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四章 段誉的出逃计划之帝王的担...  重生之嫡女倾城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段誉和他的师傅老头子,虽然历尽艰难,治好了大夏帝王身上的毒,可是,那毒,也彻底摧毁了帝王的健康,现在的帝王,已经没有了平时的威仪和高贵,他皱纹满布,脸色腊黄,看着他的样子,就是一个垂危的老人,而不是曾经只手斩下千人颅的铁血帝王!
  
      更要命的是,一直到现在,他都孱弱不堪,没有任何精力!
  
      炎凌宇握紧帝王的手,低声说道:“父皇您不要担心,一定会好起来的!”
  
      炎凌宇握紧帝王的手,不说话。对于一个垂危的病人,最好的安慰,恐怕就是沉默着握紧他的手,给他力量了吧?
  
      帝王的眼睛,又再闭上了,似乎在积蓄着力量。过了半晌,他才轻声说道:“宇儿,父皇的建议,你可考虑好了?”
  
      这已经是帝王第三次问炎凌宇了,然而,炎凌宇眸色不变,他只是握紧了大夏帝王的手,低声说道:“父皇,您要好好休息……您一定会好起来的!”
  
      这仍旧是炎凌宇的回答,和上次,不差一字,甚至,就连他的表情,都不曾变过一下!
  
      年迈的帝王,终于苦笑起来……好起来?
  
      他要怎么好起来呢?
  
      就象是秋后的厉霜,将原本就老砺的枝叶打残,即便你再拿绳索结上,他也再没有办法恢复往日的生气的了!
  
      年迈的帝王,知道自己时日无多了!
  
      可是,这个偌大的江山,后继无人,他是真的不放心!
  
      炎凌宇凑近帝王的身边,低声说道:“父皇,您一定要好起来……孩儿不想没了父亲!”
  
      父亲……
  
      这是一个多么温暖的称呼?可是,现在的帝王,只能在听了之后,老泪纵横!
  
      对于炎凌宇,他从来都没有尽过一个合格父亲的义务。可是,在他最后的日子里,守在他身边的,却是这个曾经最不受他重视的儿子!
  
      炎凌宇微微叹了口气,握紧了帝王的手,说道:“孩儿早就没有了母亲,若再没有了父皇,孩儿以后的路,要怎么走……有谁能教孩儿?”
  
      炎凌宇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他的母妃。那时,他的父亲,只是一个玉座上的神诋,除了每一年的重要节日里,能看到他高高在上的威严身影之外,炎凌宇再没有看到过他的样子!
  
      若真说没有看到,那也是有的,比如说,偶尔撞到的背影,还有间或听到的关于他的消息。只不过,那时的帝王,离炎凌宇都太远,太远,远得,根本就没有办法接近,更没有办法接触!
  
      现在,终于可以和他的父亲在一起,可他的父亲,已经是垂暮之年。而他,无论多少的果断英明,都始终是那个还未曾长大,就已经被逼负担了重任的儿子!
  
      炎凌宇痛苦地闭了闭眼睛!
  
      在没有失去以前,我们都觉得,我们所有得到的,都是应该!
  
      可是,在失去了所有之后,我们才发现,那些曾经的平凡,又是多么的弥足珍贵!
  
      现在的炎凌宇,就觉得现在的帝王,是多么的弥足珍贵!
  
      只可惜,往往,在我们想到珍惜的时候,却都已经完全失去!
  
      大夏的帝王望着自己的儿子,终于说了这几日里最长的一番话。他说道:“皇儿啊,父皇知道你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你觉得,这大夏的帝位,就是个累赘,是个害人的物什……是不是?就因为你是帝王的儿子,所以,你早早地失去了你的母亲,就因为你是帝王的儿子,所以,你注定只能仰望,而失去了最基本的亲情……所以,你害怕,怕你的以后,也会是朕的样子,你更害怕,你的孩子,和你所爱的人,也象你的母亲和你一样,是也不是?”
  
      炎凌宇微微地愣了一下,他终是用力地点了点头!
  
      是的,炎凌宇的心里,其实非常的恐惧。他甚至无数次想过,若是他的母亲,是一个平凡的女子,若是他的父亲,是一个寻常的男子,那么,他们或者贫寒,或者富裕,但是,他会有一个家人陪伴的童年,他会有一个完整的家,还有那些平凡的幸福!
  
      可现在,就因为他的身份,所以,这些都注定了离他远去,甚至,直到现在,炎凌宇的心里,都曾经无数次发出疑问,他为什么,要生在帝王的家中?
  
      炎凌宇知道身份淌有办法改变,但是,他并不认命。而他不认命的方式,也是非常的特别,因为,他要摆脱目前的身份,他要让他的爱人,还有他的孩子,不再重蹈他的覆辙。
  
      如果要做到这一点,那么,就只有一样,那就是,离开这个辉煌的皇宫,去寻找自己的生活!
  
      年迈的帝王哪里不知道自己儿子的心事?
  
      他微微摇了摇头,说道:“可是,皇儿,你想过没有?这么大的一个国家,总要有人执掌,若是换了一个无才无德的人,整个国家会是什么样子?不要说你的那些平凡的幸福了,即便是寻常的百姓,都会痛苦一生的啊……”
  
      炎凌宇凝了凝眉,不说话!
  
      多少天了,大夏的帝王沉默的时间,远远多过说话的时间,就连朝政,他也只听一半,就让炎凌宇自己去拿主意。可现在,他居然肯说这么多的话,炎凌宇的心里,一时之间,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儿!
  
      只听帝王轻轻叹息一声,说道:“皇儿,你要知道,并非每一个人都依恋这个位置,当初的时候,父皇也和你一样,只想守着自己心爱的人,度过平凡的一生。可是,你不想的,并不是别人也不想的,于是,到了最后,我只好被逼着,踏着兄弟们的尸体,登上了这个位置,而且,一坐就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就是他的一生。他的少年,曾经心怀自由,却始终要锁在这个孤独的位置上,不能离开,他的中年,儿女成长,可个个居心叵测。现在,就连他所尊重的母后,还有他的皇后,都联合外人来害自己。现在,年迈的帝王心里,是何等的失望,还有凄凉?
  
      想到这里,炎凌宇不由微微叹了口气!
  
      炎凌宇在任何外人的面前,都是睿智而且冷酷的,可唯独对于自己的父亲,他没法子不流露出为人子的一面,只不过,这样的机会,都还是太少了,少得,就连炎凌宇自己,都不能在记忆之中,找到这样的片面!
  
      听得帝王的声音再次虚弱起来,炎凌宇轻声说道:“父皇,不要说了,您休息一下吧……”
  
      您休息一下吧!
  
      即便是苟延残喘,即便是病入膏肓,儿子都希望您能活着,最起码,还能让儿子看到您……
  
      帝王微微闭了闭眼睛,最后说了一句:“皇儿,希望你能想想父皇的话!”
  
      年迈的帝王,还有许多话都没有说,但是,他已经没法说出口了。
  
      其实这世上,有时的选择,关乎了你余下去的一生。而炎凌宇的这个决定,没有人知道,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
  
      炎凌宇正在为帝王盖被子的手,蓦地顿了一下,然后,他笑道:“父皇,您先好好休息,儿子出去看看外面,待会儿再来陪您……”
  
      炎凌宇轻轻地将帝王的手盖好,然后,轻轻地退了出去!
  
      殿内非常的温暖,温暖而且有些燥热。炎凌宇的一身,都微微有些发汗了。可是,当他走出殿门的时候,冷风一吹,一身的汗水凝结,陡然的寒意,再次席卷了他的全身!
  
      殿外,冰雪一片,玉树千挂。远来的风,将炎凌宇衣服上的温度带走,刚刚还温热的气息,陡地变得冰凉无比!
  
      炎凌宇忽然微微叹了口气,然后,迈开步子,朝着前殿走去!
  
      当走到一半的时候,炎凌宇忽然想起,段誉这小子,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去薛府呢?而弱水是否真的将他押了过去呢?
  
      要知道,无论是段青茗,还是段誉,都为他牺牲太多,所以,他只希望,看到这两个人,都能幸福!
  
      前者的幸福,要靠炎凌宇给予,可后者的幸福,却必须要靠自己把握。因为,他们都是男人,而且,都是掌管一方的男子,所以,就注定了他们的一生,会有一个不同寻常的开始!
  
      炎凌宇想着,来到前殿,问了一些无关紧要的政务,忽然,他走出殿门,径直朝薛府而去!
  
      段誉因为段青茗的事情,已经恨了炎凌宇很久。今日这个如此重要的场合,若是炎凌宇不出现的话,炎凌宇那个小子,真不知道,又要拿什么话来挤兑自己了!
  
      炎凌宇登上马车,淡淡地吩咐了一句:“来人,去薛府!”
  
      马车开始在冰面上走动,发出轻裂的“咔嚓”的声音,就是那样的碎响,令炎凌宇陡地想起了远在塞外的段青茗!
  
      第十二道金牌,已经全部都发了出去,边关派人深入沙漠寻找,敖汉也传来消息,可是,无论双方如何寻找,这么多天过去了。直到现在的这一刻,炎凌宇都都还是没有收到关于段青茗的任何消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