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天亟 > 第五十六章 做不得

第五十六章 做不得


  林诚忍泪道:“徒儿不孝,不曾继承师父的‘藏’字衣钵,徒儿知错了。”
  田永吟叹息道:“那是你想要的自己,那你是想要的昆仑,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所以你本不必学我,更是没有错。只是...为师今日想告诉你...这世上从来不缺那些想要呼风唤雨,改变天下的人,你若想当那样的大人物,为师绝不会怪你,但在为师心中...更希望你能当一个真真正正的好人...那就够了。”
  好...人?这...这很难吗?
  林诚抬头怔怔看着师傅,不知这是何意。
  难道想当改变天下的人,就不能当好人了?难道自己不算是个真正的好人?
  田永吟没有再说,他只是抬头看着殿外。
  此时日已西下,固然看不到日光,却连月亮也隐遁不见,大殿外一片漆黑,大殿内鸦雀无声,好似整个大良江山就如这殿内殿外一般黑沉无情。
  众人知道,这次观礼直至此时,终到最后时刻。
  田永吟幽幽叹道:“想做个好人何其难啊...我本不愿当这掌门,却迫于师命接了下来,是为对自己不忠;我接了掌门之位,却不想光耀门楣,这般不思进取,是为对师父不孝;武林同道,老友爱徒全都劝我,我却不听不说固执己见,是为不智;赵兄因我被灭满门,我明明有能力为他报仇,可如今仇人就在眼前,我却无法下手,是为不仁不义...”他声音充满悲苦落寞,仰天叹道:“我素来胆小怕事,有些事情确没有那般大的勇气去做...可就算是我这般不忠不孝不智不仁不义之辈...却也还是知道...另一些事情...那更是万、万、做、不、得、的!”他说到最后,字字铿锵!殿中更是忽然一亮,天边飞过一道闪电,跟着轰隆之声大作,那道闪电竟似上苍有感,正是打在大殿上方。
  雷声不止,霹雳交加,照的殿里阴暗不定。
  殿外叮叮咚咚声由缓入急,殿内空气中全是泥土树木的气味。
  竟然下雨了。
  这雨来的毫无预兆,却是又急又大,转眼已是“哗”一声,有如天塌了一般,铺天盖地的从天穹中倾泻下来。
  在场所有人都心中大动,情难自已,不知是被大雨所惊,还是被田永吟的话语所震。
  周无忌满脸恐惧,看着田永吟好似看见了什么怪物一般。
  这人人都在扪心自问的时刻,田永吟却好似追忆起了往事,轻笑道:“当年苍生兄来找我,吓的我抱头鼠蹿...他却不管不顾的硬是告诉了我‘朱公宝库’的位置...那时把我气的啊...我与他大打出手,更是质问他为何要告诉我...你们猜他怎么说?”
  周无忌听到那人名字,恐惧更甚,高声厉呼道:“大胆!你真的要造反吗?”
  田永吟见无人敢接话,大笑道:“他说你田呆子虽然既不懂阴谋诡计权谋霸术,也不是什么敢为天下之先的英雄侠客,但剑心最是天真!也只有你这般的人物心性才能练成这般剑法,才能在大是大非前守住本心!就算天下所有人都守不住这个秘密,你也一定能守住!”
  众人屏息凝神,却听他笑声戛然而止,接着好似自嘲般笑道:“如今看来...他倒是比我自己还要懂我自己啊...”
  说完田永吟突然双目圆睁,身子晃了一晃,喷出一口鲜血,就这样直直倒了下去...
  一代地仙竟就这样自断全身经脉!
  为了“做不得”三字,含笑自尽!
  最近的玄易真人早就听他语气不对,此时再也顾不上别的,一步近身,将他抱入怀里,痛声道:“田掌门!田兄!”
  众掌教一时全都围了过来,林诚更是忍泪痛哭,以膝前形,大声唤道:“师父!”
  “让开了!”一声断喝,却是洛浩炳来了。其余掌教纷纷让出一条路来,只见他出手如电,顿时用银针扎入田永吟周身大穴,接着凝神把脉。
  片刻过后,洛浩炳面露不忍,缓缓摇头。
  说来这惊变来的太快,以田永吟的武功,他若决心自尽,在座无人可以反映的过来。
  可满殿掌教首脑偏偏全都毫无意外,只是各个面带自责悲痛之色。
  田永吟自尽本是意外...却也不是意外...
  他们全都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心思通透,老于世故...每个人都该料到田永吟会寻死,但人人都在盼望他说出秘密,低头让步...因为这是个死结...他只有死了...皇帝才能稍感安心...这满山的弟子,这昆仑山的千年基业,才能得以保存...也只要这样,他才能对得起天下人,对得起朋友,对得起自己...他不得不死...
  不是周无忌逼死了他,是所有人一起逼死了他...他们...人人有份...
  黄怜珊哭的梨花带雨,抽泣道:“田伯伯为什么要自尽...他武功那么高,他为什么不肯说出来...死的太不值得啦...”
  黄康宁怒喝道:“住嘴!今日父亲若在此,定会打烂你这张嘴。”
  杨文轩也是神为之夺,半张着嘴,喃喃道:“孔曰成仁,孟曰取义,杀身成仁,舍身取义...”
  南剑瑾血性上脑,死死盯着大殿中央的田永吟...他只觉...只觉这人的背影...真像个:英雄!
  李石望着殿外的倾盆大雨,默不作声。
  做不得的事...做不得的事...
  这世上有些必须要做的事...也有些决不能做的事...
  魏必仁骇然躲在周无忌身后,颤声强笑道:“周殿主,这...这人可是疯了,国师不当却要自尽?”
  周无忌又哪里能答他,此时大殿中最为惊骇慌张的人正是他自己。
  周无忌好似遇到了全天下最可怕的事情,从内心最深处感到一种深深的恐慌,喃喃道:“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自杀?世间富贵你不要,绝世武功你不要,你...你连命都不要!赵如风那老匹夫不肯说...你也不肯说...你们到底是要什么?难...难道这世上真有“义理”这种东西?不!我不信...我还有一次机会...这事还没完,我一定会找到最后那人!”他说完头也不回,跌跌撞撞的奔出殿外,对那暴雨浑然不觉。
  魏必仁见周无忌跑了,更是一刻不敢多待,一边叫着“等等我啊”,一边慌慌忙忙的在一众锦衣卫的拥护下离开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