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章 大结局之花开满径 一  重生之嫡女倾城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而段青茗的书信,也会定期从草原的那一端飞来,除了问候家人之外,也会偶尔提及薛凝兰和婚约之类的东西。(¤)
  
      段、薛两家的姻缘,终于成就,年仅九岁的段府长公子段誉,在众人的祝福声中,走入了洞房!
  
      九岁的段誉,娶了已经及笈的薛府二小姐。这一时之间,在厩之中,传为佳话!
  
      厩之中的岁月,是漫长而且消逝无声的。只有看着梨花白,桃花开,才知道这是季节的又一次变幻!
  
      这一年的六月,饱经病痛折磨的大夏国主终于溘然长逝,将一切,都丢给了年轻的炎凌宇!
  
      当所有的人都在猜测,炎凌宇会不会废幼弟,自己登上王位的时候,那个年轻的摄政亲王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扶持幼弟登基,选拔好了顾命大臣。
  
      大夏历五十七年,景帝炎颢宇继位,改国号为延佑!
  
      帝王出殡的那天,炎凌宇长跪陵前,默然不语。没有人敢上前去劝,更没有人敢说什么半个“不”字!
  
      再接下来,厩之中,就消失了炎凌宇的身影。甚至,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去了哪里!
  
      那些人只知道,亲王府里,奴仆依旧在,暗卫们踪影全无。而且,从那以后,大夏的厩之中,再也没有了这位摄政亲王的影子!
  
      而与此同时,段府之中,也正在经历一场艰难的告别!
  
      段誉成亲不过半月,就要带上自己新娶的媳妇儿远去塞外,迎回自己的姐姐。
  
      段正极力挽留终不得,最终长叹一声,由得段誉去了!
  
      而薛夫人拉着薛凝兰的手,哭得死去活来,却不得不由他们离去!
  
      时光的光轮,犹如磨盘,一圈又一圈地转,时光在磨盘的边沿上溜走,再也看不到任何痕迹!
  
      命运的轮盘,却是左左相向的,每一个交叉的交点之后,都会将无缘的人,推得更远!
  
      但这一年,大夏历延佑一年。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在此结束,却又仿佛由此开始!
  
      大漠的边缘,有一个叫做香雪海的地方。这里,是一道奇景,就是每年的三月三的时候,就会花开满地,花瓣似海,暖风一起,花瓣飘零,如雨如幕,所以,才得此艳名!
  
      每年的秋天,这里的那达幕便开始了,各地的牧民们,都带着收获的希望,从草原的各方涌来,参加这个一年一度的盛会。
  
      更有许多盛装的姑娘,打扮整齐地载歌载舞,希望她们能用自己的歌喉和舞蹈,征服草原上最最英俊,也最最威武的男人。
  
      那个男人,就是草原上的主人,敖汉!
  
      是的,每一年的那达幕只要一开始,草原的主人便会从遥远的都城出来,和他的子民,一起欢呼舞蹈。
  
      这一天,这里热闹极了。各色的衣裳,肥壮的牛羊。还有满载着丰收喜悦的人们,正在这里载歌载舞。
  
      离这片狂欢的草原不远处,就是闻名的烧刀子镇。那里,有整个草原闻名的烧刀子酒,烧刀子镇的酒,整个草原闻名。所以,这些从草原各地赶来的人们,都要来这里喝一碗酒,醉上一场,狂欢一场!
  
      草原上真正的狂欢,其实是在晚上。
  
      每当傍晚时分,各地的灯火全部都亮了起来,人们走到这个烧刀子镇上,喝酒,唱歌,把酒言欢!
  
      烧刀子镇的镇外,有一家客栈。那里,住满了各地来的客人——只不过,但凡草原上来的人,都是带着自家的帐篷的,要么就是天当被子地当床,只有那些从遥远的大夏而来的客人,才会住进这家并不算干净,可是价钱却绝对并不便宜的帐篷里!
  
      这一天的下午,烧刀子镇的外面,来了一群风尘仆仆的族人。这些人身手利落,满面风霜。而且,他们利落地一翻身下马,就轻车熟路地朝着烧刀子镇的烧刀子老店走去!
  
      烧刀子老店的酒,只卖不奉客,所以,那些人打完了酒之后,就自觉地打个地方席地而坐,三五成群地喝了起来。
  
      只有这群人是例外的。
  
      他们也不买酒,就径直走进了烧刀子的老店!店主七莫儿一看,就要喝斥,可再一看那人风帽下的容颜,顿时一惊,叫道:“尊贵的客人,您来了!”
  
      能让七莫儿惊喜的人,其实并不多,可眼前的这一个,却是其中的一个。因为,早在几年前,就是这个人,大手笔地买走了他所的的酒,让整个烧刀子镇,几乎陷入了酒荒,然后,又是这个人,用他可怕的手段,将草原那些达官老爷们的银子,全部都收入囊中!
  
      这个人,七莫儿虽然只见过数次,可是,已经深深地记住了他的样子!
  
      来人揭开风帽,正是风尘仆仆的炎凌宇!朝七莫儿点点头,然后,找了个凳子坐下,便伸手要水!
  
      水,很快就拿来了,炎凌宇一口气喝干,然后,朝身后的随从们摆了摆手。
  
      一直紧跟着炎凌宇的,还是弱水。他自觉地走到七莫儿的水缸前,将水拿出来,递给了每一个人!
  
      大家一口气喝下去,七莫儿的水缸已经下了一半。
  
      七莫儿看着,似乎丝毫都不心疼。他眨眨眼,看着炎凌宇,说道:“尊贵的客人,我主已经让人捎信过来,说若是您来的话,就到他的帐篷里一叙!”
  
      炎凌宇摇摇头。
  
      这烧刀子镇,他只是经过而已,而且,很快就会离开。所以,无论是敖汉,还是他的帐篷,都不是炎凌宇感兴趣的地方!
  
      炎凌宇来到草原,已经两个月有余,他从段青茗出关的路上,一路追踪至今,却并没有发现任何的蛛丝马迹,就在前几天,边关的延城,忽然传来消息说,就在和硕公主出关之时,有一行人,跟在他们身边不久,也随之出关了。而且,还打听了和硕公主的方位,然后,一直追踪而去!
  
      延城那方面的人说,追和硕公主的人,他们并不认识,只是其中的一个人,前来打探消息的那个,说是厩口音!
  
      厩口音?
  
      炎凌宇微微闭了闭眼睛,他忽然想起了几乎和段青茗同时失踪的炎凌珏!
  
      看来,段青茗的失踪,和炎凌珏一样脱不开关系!
  
      就沿着这条线索,炎凌宇踏遍了段青茗一行所有经过的地方,直到他来到这个叫烧刀子镇的地方!
  
      而到了这里,他既没有发现炎凌珏,更没有发现炎凌宇的踪迹!
  
      炎凌珏是炎凌宇的兄弟,炎凌宇比任何人都更加了解他的这位兄长。所以,炎凌宇的心里,才更加着急。因为,段青茗那样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若是落在炎凌珏的手里,真不知道,究竟会是怎样的下场!
  
      炎凌宇微微地闭了闭眸子,他的心里,就象有把火在烧!
  
      原本,炎凌宇也不打算进镇的。可是,他进了草原之后的习惯,就是每到一个曾经和段青茗提及过的地方,都会进去看上一眼,因为,他怀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希望那里会留下段青茗的踪迹!
  
      因为,炎凌宇始终相信,段青茗是个有心的人,而她的有心,会让她在尽可能的情况之下,留下可以找到她的印记!
  
      所以,炎凌宇才进了烧刀子镇,所以,炎凌宇才想在这里,寻找到哪怕是一丝的线索!
  
      早在炎凌宇坐下之后,一侧的暗卫们早已四散开去,在这个镇子里,寻找所有可疑的人,以及可能留下的任何痕迹!
  
      一个时辰之后,那些人回来了,然而,他们都摇了摇头。因为,他们并没有在这里发现任何的异常,既没有发现段青茗,更没有发现,关于炎凌珏的任何踪影!
  
      炎凌宇有些失望地站起身来。他不顾身后的七莫儿的挽留,漠然地迈步,朝着门外走去!
  
      七莫儿送了炎凌宇出门,准备回自己的酒庐。
  
      炎凌宇准备离开。
  
      正在这时,远处的人群之中,起了一阵喧嚣,炎凌宇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会喷火的怪人,正笑着,朝这边走来!
  
      炎凌宇只看了一眼,就转身而去!
  
      而在他刚刚离开不久,有一个瘦小的身影,再次来到酒庐之侧,朝七莫儿说道:“老板,我想问问你,最近有没有中原的人来买过酒?”
  
      七莫儿摇了摇头!
  
      中原的人,只有一个,就是炎凌宇。可是,炎凌宇却不是来买酒的。所以,七莫儿的回答,仍旧是否认的!
  
      自己节日盛会开始之后,这个女子几乎每天都来问一次。问完了就走,而七莫儿的答案,几乎每次,都如出一辙!
  
      那少女朝七莫儿道谢,然后,失望地转身离去!
  
      还是没有来么?小姐曾经说过,三殿下若是来了大漠的话,一定会来这个叫烧刀子镇的地方的,可没想到的是,她每天都来这里问,却还是彻底地失望了!
  
      那少女戴着头毡,根本看不清面容。她望着远处热闹的人群,微微叹了口气,然后,无声地穿过人群,朝着远处的帐篷走去!
  
      帐篷之中,传来轻轻地咳嗽声。听到少女的脚步,里面响起一个温柔的声音:“夏草儿,你回来了?”
  
      夏草儿一边放下手里的毡帽,一边说道:“是的,小姐,我回来了!”
  
      屋里的咳嗽声还在继续。一阵轻一阵重的。听得夏草儿的心都抽了起来,她掀开简陋的帐篷,拿了碗水过去,轻声说道:“小姐,你怎么又咳嗽得这么厉害了?”
  
      随着帐篷的掀开,流进去一线光明,只见昏暗的光线下,躺着一个衣衫半旧的女子。
  
      那女子转过头来,朝夏草儿一笑,说道:“不碍事儿的,天暖了就好了!”
  
      夏草儿噘起了嘴,嘟囔道:“可是,听尼桑大爷说,这秋天才刚刚开始而已……”
  
      秋天才刚刚开始,这冬天还会远么?
  
      草原上的冬天,何其漫长?依段青茗这单薄的身体,要怎么才能捱过漫长的冬季?
  
      看到夏草儿端了碗水过来,用脚蹭着地下不说话,段青茗了然地说道:“夏草儿,你是不是又去七莫儿那里去了?”
  
      夏草儿点点头,小声说道:“我只是想去看看!”
  
      哪怕抱着一分的希望,也不应该放弃不是么?至少,还有希望存在!
  
      可是,一年就要过去了,她们的希望,究竟在哪里?
  
      段青茗想说什么,又剧烈地咳嗽起来。过了半晌,她叹了口气,说道:“夏草儿,我是怎么教你的……我们现在不能随便出门,你难道不知道么?”
  
      听到段青茗似乎动气,夏草儿低声说道:“我知道……”
  
      可是,我更想去碰碰运气,若是三殿下来了,我们就能彻底挣脱炎凌珏的魔爪了!
  
      段青茗微微叹了口气,说道:“算了,夏草儿,我们还是快些离开吧……要知道,说不定,你已经将炎凌珏给引来了!”
  
      那晚的一切,简直就是个噩梦。段青茗一行,才刚刚来到大漠的第一个驿馆,炎凌珏就带人危随而止。段青茗一行,自然不是炎凌珏的对手,特别是被暗中下了药之后,那些暗士们,更加不敌炎凌珏。
  
      段青茗只来得及将密函塞到月葭手里,让她躲藏在床底,炎凌珏就破门而入。当时,那剑,就架在脖子上,炎凌珏血红着眼睛,一个字一个字地问段青茗,要么,他杀死全部的人,要么,段青茗跟他走!
  
      段青茗选择了后者。
  
      夏草儿不顾一切地跟了过去,在途中,被扔下了一个山谷。段青茗拼命挣扎,趁着炎凌珏不备,也跟着跳了下去——这里是大漠,不是家乡,若是留夏草儿一个人在这里,段青茗的心里,一辈子都不会安宁!
  
      所幸的是,崖下的寒潭,救了这主仆二人一命,可段青茗也因为身子弱,从此落下了病根。
  
      从那以后,主仆两人,便开始了费尽心思的躲避。她们曾经试过,趴在马槽下躲过炎凌珏的搜索,她们也试过,在山野里用草根果腹,就为了不让炎凌珏的人发现……
  
      倥偬半年过去了。段青茗和夏草儿两人辛苦的逃避,到了最后,终于逃到了这个叫烧刀子镇的地方!
  
      并非她们不想回到大夏,而是她们非常清楚,这回大夏的路,早让炎凌珏给堵死了!
  
      流落在草原上的二人,并不知道风华日月长,也不知道,大夏王朝里,早已改天换日。她们在草原上所听到的是,敖汉已经做了草原的主人,可是,她们两个人,也终没有办法走到那一座大漠那一端的宫殿里去!
  
      两个人在草原上衣食无依,所幸的是,段青茗的上一世,有行商的经验,再加上她懂医术,是以,为贫寒的牧民所欢迎。这渐渐地,也成了二人在草原上生存的本钱。
  
      但是,她们仍然不敢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皆因为炎凌珏的紧追不放,已经成了两个人不愿意醒来的噩梦!
  
      前些日子,就因为夏草儿出去打探,差点儿被炎凌珏的人迎面撞上,从那时开始,段青茗就不准夏草儿再一个人出去!
  
      段青茗支撑着起身。
  
      半年的逃亡生涯,已经让她憔悴不已,早已没有了昔日的红润,就连一向爽朗的夏草儿,也在这一段时间,变成了脸色通红的大漠姑娘。
  
      看到段青茗起身,夏草儿连忙上前搀扶:“小姐,您这身子,就不要折腾了……我看过了,没有人追上来!”
  
      段青茗才动了一下,已经气喘吁吁。她说道:“若是他真来的话,我们就真的麻烦了……快,快点走吧!”
  
      夏草儿听了,知道拗不过段青茗,于是,便开始收拾有限的一些东西!
  
      正在这时,帐篷的门被掀开了,一个年轻的身影晃了进来:“段青茗,你还往哪里逃?”
  
      夏草儿手里的东西,“呯”的一声跌在地上!
  
      还真被料中了,这个炎凌珏,又再次追来了……
  
      炎凌宇一路驰马,向下一个站点追去!
  
      段青茗的处境怎样,他是真的不知道,但是他可以想像,象她那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要经过怎样的磨难,才能躲避过穷凶极恶的炎凌珏?
  
      现在的炎凌宇,根本就没有办法停下来,似乎,他只要一停下来,就会看到段青茗求救的眼神!
  
      炎凌宇微微闭了闭眼睛,拉缰驰马,朝下一个镇甸赶去!
  
      刚刚才走出不远的时候,只见前面怒马奔驰,想要疾驰而过,就在这时,横里奔出一个小小的男孩儿。朝着马蹄的方向奔去!。
  
      那男孩儿想必见惯了马匹,是以对怒马的出现并不吃惊,也不知道害怕,他甚至还一路朝后看,还“格格”地笑着,朝对面的男子奔去!
  
      就在这个瞬间,马匹疾驰而至,所有的人都惊呼起来,不忍看到这个小小的孩童,会被马蹄踏成肉泥!
  
      说是迟,那是快,炎凌宇一个飞身,将小孝子抱在怀里,再就地一个打滚,堪堪地避过了那马蹄的践踏。
  
      马匹又奔出很远之后,这才停了下来。他打马奔了回来,朝炎凌宇道谢!
  
      而那孝子的父亲也奔了过来,一把抱过自己的孩子,也道谢不已!
  
      炎凌宇只是淡淡地笑笑,摇摇头,然后,朝着自己的马走去。
  
      然而,一个转眸间,炎凌宇忽然发现,那个小小男孩儿的手臂上,居然系着一条小小的布条!那里,虽然被鲜血浸染过了,可是,却有一种莫名的熟悉,就是这种熟悉的感觉,让炎凌宇停下了脚步!
  
      再一看那布条的颜色,炎凌宇不由一惊。
  
      看到这个救了自己孩子的男子,拼命地看自己孩子的手臂,那个男子有些歉意地笑笑,说道:“这孩子调前些日子,摔伤了手臂,幸亏一位好心的游医经过,替他包扎了伤口……”
  
      游医?
  
      草原上,叫那些懂得医术,并引之为生的人叫游医。可是,这个男子所说的游医,又是哪一个呢?
  
      眼神之中,微微浮出些失望的神色,炎凌宇咬了咬下唇,准备转身而去!
  
      他仔细看过了,那布条,虽然是一件女子的衣袍,可是,那袍角已经被磨得烂了,而且,也不象是段青茗所穿过的衣服——但是,心里的疑问,不是没有的。但是,在炎凌宇的记忆里,段青茗并不懂医!
  
      炎凌宇转身就走,身后,传来男子热情的声音:“那位姑娘的医术很高的,虽然,她的草原话说得不是很好,但又细心又热情,可是个好姑娘……”
  
      姑娘?
  
      草原话说得不好?
  
      霎那间,炎凌宇伸手,一把抓住了那男子的衣襟,在几乎所有人的注目之中,炎凌宇咬着牙,吐出了以下的字眼:“告诉我,那姑娘现在哪里?”
  
      那汉子五大三粗,居然被一个瘦弱的男子举了起来,他脸红脖子粗的指了指远处的帐篷:“不知道,我们就是在那里遇到她的……”
  
      只见眼神衣袂一闪,男子跌倒在地,而那个一直举着他的男子,却瞬间消失了!
  
      那男子瞠目结舌地摸了摸脖子,似乎没有办法相信自己方才经历的一切。
  
      而远处疾驰的马群,正告诉他,这一切,都不是梦!
  
      找一个会医的女子,似乎并不是一件难事。
  
      可是,当炎凌宇赶到段青茗所居住的帐篷里的时候,只看到了满地的狼籍,还有满室的药的味道!
  
      段青茗并不在这里!
  
      帐篷简陋而且狭小,仅仅只够放些生活用品,还有就是两个人居住的位置,床头的地方,扔着一件衣服,一看就知道,那是一件女子的外衣!
  
      炎凌宇将那件外衣摸在手里,似乎闻到了一阵熟悉的气味。他将衣服捂在脸上,干涸了已久的眼泪,终于汹涌而出!
  
      段青茗,她原来就在这里。可是,若不是那一场马蹄下的救人,他差点儿再次和她失之交臂。
  
      弱水带人开始四处搜索。
  
      只听一声惊呼传来:“主子……血!”
  
      血,有一小片的血迹,沾在帐篷的边缘。
  
      炎凌宇“霍”地站了起来。他疾步朝帐篷外走去!
  
      正在这时,负责打探消息的黑水也回来了,他朝炎凌宇说道:“主子,方才,有牧民看到,一行人挟持着两个姑娘,上了西山的高坡!”
  
      西山的高坡?
  
      炎凌宇握紧了手里的衣服,说道:“追!”
  
      炎凌宇的眸子里,流露出不顾一切的冷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