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一章 大结局之花开满径 二  重生之嫡女倾城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段青茗不能出事,不,她绝对不能出事……
  
      炎凌宇的手心握得紧紧的,他用拳头抵住额头,勉强将内心翻滚着的阴暗的浪潮压了下去。讀蕶蕶尐說網过了半晌,感觉到内心平静了一些,炎凌宇才低低地说了一句:“无论任何情况下,都要保证她们的安全!”
  
      听了炎凌宇的话,弱水他们齐齐地一怔,然后,互相看了一眼。
  
      主子从大漠的这一头,一直追到那一头,时光倥偬过,尘沙满心怀,现在,总算看到希望了,却是在这样的境况之下,你让他的心里,又怎么会好受呢?
  
      弱水返身上马,朝众人招呼一声,转身,驰马朝外追去!
  
      草原平阔,而没有了草长莺飞的浓浓绿意,满眼萧瑟,一望千里。
  
      弱水等人循着牧民们指引的方向追去,却一直没有看到段青茗的,甚至是炎凌珏的任何踪影!
  
      往西一直追出二三十里,前面仍旧是一马平川。炎凌宇勒马前望,只看到荒草凄凄,一路凄凉!
  
      弱水打马向前,朝炎凌宇说道:“主子,还是没有发现他们的踪影!”
  
      炎凌宇看着四周,眸子里的光芒时明时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弱水唤过了那个愿意帮他们指路的牧民,询问他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地方,有陌生人来过,又或者说,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可以隐蔽的地方!
  
      那个牧民想了想,说道:“您说的地方,这附近不是没有,但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南沼泽的沼泽池里!”
  
      弱水一听,连忙问道:“南沼泽池?那又是个什么地方?”
  
      牧民说道:“南沼泽池上上天恩赐的宝贝,那里,泥水成浆,热气蒸腾,而且经年流转不息,而且,那里还是疗伤治病的圣池,传说只要在南沼泽里泡上一晚的话,就会百病去除,马上痊愈!”
  
      炎凌宇不作声地看了那牧民一眼。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弱水微微一怔,他怎么没有听说过有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
  
      牧民继续说道:“那个地方,离这里并不远,也只不过是二三十里的样子,若你们想去的话,我就带你们过去!”
  
      弱水看了炎凌宇一眼,后者微微地点了点头!
  
      那牧民于是翻身上马,带着炎凌宇一行,朝着南沼泽池里奔去!
  
      再说段青茗被炎凌珏抓上马背,就直朝西而去!
  
      段青茗被放在马上,颠簸她直想呕吐。段青茗拼命地挣扎,想要挣脱马背,然而,炎凌珏紧紧地抓住她,不让她有任何挣扎的余地。
  
      段青茗剧烈地咳嗽起来,点点血滴落下尘埃。炎凌珏看了,蓦地发出一声长笑:“呵呵……段青茗,你就是死,也必须死在我的怀里!”
  
      陡地,段青茗一个凌空的翻身,落在了炎凌珏的怀里。
  
      她居然地咳嗽着,脸上一片苍白。
  
      不知道咳嗽了多久,段青茗终于放开了掩口的手。就在她的手颓然垂下的瞬间,炎凌珏看到了段青茗满手的血。
  
      炎凌珏的眸子微微凝了一下。几月未见,段青茗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咳嗽过后,段青茗终于能说话了。她望着炎凌珏,苦笑道:“炎凌珏,我就要死了,但请你放过夏草儿……”
  
      炎凌珏咬着牙,狠狠地瞪着段青茗,然后,恨恨地扔下一句:“你若死了,她就得陪葬,整个段府的人,都得陪葬!”
  
      冷厉的风,吹过段青茗的脸颊。她无奈地闭了闭眼睛。
  
      炎凌珏早已不是以前那个倨傲的大皇子殿下了。现在的炎凌珏,拥有着蝎子一般的心,拥有着毒蛇一般的口。无论段青茗想说什么,都无法打动他。
  
      正在这时,炎凌珏身后的暗卫追了上来,说道:“殿下,那个小丫头追来了!”
  
      炎凌珏眼睛一瞪,说道:“带上她走!”
  
      这带上,肯定不是放在马背上。段青茗眸光一凛,就要开口,然而,那随后的暗卫已经一扬手里的长鞭,将夏草儿的手紧紧地绑缚,然后,绑在炎凌珏的马背上,回头,扬声说道:“殿下,好了!”
  
      炎凌珏望着怀里不停挣扎的段青茗,狞笑道:“段青茗,你的反抗,都将加罪于你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婢女!”
  
      段青茗一看,连忙阻止:“炎凌珏你放了夏草儿,你要我怎么样我都听你的!”
  
      炎凌珏冷冷地望着段青茗,吐出冰冷的字眼:“晚了……”
  
      是的,晚了,一切都变得没办法挽回了!
  
      当日的炎凌珏,在段青茗出关之后,他因为吞不下一口气而追了过来。然而,当段青茗多次施计逃脱他的追捕,而炎凌珏对段青茗原本的占-有-欲,从非得占-有,变成了现在的一种追逐者和被追逐者的游戏!
  
      国未破,家已亡。整个大夏皇朝,都落在了炎凌宇的手里,而炎凌珏却是有家无处回,有好日子没法过!
  
      再加上敖汉的策反成功,整个草原之上更换主子。就更没有了炎凌珏的立身之地。
  
      炎凌珏的生命,已经没有了目标,所以,他才将追逐段青茗,变成了生活里唯一的目标,还有目的!
  
      现在,段青茗已经在炎凌珏的手中,而炎凌珏想的,则是要如何折磨段青茗,才能让他的浊气慢慢地吐出来!
  
      段青茗虽然外表柔软,但其实是一个十分刚强的人。寻常的折磨和酷刑对于她来说都微不足道。但是,夏草儿却是她的软肋。可以说,段青茗放不下这个和她一起走过艰难的女子。
  
      看到炎凌珏策马而行,夏草儿被拖得跌跌撞撞,段青茗顿时大惊失色:“炎凌珏你在做什么,快放了夏草儿……”
  
      然而,段青茗越恐惧,炎凌珏的心里就越开心。他咧嘴一笑,叫道:“这不算什么,段青茗,精彩的还在后头呢……”
  
      夏草儿朝段青茗喊道:“小姐,您不要担心,我没事……”
  
      话未说完,炎凌珏冷冷地来了一句:“不知死活……”
  
      说完,更加快速地策马而行,而夏草儿,则被摔倒在地,快速地被拖得前进!
  
      段青茗看着,顿时觉得肝胆俱裂、她用力地捶打着炎凌珏的手,想让对方放慢速度!
  
      炎凌珏阴阴一笑,忽然勒住了马。这下子,夏草儿一个腾的翻空,跌在了一侧的石头上,她头一歪,来不及说任何的话,就整个晕了过去!
  
      段青茗大叫一声:“夏草儿……”
  
      炎凌珏笑得畅快:“段青茗,知道痛了么?我就是要让你痛着,我就是要让你知道,即便你痛死,也只能死在我的怀里……”
  
      段青茗冷冷地望着炎凌珏,散发的长发,覆盖了她苍白得没有血色的脸。
  
      段青茗忽然从反扑到炎凌珏的身上,顺手拔出了他腰间的匕首。炎凌珏惊呼一声,就要伸手去抢。然而,他没有手指的手,哪里有段青茗的速度那样快呢?一个疏忽之下,段青茗就将匕首握在手里,她一言不发,返手,就朝着自己的颈间抹去!
  
      炎凌珏的一看,怒道:“你在发什么疯?”
  
      段青茗冷道:“你若不放了夏草儿,我就死在这里……”
  
      炎凌珏死死地望着段青茗,怒道:“你以为我会在乎?”
  
      段青茗是他的仇人,别说是死一个,即便是死一百个,炎凌珏都不会看上一眼吧????????
  
      段青茗扬眉冷笑,她瘦得巴掌大的小脸上,流露着让炎凌珏看了都惊心的坚毅。段青茗说道:“你敢说你不在乎?”
  
      段青茗说着,就拿着刀子,朝着自己的脖子里划去!
  
      炎凌珏在乎的,或者已经不是一个爱人、或者一心想占有的女人。他所在乎的是他用全部生命追逐的最后的寄托。
  
      可以说,若是段青茗死了,已经没有了家,更没有了国的炎凌珏,或者真的不知道,这生命应该如何继续下去!
  
      所以,炎凌珏绝对不允许段青茗就此死去!
  
      然而,段青茗的手太快,炎凌珏根本就来不及阻止,刀口划伤了段青茗的脖子,血,顿时喷了出来!那血,喷在段青茗的手上,就象盛开的花儿,那么凄艳,那么的明显!
  
      段青茗的脸色苍白,人也变得虚弱,然而,她的手始终握着刀子,用最后的力气逼视着炎凌珏:“你放,还是不放?”
  
      炎凌珏的手上,全部都是段青茗的血!
  
      他瞬间呆住了,象是触到了什么烫手的东西一般,叫道:“别……别啊……”
  
      他想去捂段青茗的伤口,然而,哪里捂得住呢?颠簸的马背上,段青茗的下手太狠,一下子,已经割断了血脉,血,更加多地喷了出来,湿了段青茗的衣衫。她却用力推着炎凌珏:“放了夏草儿……”
  
      炎凌珏一听,顿时发怒起来:“不放……”
  
      段青茗,你若要死的,我就让夏草儿为你陪葬……
  
      颠簸的马背上,速度太快,而且,血也流得更多,段青茗的人已经渐渐陷入昏迷。可是,她仍旧握紧手里的匕首,喃喃地说道:“快……快……”
  
      炎凌珏一个急转身,夏草儿人的被飞到了半空,然后,再一次跌倒地上!只听她闷哼一声,终于昏死了过去!
  
      段青茗的手,终于垂了下去!在最后模糊的意识里,她的心里,就只有最后的一个想法——难道说,她终于要死在这里了么?
  
      可是,她一直盼望的那个人,又在哪里?
  
      模糊的视线里,响起了谁的声音?那样的诚恳,那样的有力:“此生,不负大夏,不负你……”
  
      段青茗知道,那个人,已经是大夏的摄政王,掌管着大夏的泱泱天下!
  
      段青茗知道,那个人,在遥远的大夏里,享受着他梦寐以求的一切,但是,他可否忘记了那个叫段青茗的女子?
  
      他是否忘记了,那一句曾经铿锵有力的“此生,不负大夏,不负你”……
  
      此时,他炎凌宇受了父皇的嘱咐,扶了幼弟。是的,他不负大夏,但是,他终是负了她,负了原先要给她的幸福……
  
      炎凌宇——若是此生无缘,我便在天堂里等候你……
  
      耳边,炎凌珏的怒吼渐渐地远了,远了,眼前模糊一片,手里的匕首跌在地上,随同跌下的,还有那点点滴滴的鲜血,湿透了草原的夏花!
  
      耳边,传来悠远的吟唱,是谁,在那个桂花香飘的夜里,挽着她的手,给她一生的承诺?
  
      但承诺终是承诺,没有兑现,便已经消失。
  
      段青茗终于闭上了眼睛!
  
      她又一世的生命线束了,可是,她终没有等到那个她用了半生等待的人!
  
      炎凌宇!
  
      就在段青茗的手垂下的瞬间,远处的马蹄声踏破这清秋的空气。马背上的炎凌宇不停地扬鞭疾驰,当他跃上了那个山岗,就看到了眼前惨烈的一幕!
  
      一个年轻的女子,被吊在马背上,拖在地上,而那个马背上的男子,却抱着一个象是已经死去的女子!
  
      炎凌宇策马上前,只看到了那个一脸灰败的炎凌珏!
  
      看到炎凌宇前来,炎凌珏没有半分的惊讶,他忽然冷冷一笑:“炎凌宇,你来晚了!”
  
      你来晚了,因为,她已经死了!
  
      炎凌珏说完,一手抱着段青茗,朝炎凌宇一扔,说道:“你若有心,就陪她死吧……”
  
      炎凌宇只手接住了被抛过来的段青茗。
  
      炎凌珏策马准备远去。绑在他身后的夏草儿再一次在地上兜了个圈儿,然后,被拖着前行。
  
      然而,就在这时,背后的弱水飞速而来,飞刀将绳索割断。夏草儿被丢在地上,炎凌珏驰马而去!
  
      后面的暗卫等人迅速就要追上,然而,弱水去却看了一眼死水一般的炎凌宇一眼,却摆了摆手,低声说道说道:“先救人!”
  
      若是救不回段青茗,即便抓回了炎凌珏,又有何用?他的命,可够赔段青茗的命么?
  
      弱水伸手,想去接炎凌宇手里的段青茗。然而,他还没有伸手,炎凌宇已经抱着段青茗迅速转了个圈:“你想做什么?”
  
      是他,让她远来大漠,然而,却换来了如此的磨难,那么,从此生起,他只要和她在一起,再不放手,死生不离!
  
      弱水望着炎凌宇,低声说道:“段小姐流了血了……要止血……”
  
      炎凌宇摇头:“不,不能给你!”
  
      不能给你,不能给任何人,从现在起,我们生死不离,不弃!
  
      弱水无法说服炎凌宇。他又不是炎凌宇的对手。眼下,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打昏了主子,才能夺下段青茗——可是,谁是炎凌宇的对手?谁又敢对他下那样的手?
  
      这个手,弱水可不敢下!
  
      弱水不敢,可不代表没有人不敢!
  
      因为马蹄声又一次响了起来,忽然,远处传来马匹吆喝的声音:“炎凌宇,青茗呢?”
  
      听到那个声音,弱水不由地一喜——那是敖汉来了?
  
      弱水大声叫道:“敖汉大汉,我们在这里!”
  
      已经做了草原之主的敖汉,还是以前的样子,脸上总是笑着,却没有人能看清他眼里的表情!但当他看到炎凌宇怀里的段青茗的时候,不由地脸色一变:“怎么回事?”
  
      他好不容易得到了炎凌宇的下落,却没想到,看到了这样的情形!
  
      弱水低声说了一番什么,敖汉忽然咧嘴一笑:“这事我愿意干!”是的,只要是能让炎凌宇倒霉的事情,敖汉可是开心得不得了的啊!
  
      于是,敖汉一抬手,就将炎凌宇砍翻在地,还不忘记和弱水再来一句:“弱水,以后但凡有这些好事,别忘记再通知我!”
  
      弱水望着昏倒过去的炎凌宇,顿时啼笑皆非!
  
      他原本说了,要敖汉下手轻些,可是,敖汉的下手,却让人心惊!敖汉抱着段青茗走了,弱水也顾不得追,连忙叫暗卫把炎凌宇抬起,也跟着回敖汉的手下临时搭的帐子里去了!
  
      敖汉的身边,居然有随行的御医!
  
      此时,御医正在帮助段青茗医治,也帮助那个面目全非的夏草儿医治!不用说,整个夜晚,全部都忙成一片的样子,是从来都没有过的!而那个向来不苟言笑的敖汉,却是不停地叫着,叫着,催促着,还扬言,若是遛不住段青茗的命,他就要杀人!
  
      大家忙得七荤八素,忙得乱七八糟,然而,那两个当事人,却躺在那里,一点知觉都没有……
  
      一天过去了!
  
      两天也过去了。
  
      炎凌宇自从醒来之后,就天天坐在段青茗的帐子里,一动不动,话也不说!
  
      他的人瘦得厉害,只剩下一层骨头包皮!敖汉也经常来劝炎凌宇,然而,炎凌宇每一次,都是只接敖汉手里的酒,然后是直接的将敖汉赶出门外!
  
      没有人告诉炎凌宇段青茗是否会活。
  
      也没有人告诉他,那个饱受磨难的女子,是否能过得了这一关,大家都知道的是,这个长期生病,而且衣食无着的女子,正在经历她这一生最艰难的时刻!
  
      她,曾经高居人上,是万人敬仰的公主,而现在,她却是一个即将失去生命的女人!
  
      段誉也来了,他的身后,跟着刚刚成亲的妻子!
  
      当看到炎凌宇居然守在段青茗的床前时,段誉气歪了鼻子。他二话不说地将炎凌宇一脚踢出门去,然后,他就说了他的第一句话:“滚……别再让我看到你!”
  
      薛凝兰哭叫着,朝段青茗的床前扑去,然后,帐篷里更加热闹起来!
  
      一侧的敖汉看到炎凌宇真的“滚”出了门外,想笑却不敢笑,他只是识相的,又递了一壶酒过来!
  
      炎凌宇终于看着敖汉,终于说了三天之后的第一句话:“敖汉,有一个问题我想问问你——若是你心爱的女人死了,你会怎么办?”
  
      敖汉摸摸脑袋瓜子,说道:“怎么办?我会筩伤心,很痛,会买醉,会杀人……会哭……”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若真失去了心爱的人,哭算什么?眼泪算什么?男儿的自尊又算什么?
  
      敖汉以为炎凌宇会笑他。
  
      然而,炎凌宇微微闭上了眼睛,说道:“我不哭……”
  
      敖汉有些愣住了!
  
      是的,看着段青茗躺在床上的样子,他难过得都想掉泪要,可是,炎凌宇的眼里,却连一点的泪水都没有!
  
      所以,敖汉相信,炎凌宇的心,一定比铁都硬!
  
      炎凌宇的话还在继续,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沉重的感觉——他说道:“我爱的人若是死了,我不会哭,因为我若哭了,她会难过,我也不会买醉,因为她不让我多喝酒,我也不会杀人,因为,她那么慈悲的人,看不得你死我亡……”
  
      炎凌宇低声说着,不知道是对敖汉,还是对自己,最后,他轻轻地说道:“但是,地下那么冷,那么寂寞,我怎么能让她一个人去呢……所以,若是她死了的话,我会陪着她……生死不离,不弃!”
  
      敖汉手里的酒壶“啪”的一声跌在地上!
  
      炎凌宇可以为了段青茗死!
  
      那么,在炎凌宇的心里,究竟是什么最重要?
  
      国?家?还是个人的情爱?
  
      为什么,他可以为了一个女子,做到这一份上?
  
      不得不说,这一点,敖汉做不到!
  
      他可以爱一个女人,可以宠一个女人上天,可以共同享荣华富贵,可以共捱艰苦,但是,你若要他和那个女人一起死,他做不到!
  
      敖汉呆了半晌,忽然苦笑起来:“炎凌宇,我其实不如你!”
  
      我没有你的,不顾一切的勇气!
  
      敖汉说完,忽然转身,上马离去——
  
      原本,他还想着,要和炎凌宇争一争的——他爱段青茗,于是,就有得到段青茗的权利,所以,他愿意在段青茗醒来之后,给她一个选择的机会,选他,或者是炎凌宇!
  
      是的,他爱段青茗,所以,愿意以一城之倾,万千芳华,迎娶他最最喜爱的女子!
  
      然而,炎凌宇却给出了那样的答案——生死,不离不弃!
  
      敖汉记得,段青茗曾经对他说过,炎凌宇曾经发下誓言——此生不负大夏,不负你!
  
      那个你,就是段青茗。
  
      现在,炎凌宇正准备用生命履行自己的诺言——他没有负大夏,所以,也不准备负这个女人!
  
      敖汉走了,帐篷前空空荡荡的!
  
      炎凌宇一个人坐在帐篷门外,动也不动一下!
  
      寒冷的风,呼啸着突破草原的夜晚,吹到炎凌宇的身上,然而,炎凌宇似乎丝毫都没有感觉一般地,一动也不动一下!
  
      天,黑了,星月无光!
  
      夜,深了,露重夜寒!
  
      炎凌宇坐在那里,浑身覆盖着一层薄霜,可是,他却连动一下的心思都没有!
  
      似乎,只有在这里守着段青茗,他的心里,才会片刻的安宁——段青茗,我此生不负大夏,不负你——大夏已经不需要我了,所以,我的生命里,就只剩下你,但求你,别走得太远,让我找不到你!
  
      炎凌宇微微闭了闭眼睛,倚在门槛上,似乎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声音在头顶冷哼道:“哼,我姐姐醒了,你滚进去吧!”
  
      是进去,但是,是滚进去!
  
      那个明明睡着的人,忽然一下子站了起来,他掉头,就朝帐篷里冲!
  
      然而,他刚刚移动一步,就朝着一侧倒去。坚硬的身体,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温度,身下,赫然是暖暖的感觉,耳边,又响起了段誉的怒骂:“炎凌宇,你个王八蛋,你居然敢压着我……”
  
      炎凌宇想说对不起,然而,他口舌僵硬,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正在这时,一个女子柔软的手,将炎凌宇拉了起来!
  
      她微微叹息一声:“唉,三殿下,您快起来吧,青茗她醒了,要见你!”
  
      段青茗要见他?
  
      炎凌宇的眼泪,终于从眼里滑出,他不顾一切地推开那个扶着自己的女子,直朝屋里扑去!
  
      耳边,响起了段誉咒骂的声音:“炎凌宇你……”
  
      然而,一个温柔的声音说道:“段誉,你骂谁呢?我站在你面前,你还敢骂人?那以后是不是我说什么,你都不要听了?”
  
      段誉立马低下声音:“那个炎凌宇压痛我了……”
  
      身后的声音渐渐低了,然而,炎凌宇哪里管得了这些呢?他一直冲进帐篷,在段青茗的床前站住!
  
      温暖的灯光,照亮整间屋子,那个女子,就倚在床头,她一身的褴褛衣衫,脸色苍白透明,但看她的神情,却似乎看到了明天的太阳!
  
      炎凌宇飞快地跑上前去,却“扑通”一声跌倒在地!
  
      原来,他坐得太久了,腿早已经麻了……硬了!
  
      床上的段青茗看到炎凌宇的样子,连忙挣扎着想要起床,然而,门口处,响起段誉的声音:“炎凌宇,你个没用鬼,你把这酒坛子扔门口做什么?故意拦我的是不是?现在我老婆说我喝酒了要,要罚我不准上床,炎凌羽,你小子快来帮我解释……”
  
      门外,响起薛凝兰的恼羞成怒的声音:“段誉你……”
  
      那声音叫着,似乎远了,这小夫妻俩肯定笑着闹着,远去了。
  
      屋里屋外,一片寂静!
  
      炎凌宇不理屋外的一切,只看着床上的女子,低声说道:“青……茗……”
  
      段青茗的人仍然非常虚弱,她望着炎凌宇,想笑,眼泪却滑出来了。她喃喃了半晌,终于吐出字眼,然而,那样微弱的声音,炎凌宇还是听到了——此生,不负大夏,不负你……
  
      炎凌宇的泪水,迅速地流了出来!
  
      是的,青茗,你我虽然并非一恋倾城,再恋货国,但是,我炎凌宇,此生,不负大夏,不负你……
  
      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