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九章 失踪的段青茗  重生之嫡女倾城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虽然,段正对段誉那所谓的“双喜临门,皆大欢喜”并不感冒,可是,只要想到段青茗能从塞外回来,而段誉又能娶上媳妇儿,段正的心里,就满意极了!
  
      他点点头,说道:“眼下,也只好这样了,你看看,你的母亲已经身怀六甲,家里连个主事的人都没有,若是你姐姐回来了,这一切的一切,她都会替你打点好的……”
  
      段誉点点头,却是微微叹了口气。是啊,若是段青茗在的话,他今日这娶妻一说,肯定早就成了,哪里还要自己跪下去求人呢?
  
      而且,这问题的问题还是,即便段誉求了人,这薛夫人还是没有松口。而且,原因莫名。所以,段誉断定,若是段青茗在的话,即便不能求个马上成亲,这最起码的。她也能看得出来,这薛夫人究竟为何,不让段誉现在就求娶薛凝兰!
  
      两人这样想着,马车就回了段府。
  
      段正一下车,就去和迎接出来的杜青鸾说话去了,而段誉,则一个人,又去段青茗的院子里晃了一圈儿,这才慢慢悠悠地回了自己的院子!
  
      哎,这段青茗人不在,可真孤独啊,似乎,这整个段府里,都是空空荡荡的,人口寥落!
  
      事实上,除了段青茗和月葭还有夏草儿两个丫头之外,其他的人手,一个都没有少!
  
      原来,一个人在另一个人的心里居然是这样的。她若在,全世界都是喧哗,热热闹闹。她若不在,即便万人空巷,也仍然被人感觉到冷清寂寞,冷不可言!
  
      段誉微微叹了口气,看来,这年关一过,他真得抽空去看看段青茗了!
  
      腊月一过,年关就近了。
  
      年关过后,就是除夕。
  
      在那一年一度的欢宴之上,太后席和皇后席不约而同地空着,大皇子炎凌珏没了踪影。原本显赫无比的史府,座上不见了踪影。就连那一大班的史府的门生之类的,也一个一个的垂头丧气,没有半点的生气!
  
      整个新年,都在一种极其压抑的气氛之中度过。大家的心头,都似乎被什么笼罩着,根本就喘不过气来!
  
      年关过后就是元宵。这一日,照例是大郝天下,张灯结彩。众人在开心之下甚至都忘记了,那还留在去年年底时的血腥和杀气!
  
      正月方过,春寒料峭。当墙头的春梅还在枝头怒放的时候,薛府的人终于松了口,将段、薛两府迎亲的日子,定在了五月初八!
  
      五月初八,是今年以来最好的一个日子。而在这一天里,宜婚娶,福延子孙!而薛夫人特意将二人成亲的最最定于这一天,还是有另外的想法的,段青茗远去大漠,已经足足大半年了,想必她应该回来了!
  
      而且,到了那时,薛夫人也早已诞下儿女可以抽身出来,为段誉和薛凝兰操办婚事了!
  
      更重要的是,薛夫人的心里,还有另外的盘算,那就是,大夏的帝王身体不好,曾经几次病危,若是他真的驾崩的话,那么,国孝三年,薛凝兰又可以留多个三年了!三年后,段誉十一岁,已经可以担负起呵护妻子的责任了!
  
      总之,虽然薛夫人觉得段誉人是不错,可是其他的方面,还真待要好好地考察一番!
  
      这些事,传到了炎凌宇的耳里,他又淡淡地笑笑,却不说话!
  
      薛夫人的这些小心思,炎凌宇一眼就看穿了。只不过,他看穿了是一回事,若绝对不会说透的!
  
      在炎凌宇的心里,段誉越是迟猩亲,便对段誉自己更加有利,一则,他的年纪大了,薛夫人会更加放心地将薛凝兰交给他。二则,段誉对薛凝兰的心不会变,无论什么时候,都还是一样!
  
      这些,自然是炎凌宇的想法,但一定的,也是段青茗的想法!
  
      段青茗若是还在,也是一定就能看透薛夫人想法的人。
  
      而且,段青茗若在的话,也一定能支持炎凌宇的想法!
  
      毕竟,这两个人成亲,是一辈子的事,无论是谁,都要有足够的耐心,才得得到最好的回报!
  
      段誉就是如此!
  
      然而,茫茫北国,还是没有段青茗的任何消息!
  
      那个女子,一入大漠之后,似乎就犹如水滴入泥海,再也不见了踪影!
  
      随同段青茗消失的,就只有夏草儿。而月葭,则九死一生地,拿着段青茗手持的密旨,在最后的关头,送到了敖汉的手里。
  
      敖汉击败了塔里木,挽回了一切败局。然而,却没能救回自己的父亲。塔图,那个草原上的上一代国主,在被塔里木以生命相胁的时候,居然饮刃自杀了!
  
      塔图的死,引起了将士们的激愤。悲愤的敖汉击败了塔里木,并继塔图之后,成为了草原之上的又一代霸主!
  
      然而,还是没有人能找到段青茗!
  
      那个女子,似乎一深入草原,就融化在了那茫茫的白雪之中,再也没有了任何踪迹!
  
      段青茗的车驾还在,福寿和福禄还守在驿馆里。除了那个在找到敖汉的时候,满头流血,全身几乎冻僵的月葭之外,再没有人知道,段青茗究竟去了哪里!
  
      更加糟糕的是,月葭经过这一场冰雪之灾,起死回生之后,已经消失了大半的记忆,所以,那剩下的一半,等待救援的段青茗,以及段青茗曾经的下落还有叮嘱,全部都被淹没在了那一段消失的记忆里,什么都找不到了!
  
      敖汉开始派人上天入地的寻找。
  
      在最后的最后,除了知道有一个汉人,在冰雪之夜,挟持了段青茗和她的丫头之外,剩下的事情,再没有任何人知道了。
  
      茫茫雪原,飓风四起,足以掩盖所有的踪迹。而那个来自大夏的和硕公主,就在那样的一个冰雪之夜里,彻底地消失!
  
      大夏帝王的身体,时好时坏,有时昏迷,有时清醒。
  
      大夏的国主,不可一日或空,帝王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容乐观。于是,在炎凌宇的建议下,大夏的国主扶起了自己最小的儿子,也就是炎凌宇最小的弟弟,也就是一个势弱才人所生的襁褓中的婴儿炎颢宇,开始悉心教导。
  
      一个人是否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帝王,除了他的出身,他所受的教育之外,更重要的是,他在一个什么样的环境长大,还有,就是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
  
      事实上,在那个婴儿炎颢宇被立为储君之后,那个势弱微薄的才人,就被秘密处决了。而且,从此以后,大夏的历史上,多了一条例律。那就是,但凡太子确立,他的母亲,必死!
  
      这一条例律,触目惊心,就连炎凌宇看了,都觉得不可思议!
  
      然而,任何表面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都必定有一个惨烈无比的过程,而年迈的帝王,就是在这个过程之后,才痛下决心的!
  
      炎凌宇开始怀抱两岁的太子,踏上了听政之路。他的决断凌厉,让人折腾,他的铁血手腕,更让人觉得恐怖,然而,就是这样的炎凌宇,在对于自己的弟弟上,却是无微不至,悉心教导!
  
      剩下的时间,炎凌宇就陪伴在残烛灯火一般的大夏帝王的身边,常常一陪,就是几个时辰。
  
      大夏的帝王,仍旧时好时坏,在他清醒的时候,就会对炎凌宇说起自己年轻时的事情。并教炎凌宇一些治国之道。
  
      虽然,明明知道,这个国家并不属于自己,可炎凌宇却总是默然听下,并让人详细地记录在侧!
  
      大夏的帝王每看到这一切,都会深深地叹气,摇头,一言不发!
  
      剩下的时候,炎凌宇除了和其他的大臣们商议国事,几乎都是一个人,在亲王府之中度过!
  
      没有人看到过这位年轻的摄政王轻易走出宫门,但却有人经常在半夜时分,看到和硕公主的府内,看到他憔悴的身影!
  
      段誉也会进宫去看炎凌宇,然后陪他喝酒。每一次,段誉都会喝得大醉,然后对着炎凌宇破口大骂。而那个向来高高在上的摄政亲王,只是默默地听着,一言不发。有次,段誉被弱水强拉走了,进去收拾残局的暗卫看到,他们年轻的主子眼里,居然饱含着泪水!
  
      暗卫们长叹一声,黯然退去!
  
      没有人知道,甚至,这个如此年轻而且沉默的摄政王,其实已经帮自己想好了所有的退路!
  
      派去草原大漠的人,一拨跟着一拨,几乎,每有人从塞外归来,炎凌宇淡漠的眸子里,都会浮出惊喜的光芒。
  
      可是,终没有人找到段青茗的下落。
  
      这一年的雪,落了又停,终于迎来了拂岸杨柳的三月。
  
      杜青鸾经过九死一生的折腾之后,终于生下了一个冰焉爱的女婴,尚在襁褓之中,就会对着所有的人微笑!
  
      段正抱着这个被杜青鸾取名为怡茗的女孩儿,总会想起远在塞外的女儿!
  
      由于炎凌宇的授意,段正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失踪。他只知道,敖汉初登宝座,力有未逮,所以,暂留段青茗在他处,等来年的夏天,再行归夏!
  
      来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