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燎原营救计划 三  无限学院系统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剑砍断一个冲上来打手的武器,在那家伙惊愕的眼神中把剑送进他的胸膛。一个原本蓬勃跳动的心脏渐渐停滞,而北川的剑下则又多了一条亡魂…
  发现同伴渐渐减少而北川这厮依然龙精虎猛这群金牙会打手终于清醒,与这样的敌人战斗只靠他们这些打手是完全没有胜算的,且不说手中的兵器完全不是圣剑一合之敌,就是北川近来略有长进的剑术来对付这些完全靠这一腔热血以命搏命的外围打手完全绰绰有余。
  打手们的进攻势头一弱不在像以前那样疯狂,更有甚者还有人开始偷偷往后溜。这样一来敢于向前的都被北川砍倒,而心存畏惧的则不断往后挤。
  不一会儿,就在北川周围清出了一个无人区。
  这时候
  卡米契亚那边已经将杂鱼清理干净,只剩下一个气得哇哇大叫的头目还仗着身上精良的护甲负隅顽抗。
  见此情形北川不由大为振奋,仗着兵器之利追上去就是一顿猛砍,已经身无斗志的打手哪经得起这阵仗,北川一冲便作鸟兽散了。
  现在场上真的就只剩下还在卡米契亚剑下苦苦支撑的头目一人而已,北川这边一完事马上就跑过去支援剑士卡契米亚。走进一瞧那头目的护甲、筝形盾上满是白点,应该是剑士手上的劈刺剑多次击中造成的,看来剑士也曾经尝试过多次不过依然没有突破头目的防御。
  这头目也是个极端怕死之人,一身铁甲再加上一面筝形盾愣是经自己护的滴水不漏,周围的小喽啰都死光了这家伙愣是一点事也没有。
  看到北川已经解决卡米契亚也知道自己不能再磨蹭下去了,只见她向北川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帮忙然后深吸一口气,手中劈刺剑平平端起就像挺枪冲锋的骑士英姿勃发杀气十足,脚下劲力爆发整个人就像幻影一般的向打手头目冲锋了过去。
  【剑技——枪骑兵!】
  这本是由上一代【闪击剑士】的剑术大师在观摩骑兵冲锋时所创的连击技,利用闪击剑士可以爆发速度在原地留下虚影的特性,一人幻化数十近百虚影,如真正的铁骑一般将敌方碾碎...
  就在这时场上的情况终于出现了变化,卡米契亚冲击而出途中突然变成了两个接着又变成了四个、八个...。眨眼间便有了一只骑兵队的规模,接着这些骑士们身体低伏端平手中之枪一个接一个的向前突刺...
  叮!叮!叮!...
  的金属撞击声,雨打芭蕉似的响成一片...
  北川眼中那打手头目就像犯了羊癫疯似得抖个不停,他手中的筝形盾就像腐朽的古树碰见了啄木鸟,眨眼间变成一堆金属碎末与木屑。
  “啊~~!”打手头领惊恐的大叫,但是依然阻止不了卡契米亚手中利剑前进的脚步,盾牌已经彻底崩碎接下来就是————打手头领握盾的手、手臂、肩膀,在狂风暴雨般的剑雨下都变成一堆血肉模糊的碎屑。
  打手头领脸色煞白的看着自己的身体渐渐消失,那些他引以为傲的盔甲在这样恐怖的剑技之下,不出半刻便化为碎屑夹杂着血肉一起扑簌簌的掉在地上...
  铮!
  一声清亮的剑鸣,一把细长狭窄的刺剑旋转着飞了出去,到插在不远处的空地上,劈刺剑的剑尖泛红就像是烧红的烙铁与潮湿地面接触之后冒出一阵白烟。
  “扑!”
  卡契米亚突然在不远处显出身影,面如金纸的跌倒在地上,低头‘哇’的就是一口灼热的红色鲜血。
  再回头看那打手头领,
  只见那家伙两眼无神的望着天空,半个身子都已经消失不见,残缺的内脏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主体生机的泯灭,依然像往常一样蠕动着,他的脚下都是钢铁与血肉组成的肉糜,在卡米契亚吐血的这会功夫’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再无声息。
  北川连忙赶过去将剑士扶起来,却发现这家伙的身体竟然异常的柔软就好像没有骨头似的。
  “没事吧?”
  卡米契亚挣扎了几下无果之后认命似得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抖动似乎在倾诉者她内心的不安。
  “只是有些脱力而已,不碍事。”
  你家吐血的都是脱力!北川有心吐槽但是看这家伙的模样却没有说出口,只是扶着她坐到一处稍微干燥的岩石上。
  卡米契亚用虚弱的声音道:
  “船长先生,请你把在下的剑取回来。”
  都伤成这样还听到她要自己的剑,北川脸色愈发古怪起来。
  “都这样了还想着你的剑,你的伤不需要处理么?”
  似乎发现了北川脸上的古怪卡米契亚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我的信条——战士不死于徒手。放心吧!这次只是越阶使用了高等剑技而已,在下可是有特殊职阶的剑士,凭借着职业特性可以很快恢复过来!”
  北川闻言转身向着卡米契亚的佩剑掉落的方向走去。
  地上的卡米契亚看着北川走远长舒了一口气,扶着一旁的岩石一手伸到胳膊底下扯开一个绳结,接下来惊人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平坦的胸部竟然慢慢隆起...
  “呦呵!剑士先生!你果然是一个女人!”一个猥琐的声音突然从一旁岩石的阴影中。
  “呵!小刀!你竟然没有趁机逃跑。”
  被卡契米亚叫破,阴影中的家伙慢慢走了出来,不是小刀又是谁?
  只见小刀这家伙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道:“虽然看见你第一眼,我就猜到你是个女人。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嗯!咳咳!请务必满足一个绅士的好奇心!”
  听到小刀的问题,卡契米亚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惆怅,然后突然又莫名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你想知道?其实也没什么,
  有一个老家伙曾经跟我说,一个女人在剑道这条路上走不了太远。
  那时的我倔强、叛逆,并不相信他的话。
  我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在了剑术上,攻克了老家伙口中一个个的不可能,我以为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剑道。
  但是!
  今天一试之下,哈哈!
  果然!我还是失败了!啊哈哈哈...!”
  小刀看着眼前这个又哭又笑的家伙,突然有些不想再演下去了。
  又是一个生来就被宣判了死刑的可怜家伙,她的心中早就已经被自己的执念填满。戏子的戏演的再真也进不了她的心,这样的戏还有价值么?可是!为了那个人这场戏又不得不演下去!即使是独角戏我也必须演下去!
  “明天是个晴天呢!”小刀看着上方黑漆漆的洞顶说。
  “嘿!小刀!不管你是什么人,没有船长的命令,你若是敢逃跑在下绝对会将你击杀!”
  卡米契亚把手放在胸肋处一推一按,身体里传出一阵骨骼碰撞声。
  小刀把目光从穹顶收回又恢复了之前嬉皮笑脸的样子。
  “那很痛的!你没感觉么?”
  “只是肋骨错位了而已,早就习惯了。”剑士冷漠地重新将胳膊下的绳结系好后,她又成了那个消瘦的【闪击剑士】。
  小刀抬头歪着脑袋看着眼前的剑士忽然道:
  “这么说,你是打算放弃剑士的位阶了么?”
  “不!即使前路遍布荆棘,我也决不放弃...”
  卡契米亚看着远处归来的北川,瞳孔中似乎燃烧起了火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