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无限学院系统 > 第二百一十章
    阿甘左的浪人长剑红色
  
      类型:长剑
  
      属性:
  
      伤害142
  
      耐久:1535
  
      类别特性:
  
      长剑:该类装备攻击范围优于同类武器。
  
      沉重:该类装备相较于同类装备较为沉重,攻击时攻击速度下降攻击力上升!
  
      非平衡武器:该类武器命中时,有几率将对方击倒!
  
      灵魂特性:
  
      跨越时空的思念:
  
      当完成阿甘左的嘱托后,这把剑会进入满足状态!满足状态下,各项基础属性大幅提升!
  
      崭心:
  
      剑圣的剑不仅仅可以杀死一个人,也能斩断一个人的心!效果:使用这把剑攻击时有几率斩断对方的执念。
  
      附带技能:
  
      武器技1:怒气爆发
  
      耗费100点魔力值,引爆怒气生成冲击波击飞周围的敌人并且造成多段伤害。
  
      物理攻击力346,冲击波威力360!
  
      武器技2:拔刀斩
  
      耗费100点魔力值,拔刀并向周围的敌人发出快速的强力斩击造成大量伤害。
  
      物理攻击力1200。
  
      装备不同的武器会得到不同的斩击效果!
  
      装备需要:31点力量
  
      价格:1800006
  
      ps:这是阿甘左的巨剑,他一只手就可以挥动它!
  
      长剑入手,北川手上一沉。
  
      那剑士却已经背过身,向洞口走去。
  
      “希洛克,我不会再来了”
  
      灰雾一阵抖动,模拟出一个人脸看那模样!正是希洛克。
  
      “终于,斩断了情丝?你的剑真能斩断她?”
  
      希洛克喃喃道。
  
      无关乎阿甘左的离去与希洛克的低语,歌兰蒂斯看累了看北川手中的长剑长叹了一口气。
  
      “好了!此间事了,我们也该走了!”
  
      “嗯!”
  
      北川点了点头,将阿甘佐的长剑背在身后与雷切一起。
  
      “哦!对了!我还有东西要给你”
  
      歌兰蒂斯翻出一个小布包递给北川道:
  
      “这是什么?”
  
      “之前在法布罗身上找到的,那些家伙每天都在这里找到的好东西不少!这个你就将就着用吧!”
  
      歌兰蒂斯笑笑道。
  
      北川闻言打开那布包一个坑坑洼洼的护肩出现在布包内
  
      腐蚀的莳芽护肩普通
  
      类型:护肩
  
      属性:
  
      装备部位护甲替换为轻甲级,护甲10
  
      耐久:1020
  
      装备需要:无
  
      价格:10
  
      ps:卢克西只留下了腐蚀的护肩,你到底去哪里了?阿甘左
  
      “额!怎么哪里都有你”
  
      北川暗叹一声。
  
      “怎么不喜欢么?虽然破了点,但是也聊胜于无了吧!”
  
      “哦不!不是,我很喜欢谢谢你”
  
      北川摇了摇头。
  
      赫顿玛尔大圣堂前的广场
  
      一辆马车缓缓停了下来。
  
      “好了!我们就在这里分别吧!别忘了要把琳恩送去道场啊”
  
      “我会记着的,s是心剑流的大师实力深不可测!被誉为所有鬼剑士的导师,碰到他你可要小心了。”
  
      “嗯!我知道了。”
  
      一番交谈之后,北川跳下马车往东去了
  
      只留下马车上一人一幽灵默默无语。
  
      再接下来的几天里,没有人在见过北川!就好像这个人凭空消失了一般。
  
      一直到几天之后,有人才发现他的踪影。此时的北川挎着刀背后的巨剑已经不见了踪影,衣衫褴褛上面充斥着各种各样利器留下的疤,整个人看起来就好像是沿路乞讨的乞丐。
  
      “喂!你好请问心剑流道场怎么走!?”
  
      乞丐拉住一个路人。
  
      那路人被他这副模样吓了一跳,甩了两下胳膊却发现这家伙的力气似乎奇大,即使他使出了浑身力气竟然硬是没有甩脱,无奈之下只好指了指心剑流道场的方向道:
  
      “就在那里!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尽头就是了!”
  
      “哦,谢谢!”
  
      北川放开那家伙点头称谢,然后向前走去。
  
      后街
  
      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但是却因为s的心剑流剑道馆的出现,闻名遐迩。
  
      就连,周围的商铺都因此红火了起来,虽然那些拥有着变异手臂的鬼剑士令人恐惧,但是比起这些商户们更在意的是这些鬼剑士口袋里的那些金灿灿的金币!
  
      铁匠辛达,就是这些商户中的一员。不过作为一名大师级铁匠即使是没有心剑流剑道馆,他的生意也不差。
  
      这一天,辛达完成了所有的客户订单之后,悠闲地坐在火炉前有一口没一口地抽着掺杂着苎麻花叶的烟卷,据那些虚伪的长耳朵的说法,掺杂了苎麻花叶的厌倦似乎有助于提神
  
      辛达吐出一阵烟雾,那种夹杂草腥味的烟气让他不适地摇了摇头,就在它想要净剩下的烟卷丢进火炉的时候,他的眼睛却看到后街竟然出现了一个新鲜的职业乞丐。
  
      后街的兴起是因为s的道馆,那些来来往往的鬼剑士无疑就是这里主要的流动人群。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些感染了卡赞综合症家伙,这里很少有其他异类出现。而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那肯定是正常人对于病人的某种偏见,当然这些患者突然发狂伤人的事在这里也是屡见不鲜!即使是乞丐也很少来这个地方
  
      “喂!那小子这里不可是你该来的地方!”
  
      辛达看着渐渐走近的家伙道。
  
      “诶诶?为什么?”
  
      那家伙抬头,露出一张年青的面孔。
  
      “你没看到这周围的都是什么人吗?”
  
      这辛达老头毫不避讳的道。
  
      显然辛达在这周围还是有些名声的,那些路过的鬼剑士只是看了他一眼却也没有过来找事。
  
      “”
  
      那人停下脚步,转头看了看然后道:
  
      “好像,都是一些鬼剑士!不过”
  
      他还没说完就被辛达粗暴的打断。
  
      “不过什么?知道是鬼剑士你这家伙还不快走?”
  
      那人踌躇了一会还是道:
  
      “我是来找s大师的。”
  
      听到这话辛达眼睛一睁,突然站了起来
  
      这时他才发现,这乞丐的腰间竟然别着一把刀。而且看样子这把刀的品质似乎还是相当的高!
  
      “把你的刀让我看看!”
  
      “这恐怕不合适吧?”
  
      北川连忙拒绝道。
  
      “磨叽!看看又不会少什么”
  
      这老头突然走了过来,一把就抓住刀柄。北川伸手阻挡,却没想到这老头力量比他还大!经他拽了个趔阻生生将那把雷切抽了出来
  
      “唔不错能看得出打造这把刀的人,是一个技艺精湛的家伙。”
  
      老头粗糙的手指触碰着雷切紫色的刀刃。
  
      “嘶!只可惜,似乎心术不正!人不正如何能铸造出正的刀?”
  
      叹了一口气!辛达将刀重新还入刀鞘。
  
      “你似乎是一个剑客?”
  
      北川将腰间的雷切装好,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是,但是又不全是”
  
      “别怪我这老头多嘴问一句。你是想找他学剑,还是有其他的事”
  
      辛达不紧不慢的说着,同时目光貌似不经意扫过隐藏在破烂衣服下交错的疤痕。
  
      “这个,应该是有其他的事”
  
      辛达小眼睛一眯,转身返回他的铺子头也不回道:
  
      “很好!你走吧”
  
      听着辛达的话北川摇了摇头,暗道。
  
      真是一个奇怪的老头。
  
      离开辛达的铺子,心剑流的道场就在旁边不远处。
  
      道场的大门敞开着,里面不断传出呼喝的声音,其热闹程度比之风拳流有过之而无不及
  
      道场的门口,一位盲眼老人席地而坐。
  
      光秃秃的脑袋上蒙着两条交错的褐色布条遮住了眼睛,他身上衣服似乎十分破旧,不过别在这老头腰间的精致短剑以及被他背在身后只露出剑柄的三把刀,却让北川愣了一下。
  
      老头似乎也是卡赞综合征的感染者,在他的左臂上还镌刻着意义不明的奇异符文。
  
      “年轻人!说出你的来意”
  
      北川停下脚步左右看了看,却发现周围除了他之外已经没有其他人。他惊愕的看着眼前的老人,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这家伙到底是怎么感知到自己的
  
      “呃!我来挑战s大师!”
  
      那老头似乎愣了一下,接着突然失声笑道:
  
      “呵呵,前几天老夫心有所感,似乎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我一生的至敌就要来临,你?”
  
      “你就是s?”
  
      听着眼前这老头的话,北川脸色一变道。
  
      “不错!正是老夫!”
  
      s站了起来拍了拍裤子闪电哥尘土道。
  
      “很好!既然是这样来打一场吧!”
  
      北川马上发出了挑战的邀请。
  
      “在我看来,你的气息很弱根本不堪一击!这样的比试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s摇了摇头似乎有些失望。
  
      “不试试!你怎么知道?”
  
      北川反驳道。
  
      “我的剑术,完全没有收招的余隙,你若抵挡不住就会死掉!即使是这样,你也要向我挑战?”
  
      s转过头沉声道。
  
      “死亡而已,我还看的清”
  
      北川不屑地笑了笑,这时候他还有闲心在想,按照这么长时间以来自己对系统的了解,如果他选择了其他的剑圣,那他恐怕会得到和s几乎一样的说辞。
  
      老头突然沉默了下来,虽然眼睛已经看不见了但是对方心脏告诉他,这家伙的内心毫无波动。
  
      “那好吧!跟我来,不过你要做好真的去死的准备!因为我决不会放水!”
  
      说着s转身率先走进心剑流道场!
  
      虽然目盲但是却丝毫没有影响到老人的动作,他看起来就像一个正常人一样走进道场!当然是在没有眼罩的前提下他绝对是一个正常人。
  
      北川笑了几声跟着走了进去。
  
      心剑流的道场比起风拳流来说,练习的方式少了很多。假人、木剑要么就是学员之间的对练,s大师似乎更注重于真人对抗的传授方式!这里大多数的鬼剑士都是在与自己同伴对练
  
      值得一提的是这些家伙的体质异于常人,所以出手非常重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地上就会多上一把断掉的木剑!
  
      “大家停一下!今天我们心剑流迎来的一位年轻的挑战者!”
  
      s举起手臂。
  
      哗!
  
      正在对练的鬼剑士突然停了下来,面色不善地看着跟在s身后的北川
  
      “我答应了他!我们会在稍后进行一场血斗!除了专家级以及以上级别的学员可以留下来观战之外!剩下的人马上离开!”
  
      “大师!您不必亲自动手!”
  
      有人犹豫着道。
  
      “我已经答应他了!不用多说,出鞘的剑士不会犹豫的!”
  
      s冷声道。
  
      呵呵!被当做踢馆的了么?
  
      北川心中暗想着。
  
      虽然很多人心中还有些不愿,但是心剑流大师s的声望摆在那里,他们也只好听从大师的吩咐离开心剑流。
  
      而剩下几人都是这里的高徒,至少也是专家级水准!因为前一段时间天空之城的缘故,低等级的专家级去西海岸历练了,留下来的都是些经验丰富的老人。
  
      “大师!我想先试试他!看看他有没有资格和您交手!”
  
      为首一个蓄者胡须的中年男人突然站了出来道。
  
      s拔出腰间的短刀道:“不必了!你们站开一点!这就开始吧”
  
      北川看了看s手上的短刀心中不由的一跳。
  
      几步走到场中间同样拔出腰间的雷切道:
  
      “我这把刀叫作!雷切!是一把邪刃,铸刀之人曾经用它斩断过钢铁!”
  
      “嗯?”
  
      s一愣,他这种开场白。不过心眼已开的大暗黑天很容易就察觉到了北川的用意。
  
      大大方方的将那柄短刀亮了出来道:
  
      “究极波动刃!修罗系全系技能增幅”
  
      “嘶!”
  
      知情的人,听到大师的话瞪大了眼睛倒吸一口凉气。而不知情的则一脸茫然
  
      “大师!请了!”
  
      北川虽然没听太懂,但是看着周围某些人的表情,对于这把武器的威力他也有了初步的认识!
  
      “呵”
  
      s点了点头,走进场中比了个手势。周围的学院马上退开一大片。
  
      北川心中莫名的闪过一阵危机感,手中雷切锋刃一转竟然直接使出罪业利刃。
  
      5分钟!这是北川的目标!他从来没想要战胜这个老头,他的目标一直就是在全力出手的剑圣手上撑过五分钟!
  
      果不其然!
  
      当北川手上的血气之刃刚刚成型之时,他就看到对面的s挥剑挑起一阵土黄色的波浪向他扑了过来!
  
      手中血气之刃直刺!三秒一次的真红血气之刃直接使出将那波浪刺穿。
  
      而北川这时候也没有停下来,他深知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的道理!只可惜这时候所有能量都被这个饕餮完全吃掉,剩下的技能完全不能使用!于是他只能手上血气之刃在刺直奔对方面门而去!
  
      但是就在穿行的过程中他去好像看到了,对方似乎失望的摇了摇头,紧接着s短刀一挑一道炙热的弧形剑气直奔北川而来!
  
      不好!北川下意识的做出了反应!
  
      这几天的修炼成果也终于得到了体现,就在烈火临身的前一毫秒,北川手上的血气之刃精准的架在了,剑气上!
  
      救赎之御
  
      瞬间发动!
  
      紧接着就是一阵铺天盖地的爆炸!烈火将北川整个人完全淹没。
  
      周围人的学员看到这一幕,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
  
      “这么强烈的能量波动,那么低的等级!一定是死了?”
  
      一个阿修罗努力地感知着,那波动中隐藏的生命气息。
  
      “是爆炎波动剑!真是可怕”
  
      一个剑术系的剑魂摸着手臂上的锁链道。
  
      “为什么,导师使出来会有这么大威力?这和我们学到的完全就是两个技能!”这是另一个等级较低的阿修罗。
  
      “大师他”
  
      就在这众说纷纭时候,刚才还保持着出剑姿势的s再次发出一记波动剑!目标正是那团烈焰正中的位置!!
  
      不过这一次却不是烈焰,而是寒冰!
  
      一人多高的冰块就像是雨后春笋一般从地面上冒了出来,地板上传来一阵牙酸的声音竟然被撑破了!而且随着这一击发出!整个道场内的温度都下降了很多!
  
      索性最后留这里的人实力强劲,并不畏惧严寒。
  
      “冰刃波动剑!”
  
      有人似乎认出了这招式的名称,连忙喊了出来。
  
      “切!真是没见识!这哪里是冰刃波动剑?分明就是极冰波动剑!”
  
      马上有人不屑的反驳。
  
      “诶嘿嘿!这这不是刚才学会冰刃波动剑嘛”那人面带歉意的道。
  
      “导师向火焰里面打极冰波动剑难道那个人还没死?”
  
      虽然极冰波动剑威力巨大!不论是那逼人的寒气,还是那将几乎将整个道场分成两半的冰墙!但是s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放松,甚至还浮现出一丝凝重!
  
      因为他知道除了那道爆炎波动剑打中目标之外!他的极冰波动剑根本就没有命中目标!
  
      那种程度的爆炎波动剑即使是打中一个同级别的人物,也会不死也会重伤!可是刚才那道极冰波动剑告诉他对方根本没有受伤!而且还轻松躲开了他的技能!
  
      对方明明是一个低等级甚至没有等级的剑士
  
      s突然开始变得谨慎起来!
  
      杀气感知!
  
      s将感知完全放开,试图寻找对方的杀意
  
      但是却完全没有结果!
  
      “怎么会?竟然把自己的杀意隐藏的如此完美?不可能”
  
      s再次将杀意感知完全放开!不错过整个道场里的每一丝杀机,但是依然一无所获。
  
      但是,就算s的杀意感知再强,对于这个只想在剑圣手底下撑过五分钟的家伙来说,也一定是没有反应的
  
      此时的北川正躲在角落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刚才的爆炎波动剑威力之强劲、波及之大,真的把他吓了一大跳!
  
      索性救赎之御也着实给力,完全抵御了爆炸而回复的那么一点点魔力值,让他趁着混乱用瞬步逃过一劫。
  
      s两个技能的时间总共给他争取不到三十秒的时间!
  
      而在这三十秒钟的时间里他的救赎之御已经冷却完毕了!多了一个保命手段心底至少有了一点安慰!
  
      这让他不禁想起了那种汪洋中中对抗风暴的小船
  
      嗡!
  
      突然一阵好似耳鸣的声音,北川只感觉一阵恶心肠胃里开始翻江倒海起来!
  
      他勉强抬起头却正好看到,s高高举起的左手以及正对他的目光!
  
      杀意波动:作为阿修罗除了对于拥有敏锐的杀意感知之外,还可以将自身强烈的杀意易波动的形式喷射出去,是周围的敌人受到无视防御的伤害!
  
      “找到你了!”
  
      s低语着,再次抬起手上的短刀快速向北川这里移动
  
      北川强忍着那种恶心的感觉,一个瞬步使出瞬间拉开二人的差距!
  
      在s的感知里,北川就像是清楚了一下水面的蜻蜓一般,突然闪出很远。
  
      “哦?有意思”
  
      在察觉到对方高明的移动技巧之后,他突然停下脚步把手里的段刀高高扬起,然后猛地砸向地面!
  
      整个道场突然震动了一下。
  
      一个亮银色的光源,慢慢的从s手上的究极波动刃上放出,紧接着北川就感觉到一阵恐怖的吸力从那个光源传了过来!与琳恩的黑洞相比这吸力竟然丝毫不弱!
  
      北川脚下连点,瞬步不要钱的使出!
  
      眼见北川如此顽强,s突然扬起左手只是一握!
  
      嘴里低喝一声:
  
      暗天波动眼!
  
      随着这声音落下,北川突然感觉周围突然一暗!整个东南西北也分完全不清楚
  
      周围的那些旁观者已经完全消失。
  
      身后的吸力似乎在增强,除此之外他还感觉到似乎在黑暗中有无数的眼睛在窥伺着自己。
  
      “什么东西?”
  
      北川只来得及喊了一声,就突然听到背后传来s的冰冷的声音。
  
      波动剑天照
  
      波动剑光翼
  
      波动剑闪枪
  
      波动剑刺轮
  
      紧接着一串闪烁着红芒的东西就铺天盖地的砸了过来。
  
      血气之刃已经消散,北川只来得及把刀架在自己身前试图抵挡。
  
      叮叮叮
  
      一阵雨打芭蕉似得碰撞之后,北川手中的剑瞬间变成了碎片!没错!就是那把暗金级的雷切竟然碎了!
  
      来不及惋惜北川连忙抽出,那把在背包里沉睡许久的奇形刀挡在身前!这几天练习的学会的格挡,帮了他的大忙!
  
      没有使用救赎之御的格挡,只能抵挡住部分伤害而且还会疯狂地损耗武器的耐久值!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下,也完全不顾及耐久了雷切都碎了,这把又算得了什么?
  
      然而让北川吃惊的是,这把刀竟然异常的坚挺,在康乐大概足足一分钟之后,整个刀身已经开始发烫,但是竟然完全没有碎裂的迹象!(http://)《无限学院系统》仅代表作者痛哭流涕的猫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mei222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