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无限学院系统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歌兰蒂斯与北川一前一后走在悠长、黑暗的洞穴中。歌兰蒂斯并没有点燃火把或是任何照明措施,因为光亮和声音都会引来隐藏在暗处的不明生物,而她又带着一个拖油瓶
  
      北川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黑暗,总感觉似乎有什么声音不断从洞穴深处传来
  
      “歌兰蒂斯!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啊?”
  
      歌兰蒂斯回头小声道:
  
      “小点声!刚进来就想走?”
  
      北川哦了一声,闷声跟在歌兰蒂斯后面。
  
      “放心吧!一天之内”
  
      就这样两人开始在洞穴中前进,洞穴里很静只有偶尔有水滴打在岩石上的声音,会传出老远
  
      喀嚓
  
      黑暗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响起,接着就是一阵碎石。
  
      歌兰蒂斯停下脚步对身后的北川道:
  
      “应该是落单的法布罗,你呆在这里别动,我去看看”
  
      北川点头,这里能见度低的可怕。
  
      他只能勉强看到歌兰蒂斯的轮廓渐渐远去
  
      说来也怪,她虽然穿着板甲但移动起来声音却很小到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清楚!或许是因为那只发布罗正专心挖掘着什么的缘故,它并没有发现危险地靠近
  
      其实歌兰蒂斯在这里的视线也不好,为了不惊动洞穴里其他的怪物,她放弃了适应背上的十字架抽出腰间的短匕,悄悄地摸了过去!
  
      那是一个长嘴的生物,外形轮廓酷似一只直立的老鼠。正在挥舞着鹤嘴锄,不知道在刨些什么。
  
      歌兰蒂斯一个飞扑,将那只发布罗扑倒在地接着早已准备就绪的匕首,狠狠地扎透了它的后颈。
  
      某种带有腥味的液体喷了出来却被歌兰蒂斯灵活的偏头躲过,再看那地上的法布罗却也是死的不能再死了,歌兰蒂斯在他的尸体上摸索了一番,找到了一个破旧的小布包。
  
      “嘿!还是古老的习惯啊”
  
      歌兰蒂斯低语一声拿起那个小布包开始原路返回
  
      “怎么样了?”
  
      北川看到黑暗中突然闪过一阵金属光泽,就立刻猜到是歌兰蒂斯回来了。从刚才那声响动来看,这里的怪物似乎并不强大
  
      “呵!那种怪物而已,你以为哪能威胁到我吗?”
  
      “哦!低级怪物吗?”
  
      “我可没这么说!只是落单了而已要是有一只法布罗队长,那可就好玩了!”
  
      北川低着头了看了看脚下那些尖锐的岩石,又道:
  
      “对了,还不知道这里产生了什么异变?竟然把你这个贝尔玛尔地区圣堂最大话事人,都叫了过来?”
  
      歌兰蒂斯似乎犹豫了一下,光线太暗被北川也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这个么,据说是有人在这里看到了多年前陨落的第五使徒希洛克。本来是不用我出马的,但是正好闲着没事就想出来逛逛。”
  
      北川看着眼前漆黑的洞窟,以及洞穴深处隐隐传来的诡异声响对歌兰蒂斯道:
  
      “一会有合适的怪物,交给我练手吧!”
  
      歌兰蒂斯差异的看了一眼北川道:
  
      “呃!好吧前面应该会有一些戮骨幼虫,你可以试试”
  
      说完两人继续往前走去。
  
      周围的敲击岩石的声音越来越密集,但是这一次歌兰蒂斯却没有再次主动出手,反而有意绕开那些家伙。
  
      只是当他们再次往前走了一段之后,却意外地发现前进的路已经被三波怪物堵上了,看来如果想要前进的话就必须至少干掉其中一波才行。
  
      “嗯!这三波都有准领主级的怪物,其中有一个还是灵体这下有些难了。”
  
      歌兰蒂斯为难地看了一眼北川。
  
      “没关系的,你可是圣职者!有你这个奶妈在这里还怕什么?”
  
      “奶奶妈?”
  
      歌兰蒂斯的声音充满了惊慌。
  
      “咳咳!别误会,家乡土语是治愈者的意思。”
  
      “,下次乱叫,打打死你!”
  
      在两人一番讨论之后,决定!
  
      由歌兰蒂斯作为主去开怪兼职输出然后还要顾及北川的血条,而北川则躲在后面想办法收人头。
  
      这三波怪物离的这么近,打起来肯定会造成连锁反应,说不定还有可能三只准领主有可能一起参与对歌兰蒂斯的围攻
  
      但是歌兰蒂斯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反而一直叮嘱北川藏好,不要轻易露头。
  
      “啊咧!知道了”
  
      歌兰蒂斯见北川点头稍稍放下心,解下被闪电哥圣银十字架打在手中,大喝一声往那个幽灵冲了过去。
  
      现在她也顾不得会不会吸引到别的怪物了,这群怪物的规模已经足够她使出全力了!将背上的十字架高高举去用力插向地面
  
      喀隆!
  
      地面猛然一震,一个繁复的符文突然出现在方圆十几米的地面上。
  
      意念驱动!
  
      这是圣职者专家级转职的蓝拳圣使的看家技能,他们放弃了巨大且笨重的巨型兵器,转而追求灵活与技巧!再把十字架作为图腾柱打入地面之后,在一定方位内他们会获得各种加强。
  
      歌兰蒂斯在将自己的武器打入地面之后,速度立刻得到了质的飙升!不管是攻击速度、移动速度、施法速度
  
      歌兰蒂斯带着一串长长的幻影突然闯进幽灵准领主的区域,瞬间抓取其中的一只小怪对着那幽灵就是一抛。小怪轻而易举地穿过幽灵的身体,只在那幽灵身上留下一片晃动的涟漪
  
      突然遭到攻击,那幽灵似乎是愣了一下:
  
      “人类!光明的气息”
  
      在短暂的低语之后,眼前的幽灵突然抱着脑袋痛苦地嘶吼了起来,在声音从那并不存在的喉咙发出之后,地面上突然出现了一排篮球大小的空洞!
  
      黑洞群爆发出强大的吸力,将周围的一切都拖拽过去怪物、碎石、乃至偶尔飞过去的钟乳石。
  
      感觉到空洞惊人吸引力,歌兰蒂斯暗道一声
  
      不好!
  
      手中华光一闪那把圣银十字架被瞬间召回,紧接着歌兰蒂斯挥手打出一面圣光沁盾向那空洞群盖去
  
      而就在歌兰蒂斯对抗空洞群的时候,北川已经跑出了数十米。虽然他的力量并足不抵抗黑洞的吸力,但是瞬步缺课可以帮他瞬间拉开距离。
  
      两人用各自抵抗黑洞的引力,一旁的怪物可就没那好运了,被无视阵营湮灭黑洞强行拽了过去。
  
      十秒过后
  
      刚才那黑洞的位置突然出现一阵清冽的暗元素波动,紧接着空洞开始坍塌、爆炸
  
      “这算是助力?”
  
      歌兰蒂斯呆呆的看着不远处炸开的那个大坑。
  
      “诶,对了!那小子呢?不会也被拖进去了吧?呜呜为什么我突然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什么感觉?”
  
      “就是第一次收养流浪狗时啊咧!你没事啊”
  
      歌兰蒂斯抹了一把眼睛
  
      “嗯!这个咱先不提,继续说说那只流浪狗吧。”
  
      北川的眼睛里充斥着愤怒。
  
      “诶嘿嘿!什么狗?我从没养过”
  
      悲鸣洞穴深处
  
      那个邋遢的男人突然停下手上的动作,看向身后那片漆黑的洞穴
  
      “怎么了?我的巨剑达人先生?”
  
      黑气化出一张人脸,看着眼前的邋遢剑士
  
      “有人进来了!正在跟怪物战斗,虫王戮蛊已经接近苏醒期了,这么大动静很容易吵醒虫王!我要去看看。”
  
      剑士收起酒瓶起身打算离开。
  
      那灰影突然绕了一个圈挡住剑士道:
  
      “刚才我感到了暗元素剧烈的波动,应该是空中幽灵琳恩失控了吧!不必担心,那丫头一直这样”
  
      “”
  
      剑士看了那团灰雾一眼,径直从中间穿了过去
  
      “呵!还真是一个敏锐的男人呢”
  
      那团灰雾看着剑士远去,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渐渐消散在空气中。
  
      北川这边,刚才的怪物已经被那个幽灵创造出来的湮灭黑洞清理干净,之在原地留下来了一个五米见方的坑洞。
  
      “喂喂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是怪物的巢穴哦!”
  
      歌兰蒂斯干笑着退到大坑前,自从莫名其妙吃了两记背摔之后,她彻底推翻了之前对北川看法。
  
      那种类似于瞬移的诡异步伐,瞬间贴近麻痹对手外加快节奏连续攻击的进攻方式,还有那把从没出鞘的刀,都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危机感
  
      当然!也仅仅是危机感而已,作为圣职者的导师歌兰蒂斯可是掌握着整个圣职者包括分支职业的所有技能!虽然很多都谈不上精通,但是仅凭那些高消耗的终极技能都能打的北川连他妈妈都不认识!
  
      苍啷!
  
      就在这时候,北川突然将腰间的雷切拔了出来
  
      “怎么?要动真格的了?你要对我出手么?”
  
      歌兰蒂斯一愣,到刚才为止她都以为她们两人只是在开玩笑。
  
      忽然就在歌兰蒂斯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北川突然动了只见他似乎在原地闪烁了一下,雷切的锋刃上已经染上了黑色的鲜血
  
      “你!”
  
      歌兰蒂斯摸了摸盔甲护颈上的白痕,惊愕地几乎说不出声
  
      “抱歉”
  
      北川突然开口道。
  
      “你竟然”
  
      歌兰蒂斯的话还没说完,却突然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尖啸!
  
      “是那只幽灵!”
  
      歌兰蒂斯心中一跳,连忙转身翻手将圣银十字架拿在手中
  
      背后,
  
      刚才那三只准领主
  
      “抱歉!第一次用刀砍幽灵没想到幽灵之体根本不受力,还好收刀及时。这只就交给我吧!你去对付另外两只”北川道。
  
      “那刚才,好吧!”
  
      其实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她就突然想明白了刚才发生一切。
  
      歌兰蒂斯两根手指并拢望眉心一指,一阵白芒闪过北川的雷切上开始泛起淡淡地金色光芒
  
      北川只觉手中雷切一轻,转头微微点头算是谢过,这种加持方式他在那个叫做马菲的花哨圣骑士也曾经用过,不过那家伙和歌兰蒂斯差的太远
  
      抽刀震血,刀刃上那些黑灰色的血迹散落在地面上,北川把注意力放在对面那个幽灵的身上!
  
      刚才的一闪过程中他出刀两次,第一刀砍中了那个类似老鼠的家伙,这黑灰色的血迹就是他身上的。然后返回时因为视线不清根本看不到第三之准领主在哪里,于是北川果断出刀砍向了那只通体冒着莹光的幽魂。
  
      那知,这家伙好像完全不吃物理攻击,刀锋穿过她的身体在歌兰蒂斯的盔甲上留下一道刀痕。
  
      回忆到此为止
  
      那幽灵似乎感觉到了北川的杀意,尖啸了一声却凌空向着歌兰蒂斯飞扑了过去。
  
      “圣职者!”
  
      北川摇了摇头刚才发现这只幽灵不吃物理攻击之后,他已经有了一个想法,心中默默回想那招剑术的过程,尔后双目徒然睁开!目光中精芒一闪
  
      罪业利刃!
  
      手中雷切徒然开始不自然的抖动起来,紧接着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之后!雷切的刀身上竟然长出手指粗细的尖刺,尖刺迅速蔓延很坏将北川的整只右臂都开始完全覆盖起来!
  
      雷切整个变了个样!但与此同时北川体内眨眼间已是贼去楼空,无论是魔力、念气还是精力
  
      不过北川这时没有感觉到一丝疲惫,反而还有那么一点点亢奋!没错!就是亢奋!莫名其妙的亢奋,身体似乎在愉悦的颤抖。
  
      北川缓缓举起手上的剑!对准那幽灵
  
      真红血气之刃!
  
      一击既出,整个剑身突然暴涨,原本只有一米多的雷切整整变长了六七倍有余!而这边长的剑身眨眼间便刺穿了那幽灵的肩膀!
  
      唰!
  
      北川下意识习惯性的抽刀震血,却没想到那剑上的尖刺竟然生生卡在那幽灵的体内!这一抽一甩之下被拉长的剑刃竟然像鞭子一样,灵活的一阵抖动劲力直达末梢,在空中甩出一阵爆响!
  
      那幽灵被这一甩一震之下,似乎变得透明了许多!就连那苍白的小脸上也充满了痛苦之色
  
      “不错么!这就是林纳斯教你的剑?那么她就交给你了”歌兰蒂斯为自己的十字架加上武器祝福,向着正窥伺在一旁地两只准领主走了过去。
  
      罪业利刃的持续时间有足足15s!在它持续的期间北川足足可以使用5次真红血气之刃,五次已经足够北川杀死眼前的幽灵好几次了!
  
      唰!
  
      北川再次抽刀,在有意识地控制之下,这一次很顺利就把刀抽离了幽灵的身体。然后将血气之刃再次擎起,对准眼前的幽灵!
  
      噗!
  
      随着血气之剑的抽离,幽灵喷出一口黑灰色的液体滴落在地上化作丝丝黑烟,就连身上那些荧光都暗淡了下来
  
      “琳恩”
  
      “嗯?”
  
      一声来自幽灵的呢喃,让北川生生停下了即将刺出的血气之剑
  
      “琳恩”
  
      幽灵重复着同一个词语。
  
      “难道是变成幽灵以后,思维也会变得不对!能支撑着幽灵存活于世间的无非就是执念吧!而那些实力强大的恶灵也不过是靠着强大的怨气支撑而已,而怨气也不过是由执念产生的,这么说琳恩代表着什么”
  
      时间已然不多,北川手上的罪业利刃在不断淡化着,相信要不了几秒它就会彻底消散
  
      “杀还是不杀!?对于幽灵来说死亡或许是最好的归宿,至于执念也是时候放下了”
  
      北川眼中厉芒一闪再次举起手中的血气之刃。
  
      “彻底消散吧!那样之后就不用这么痛苦地在这里徘徊了”
  
      呜
  
      好像是一阵风,又好像抱着一张冰丝纺成的棉被。北川下意识的闭上眼睛,
  
      接着
  
      他好像感觉到自己被棉被扑倒了
  
      手上的血气之刃好像刺穿了什么
  
      有东西滴在他的脸上
  
      紧接着,北川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轰鸣!
  
      嘣!喀嚓!
  
      震动这么强烈,背上的触感告诉他那是龟裂的地表,地面被砸碎了!?
  
      北川睁开眼睛,惊讶的发现自己的手竟然穿过了幽灵的胸膛。那只物理免疫的幽灵的胸口有一个大洞!不断有黑灰色的液体涌出来然后变成灰色的烟雾消散在空气中
  
      “琳恩”
  
      幽灵仍在呢喃,只是她身上的荧光已经暗淡到几乎看不清
  
      通过幽灵般透明的身体,北川看到之前自己站的位置有一个大坑!龟裂的裂痕就是从坑外面地面传导过来的。
  
      里面一个瘦小的类人型生物正从坑里一步一步走上来
  
      “这家伙?”
  
      北川心中一紧,手上的血气之刃已经完全消失,精力、魔力、念气消耗一空的他,除了救赎之御之外几乎所有的技能都是不可使用状态,根本没法対付这家伙!
  
      但是这一路上北川被歌兰蒂斯虐待,已经相当深刻的明白了自己再格挡招架方面就是一个渣渣的事实。
  
      “难道真的要拼一把运气,格挡一下?”
  
      就在这时,北川突然感觉眼前一暗,一个看着圣银十字架穿着铮亮铠甲的家伙从天而降!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
  
      “呼!抱歉那只似乎是紫雾团的家伙,身上的毒雾真是很难收拾!不小心让另一个家伙跑过来了,怎么样没事吧?”
  
      歌兰蒂斯挡在北川身前抽空回头看了一眼,然后脸色突然变得惊讶起来:
  
      “喂喂喂这幽灵是怎么回事?”
  
      北川本来想解释两句,但是却突然看见歌兰蒂斯背后正想趁机偷袭的怪物,便连忙改口道:
  
      “这是喂喂!你后面!”
  
      “啊咧?”
  
      歌兰蒂斯百忙之中转头举起十字架一格,只听嘭!的一声,她整个人似乎都下陷了三寸!
  
      来不及做出其他的动作,歌兰蒂斯抡起十字架就是一记空斩打!在逼退怪物之后连忙把自己的的脚从地里拔出来。
  
      “打败了这家伙再跟你说!”
  
      急匆匆的嘱咐了一句,歌兰蒂斯追着那怪物往远处去了
  
      “呼!这家伙还真是”
  
      北川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却又听到耳边传来一阵呢喃
  
      “琳恩”
  
      声音已经很微弱了,整个灵体似有似无就好像只有一个大致的轮廓。
  
      北川突然变得有些沉默
  
      半晌北川突然道:
  
      “琳恩是吗?谢谢你救了我”
  
      “琳”
  
      这时候的幽灵已经接近崩碎的边缘,她的身体已经开始慢慢消失,但是北川依然能从她的语气中感觉到她的喜悦,那种呼唤得到了回应的喜悦
  
      不知为什么北川莫名其妙地多了一丝奇怪的情绪,不是因为这幽灵将自己送到北川的剑下职位就他一命,也不是因为之前伤害了这个救了自己一命的幽灵,总之北川完全说不清楚,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自从他死过上千次之后,他第一次有了这种软弱的情绪
  
      “难过吗?”
  
      一个带有磁性的男声突然响起。
  
      “”
  
      北川一愣,难过!?有关于这种情绪的回忆就像是浪潮一般涌向脑海,闭上眼睛他沉默着。
  
      往事涌上心头,万般感触皆已物是人非。
  
      最后他睁开眼睛道:
  
      “我很难过”
  
      “难过?何不趁着还能挽回,救她一命?”
  
      那个磁性的男声继续道。
  
      “我该怎么做?”
  
      “吻她”
  
      北川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看了看那个只剩下脑袋的幽灵,默默低下头
  
      琳恩的意识已经处于消散的边缘,朦胧中似乎有人在叫她的名字。
  
      接着一阵暖流从她的嘴唇注入身体,她的意识似乎清醒了许多,她记得那个熟悉的气息、灵魂
  
      我似乎触碰到了他
  
      黑灰色的泪水从幽灵琳恩的眼睛,流淌在她的脸上继而又流在另一个人的手臂上,化为黑色的烟雾
  
      噗通!
  
      似乎有重物掉在地上的声音,琳恩突然感觉嘴唇上的触感消失了,这使得她不由一阵惊慌。
  
      睁开眼睛,一个陌生又熟悉的面孔倒在身侧。
  
      是他
  
      “琳恩?带着他离开这里,虫王戮蛊已经苏醒了”
  
      一个背着巨剑的邋遢剑士,冷漠地看着幽灵道。
  
      “他”
  
      琳恩指了指地上的北川道。
  
      “一会你带着他去找那边那个圣职者!”
  
      剑士转身头也不回道。
  
      “圣职者、光明”
  
      琳恩眼中一阵闪烁随后化为坚定,她吃力地托起北川的身体晃晃悠悠地向远处飘去。
  
      看到琳恩飘远,剑士抽出背上的巨剑倒插在地上,冷哼了一声
  
      “虫王戮蛊!哼!”
  
      轰隆隆!
  
      洞穴一阵颤抖,仿佛就要坍塌似得!
  
      追击怪物的歌兰蒂斯心下一惊,马上放弃了即将到手的怪物,反身折了回去。
  
      “悲鸣洞穴,领主是虫王戮蛊!该死!大圣堂应该有它的资料,那天为了赶时间没看!它竟然醒了”
  
      想到这里,歌兰蒂斯从铠甲的夹层里摸出两张金色的符篆,手上白芒一闪反手贴在两条腿上!一时间速度飙升!
  
      歌兰蒂斯整个人拉着一道道残影向前飞掠!
  
      而另一边,听从剑士劝告带着北川远远避开的琳恩,在晃晃悠悠的飘出不远之后终于一头栽了下来。
  
      扑!
  
      北川掉在地上却好像没有一丝知觉一般。
  
      琳恩从一旁慢慢飘起来,担忧的看着地上的北川,在迟疑了一会之后,她再次托起北川晃晃悠悠的向歌兰蒂斯刚才的方向飘去。
  
      “圣职者、光”
  
      但是琳恩刚飘出不远,就突然察觉到远处不同寻常的震动。
  
      “虫王戮蛊,领主、跑”
  
      就在她准备带着北川逃跑的时候,却突然看到远处一身铮亮铠甲骚包歌兰蒂斯!
  
      “圣职者、光”
  
      低头看了看似乎依然没有知觉的北川之后,径直向歌兰蒂斯飘去。
  
      正在急速前进的歌兰蒂斯,突然看到之前与北川对战的那个幽灵,心中不由得一跳连忙停了下来
  
      但是当她看到人事不醒的北川之后,马上从背上取下十字架道:
  
      “放下他!否则轰杀你!”
  
      那幽灵明显呆了一下,看了看怀中的北川又看了看不远处的歌兰蒂斯:
  
      “他、圣职者、光”
  
      歌兰蒂斯皱了皱眉道:
  
      “什么鬼?”
  
      “光不救、杀!”
  
      幽灵一字一顿的道。
  
      “你想杀了我吗?直接将你轰杀一样可以,救下他!”
  
      歌兰蒂斯将手上的十字架到插在地上,右手隔空一扯生生拉出一把光矛!身体后仰将矛尖对准那幽灵
  
      胜利之矛!
  
      嗡!
  
      然而就在歌兰蒂斯将光矛投出的一瞬间,那幽灵琳恩突然甩出一个小号黑洞,瞬间将歌兰蒂斯的动作扯得变形,光矛歪歪斜斜向一旁飞了过去
  
      “你!”
  
      歌兰蒂斯气急就想再搓一只光矛丢过去,但是却突然看见那幽灵貌似恋恋不舍地将北川放在地上,然后往后退了一段距离。
  
      “这是什么情况?”
  
      这下歌兰蒂斯有些搞不清了。这幽灵是脑袋出了问题?不会啊!根据大圣堂的资料,幽灵是没有脑子的!他们行事一样只是靠着那一股执念。
  
      在踟蹰了一会之后她还是决定先去救人。歌兰蒂斯将地上的十字架拔出来背在背上,小心的走了过去
  
      北川的呼吸悠长平稳,看起来貌似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在歌兰蒂斯开了灵眼之后,却发现他的生命能量已经降到了了很低的程度,这种程度仅仅只能维持他的生命而已!
  
      难道是那只幽灵?
  
      歌兰蒂斯疑惑的抬头,却发现那家伙在看到自己看过去之后竟然马上又往后退一段距离,但却就是不离开
  
      “好吧!好吧!今天真是撞鬼了”
  
      歌兰蒂斯老了摇头两只手指往眉心一指,一股绿色的能量奔涌而出!
  
      缓慢愈合!
  
      快速愈合!
  
      生命源泉!
  
      圣愈之风!
  
      接连数个技能拍下去,即使是歌兰蒂斯也是感觉到一阵空虚。不过看着北川的生命能量开始恢复,歌兰蒂的脸上还是露出了微笑。(http://)《无限学院系统》仅代表作者痛哭流涕的猫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