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鱼死网破  贴身战龙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有种你告呀!”慕容小树非常不开森,手里挥舞着小皮鞭虎虎生风,推了推鼻梁上那副酷酷的浅色墨镜,“韦世豪被暗杀就是重案,所有和他有关联的事情都在我重案组的调查范围之内,这大德典当行也是我调查取证的最重要场所,你们倒是砸呀。”
  
      反正她就是生拉硬扯,非要将自己拉扯到可以介入的地步。
  
      但赵玄机却笑着拍了拍她的胳膊:“多谢慕容主任,不过外面这些人试图聚众闹事,就算是拨打110,警方也会派别的部分来管制的。至于这门口,半小时内我不信这些乌合之众能冲进来。宪民兄,真不怕事儿大?”
  
      卢宪民的脸色有点色变,没想到赵玄机这么勇猛,竟然试图硬抗外面两百人的队伍。而假如真的能支撑半小时的话,警方的大队伍肯定一车车的拉过来了。
  
      看到卢宪民似乎有点犹豫,一旁的曾一津马上挑唆。要是这时候认怂退却了,以后更没理由来这里闹腾。
  
      “等一下!”曾一津冷笑,“你们这么干,至少要通知其他股东,不是吗?”
  
      赵玄机已经大体猜出他的身份,但还是问了句。得知是周家林的代表,而且是名义上那5%股份的主人(周家林通过他而暗中持股),于是笑道:“那好,现在就正式通知你——韦嘉和林靖中两位的股权已经变更到我们名下了,希望以后合作愉快。”
  
      看到曾一津一怔,赵玄机继续笑道:“而假如你不想合作,可以把你的股份转让给我们,我们会以比较优厚的价格收购。”
  
      “你休想!”曾一津回过神来,“你们的交易本来就是违法的!韦嘉根本不具备继承韦世豪先生遗产的权利,韦先生临死之前有明确的交代!”
  
      赵玄机继续不咸不淡地笑道:“那你去找韦先生理论,问清楚了再回来跟我说。反正在搞清楚之前,我们只认法律。法律认可韦嘉的继承权,我们就通过法律认可的方式从她手中收购。怎么,你比法律还牛逼?”
  
      曾一津冷笑:“可以借一步说话吗。”
  
      赵玄机于是随他到了旁边的小办公室里,关了门之后,曾一津当即说道:“你究竟懂不懂生意?”
  
      赵玄机:“有话你就直说。”
  
      曾一津:“你也是知道燕云会的,天和泰身为一个小小的会员单位,却跟周先生争利。哼,就算这次争赢了,以后还指望大德能正常经营吗?别说大德,包括天和泰都够呛!只要周先生下力气制约你们的发展,你们在三省一市这片区域里寸步难行。”
  
      说得好听,就算我们不跟周家林争利,周家林也还是不会放过天和泰的。
  
      曾一津继续自以为是地说:“你们以低价收购了大德,短期内看似赚到了。但要是大德连生意都做不成,呵呵,价值会一损再损,到时候你们会血本无归的。”
  
      “怎么会血本无归呢?”赵玄机笑道,“大不了就剩下这座办公楼,反正我们出的钱,还没这栋楼的价值高呢。一亿零五百万,会赔吗?”
  
      “卧槽!”曾一津忍不住骂了出来,当然是在骂韦嘉和林靖中。他也没想到,这两个败家子竟然 以这么低的价格出售了大德。
  
      其实赵玄机他们一共拿出了1.6亿,而且这栋楼也值不到这个价。但现在不是为了故意气曾一津吗,所以爆出的是明面合同上的价格,隐瞒了偷偷给林靖中的那笔。
  
      “你们这是强买强卖吧!”曾一津恼了。这么大的便宜啊,竟然被赵玄机他们赚了。
  
      赵玄机摇头:“怎么可能,韦嘉和林靖中乐得嘴巴都合不拢呢。他们说周家林先生给他们的价格是一千万,而我给的是周先生的十倍不止,怎么算是强买强卖?说真的,韦嘉都乐得险些要陪我睡觉。”
  
      曾一津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终于咬牙说:
  
      “我受周先生委托来处理这件事,这么两手空空的,回去无法交代啊。要不然我们考虑一下,以你们出具的成本回购,怎么样?小兄弟,和周先生缓和一下关系,对你们没有坏处的。甚至有可能的话,周先生还可以帮助你们成为燕云会的理事单位。”
  
      赵玄机乐了:“别,千万别!周家林当初要扶持韦世豪进理事会,结果把人扶持到了棺材里。我替陈琳求他了,千万别试图扶持陈琳。”
  
      泥煤……曾一津暗暗咬牙,知道这件事终究无法善了,彻底谈崩了。看到赵玄机走了出去,他打了一个电话,询问周家林的意见。
  
      显然周家林也极端愤怒,下达了一个近乎鱼死网破般的指令。
  
      于是曾一津电话喊卢宪民进来,一见面就微怒道:“卢兄,赵玄机这小子油盐不进啊,是该给他点教训了。今天这个机会不错,刚好将他包围在了这里。”
  
      卢宪民一惊:“真要动手?这可是云水最繁华的商业街。两百多人一旦开始打砸抢,影响面会非常大。”
  
      他把人喊来是为了吓唬赵玄机,并非真心要打。
  
      而且两百人真的要冲进来,这大德的主楼恐怕也就完蛋了。到时候大德主楼被砸一个干干净净,岂不是鸡飞蛋打。
  
      “你现在就鸡不飞、蛋不打?”曾一津怒道,“法律上已经认可了他的控制权,要是再不用社会手段,你指望他双手把大德奉还给你?屁!你连根鸡八毛都得不到!”
  
      卢宪民还是犹豫不决,心里头特别抵制。
  
      曾一津咬牙道:“这可是周先生的意思!卢兄,只要跟着周先生做,你的前途还用说吗?当初周先生能一手扶持起一个韦世豪,自然也能轻松扶持出一个卢宪民来。机会就在眼前,可不要自误!咱们先从后院撤出去,然后下令让那些马仔们开干。王八蛋,既然咱们得不到,那他们也别想得到一个完整的大德。”
  
      这可是鱼死网破的无赖办法,而且他本身又损失不多少,甚至连打架的马仔都不是他的人。
  
      但卢宪民却还是觉得不妥,毕竟周家林也好、曾一津也罢,出了事他们都可以拍屁股走人,因为他们的根在省城。
  
      但卢宪民呢?他的根在云水,产业和父母妻儿都在云水。事情真要是闹得不可收拾,对他打击会非常大。现在这个时代,说实在的已经越过了那种大规模械斗的阶段,这么干的都是不入流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