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复仇千金的征途 > 第七章:困入舞厅4

第七章:困入舞厅4


  “人带来了?”老板抽了一口雪茄,问其中一个西装人。那个西装人回答:“秦老板,街上人太热闹,光天化日之下没法抓人,只能以借口抓来个小丫头,不知行不行?”被唤作秦老板的人踱着步向我走了过来,我不禁攥紧了拳头。
  秦老板来到我跟前,一把捏起我的下巴,我挣扎了几下:“放开我!”但无奈,我被后面的西装人制服着,反抗不了眼前这个讨厌的家伙。秦老板端详完后,放开了捏着我下巴的手,随后自言自语道:“虽然年龄小,但长的还可以,够格在我凯旋门工作,留下吧。”
  呵,谁稀罕在你这破地方工作,叫我当歌女舞女我死都不干!我在心中不知把这个秦老板骂了多少遍,仿佛不解气一般,还在不停的骂。“她叫什么名字?”秦老板问西装人,西装人赶紧回答:“哦,听那个卖鱼的小子喊她清儿。”
  “清儿?”秦老板先是惊讶了一下,随后眼里是不屑和轻视,“你一个打鱼家的丫头跟人家上海滩堂堂丝绸大商顾天伟的女儿叫同一个名字,但我告诉你,你就算叫清儿,你也只是个卖鱼的,不是千金小姐!”真是狂妄自大,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我就是顾天伟的女儿顾清儿。
  “把她看好,等下叫凤霞来教她跳舞,一个星期后开始工作!”秦老板扔下这句话,我就被那两个西装人推搡着走出了办公室。走在阴暗的走廊上,我心里一直在想,凯旋门的歌女舞女是不是都是被抓来的,不然这个姓秦的家伙为什么要雇来这些穿西装,带墨镜的彪形大汉?
  两个西装人把我带到了一间小屋前,小屋和平常人家的客厅差不多大,他们打开门,推了我一把:“进去!”我被他们推的一个趔趄,进了小屋。西装人把我推进来后,关住了小屋的门。
  小屋里放着几张小床,和训练营的宿舍差不多,墙角是一些简单的洗漱用具,两扇小窗户旁边挂着蓝色的棉布窗帘,这里的环境看起来恶劣极了。
  窗户旁和小床边有几个花枝招展的姑娘,她们的年龄看起来和我差不多,有的比我大。见我被那群人推进来,其中一个姑娘上来问我:“哟,新来的吧,这里呢,是凯旋门供舞女们休息的地方,就像学校里的宿舍。”
  说话的少女看起来二十岁左右,身着一件比梁秀菊曾穿过的还要鲜艳的玫红色旗袍,旗袍上绣着大朵的芍药花,这件旗袍很好的勾勒出她身段的曲线,这样美好的花季少女没想到她的一生就毁在这里了。
  “我叫翠兰,你叫什么名字?”玫粉色旗袍的少女很有礼貌的和我做了自我介绍。我准备告诉她我叫清儿,但脱口而出的清儿二字就这样卡在了喉咙间。不,我不能告诉她我叫清儿,一来她会嘲笑我,二来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我是顾清儿,虽然她们可能不会相信我是顾清儿,但有心人会怀疑怎么办?
  “你好,我叫小清。”我只能给自己随口取了一个很俗的名字报上来,翠兰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了。
  这时,一个穿着天蓝色旗袍的女人走了过来,她刚刚一直在看窗外,没有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她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眼里有着一丝不屑。
  她的年龄似乎比这里所有的舞女年龄都大,估计快三十岁了吧,此刻,她慢慢悠悠的向我走来,白色的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的声音清晰可闻。
  “你多大了?”天蓝色旗袍的女人走到我面前,一阵香味扑鼻而来,我知道这是她身上喷的法国香奈儿香水的味道,这样的香水梁秀菊和顾玲儿不知用了多少瓶了,但这样的味道不是船票上香水的味道。她的五指涂着血一样艳红色的指甲,白皙的玉手好像在指尖绽放出了几朵红梅。
  “十五岁。”这个女人不知怎么的,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并不像翠兰一样令人亲切,反而让我很反感,可能因为她身上浓烈的香水味和她的举止太过做作,这样的人往往是表面和善,实则内心十分虚伪,她让我想到了梁秀菊。
  梁秀菊平时在我爹面前一口一个老爷叫的十分亲切,但其实背地里是希望我爹赶紧死了,这样她好“统治”顾家,爹不在的时候她和顾玲儿经常欺负我,为难我,到处给我使绊子,有时候连下人们都看不下去,但她们欺负过我的,我不会就此放过她们,每次我都会一一报复回来。
  “呵呵,这么小的丫头那个秦涛都不肯放过,你们这些人也都看清楚了吧?”天蓝色旗袍的女人是和在场的所有姑娘说的,言下之意是,你们都是被秦涛抓来的,这辈子别想出去了,就待在凯旋门做舞女吧。
  这时,门被人推开,是那个叫阿三的西装人,他走进来扫视了这里一圈。
  阿三对那个穿着天蓝色旗袍的女人说:“凤霞,这个小丫头就交给你陪练了,一个星期教会她跳舞,秦老板重重有赏。”原来,秦老板口中的凤霞就是这个妖娆的女人,看起来她很受秦涛的重视,应该是凯旋门的王牌人物。
  “我知道了,回去告诉秦老板,我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凤霞捋了捋鬓角的头发,懒洋洋的对阿三说。阿三没有理会凤霞,“啪”的一声关上门走了。
  看来,这里的人都是有艺名的,凤霞和翠兰都不是她们的真名,果不其然,凤霞说这里的舞女都要求自己有一个艺名,我干脆直接叫小清得了。
  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出去,眼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没有想过假如我的后半生都要放在凯旋门该会是怎样,我不想想,我也不敢想,自从遭遇海难后,命运给我的压力和困境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这让我一个十五岁的少女有些喘不过气来,虽说乱世难过,但即使是在盛世,也有一些不易被人察觉到的阴暗角落。
  第二天,凤霞带我来到了一个空阔的房间。这里的地板不像“宿舍”里的地板一样,而是铺了一张红色的地毯,整个房间里只有一台喇叭花形的留声机,留声机上放着黑色的唱片。
  凤霞推开门,房间里的一男一女看了过来,见我和凤霞进来,那个男人关掉了留声机,房间顷刻间沉默了下来。站在原地的女孩看样子和翠兰差不多大,应该也是刚被抓来的,这个男人不会就是陪练跳舞的吧?
  “进来。”凤霞连拉带扯的把拽进练舞房,那个男的走过来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后,稍有兴致的问凤霞:“凤姐,这不会又是一个需要陪练的新人吧?”
  凤霞掩唇轻轻一笑,笑起来的样子风情万种,还带着一丝妖娆,就像小时候张婶给我讲的《封神榜》里的妖女妲己一样,我猜,凤霞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个人中妲己。
  “被你猜对了,她叫小清,是秦老板上午刚带回来的,你在一个星期内必须教会她跳舞。”凤霞瞥了一眼站在原地,穿着不怎么华贵的短袄的女孩,“真不知道秦涛是怎么想的,这么小的丫头能有什么用,你觉得那些达官显贵的人会找这么小的丫头们跳舞?”
  那个男人嘿嘿一笑,非常狗腿的应和着凤霞:“凤姐说的是,可这是老板的意思,我们这些下属也只能遵从他的意思啊。”
  凤霞的脸上一直保持着那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这个表情令我厌恶极了。她拿出一块丝绸手帕,轻轻擦了擦并没有什么的手,吩咐那个男人道:“小赵,小清就教给你了,一个星期内教会她跳舞。”说罢,踩着高跟鞋扬长而去。
  “吴老弟,出来,有一个新人需要陪练。”小赵冲那个隐秘的内室喊了一声,我进来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原来这个练舞房还有一间内室。
  “来了,怎么最近这么多新人啊,昨天还来了一个呢。”随着这道声音,那个姓吴的家伙从内室走了出来,他和这个小赵一样,头上都翘着一撮头发,眼睛不大不小,和街上的混混差不多的样子,不过也对,这种地方怎么可能有好人呢?
  姓吴的来到我面前,懒洋洋的问小赵:“就是她吗?”小赵点点头。姓吴的不管我有没有在听,径直做起了自我介绍:“新来的,哦,对,刚刚听赵兄说你叫小清,小清小姐,你好,我是你的舞蹈导师,你叫我小吴就可以了。”
  “哦?你可真够热情的啊。”我嘲讽的说出了这句话,“可是,我并没有说要学习跳舞,你能把我怎样?”
  小吴也不和我继续争下去,而是风轻云淡的笑了笑:“这可由不得你,小丫头,你可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看看这是在什么地方,还以为这是在你家啊。”
  “行了,吴老弟,跟这些小丫头有什么可争的,我们开始吧。”小赵打开了留声机,留声机上的唱片款款转动了起来,上海滩最流行的《何日君再来》像一缕清风一般,从留声机里缓缓流淌出来。
  小吴听到音乐开始播放,踩着轻柔的舞步向我走来,可在我看来,他的舞步极其扭曲丑陋,如果我的枪还在,我真想一枪打爆他的头,他离我越来越近,我的拳头悄悄握了起来。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