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无限学院系统 > 第二百七十章
    ”丈夫就是要一直放在身边的人啊。“
  
      小萝莉一本正经地解释道。
  
      红衣女人再一次痛苦地捂住额头。
  
      (天啦!谁能告诉我妹妹究竟怎么了?)
  
      ”不用担心!‘丈夫’的味道!我已经记住了,他就在这附近跟我来吧!“
  
      克拉赫看了看姐姐,笃定的向着一个方向蹦蹦跳跳的的走了过去。
  
      ”好吧!妹妹...“
  
      红衣女人无奈地看着蹦蹦跳跳的身影跟了上去。
  
      ......
  
      ”看吧!在那里!“
  
      克拉赫走了过去在北川身上使劲嗅了嗅。
  
      ”唔~丈夫果然还是原来的味道!“
  
      红衣女人皱了皱眉,她实在没想到身为的第十四使徒的的人,竟然会像一个流浪汉一样睡在这里,而且还睡的如此香甜!
  
      想必现在即使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都可以将他杀死吧?
  
      ”唔~好舒服的味道!好想...好想……如果只属于我一个人,就好了。“
  
      克拉赫凑了过去,伸出粉嫩的小舌头在北川的脸上舔了一下...
  
      然而如此大胆的动作,却并没有将沉睡中的北川惊醒。
  
      ”克拉赫你在干什么?“
  
      红衣女子看到眼前这一幕大惊,疾呼一声
  
      ”如此让人沉醉的魔力,亲爱的姐姐!难道你并没有感受到吗?“
  
      小克拉赫的小脸上泛出兴奋地红晕,周围一圈一圈水蓝色的波纹开始向周围扩散!
  
      而这些亮晶晶的波纹在经过周围的物体之后,竟然轻易的在上面凝结了一层厚厚的冰霜。
  
      ”妹妹!你在说什么?...“
  
      红衣女子发现了妹妹的异常,试图上去拉开自己的妹妹却被不断涌出的水蓝色波纹逼退。
  
      ”啊~可惜了!亲爱的彼诺修,如此让人沉醉的魔力,只能供我一人享用!只有这个~只有这个!克拉赫不能跟你分享...“
  
      克拉赫脸上带着醉人的粉红,深吸了一口气。
  
      周围的寒冰更烈凌烈起来,就连附近的海面也被这股惊人的冰冻之力冰封。
  
      若是对方是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陌生人,她可能会选择立刻走掉!但是处于异常状态的对方却是她的妹妹啊...
  
      彼诺修撑起火焰盾勉强抵挡着吹袭而来的寒流,只有这面法术盾牌上的火焰才能让她感到一点点温暖。
  
      (我是大地之上的烈焰啊!怎能如此轻易退却?)
  
      ”唔~好想尝尝,你的血液!孕育出如此魔力的血液,一滴~一滴就好...“
  
      克拉赫拔出一把小巧的匕首,那是姐姐彼诺修在她十岁的时候送给她的礼物。
  
      一滴!我只是尝尝...
  
      我不会杀了你的!
  
      我保证!
  
      但是当小克拉赫举起那把匕首的时候,她那原本洋娃娃一般的面容却变得扭曲起来,晶莹涎水从嘴唇滴落...
  
      ”不!克拉赫...快住手!“
  
      彼诺修有些绝望的呼喊着。
  
      但是眼前的小菇凉显然没有听到...
  
      噗!
  
      将匕首高高举起的克拉赫,对准北川脖子上的血管狠狠地扎了下去!
  
      然而,
  
      并没有想象中那种鲜血四溅的场景出现,匕首的刀尖只在北川脖子的上留下了一个白点,一滴血液慢慢从皮肤下析了出来...
  
      ”唔~“
  
      小克拉赫明显愣了一下,显然这小家伙并不理解为什么那一刀下去并没出现自己想要的结果,但是当她看到脖子上析出的那一滴血的时候,眼睛突然亮了一下。
  
      凑了过去,伸出粉红的小舌头舔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个幸福的笑容。
  
      (ps:主角的护甲等级,现在是二级护甲(轻甲)!小盆友力气小没扎透。)
  
      ”这!“
  
      看到这一幕的彼诺修内心是崩溃的,她根本无法想象自己的妹妹为什么会变成这副模样,嗜血、疯狂!无可理喻。
  
      而且现在的她只能勉力支撑着魔法盾,甚至连出手攻击都做不到.....
  
      ”克拉赫怎么会拥有那么强大的魔力?“
  
      彼诺修不禁想到了赫顿玛尔上空的异象,那时候克拉赫就开始出现了’奇怪的反应‘,难道说他的魔力来自与那个人?
  
      红衣女人将目光投向,依然还在沉睡中的某人。
  
      (这家伙究竟怎么回事,被扎了一刀还没有醒来!难道是在装睡?)
  
      但是在看到,北川匀称的呼吸节奏时,他不得不放弃了之前的想法。
  
      ”唔~血!没了...“
  
      小萝莉呆呆的看着已经完全愈合的那点小破口,失望地自言自语道。
  
      在尝到北川的血液之后,克拉赫对于空气中逸散的魔力似乎兴趣缺缺。
  
      再看了看北川的脖子之后,小家伙再次举起了手上的匕首。
  
      叮!
  
      匕首扎在花岗岩砌成的地面上带起点点火花。
  
      ”阿勒?“
  
      克拉赫诧异地抬头看去,不料却是北川翻了个身......
  
      这下可倒好,侧对克拉赫的北川脖子可就不想之前的么容易下手了。
  
      小萝莉歪着脑袋考虑了很久也没找到新的方法,但是却没想到北川这家伙似乎在梦境里碰到了什么烦人的事情,挥了挥手臂放下的时候,却阴差阳错地将克拉赫绊倒然后还好死不死的压在她的腰部...
  
      北川此时是趴在地上的,胳膊压在上面这小家伙急切之下竟然难以挣脱,一阵乱动之后。
  
      感觉到不舒服的北川再一次翻了个身,这一次换成仰躺着,但是出了个胳膊以外又多了一条腿。
  
      这下就更难挣脱了...
  
      至于周围的环境...北川有着抗寒的天赋,他可是提哈郊外零下四十多度都能穿着单衣到处乱逛的人,这点寒冷还不是小意思?
  
      ”唔~虽然你是我的’丈夫‘,但是这样会不会太亲密了些?“
  
      小萝莉嘟囔着,却奇怪的没有在提什么魔力、血液之类的东西。
  
      夜晚的寒意并没有影响到他,而小萝莉克拉赫所释放的寒冷波纹也影响不到他,所以这一觉北川睡的极为香甜
  
      却不知道身旁有两个女人因为他的干系,彻夜未眠...
  
      ————————
  
      第二天的清晨...
  
      某人惬意的打了个哈切
  
      (话说昨天好像梦到了一个大号的抱枕?抱过来的时候竟然还舔我的脸,唔!最后好像抱枕变成了蚊子,在我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哈哈!果然是梦吗?真够荒诞的...“
  
      北川摇了摇头睁开眼睛。
  
      ”啊咧?“
  
      (这是什么情况?周围好像走进了北极的既视感,所有物体上都覆盖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喂喂!搞清楚!这里可是四季如春的西海岸诶!)
  
      然而当北川低下头时,脸色就变得更精彩了:
  
      ”嗯?大~大号抱枕?“
  
      就在北川陷入惊讶的时候,身后却又传来了一个虚弱的声音:
  
      ”离我妹妹远点~“
  
      ““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