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无限学院系统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希格斯哥哥,你可要好好保管这枚硬币哦!它会为你带来好运”
  
      赛丽亚认真的道。
  
      “是吗?那么接下来需要我怎么做”
  
      北川点了点头,将硬币放在贴身的口袋中。
  
      “怎么办”
  
      赛丽亚的声音突然变得诡异起来,那声音简直就好像从另一个人口中传出来的。
  
      她看着眼前的北川眼神开始变得空洞,就好像一个旁观者一个自始至终都坐在这里,冷眼旁观的局外人!她的身形开始凭空拔高、她的声音也变得越发冰冷:
  
      “命运的列车已经驶入了属于它自己的轨道,你只需要顺其自然”
  
      在北川的感知里,现在的赛丽亚和之前无论是气息、外形、乃至气质都发生了极大的转变,简直判若两人,他心里咯噔一下连忙问道:
  
      “你是谁?”
  
      似乎并没有听到北川的问话,赛丽亚自顾自地站了起来,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北川。这种怪异地行为,让北川感觉似曾相识但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赛丽亚突然开口了
  
      “吾即是汝等眼中之赛丽亚克鲁敏,亦可以被称为第十二使徒通晓一切者!”
  
      “你的耳朵”
  
      北川惊讶的看着赛丽亚银色发缕间的长耳朵。
  
      “来自异界的人类啊!汝之宿命已被敲响,是向左?还是向右?命运已交予你手”
  
      这句话说完那个声音竟然慢慢弱了下去,紧接着刚才那个拔高的身形突然缩了回去,之前那长耳朵也渐渐变成点点银光消散在空气中。
  
      赛丽亚慢慢睁开眼看着一脸愕然的北川连忙道:
  
      “唔真讨厌!没吓到你吧?”
  
      竟然又变回来了,气息、气质还有那耳朵
  
      北川伸手似乎想触碰一下对方的耳朵,但是却被赛丽亚红着小脸慌忙躲开,他呆呆的回道:
  
      “没没有!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她是暂时寄宿在我这里的房客!是一个精灵哦”
  
      赛丽亚得意的道。
  
      “房客?那她怎么”
  
      “啊哈!是我没解释清楚。这个房子呢?指的就是我自己了!她暂时住在我的身体里,不过还好这家伙平时很安静的”赛丽亚解释道。
  
      “房客好吧!你还真是个开旅馆的啊,这种寄生或者另一个人格的关系怎么能叫做房客?”
  
      北川有些抓狂他有些轻微的精神洁癖,别说是什么寄生在自己身体里,就是别人被寄生了他也会感觉到很难受。
  
      “可是,她也给了我很多帮助啊!比如说无聊的时候会陪我聊天啊什么的,虽然这家伙整天就会什么吾啊、汝啊的,很无聊,但是最关键的是她交了房租哦”
  
      “房租?难道你的那个能力?”
  
      “没错,就是那个!虽然看起来用处不是很大,但是也聊胜于无了不是吗?赛丽亚又能学习武技跟着大家到世界各地去冒险,这个能力也刚好可以看到,那些愿意将冒险经历分享给我的那些冒险家们的冒险经历!”
  
      赛丽亚兴奋道。
  
      “这样吗?”
  
      北川无奈的摇了摇头,有人说过: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没有必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其他人。
  
      他也深以为然,看着赛丽亚似乎挺开心的样子,那还不如由她去吧。
  
      “很快就要对战剑圣了,虽然听刚才那位的意思似乎这次一定可以活下来,但是我不可能把几点都放在这一个篮子里。除了赛丽亚你的幸运硬币之外,我还需要更充分的准备!所以我想问问,赛丽亚你还知道有什么增强保命能力的方法么?”
  
      “这个吗?旁边的林纳斯大叔有一招很强的剑术!只是从来也没有教给别人过,即使是罗斯大哥也没有学到,你过你想试试的话可以去问问”
  
      赛丽亚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下道。
  
      “这样吗?我考虑考虑”
  
      北川站了起来,指了指自己的右肩然后对赛丽亚使了个眼色道:
  
      “呐!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现在也是时候该走人了!哦!对了,赛丽亚!你的衣服”
  
      赛丽亚顺着北川的目光看去,马上惊叫了一声:
  
      “呀!希格斯!你个色狼”
  
      在少女的惊叫声中,北川溜出门外但是当他迈出大门的一刹那他却又开始犹豫了
  
      原本计划是中来这里见过赛丽亚,我就得马上用这把刀开始屠村计划,但是现在我是不是该去林纳斯那里看一看?
  
      想到这里北川的脑袋里似乎又冒出了,那个神秘房客的话选择向左、还是向右?命运已交予你手
  
      北川下意识向左看去,心中恍然。这条路不正是自己计划中开始屠村的位置吗?而右边一个拿着铁锤的大叔正在叮叮当当地敲个不停
  
      他伸出手掌看着手心交错的纹路,低声道:
  
      “命运此时真的在我手中?”
  
      赛丽亚旅馆的二楼
  
      一个身穿绿色连衣裙的少女正在默默地看着似乎正在做出某种抉择的北川
  
      “如果他选择错了,你会杀了他么?”
  
      也许吧!你已经强行改变了他的命运,如果他还是闯进时间节点那么
  
      “你会杀了他么?”
  
      “汝无法拒绝命运的安排”
  
      “好难!我该怎么做?我的理智告诉我走屠村的路明显比较稳妥,但是”
  
      少年苦恼的挠了挠头。
  
      杀人对他来说在已经麻木,呃!其实也不应该说是麻木,应该是他在自己被杀了那么多回之后
  
      死亡?那是什么能吃吗?
  
      所以屠村少年是没有一点心理负担的,当然如果能不杀人就达成目标的话他也是乐见其成!关键在于这个林纳斯到底靠不靠谱
  
      “既然这么难的话!”
  
      北川送口袋里摸出一枚硬币,没错!正是之前赛丽亚送他的那枚
  
      “既然你说你能带来幸运,那么”
  
      少年把硬币旋转着抛起,然后用右手一把抓住。
  
      “正面向左、背面向右!甜党向左!咸党向右!”
  
      张开手掌,硬币之上一银一金两个人面交错。
  
      “唔看来是要去林纳斯那家伙,那里看看了。”
  
      北川叹了一口气。
  
      然而他没有发现,旅馆二楼上某人同时也松了一口气。
  
      “呼!这家伙翻出正面的时候真是吓死我了!还好他似乎并不认识这命运硬币”
  
      那可不一定
  
      铛!
  
      铛!铛
  
      沉重的铁锤有节奏地敲击在烧地火红的剑坯上,汗水从铁匠的侧脸跌落在铁锭上,瞬间气化成一小团白雾。
  
      铁匠眯了眯眼睛将铁锤放下,腾出手来擦了一把额间的汗水。
  
      “林纳斯大叔!”
  
      林纳斯抬头看了一眼来人随即又低下头,继续开始有些节奏的敲打起来:
  
      “你是哪位?需”
  
      “我不买武器,我是来找你的!”
  
      北川看了看林纳斯那双手上的厚茧,怎么看也不像一个高明的剑士
  
      “哦?有事?”
  
      “嗯!”
  
      北川点头。
  
      “有事,那就等一下这把剑正是关键的时候!”
  
      林纳斯头也不抬道。
  
      “可是,我的事很急”
  
      林纳斯眉头一皱似乎有些愠怒:
  
      “急也得等着,要不然你去找别人!别来烦我”
  
      北川低眉顺眼道:
  
      “了解了,我会等的”
  
      铛!
  
      铁锤又是一声重击!打的铁毡一阵颤动,火红的剑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凹陷了下去
  
      “林”
  
      北川也曾见过威廉打铁但是将这种成型的剑坯一次性打出这么大弧度的凹陷,还是第一次见!他本来想提醒对方但是却被林纳斯不经意间飘过来的冷漠眼神生生止住!
  
      铛!
  
      铁锤再次砸下,火花四溅!
  
      那剑坯弯的更厉害了,但是林纳斯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右腕一个轻巧转动的铁锤连着在剑坯上砸了三次,而这一次那剑身又再次变得笔直起来,林纳斯用铁钳夹起剑坯塞进火炉。
  
      丢掉铁锤,用挂在脖子上的毛巾随意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然后林纳斯才看了过来:
  
      “说说,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
  
      “我学习你那招剑术!”
  
      铁匠一愣接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小子!你看我现在还像是用剑的人么?”
  
      “你曾经是”
  
      北川默默道。
  
      “那又如何?!现在的我只是一个铁匠!如果你是为这事!那么,你可以走了!”
  
      林纳斯摆了摆手,从身前的围裙口袋里摸出一根雪茄然后用烧红的火钳点燃。
  
      “之前,其实我并不想来找您,其一是我并不知道您有能够抵抗剑圣的剑术,其二是我有了一个愚蠢之极的计划,如果实行这个计划挑战剑圣亦不是很难,但是在这同时会有很多无辜的人为我买单我想了很久,还是遵从着赛丽亚的建议来找您!既然您不愿意帮我,那我也只有去实行原来那个办法了”
  
      北川干脆的转身,现在的话其实真的没有很多时间了!如果屠村开始北川至少需要真正两天的时间,来积攒攻击力!
  
      “站住!”
  
      北川突然感觉有某种锋锐的硬物,抵住了自己的后颈。
  
      “林纳斯先生”
  
      “是上次那把刀吧?”
  
      林纳斯突然沉声道
  
      北川心下一惊,这林纳斯的眼睛竟然如此之毒,一眼就看穿了那把雷切
  
      “不错!”
  
      他沉吟了一下还是承认道。
  
      “上次!你和罗斯一起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了那把刀,很显然它比气我那把来说要更为邪恶一些”
  
      北川缓缓地转过身子,林纳斯的剑尖在他的脖子上划过一条浅浅的血痕。
  
      “那么!林纳斯你想怎么样?”
  
      林纳斯将伸手将嘴上的雪茄丢进炉子,冷漠道:
  
      “这打铁!和人不一样,同样一块剑坯我能让它弯曲,也可以凭借我的技巧让他恢复原状并且增加它的韧性!但人却不一样,人却更像是易碎的玻璃,一旦破碎了就永远无法修复,所以为了避免其他人无谓的损伤,我想杀了你!”
  
      “”
  
      北川沉默了,他并不畏惧对方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知道两者之间的实力差距。
  
      他有能力杀了他。
  
      “怎么有什么遗言要说么?”
  
      林纳斯的手很稳,即使是单手拿着一柄长剑剑尖也没有一丝颤动
  
      “没有”
  
      北川看着脖子上的剑尖,对林纳斯道。
  
      “很好!那么请你死吧”
  
      林纳斯大臂一动就要刺穿北川的喉咙,不想手中的剑却被一把银色的十字架打飞。
  
      “铁匠,如果你杀了他!那么你就是罪犯。”
  
      待两把武器落地之后,一个宛若银铃声音从一旁传了过来。
  
      林纳斯眉头一皱突然看向一辆停靠在一旁的马车,刚才那把十字形巨兵就是从那马车里飞出来的。
  
      马车上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徽记,但是从那把巨兵来看出手的人是圣职者无疑。
  
      “杀一人若是可以救下十人、百人、千人!我一点也不会愧疚,我只是想救下更多的人罢了”
  
      咔嗒!
  
      一声盔甲碰撞的声音从马车上传来,随着声音落下一个金发的板甲少女从车上跳了下来
  
      “贝尔玛尔公国,在古精灵语意为善良人的国度,而这个国家也正如它的名字一样。这里土地肥沃人民安居乐业,是理想的善良人居住地,虽然王女斯卡迪巴洛亚玛尔出身商户但是她却睿智、仁慈,极受公国人民的拥戴”
  
      少女慢慢走到十字巨兵前,捡起来背在背上。然后用脚挑起林纳斯的长剑丢了过去
  
      “然而,如此善良人的国度却有一个如狼似虎的邻居德洛斯帝国!在帝国有一支军队,名叫”
  
      “够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林纳斯脸色很不自然地接下剑,突然喊了一声。
  
      “不!我没想说什么,但是已经来到贝尔玛尔公国这么多年了,您身上的戾气可真是一点没减啊”
  
      “”
  
      林纳斯低头沉默。
  
      “好了!我没时间跟你闲扯,至于这位川大师我会看紧他的”
  
      说着女孩对北川伸出右手。
  
      “歌兰蒂斯?你怎么会在这里”
  
      女孩大大咧咧地一笑道:
  
      “只是来调查有关悲鸣洞穴的一些异动。”
  
      北川跟着歌兰蒂斯向马车那边走去,却突然听见身后传来林纳斯的声音
  
      “等等!”
  
      歌兰蒂斯转过头没好气地看着林纳斯道:
  
      “喂!铁匠,我不想再提醒你一次!这里是贝尔玛尔公国!”
  
      “是,没错!我很清楚这点,我只是有些东西要给他!”
  
      林纳斯把手指指向北川。
  
      “我?”
  
      北川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疑惑道。
  
      “对!没错”
  
      北川看了看歌兰蒂斯走了过去。
  
      “这是我的独门剑技,得悟自战场!完善于艾尔文防线!现在我想将它传授给你!希望你好好珍惜勤加练习。”
  
      说着林纳斯伸手一拍,一种玄奥的感觉瞬间在北川的心头涌现
  
      歌兰蒂斯看着林纳斯突然出手传艺,先是眉头一皱但是当感觉到那剑技的气息之后,脸上却多了一抹惊容。随后她躬身向林纳斯一礼,拉着懵懵懂懂地北川坐上了马车。
  
      驾车的马夫手中长鞭隔空抽出一声爆响,马车缓缓向洛兰之森的方向驶去
  
      当北川清醒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是身处一片丛林之中
  
      “呦!你醒了!”
  
      歌兰蒂斯歪着脑袋靠在一旁的树上看着北川道。
  
      “我这是在哪?”
  
      “我们在洛兰之森深处,往北是比尔马克帝国试验场,往东就是悲鸣洞穴!那剑技怎么样?”
  
      歌兰蒂斯伸手一指将方向大概表明,然后弯下腰凑近北川道。
  
      “剑技?唔”
  
      北川突然想起林纳斯那家伙突然丢进他脑袋的技能,连忙打开技能栏
  
      罪业救赎之剑1
  
      经验值:010
  
      罪业利刃:消耗全部魔力至少100点灌注武器,在武器表面形成血腥倒刺!穿透力p!武器攻击附带出血特效!血腥倒刺持续15s!在血腥倒刺持续期间每隔3s,可无消耗使用一次真红血气之刃。
  
      无技能。
  
      救赎之御:架起大剑准备抵挡对方对方的攻击,若格挡成功则免疫此次攻击,且恢复使用者3法力!
  
      无消耗技能!:15s
  
      技能介绍:这是林纳斯误杀好友时,所用的剑势。威力极强!但是由于消耗极大,并不能作为普通技能随意使用。后林纳斯在艾尔文防线创出救赎才使得这个技能真正完善!
  
      呼!只要是格挡成功,就会免疫伤害?
  
      北川看了看一旁的歌兰蒂斯道:
  
      “帮我试试剑技怎么样!?”
  
      “哦?我可是很强的!你确定?”歌兰蒂斯莫名笑道。
  
      “嗯!总归要试试,这里人少就只有你了!来吧”
  
      说着北川抽出雷切摆出一个防御的姿势。
  
      “没想到!你还是一个剑士?不过非要跟我打,真是自讨苦吃的小鬼”
  
      歌兰蒂斯取下背后的十字架巨兵,随意抡了两下。猛然跃起向着北川就是一记落凤锤!
  
      北川眼看气势凶猛想要格挡,怕是有些痴人说梦。索性后跳已然臻至高段!只在原地留下一个白影便轻易躲开!
  
      歌兰蒂斯的落凤锤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
  
      “呵不错嘛?”
  
      眼见北川这小子滑溜,歌兰蒂斯抡起十字巨兵反手抽打打算压缩他躲闪的空间。
  
      空斩打
  
      嘭!大地一颤
  
      北川倒吸一口凉气,歌兰蒂斯这家伙看起来就是一个16、7岁的少女,这哪来的这么大的怪力?
  
      哈!?
  
      歌兰蒂斯的圣银十字架当头砸下时,北川已经避无可避了!
  
      “嘿!乌云盖顶”
  
      北川自嘲似得说了一句。
  
      救赎之御发动手上雷切不由自主地架起
  
      然而十字架却在临身的那一刻停了下来。
  
      “好了,不用试了!你这家伙就是一个菜鸟!最基本的格挡都不会!刚才那一棒子下去你必死无疑!”
  
      歌兰蒂斯单手拿着他的十字架指着北川道。
  
      “”
  
      北川无言以对,刚才他的确是下意识的用出了技能,并没有引导招架的方向,所以他的格挡不过是徒有其型罢了!
  
      “好了好了!接下来我会训练你!至少让你在你挑战剑圣的时候不会死的太难看!”
  
      歌兰蒂斯偷眼看了一眼发现这家伙低着头之后,便作无奈状摊了摊手道。
  
      “只有成功格挡才能发动技能!如果剑圣比我快,这一切将毫无意义”
  
      北川突然发现自己在剑圣面前竟然如此弱小。
  
      格兰之森的路畅依然在进行着,歌兰蒂斯此行地目的地是悲鸣洞穴!离这里并不远!
  
      越是靠近这里,越能够感觉到那里边那种令人心悸的黑暗
  
      在悲鸣洞穴入口处不多远的地方!
  
      两个人影交错,地面在次传来山崩一般声响!
  
      北川完好无损地从烟尘中走出
  
      “不错嘛!这么快就已经能够格挡我的攻击了!”
  
      北川把雷切还刀入鞘笑了笑道:
  
      “还是多亏了歌兰蒂斯阁下!”
  
      “那当然,前面就是悲鸣洞穴了!你要是想跟我一起进去,那就从现在开始保存体力!那里可是使徒的陨落之所”
  
      北川一愣:“使徒?”
  
      就在前不久,他可是亲耳听到赛丽亚的那位房客说自己也是使徒来着。
  
      “嗯!潜行者希洛克,身处阿拉德大陆的使徒之一!在几年以前被狂战士卢克西所杀!卢克西也因力竭而死”
  
      北川恍然。
  
      “原来使徒也会被杀死”
  
      悲鸣洞穴深处
  
      一个背着巨剑的颓废男人,正坐在一团阴影前喝酒。
  
      引用中突然传出一个声音。
  
      “你又来了?”
  
      “嗯”
  
      那男人闷声答道,与此同时手上酒瓶不要钱的向嘴里倾倒着。
  
      “她已经不在这里了”
  
      “我知道”男人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你不恨我?”
  
      那声音继续道。
  
      “恨!但是更恨赫尔德!这么多年来我已经开始变得麻木了,你一个来自魔界的第五使徒!被囚禁在这里!而她一个鬼神附身者!她因你消亡,你也因此失去了躯壳!并没有人在这其中得到什么!无非都是受害者而已”
  
      那个邋遢的难燃说着又灌了一口,酒瓶很快就空了下去。
  
      “呵!你到看得开!我依然记得在她倒下的那一刻,你哭的撕心裂肺的模样。我还好失去了力量以及躯壳之后,回归了物质本源反倒找回了神智。”
  
      说着那团灰色雾气,在那男人面前凝聚沉了一个红发女人的模样
  
      “呵呵!如你所言我并没有那么坚强你最好给我变回那团东西,否则我怕我忍不住再次将你砍成碎片!”
  
      “”
  
      那女人停滞了片刻再次化为一团灰雾
  
      “我以为你会想找一个人陪你喝酒,不过你也是知道的,现在的我已经趋于某种物质,哪怕是你也无法对我造成伤害!”
  
      “哈哈!不错,但是你也无法影响到其他人”
  
      那男人突然笑了起来。(http://)《无限学院系统》仅代表作者痛哭流涕的猫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