狰狞,不断地变化着,最后变成了青面獠牙的厉鬼模样,对着龟灵怒吼道:“浑蛋,你以为我傻吗?你没有提前告诉我,是为了让我死心!你这个骗子!要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接连去掉哪颗幸字骰子。浑蛋,骗子,你害得我在最近这几天摇出了三十八颗衰字骰子!你知道我现在有多倒霉吗?你知道我现在要摇出一颗生字骰子,概率有多低吗?路小遗的表情在怒吼声中渐渐地恢复了正常。”
   
    “我不知道何时才能复活,他们在外面等我一定等得很辛苦。我现在很想哭,可惜我却没有泪水”路小遗的语调渐趋平稳,说出来的话却让龟灵难以承受,他那原本习惯高高仰着的下巴,此时也缓缓地低下了。沉默片刻后,龟灵终于开口了:“对不起”。
   
    不知道何时进来的小金一脸惊讶地躲在了一边,它从没听过龟灵开口道歉。
   
    “没事,算了,这就是命!”路小遗叹息一声,看着巨大的龟甲,淡淡地道,去掉一颗衰字骰子,游戏开始吧。大龟甲术一天房施展的次数又用完了,路小遗平静地闭上了眼睛,仿佛在睡觉。
   
    龟灵看着他情绪低落的样子,缓缓地退出了藏魂珠,小金也跟着出来了,黑龙之灵一直待在藏魂珠外,趴在灵脉的井口边大口大口地吸着灵气。这里不但有浓郁的灵气,还有龙的祖宗——最高级别的四爪金龙,这便是黑龙倒戈的原因。
   
    臭蛇,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我明明是为了他好,为何他还那么难过?龟灵茫然地问道。小金一脸懵懂,挥舞着两个小爪子,道:“人类的思想太难琢磨了,我肯定是搞不懂的。”
   
    龟灵的眼珠子彻底翻成了白的,呆呆地看着山谷顶部,自言自语道:“是啊,问你这种问题,简直就是对牛弹琴。别说你不懂人类了,我又何尝了解呢?这么多年过来了,我总算明白了一个道理——当初母神要惩罚我,也许不仅仅是因为我休息错了事情,而是因为我身为一方守护,却不知下界的愁苦。嗯,用人类的话来说,就是没情商。”
   
    又一天过去了,龟灵进入藏魂珠,看了一眼表情呆滞的路小遗,默默地叹息一声后提醒道:“现在可以施展大龟甲术了。”
   
    闻言,路小遗就像是受了电击一样地跳了起来:“对啊,我每天都有二十四个被复活的机会啊!我不难过,我要乐观地面对这一切!”
   
    话是这么说,但是龟灵看得出来,路小遗只是在自我安慰而已,实际上他恨不得立刻复活。
   
    龟灵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做错了。
   
    一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
   
    天灵谷内,每当暮色降临时,乔欢儿都会坐在宇宙旗下看着天空发呆。漫长的等待太煎熬了!如果是在太平年代,她在山谷里闭关修炼一次可能是半年,但是现在不行,乔欢儿根本无法专心修炼,她还要不断地督促别人修炼。路小遗不在了,她就要接过路小遗的旗帜,坚守在天灵谷内。
   
    “你猜猜,外面的世界现在如何了?”看见郑瑶走过来,乔欢儿笑着问了一句。
   
    郑瑶摇了摇头:“猜不出来。派出去的人又没回来吗?”
   
    乔欢儿点点头:“嗯,派出去十个人,一个都没回来。我决定不再往外派人了,山谷四周应该都被盯死了。就算是昊天门的人没有用心监视山谷,哪些叛徒也会这么做。”
   
    “门主,别多想了,抓紧修炼吧。只要修为上去了,将来不管路爷回不回来,你都不会辜负自己上佳的修炼资质。”郑瑶笑着劝说道。乔欢儿却摇了摇头:“我没事。我打算等够一年,如果到时候路爷还不回来,我就专心修炼。”
   
    郑瑶苦笑摇头道:“我也劝你了。跟你说件事情,可心的修炼资质极高,可千万别浪费了。”
   
    乔欢儿点点头:“我知道,她是我的希望,我不会耽误她的。”
   
    又一个清晨来临了,匠镇的早晨却并不宁静。河边的浅水区,早早便有妇人来此洗衣服了。
   
    孟青青一瘸一拐地走了过来,她抱着一个大盆子,里面装满了衣服,上个月,她的左腿被匠镇的千机门管事带人打断了,然后走路不太方便了,她父母的伤也还没好,躺在床上不能下地,孟青青咬牙坚持干活,只是每天干活的时间又多了一些。
   
    “咚”,一块石头落在了孟青青身前,溅起了一团水花。她抬头看去,岸边是鲜衣怒马的林薄。
   
    他的脸上带着不屑的笑容,坐在马背上冷冷地开口道:“不错,你没寻死。记住,你要是死了,我就让人弄死孟大强和梅金云,还要把你的尸体扒光,挂在办事处的旗杆上。”
   
    林薄一直以来都会以每个月一次的频率出现在孟青青面前,每次都会提醒她千万别寻死。实际上,林薄最担心的就是孟青青寻死,如果她真的死了,他就没有能羞辱的对象了。
   
    孟青青只看了他一眼便低头继续洗自己的衣服。原本在附近洗衣服的妇人自打林薄一出现便纷纷逃走了。
   
    林薄是修真者,他不能亲手欺负凡人,但是匠镇的办事处有管事,管理手下有一群狗腿子,他们欺负匠镇的凡人,那真是再正常不过了。
   
    与过去相比,匠镇的老百姓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变化。以前的千机门办事处,主要作用是维护匠镇的秩序,使其相对公平,而现在的办事处却根本就不管凡人的死活,除了搜刮还是搜刮。短短的两个月之后,匠镇已经比以前冷清了许多。
   
    林薄走远了,洗衣服的妇人们都不敢靠近孟青青,找了更远的地方洗衣。孟青青站在水中,低头看着怀中的玩偶,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小遗,有你陪着我,真好。”
   
    她怀中的玩偶笑嘻嘻的,发出了很低的声音:“青青,我来给你唱歌吧”
   
    江水悠悠东去,见证着孟青青每天周而复始的劳作,见证着这个瘸着腿的女人留下的背影。她一次一次地出现,又一次一次地远去。她的腿瘸了,但是她的腰杆子始终是直的,面纱下面的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不管有多艰难,只要她低头看一眼怀中的玩偶,便觉得所有的苦难都不算什么,自己还能继续坚持下去。
   
    “轰隆隆”,山谷里雷电交加,乔欢儿远远地看着正在远处的河谷内渡劫的齐子晴。有了灵元渡,再加上山谷里充沛的灵气的帮助,齐子晴成了神族成员之中第二个冲破筑基关口的人。
   
    当齐子晴从风雨之中走出来时,脸上露出了自信和坚毅的神情。她抬头看了一眼山坡上的宇宙旗,握拳道:“路爷,我筑基了。你放心,我们会等着你归来的。那些跳梁小丑,嚣张不了多久。”
   
    乔欢儿也抬头看着宇宙旗,道:“路爷,又一个月过去了,对于外面的世界,我们还是一无所知。该上哪儿去找你呢?我好几次想进入那个山洞。最后还是放弃了。我会等下去。等到我有了足够的实力的那一天,我才会进入山洞。到时候,我会留下一份遗嘱,杀出这个山谷,把害你的人碎尸万段。”
   
    这段时间以来,乔欢儿已经逐渐冷静下来了,其实她很清楚,路小遗是真的不在了。
   
    如今,觉得艰难的不仅仅是乔欢儿和孟青青,随着昊天门的重新崛起,山谷外面的修真世界再次风起云涌。四大门派中的另外三个结成了攻守同盟以求自保,昊天门则不断扩张,带领着一大批中小门派,与三大门派抗衡着。
   
    三大门派的日子很不好过,昊天门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就算遭受过路小遗独闯昊天门的打击,昊天门的实力仍然不在三大门派联合之后的实力之下。
   
    三大门派之间相隔万里,虽然组成同盟之后会彼此守望相助,但相互之间的独立性还是很强,很难真的形成一股合力,不如昊天门那么灵活,面对咄咄逼人的昊天门,三大门派都在防着被各个击破,这样一来,在气势上三大门派就落了下风。
   
    苏云天并没有急着去攻打三大门派,而是选择了不断蚕食周边门派,壮大自身实力。随着昊天门的实力不断壮大以及地盘的不断扩大,苏云天相信,自己一统修真界的目标总有一天会达成的。至于天灵谷,苏云天决定对此装聋作哑,不打算再去碰了,反正那些作孽也只能龟缩在山谷里,成不了气候。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