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军夫请自重 > 第083章 连亲娘都要狠心谋杀

第083章 连亲娘都要狠心谋杀


  ——————
  濮阳渠硬起心肠要掣制亲娘,并不想让老娘再走前世的路,因而将她快捷地架着拖到村中小河塘的一角时,一路上冷硬的黑脸可谓是势如破竹——
  直到看到波光涟漪的小河塘,璩美英终于回过神来了。
  她遍身发寒,奋气挣扎道:“渠、渠生,你要干什么?”
  “娘你别怕,这会儿子陪你一起死,总归不会让娘一个人在黄河泉上太寂寞。”濮阳渠一脸冷凝地望着水面,神眼甚至没有望向老娘,只是继续拖着她到了河塘边。
  “不、不要,我不要死!”璩美英怎么会真的想要死,她不过是说出来威胁小儿子罢了。她不这么说,怎么以此控制渠生,将那个姓栾的狐狸精扣留下来!
  一想到栾宜玥,璩美英的心情更是恶劣,可对于一向说一不二的小儿子,她有点胆怯,幸好灵机一闪,终于找回了一些的强势,脑容在线反诘:
  “渠生,娘没有要跳水了,还是…你只是想要谋杀了亲娘,然后要跟你那狐狸精双宿双栖?!你这是嫌老娘是个累赘——”
  听到亲娘这种指责,濮阳渠心脏苦涩的抽痛一下:都说佛由心生,璩美英明显已是心态上有病了!
  得治。
  “不,儿子说了会陪你一起死,就会一起死!”濮阳渠的犀利的眼神一下子对上了璩美英,说完时,两人已经站在了小河塘边上了。
  后面追上来的濮阳家三个男人,亲眼看到璩美英不知道说了什么,让濮阳渠一下子就将亲娘提起来,两人就站在了河塘边缘上。然而一行人距离濮阳渠却是甚远——
  “啊!”璩美英尖叫了一声,老手大力的用力攥紧小儿子两条遒劲的手臂,她尖叫了声,嘴里亦软了道:“渠生,渠生,你、你不要做傻事!我真不想死了。”
  “娘,不要再说了。长痛不如短痛,既然你每一次都要以死相逼着儿子达到你的私欲,心里怕是死志高筑,那就不要再迟疑了,权当是儿子还了生恩。”
  濮阳渠眯着双眼,定定地望着璩美英,补了句:“儿子再无能,但是陪娘一起死,却是可以的。”
  “不要!”璩美英瞬间尖叫,感觉到半边的身体已经悬在了河塘上空,不懂水性的她当即害怕的无法自述,妥协的话脱嘴而出:
  “渠生,我不要死!我再也不以死相逼你了,你要带她走,就带她走!”
  “不,娘,比起活地痛苦,儿子选择长痛不如短痛。”说着,濮阳渠手臂一震,璩美英原本扣着他手臂的老手,一下就滑了——
  “噗”地一声,是什么重物落水的声音。
  “啊、咳,啊~救命呀!”
  随着璩美英的惊恐的话,是濮阳渠一脸黑脸冷凝,如同修罗般地恶魔声音:“娘,不要挣扎,溺水死地很快的,不要怕,娘死了,儿子肯定会陪着娘一起下地狱。”
  “噗、我,我不要死了……救我!”璩美英闭着双眼求救。
  在狼狈地被灌了几口河塘水,勉强浮潜了两下后,璩美英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下沉,死亡的恐惧一下子就突击而至!
  最后一眼看到的是,冷凝着硬脸的濮阳渠,她知道这小儿子确实是要一心求死了。
  可是,她不想死、她怕死!
  能好好活着,为什么要死?璩美英奋力挣扎着最后一口气吼道:“我、噗要死!”
  “真不要死了?”濮阳渠冷硬地问着,对于已经明显体力不支的老娘,这才开口询问。
  “唔~”短短一秒,璩美英的头已经快灭顶了,手朝着濮阳渠那伸着,盼着他能拉她一把。
  她往后后半生里,是真的不敢再提‘死’字了。
  这一回,濮阳渠倒是如她的意,大手准确地一抓,臂力惊人的将泡了水,又喝了不少河塘水的老娘提了上来。
  璩美英已经处于半昏迷的姿态了,被濮阳渠平躺在地上,两下就挤出她腹腔灌到的河塘水,“噗”地一声,吐出最后一口水,人这才缓过昏迷劲。
  蓦然一清醒,看到眼前冷脸凝重的小儿子,璩美英恐极、怒极,愤然“啪”地一声,狠狠打在了濮阳渠脸上,骂道:
  “畜生!你为了个女人,连亲娘都要狠心谋杀了!”
  “娘还知道这是谋杀?那娘可知道,你对玥玥的行为,更是一直在慢性谋杀?”被亲娘打了一巴掌,濮阳渠动都没有动一下,他只冷声反驳的望着挺起身后退的老娘,缓缓的反问。
  璩美英一起到栾宜玥,就让濮阳渠心里更是坚定的要将自己过继出三房,不为什么,就为了他的妻子,不再受到这脑子有病的老娘磋磨。
  看到再度冷了脸的濮阳渠,璩美英心中一怕,刚刚那种溺水要窒息无助的感觉,霎时浮上她心头!
  被濮阳渠真的任由璩美英掉进河塘里的行为,震惊的濮阳源父子当场愣住,身体僵硬的完全动不了。
  而濮阳江反倒是因为看出了小侄子并不是意气用事,这才松了一口气,又觉得这璩氏确实要受点教训,当即就跟在小弟两父子身后,远远地看着事情的发展。
  只要不是出了人命,凭他就能将事情压下去!
  想到这,濮阳江一双利目环顾了四周:凭着四周围没有外人的情况下,这种事情肯定不会在村中露出任何的风声。
  璩美英许是被濮阳渠脸上的坚毅,和冷硬行为吓地不轻了,就连身体湿淋淋都没有引地她注意,而是怵的往后挪退:
  “你滚开一点,你就只想到你媳妇的感受,那我的感受呢?我才是你亲娘,是生你养你的老娘,凭什么我辛苦养大的儿子,要便宜那个姓栾的坏女人!”
  “呵,娘这心里真的是有病。你是我亲娘,我难道之前对家里的贡献和对两老的孝顺,都喂了狗了?!”
  被小儿子这样指着骂,刚靠近过来的濮阳源父子真的是面上无光,但是一看到濮阳渠刚才的行为,心中对于濮阳渠是真的未语先怵了。
  若是之前濮阳渠表现的有多孝顺家里两老友爱大哥,在刚才的行径对比之下,这会儿的濮阳渠就有多憎恨家里人对他妻子的伤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