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五章 段誉的出逃计划之媒人  重生之嫡女倾城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段青茗,那个十日之前出关的和硕公主,刚刚开始的数日,还有消息传来,然而,再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她似乎消失在了这荒蛮的大漠之中,和那草原上的冰雪融为一体,似乎,再也没有办法挽回的了!
  
      一想到段青茗,炎凌宇的心里,就象是有火在烧!
  
      能派出去的人,已经全部都派出去了。无论是恨水,离水,还是秋水,都已经赶赴边关。现在,炎凌宇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消息!
  
      空荡的马车里,炎凌宇将手轻轻地按着自己的心口,不由微微叹了口气:“青茗,青茗,你可千万不要出事……”
  
      薛府,倒是很快就到了。得到消失的薛勇强夫妇连忙打扮整齐,齐齐地迎出门去!
  
      要知道,炎凌宇的身份,已经和平时不同,而今的他,再不是那位排行在三的皇子殿下,而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的摄政王殿下了!
  
      薛勇强夫妇站在冰天雪地里,迎接这位大夏王朝的新贵。等炎凌宇俊秀无双的容颜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两个人立马低下头去,恭敬地见礼!
  
      炎凌宇脚步不停,只挥了挥手,示意他们不要多礼!
  
      就在薛勇强夫妇刚刚站定的时候,炎凌宇已经淡淡地问了一句:“誉儿呢?”
  
      誉儿?
  
      段誉?
  
      薛勇强夫妇这才恍然,原来,炎凌宇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段誉!
  
      薛夫人看到薛勇强吃惊的样子,连忙上前一步,说道:“回摄政王的话,正在正厅里陪着小儿说话呢!”
  
      薛子轩和薛宁轩,曾经是炎凌宇的侍读,所以,对于炎凌宇的到来,倒是没有薛勇强表现得那么局促。两个人站起身来,也恭恭敬敬地向炎凌宇见礼!
  
      炎凌宇的眼神,却是越过这二人,看向了正危襟正坐的段誉!
  
      炎凌宇一眼朝段誉看去,先是一愣,就笑了起来!
  
      今日的段誉,说是相亲,倒和成亲差不多了!
  
      他的身上,穿着一件大红的棉衣,流丝的衣衫表面,里面套着厚厚的棉絮,一看就知道是新做的,而这个新做的人,还恐怕这衣服不够厚了,这棉花,要足足地用了一半有多!
  
      这些倒还罢了,最搞笑的,就是段誉的脸上,居然被人擦了一层薄薄的粉,虽然,被段誉用衣袖给抹去了一半,可是,炎凌宇却还是看了出来!
  
      炎凌宇看着段誉,一下子没忍住,就笑出声来:“哈哈……段誉,你的样子好怪啊!”
  
      坐在上首的段誉,一脸的乖乖孩子,想是竭力的,给薛勇强夫妇留下一个乖孩子的神情,此时,听到炎凌宇的调侃儿,他先是尴尬地一笑,然后狠狠地瞪了炎凌宇一眼——你才怪,你全家都怪……
  
      炎凌宇看了段誉一脸别扭的样子,又不觉好笑出声!
  
      这连,段正早站了起来,恭敬地给炎凌宇见礼,炎凌宇见了,连忙上前扶住,温言问候杜青鸾!
  
      而一侧的弱水,早识相地站到了一边,笑着看向了炎凌宇!
  
      原本,弱水和段誉打赌,说炎凌宇会来的时候,段誉并不太相信呢,可现在,炎凌宇真的来了,倒叫弱水没话说了!
  
      弱水笑着看向了段誉,那眼神显然在说:怎样,我赢了吧?
  
      而段誉,感觉到薛夫人的眼神,只能尴尬地笑笑,并暗中瞪了弱水一眼,真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你少说一句,会不会有人将你当成哑巴?
  
      事实上,弱水可是什么都没有说!
  
      双方寒暄了一番,就又走回原处坐下了。而薛凝兰,在段正刚刚来的时候,倒是进来见了一下礼,随后,甚至顾不得和段誉打一声招呼,便含羞跑开了。现在,炎凌宇来了,她按照道理,也是要来见礼的!
  
      而炎凌宇左右看了一眼,也有些奇怪地说道:“咦,对了,怎么没看到薛二小姐呢?”
  
      薛夫人听了,连忙让人去叫薛凝兰出来!
  
      就在这当儿,段誉已经蹭到炎凌宇的面前,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炎凌宇,你小子来做什么?”
  
      炎凌宇看着段誉的样子,忍住笑,说道:“我是媒人啊,此时不来,更待何时?”
  
      炎凌宇看着段誉的衣服,忽然又笑了起来:“你的衣服是谁帮你准备的?”
  
      段誉黑了脸,都是那个杜青鸾啊,什么不好的,偏偏要他穿这衣服来,这衣服一穿上,就勒得透不过气来,可杜青鸾偏偏说这衣服喜庆,穿着相亲,让大家都看了舒服!
  
      好吧,这衣服舒服不舒服段誉不知道,他只知道,现在的他,都要紧张死了!
  
      天不怕地不怕的段誉,居然在第一次看到薛勇强夫妇是会是这样的神情,让炎凌宇又想大笑。而段誉,似乎早料到了炎凌宇是来看自己笑话的,于是,他狠狠地瞪了炎凌宇一眼,那眼神赫然在说,你若敢笑,我就敢让你好看!
  
      炎凌宇忍住笑,吩咐大家落座。
  
      没过多久,薛凝兰就来了。
  
      她先朝炎凌宇见礼之后,又分别朝段正和父母见了礼,最后,乖巧地坐在薛夫人的身边,不说话了!
  
      炎凌宇望着薛凝兰,笑道:“薛二小姐清瘦了些,不过,也漂亮了!”
  
      薛凝兰一听炎凌宇的夸奖,顿时脸色一片绯红,她扭着身子,不再说话了!
  
      倒是薛夫人“呵呵”地笑了起来:“兰儿生性顽劣,倒让摄政王殿下记挂了!”
  
      一侧有段正也笑笑,说道:“我家夫人最是喜欢凝兰的性格,说她大方爽朗,丝毫都不做作!”
  
      薛子轩和薛宁轩都陪着炎凌宇,一堂人倒是其乐融融地说了好一会儿话。
  
      段、薛两府的亲事,总算是定了下来,段正酒量好,只喝了个微醉,而薛勇强则酒量差强人意,醉得话都说不灵光了!
  
      而炎凌宇,明显有心事,酒喝得不多,话也不算多,但是,应该表达的意思,却总算全部都表达清楚了!
  
      薛勇强趁着醉意朝段正说道:“原本,段誉年纪小,我也是看不上的。可是,冲着摄政王的面子,就答应了,先前,的确是我薛府做得不好。可是,自从段誉考上了三甲之后,我就推掉了所有的亲事,只等着段誉一人了……”
  
      段正笑笑,点点头,说道:“凝兰是个好姑娘,我段府着实高攀了!”
  
      薛夫人连忙说道:“段大人哪里话?凝兰自小被妾身惯坏了,向来性子直爽,说话不会拐弯,还希望段大人和段夫人多多包涵才是……”
  
      两方的大人还在说着话,段誉早就溜了。
  
      薛子轩和薛宁轩陪着炎凌宇不敢走开。看到段誉跟着薛凝兰跑了,也只能拿眼睛瞪瞪他,示意他不要太过分了。
  
      但段誉的性子,向来都是将两个大舅子当成空气的,他看都不看这二人一眼,径直跑去找薛凝兰了!
  
      薛勇强喝醉了,并没有怎么留意,倒是薛夫人,暗中摇了摇头,看着这段誉小小人儿的样子,若是再大一些,就真的好了!
  
      炎凌宇看到薛子轩兄弟坐宁不安的样子,起身先行告辞了。
  
      的确,炎凌宇原本多事,而今也是因为不放心的缘故,才特意赶来了一趟。看到事情一如之前所料,所以,就没有多呆了!
  
      满屋的人,一直起身,送了炎凌宇出门,而薛子轩和薛宁轩两兄弟则连忙和父母还有段正告别,找段誉和薛凝兰去了!
  
      要知道,这个段誉,可是人小鬼大,若是薛凝兰在他的手上吃了亏的话,那可真的大大的不妙了!
  
      当薛子轩和薛宁轩赶到薛凝兰的闺房的时候,段誉正拉着薛凝兰的手,正在窃窃私语呢!
  
      薛宁轩跑到前面,大喝一声:“你们在干什么?”
  
      说完,一下子跑上前去,将这二人的手分开了!
  
      薛子轩则在身后摇摇头:“我说段誉啊,你们都已经成了未婚夫妻了,你就别老跑我妹妹的屋里了好不好?”
  
      段誉听了,理直气壮地说道:“凝兰是我的媳妇儿,我为什么不能拉她的手?”
  
      薛子轩听了,顿时无语望天。几个月没见,段誉还是这副德性,无论你想和他怎么讲理,都是根本讲不通的!
  
      倒是薛凝兰,被两个哥哥抓了个现形儿,早就羞红了脸,说不出话来了!
  
      一侧的海棠几个,早就笑得乐不可支了!
  
      大舅子和妹夫,看来是天生的情敌啊,一个恨对方娶了自己的妹妹,而另一个,则觉得大舅子拦着自己,不让和未来的媳妇儿亲热了!
  
      薛宁轩一扯段誉,说道:“走……先离开这里再说……”
  
      薛凝兰一见,连忙叫道:“二哥哥……外面冷!”
  
      薛宁轩冷哼了一声:“穿了这么厚的衣服,难道你还怕段誉会冻死?”
  
      薛凝兰脸色变了一下,不再说话了!
  
      薛子轩倒是上前打了个圆场:“段誉,你爹和我爹我娘正在商量你和凝兰的婚期呢,依着我娘和我爹的意思,要留多凝兰几年呢!”
  
      段誉一听,立马跳了起来:“什么?不行……”
  
      什么,还要等两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