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湖心岛、浮木桥  归来之千幽命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夏鲤猜到了银月是个军人,却根本没料到她根本就是个特种兵!从下午五点两个人步行出发,跋涉了三个多小时,夜幕降临的时候才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东湖公园!
  “不是说师父的公司很大么,怎么连打车的钱都没有?”夏鲤气喘吁吁的问。
  “不是没钱,只是我今天还没有练功,这就算练功了。”银月淡淡道。
  “三个多小时!大姐您的练功是部队拉练么?”嘴上这么说,夏鲤腿脚却很老实,或者说他不敢被落下,以银月的性格,让她停下来等自己或者休息一会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是说去湖心岛么?东湖本来就不大,怎么可能还有一个岛?如果有,那为什么没人发现它?”看到银月在东湖湖边止步,夏鲤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须弥藏芥子,芥子纳须弥。我们异守堂本来就是负责守护空间的,难道隐藏起一个小空间很困难么?”银月有规律的拍掌,水面响应她的节奏,随着哗哗的流水声,数十根木桩破开水面,从水底浮出。
  “真帅,有气势!”夏鲤赞叹:“这就是阵法么?”
  水面上,几十根木桩一字排开,笔直延伸进湖中心,湖心不知何时起雾了,木桩一端延伸进雾气中。
  “这条木桩组成的路,就是通往湖心岛的“钥匙”,跟我来!”银月轻盈的跃上木桩,稳稳地站在湿滑的圆木上。
  “大姐,你轻功了得可不代表我也能飞檐走壁啊。”夏鲤看着银月那张冷如冰山的脸,知道嘴硬是没用了,便硬着头皮迈上圆木。
  夏鲤没练过轻功也不是天生的舞者,此刻强撑着迈上圆木,竟然……站不稳,圆木在他脚下轻柔的滚了一圈,夏鲤便一头扎进水里。
  立刻便有一些如发丝般纤细的东西从浮木底游出来,缠住夏鲤的四肢,将他往水里拖去,夏鲤猝不及防之下连喝了几口水,直挺挺的被拖向水底。
  沉入水底的前一刻,夏鲤挣扎着抬头望去,透过水面看整个世界都是微微荡漾着的,银月正冷眼旁观这一切的发生,看到夏鲤望过来,她拔出腰间的短剑。
  下一刻,短剑划开水面,笔直的掠向夏鲤的脖子!
  脖子被划开,鲜血涌出来的瞬间,夏鲤只是轻轻叹了口气,他以为这几天自己了解了世界的真相,认识了一群能上天入地的朋友,就算是成长了。可他还是太天真了,他还没见识过人心险恶,他甚至不知道银月为什么要杀自己。
  “天真的人都该死么?……”
  鲜血涌出的同时冰冷的感觉沁入骨髓,无力感油然而生,夏鲤缓缓沉入水底。
  缠绕夏鲤四肢的发丝状物体沾到鲜血,如同遇到沸水的雪一样退散,但即使它们退散了,失血也带走了夏鲤的体力,夏鲤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沉入水底。
  一只手伸进水里,银月一把拎住夏鲤衣领将他捞起来,看上去娇小的她力量似乎不比李惜儿弱,捞出夏鲤毫不费力,又把夏鲤像甩抹布一样的甩甩,随手放到浮木上。
  “放血是为了救你,这种东西只能用血惊退。”银月淡淡的望着夏鲤,虽然依旧是面无表情,但听语气确实温柔了很多。
  “我们怎么过去?”夏鲤脸色尴尬,几秒之前他还以为银月要杀自己,只能转移话题。
  但也不能怪夏鲤这么问,这些浮木泡在水里的时间太长了,异守堂的阵法让它们还能浮起来,却不能保证它们表层的腐坏程度,此刻上面湿滑无比还沾满沥青,正常人都不会考虑走过去这种办法。
  “只能走过去,这浮木是通往湖心岛的“钥匙”,当然你爬过去也行,不过我不允许。”银月缓缓道:“老师觉得你身体素质太差,让我先教你一种普通人修行的身法。”
  “轻功?”夏鲤问道。
  “差不多吧,能全面提高你身体协调度和灵活度。”银月道:“这里就是你练功的地方,但你只有一晚上的时间,为了掩人耳目,白天异守堂不允许打开通往湖心岛之路。”
  “只有一天?”夏鲤抱着浮木,只觉得丫这木头真长,几十根连成一条看不见尽头的长线,犹豫道:“一天够么,明晚还能来么?”
  “不行,明晚老师教导你开灵门。”银月皱眉:“不要问我灵门是什么,我只能说是精怪之上的那个世界,咱们道教称它为“妖魔界”。抓紧时间吧,你只有一晚上的功夫。”
  “神功这种东西真的能速成么……”夏鲤小心翼翼的站起来,尽量模仿银月的动作。
  月光下的东湖银波荡漾,一男一女并肩站在湖面上浮木上,不同的是女孩的动作优美仿佛舞蹈,而夏鲤就像是刚刚学会划水的笨鸭子……
  动作走形就很容易落水,而浮木底部放置了防御阵法的无意识水生精怪,这种发丝一样纤细的精怪名为水丝子,每一株都有千百根发丝般纤细的触手,遇到落水的东西必定会紧紧缠上,只有鲜血才能惊退它们。
  夏鲤有点后悔给脖子上的伤口止血了,每次掉到水里,他都得在胳膊上划出一道伤来驱逐水丝子,几个循环下来小臂上就伤痕累累。
  夏鲤悟性不低,但欲练神功,必先自宫……不对,是没那么容易,虽然不要求夏鲤神功大成,但一晚上就要在这浮木上走出几里地去,就好比让一个刚学会轻功的人去爬珠穆朗玛峰,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银月的脸上一如既往看不出表情,教完动作之后她就站在一旁看着,夏鲤落水或者失败都不帮忙,只是在夏鲤动作走形的时候才出声纠正。
  走浮木桥必须一气呵成,尤其是进入迷雾之中,落水就会迷失方向,银月不是不能帮忙而是不想帮忙,而且白钟也禁止她伸出援手,夏鲤如果失败的话就只能再等一个星期。
  夏鲤也知道自己时间紧迫,但无奈神功这玩意真不是速成的,几个小时过去了,他还停留在走上几十米就会落水的阶段。
  “这样不行。”银月突然开口,说道:“你得感受风!”
  “感受风?”夏鲤一愣:“现在没风啊。”
  “对,你得感受风,就像挥舞蒲扇,横着扇面挥舞和竖着扇面挥舞是不一样的。”银月道:“无论何时都有风,你自身移动就能带动两股风,如果你能走进风的缝隙里,也就是两股风的交界处,那么它们就会成为你的两根拐杖。”
  银月踮起脚尖,以芭蕾舞舞者般的姿势站在浮木上,她轻盈的旋转,越转越快,最后夏鲤竟能以肉眼看见她身旁风元素的凝聚,就像是有个银色的手在扶着银月旋转。
  “这就是风元素么。”夏鲤试着伸手,虽然肉眼能看见,但摸上去它们是无形的,只是有些微凉。
  “试着感受下。”银月向夏鲤伸出手,风元素响应她的召唤,众星拱月般围绕到夏鲤身边。
  夏鲤闭上眼,试着用心去感受风元素的存在……在他的感觉中,周围黑色的世界微微变化,一些银色的光点从黑暗中剥离出来,夏鲤试着召唤它们,与它们建立联系。
  浮木上,银月静静地看着夏鲤,神情略带诧异,夏鲤身边浮现星星点点的银色光点,萤火虫归巢般围绕着夏鲤旋转,最终落入他身体消失不见。
  夏鲤睁开眼,银色光点不减反增,他开始沿着浮木奔跑,银色光点围绕在他身旁身后,像是一件银色披风。
  银月默不作声的跟在夏鲤身后,盯着夏鲤后背眼神晦涩,一般人用一周时间凝聚出风元素就能算是栋梁之才,而夏鲤第一次凝聚便成功就可以称得上是天才。
  异守堂需要天才,但银月不需要,在她看来,夏鲤表现的越天才,自己可能就离死亡越进一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