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自白  我是妖皇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群半狼人到底在交流什么,因为隔得太远,段奇听不清楚,不过从它们夸张的肢体语言和乱糟糟的景象来看,群情激奋这一点,还是可以肯定的。
  “竟然直接跟到了半狼人部落,它们没有出征的打算吗?还是说,已经出征了?”柳直略感意外,仔细数了数那些树屋,大概有七八十间,说明这个部落的半狼人数量还要超出他的预估,约在两百到三百之间。
  半狼人是父系氏族,雌性地位不高,但因为生育能力低下、寿命短、人口增长缓慢这些因素,大多数雄性半狼人都只有一名配偶,只有实力最为强大的那些,才有资格拥有多名配偶。
  现今古树中央聚集的雄性半狼人已经近百,那么大规模出征之事就可以排除掉了,这些家伙很看重种族的延续,因此就算最大限度的出征,也绝不会超过部落总人口数的一半。
  “首领,您看那里。”
  队伍中,吕月七忽而低呼出声,并指向角落里的一颗古树。
  众人转头望去,待得瞧清楚了,莫不是脸色微变,只见那颗古树的粗大树枝上,正挂着一个巨大的木制牢笼,牢笼内关押着近二十名人类,以女性和小孩居多,男性只有四人,均是瘦骨嶙峋,不着片缕,便是五名小孩,也失去应有的活泼与好动,神情中一片木然。
  而这时,一名袒胸露乳的雌性半狼人提着尖刀,缓步走到了木笼边,被关押着的人类霎时惊醒,惊恐尖叫着,疯了似的朝着角落挤去。
  四个男人力气较大,很顺利的占据了最里面的位置,女人和孩子都被挤到了外面,有两个孩子更是被推搡出来,重重摔倒在门口,但他们根本顾不得疼,一边大哭着,一边手脚并用的朝后爬去。
  雌性半狼人打开笼门,赤条条的人群便挤得更疯狂了,几乎完全堆成了一团,身躯因恐惧而瑟瑟发抖。
  雌性半狼人扫了众人一眼,刚要迈步走过去,俩个六七岁的小孩就被推了出来,恰好摔倒在它身旁,雌性半狼人也懒得再挑,大手一捞,便将俩孩子抱在怀里,大步朝着笼外走去。
  俩孩子根本无力挣扎,只得撕心裂肺的哭喊:
  “不,我不要被吃掉。”
  “叔叔阿姨,救救我,求求你们。”
  笼子内的其他人都不忍再看,或埋头,或转首,极少数看过来的目光,也是带着得脱大难的轻松之意。
  战斗组众人看到这一幕,无不是赤红了双眼,方少川和段奇齐齐转向柳直,压低着声音喊道:“直哥!”
  这两声低喊,似是带动了众人心中沸腾的情绪,所有视线瞬间集中在柳直脸上,牙关咬死,双拳紧握,仿若只等柳直一声令下,便要冲上去和这些半狼人拼死一搏。
  柳直面沉如水,缓缓摇头道:“以咱们现在的状态,冲出去不但救不了人,还可能都会死在这,都冷静下来,不要因小失大。”
  吕月七急道:“可是那俩孩子……”
  柳直转头看着她,冷声道:“这里加起来还不到二十条人命,营地里却有近千人需要我们守护,孰轻孰重,你分不清楚吗?”
  他语调冰冷,不带丝毫感情,吕月七咬着嘴唇,泪水在眼眶里不住打转,似是受了莫大委屈的义愤填膺,又似责怪自己无力救人的灰心沮丧。
  其余人也埋下了头,他们刚才都是热血上涌,只想着冲出去救下那俩孩子,却根本没有考虑过,造成的后果会有多么严重。
  这里的二十个人,不是战斗系觉醒者就是特殊觉醒者,是守护营地的中坚力量,精锐中的精锐,随便折损一个都是莫大的损失,何况他们都已连续四天四夜未曾合眼,精力体力都已不济,如何去跟那近百个半狼人斗?
  柳直左右看了看,见士气瞬间低迷至了谷底,不由暗叹一声,肃声补充道:“现在这种的情况,也许在以后的日子里,你们还会遇到很多次,但我希望不管是哪一次,你们都能保持足够的冷静,从大局出发,找到最恰当的解决方法。我个人并不反对,将人生来就有善意带到战场上来,军人,本就应该胸有热血,心怀家国天下。但我更加不希望,我手下的军官都是空有热血却没有智商的蠢材,你们都记住,咱们的职责是让更多的人活下去,并且活得安稳,不是去做没有丝毫价值的牺牲。”
  他这一番话是压着嗓子说的,声量虽不大,却清晰传到了每一个人耳朵里。
  方少川等一干老成员听得心情激动,他们跟随柳直最久,受到的影响也最深,如果说这个男人改变了营地的命运,那么无形中也改变了他们的命运,并且他们还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柳直所说的话,他们不说奉为圭臬,却至少会用心去听。
  见众人有所触动,柳直心念一转,打铁趁热道:“你们看看下面的这群半狼人,它们跟地球上的原始部落几乎没有差别,战力却是如此强大,如果我们没有觉醒,等待我们的下场就是这样,被它们关进笼子里,像猪狗一样宰杀。”
  “这还只是我们看到的,没有看到却正在发生的,而且比这更残酷更血腥的场面,这个世界还不知道有多少,受难的可能是陌生人,也可能是我们的亲友和同胞。”
  他眼神扫过众人,继续说道:“所以我希望你们都能明白,身为一名军人,热血要有,但理智也不能丢,不管这理智会让你痛苦也好,愧疚也罢,再严重些的,就算有千千万万的人对你唾骂、毁谤、恶意中伤,甚至不惜一切的要置你于死地,也能不改本心,坚定前行,这才是一名合格的军人!”
  听着柳直慷慨激昂的说完,众人反应却不大,仅是集体陷入了沉默,这些话道理虽有,但对一个接触过各种新鲜事物的现代人来说,造成的效果不会太过夸张,年纪较轻的还好点,多少有些触动,但在涂威等中年人士看来,这番话不像说教,而更像是柳直的自白。
  对于普通人来说,不管是杀一救百还是杀百救一,其实都不难抉择——只要救的人是至爱,而杀的人又并不相干。
  人性本就是自私的,这一点无可厚非。
  但在合格的上位者而言,尤其是乱世或末世的上位者,因为他们需要考虑的方面太多,所以这种个人感情会被尽量淡化,甚至是近乎没有,不论救的人是谁,也不论杀的人是谁,最终都能够从利益着手,取最优的解决方案,哪怕世人不能理解,口诛笔伐,依旧毫不在乎!
  于是,柳直这番话说完后,方少川、段奇等年轻人似有所悟,涂威几人则颇为惊讶,他们都没有想到,自家首领小小年纪,竟是已具备这样的枭雄之姿。


Ps:书友们,我是楚留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