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无限学院系统 > 第十七章 逃脱的准备

第十七章 逃脱的准备


  拖死了狂战士,北川迅速找到倒在冰凉地面上的女孩,这时的她就像一只摔坏的布娃娃,贪婪的呼吸着空气,看着不断从她的腹部涌出的血迹北川道:
  “没事吧?”
  “嗯!”女孩微微点头微笑。
  “那,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北川探询道。
  听到北川的邀请女孩收起笑容,犹豫了一会最终点头道。
  “...好。”
  得到肯定的答复,北川帮她重新固定了腹部的‘绷带’,接着搀起女孩向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是时候离开这里了,那些被他藏起来尸体要不了多长时间就会被巡逻的卫兵发现,等到那时候要想逃离这里就难了。北川想着不由的加快脚步,却没发现女孩的脸色更苍白了一些...
  两人开始移动起来,女孩心里同样明白时间的重要性,只是在穿过大门北川顿住了,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刚才那个被他生生拖死的那个疯子的尸体又有了变化,那人身上的肌肉萎缩眼窝深陷,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看来应该是狂化时膨胀的身体撑破的,现在的他看着就像一滩烂肉完全失去了骨骼的支撑一般。
  北川惊奇的看着地上的尸体,那家伙爆发时全身肌肉鼓胀,周身血色环绕宛如地狱中走出的魔神,而现在...
  “怎么会这样?”
  “那个家伙本来就受到了致命的伤害,而且觉醒为狂战士的时间不长,他并不能彻底掌控那种狂暴的力量,那最后的爆发更是尽了全身的生命力,变成这样不奇怪...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他全身的筋腱已全部断裂。”
  “真是恐怖的血脉力量!”北川感叹道。
  “呵!一群无法控制力量的可悲之人罢了,当然如果你真的是诺德人的血脉那你也许也可以觉醒为一名狂战士...”女孩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这个外表酷似诺德血脉的家伙。
  提到种族两人都默契的没有往下接,就这样沉默地走出那个充满异味的仓库。
  只是北川没注意到,那人破烂的衣衫中银色光芒一闪而过。
  待出了仓库的门,北川便立刻将他藏在不远处的链甲盾牌拿在手中,只有凭借这些防护性还不错的装备他才有可能防御那些来自弓箭手的威胁。
  待他穿戴完毕,一旁一直静静看着他的女孩突然出声了,
  “很不错!”
  北川皱了皱眉。
  “哦?你指的是哪方面?”
  女孩轻笑一声,嘴角露出一个好看的弧度。
  “你的眼力,盾牌是来自罗多克的蒙皮塔盾,白桦木制成的盾牌既能轻易携带又可以最大程度的遮挡弓箭。而你身上的那件链甲更是不凡,若是我没看错的话这上面应该被赋予了魔法的力量!”
  “没错!这件链甲可以暂时提高我的身体素质,能让我承受更多的伤害。”
  北川隐晦的偷瞄了一下女孩的表情,却发现她只是单纯的惊讶而已。他前面说的都没错,这件链甲的确可以增加他承受伤害的能力,但是这并不是全部,这件链甲另有一个也许只有他可以看到的功能(【轻盈】:身着这件护具的人可以免于承受它的重量)。这是链甲上附加被动技能,也正是看上了这项技能,北川才放弃了那些华丽的板甲,因为在计划中他可是要顺着河流逃跑,若是穿上那些华丽贵重的玩意从排水口跳下去——你确认不会摔死?或者是沉到河底淹死?
  “接下来我建议先去一个地方。”女孩走了皱眉毛,露出一个烦恼的表情。
  “哦?不是按计划走么?”
  “不,当时的计划已经不合适了我们了。”她把‘我们’这个词咬的很重。
  “好!我听你的。”北川洒脱一笑,对于女孩对这里的熟悉程度,他已经有了足够的认识。
  女孩的身体很修长,但体重却很轻,北川以30多点力量值背起她像是没有负重似得。沿着她的指导,北川找到了另一处仓库,这里与那堆满金币与装备的仓库不同,这里是专门储藏着食物的仓库。
  按照老办法北川轻易地干掉了门口的守卫进入仓库,此次进入这里的目的不是拿走食物,而是那个被放在墙角的巨大酒桶...
  打开密封的盖子,北川鼻头耸动他忽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那种味道的记忆随着北川的灵魂被投放在这个未知的大陆上,这是啤酒!!!
  “竟然!有啤酒!”
  “只是麦芽酒而已,不用惊讶,倒掉吧,这只大酒桶我有用。”
  北川充耳不闻放倒酒桶狠狠灌了几口,才有些失望的道:“可惜了,味道比起酒度都差得远。”...
  说着将靠在一边的女孩抱了过来,把酒水倾倒在女孩的伤口上,虽然不是烈酒冰凉的酒液倒在伤口上想想都觉得痛,而女孩没有吭声只是脸色一阵苍白。
  (抱歉!但这玩意大概是现在能找到的最好的消毒剂了...)
  大概10分钟后,北川背着女孩推着酒桶向着预定计划中的排水口走去。
  竞技场的排水口于地下的污水处理管道相连接,准确的说这种管道应该只是一条粗糙且复杂的人工渠,而北川他们所要前往的方向便是两者的交汇处。
  时间已经过去15分了,想必那些被隐藏起来的尸体已经被发现,而追兵将顷刻而至,现在最好的结果便是他们在守卫发现他们之前进入排水口。说实话带上这木桶真的很浪费时间,但是如果不带上它一会下河漂流,他可不能保证背上这女孩可以承受冰冷河水的冲击,所以北川只能带上它。
  一件装饰优雅的房间,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桌上的纯银餐具无不显示着主人的尊贵,而在这张桌子上坐着两人。一人全身被黑色的斗篷覆盖看不清模样,另一人则是一个蓄者小胡子的中年男人。
  “雅力安大人,就在刚才我们的仓库被一群小偷光顾了。”
  那个蓄者小胡子的中年男人,摇晃着手中金黄色的蜂蜜酒液漫不经心地问道。
  “哦?都丢了些什么?”
  黑袍人低头回答。
  “两具客人要的尸体,一把希尔凡圣剑,巫术链甲以及一些零碎的物品。”
  小胡子停下手中摇晃的酒杯。
  “我记得圣剑上似乎被涂了迷失香,通过迷失香能追踪到么?”
  灰袍道:“他们进入了另一个仓库,并在那里打翻了装着麦芽酒的酒桶,猎犬的鼻子只能最追踪到那里。”
  小胡子眉毛一挑。
  “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么?”
  “装酒的酒桶不见了...”
  听到这里那中年男人突然笑了起来:“让康斯托兄弟去竞技场中部的排水口看看,也许老鼠们已经快逃出去了...在那里抓住他们,啊哈!真想看到他们绝望的表情。”
  “是!雅力安大人。”黑袍人右手捶胸行礼退下。
  若是北川站在这里,他一定会发现这家伙右手上带着的臂铠,似乎与他一时的那一只有些相似。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点击进入www.84dy.cc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