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无限学院系统 > 第二十九章 越境旅团,疯狂的政令...

第二十九章 越境旅团,疯狂的政令...


  “好了!小鬼!别怕,本小姐若想收拾你根本就不用这么麻烦!”
  说着安娜攥起拳头示威似的照着北川的脑袋比划了一下,可惜原本应该威胁性十足的动作却配上浑身酒气的安娜后,却完全变了一个风格————一个鲁莽的、抠脚女汉子的、既视感。
  “...”
  北川沉默不语,目前势比人强他只能看着这位的脸色小心行事。
  “嘿嘿!知道我为什么现在才提这些么?”
  安娜一把提起一旁的酒桶‘嘭!’的一声倒扣在吧台上,酒桶不知什么时候早已空空如也。她摇了摇有些发晕的脑袋,亚麻色的长发沾着酒液旋风般甩起,抽在北川的脸上火辣辣的痛。
  “瞧!我们现在已经是朋友了!哈哈哈!”
  “喂!...”
  北川被抽脸色一黑正想说话却被吧台后的布莱恩义正言辞的打断:
  “大姐头,其实在第三杯的时候你们就已经是朋友了,因为三枚金币只够三杯的酒钱,您看剩下的部分...”
  “混蛋!剩下的从你的工钱里扣!”安娜一把抄起身边的酒杯朝着布莱恩丢了过去,但布莱恩似乎早有预料优雅的后撤一步,完美地躲开安娜丢出去的酒杯,就像是古苪尔典帝国王廷里那些血统高贵的绅士。
  “可是,大姐头!我们的下一批货就要到了,如果您真的打算这样做的话——那么!下一个月份将这里将完全中断酒水供应。哦~当然!您的‘钢铁烈焰’也没有了...”布莱恩依然不苟言笑完全猜不到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但是话语中所蕴含的信息却让安娜如遭雷击。
  “没了?...对了我好像忘了什么...”
  半晌!
  安娜突然神经质的从吧台上跳将下来,眯成细缝的凤眼凌厉的扫视了一圈被吓蒙的众酒客。
  静!
  场上一直默默关注着这边情况的众人突然停下手中动作,噤若寒蝉...
  “今天本店提前打烊了!请回吧!但是——请记住!这里发生的事最好烂在你们的肚子里!”
  作为老油条的佣兵们连声应是,如蒙大赦的匆匆走出酒馆。而那些被无情抛弃的雇主们有些见识的自然乖乖退去,而另一些...
  三秒之内整个酒馆被清空,只剩下三个一脸懵逼商人模样的酒客还呆呆的坐在各自的桌子...
  气氛似乎已经凝固,场面一度尴尬到极点。
  终于
  一个身材肥硕的中年男人结结巴巴的打破了寂静。
  “发...发生了什么?”
  安娜突然眯起凤眼突然一睁。
  “我说雷霆践踏打烊了!”
  一旁稍瘦看起来也更老成的同伴似乎意识到不对,连忙拉了拉中年胖子示意他不要说话,谁知那胖子被这一拉之下反倒是激起傲气,
  “喂!臭飚子!你可知道我们是谁?我们可是来自萨哥斯大商人!一个破了吧唧酒馆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呜!
  长凳带着风声打着旋儿飞了出去,正好打在那个商人的胖脸上然后又带上另外两人,三人一起摔成了滚地葫芦。
  “米粒之光,也放光华?”
  安娜拍了拍手冲那三人一指一旁站着的布莱恩立刻会意,只见他微笑着优雅躬身一礼,拽住三人的腿一个一个的把三人丢出酒馆。
  “好~好凶残!”北川呆呆的看着发生的一切,电光火石之间硕大的整个酒馆就剩了他们四个人...
  “北川是吧?”那个残暴的女人转过头盯着北川的眼睛。
  “嗯!”
  听到他的回答安娜神情一变,刚才辣么凶残的女人好像突然失去了獠牙完全是一副失落的样子口中喃喃道:
  “唉!以前的他可不叫这个名字,你果然已经不是他了...也好!也好!”
  北川心中一动‘他’就是前身吧?想了想他决定还是得听听,于是他开口道:“能说说‘他’么?”
  安娜刚端起酒杯的她深深看了北川一眼最终还是开口道;
  “他啊!是个出了名的这一片出了名的懦夫、赌徒、恶棍!但是在说他之前,你知道——我是谁么?”
  “不知道!”北川无辜的摇着脑袋,他总不能说‘你这家伙看起来就是一个女流氓’之类的话吧。
  “我是雷霆之蹄越境旅团的团长,而且我的雷霆之蹄可是北境最大的越境旅团,当然!没有之一!哦!先解释一下,所谓越境旅团便是从其他王国收购铁矿、小麦、皮革、盔甲、武器,然后突破边境的关卡将它们运回诺德的自由骑士团,怎么样很酷吧?”
  安娜洒然一笑眼中闪过一丝追忆。
  “嗯!我听过一些诺德目前的处境,被所有邻国封锁的大陆公敌...这样的方法的确可以解决很多问题!”少年点了点头示意他在听。
  听到北川的回答安娜也有些唏嘘道:
  对啊!正是因为这样的恶劣环境才导致了越境旅团这样的伪骑士团的出现。
  ...
  自从第一次强行登陆战役后,诺德的国境就被邻国完全封锁了,而后继无力的诺德只能被困在白雪覆盖的高原上苦苦挣扎,日益懦弱的国力让它无力再次用强大的军队打破边境的封锁。
  尔后,能够使用的武器和工具越来越少,能吃的食物类也越来越少,理所当然的这个国家也越来越弱,这正是那些邻国想看到的。没人能改变现状,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拉格纳三世,终于忍无可忍的拉格纳三世发布了一条疯狂的法令,即《越境旅团私掠法令》,这条法令规定人们可以自行组织无主的(既没有效忠对象)自由骑士团,潜入其它国家然后带着资源突破封锁回到诺德,为这个国家带来新鲜的血液以及——新生。
  在那时!这就是那些开拓者的存在的理由,当然!这些冒着极大风险的旅团也获得了与之相匹的地位,他们不受任何除了拉格纳国王之外的贵族制约,而且地位等同于纯血贵族。
  无疑!拉格纳三世陛下是成功的,每次成功归来旅团都能得到让人眼红不已的不菲财富,而且更有甚者甚至还被拉格纳五世陛下亲自为授勋为骑士!这样一来,虽然伤亡一直很大,但诺德人血脉中的探险精神仍然促使他们乐此不疲的加入越境旅团的队伍。
  整个诺德就像是突然焕发了青春,这片被冰雪覆盖的土地上就像散满了象征着富裕的金币,英雄辈出黄金一代开始了...
  也就是在那时,年仅六岁的我被我那个老鬼父亲第一次带进越境旅团...
  似乎被勾起了回忆,貌似凶残女汉子安娜竟然端起酒杯试图掩饰自己有些发红的眼睛,却不想手中的杯子早已经空掉多时,她转过头冲布莱恩咆哮道:“布莱恩!上酒!”
  把三人丢出去正在关门收拾酒馆的布莱恩听到安娜粗鲁的咆哮,耸了耸肩刚想吐槽两句却发现安娜有些红红的眼睛,硬生生止住话头中规中矩的走到酒柜处,拿出一个丑兮兮的黑瓶子递给安娜。
  “呵!竟然是‘征服者之泪’!”
  安娜抹了抹眼睛莞尔一笑,从小腿抽出一把匕首几下打开瓶塞,又不知从哪里摸出一个精致的琉璃杯自顾自的给自己斟满,晶莹的酒液在透明的琉璃杯中发出诱人的香味,但安娜却没有一点让让北川的意思...
  “好了,刚才说到哪了?”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