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无限学院系统 > 第十六章 灼热的愤怒,死亡的未死之人

第十六章 灼热的愤怒,死亡的未死之人


  卸下装备是因为那些构成链甲金属环会在移动时发出声音,而在如此安静的环境下那些声音会传出很远,如果被里面的闯入者听见了,这次出其不意的袭击就会变成正面的对决。而初来乍到的北川并没有面对这些守卫的信心,至少那些守卫在储物仓库门口的家伙就不是现在的他可以应付的,坦率的说要不是凭借着弩箭之利他根本就不会想到要去招惹那些装备齐全的职业打手。
  令他庆幸的是这家伙似乎并没随手关门的习惯,仓库的门打开着的,他可以轻易的溜进去。
  北川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杂乱的仓库就像是他的家,虽说仅仅是在这里待了一会,但是这里的环境已经被他牢牢的记在脑海。他穿梭在各个堆砌起来的小山中,很快,他就发现了那个闯入者。
  那是一个魁梧的男人,头上带着那种装着一对牛角的护鼻盔,身上是一件镶着铁片的硬皮甲,赤果的双臂上肌肉纠结,看起来是个很麻烦的家伙,唯一值得北川高兴的大概就是这家伙的手中并没有武器。
  黑暗中传出那个男人的声音,
  “很硬气?...”
  北川一惊,看来那女孩已经被这家伙发现了,而且这家伙的情绪很不稳定,她随时有可能有性命之危。他弓着腰轻轻取下腰间的弩,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小心的向前靠去。
  叮!你开始潜行,你成功瞒过了对方的感知,
  你的潜行经验增加(你未获取潜行相关技能,经验暂时累加。)
  他需要一个更好的射击位置,那家伙带着头盔而且背对着他,他根本不能正面射击那人脸部的T字位,那么只有未被盔甲保护的脖子可以攻击,只要射穿了动脉或者破坏他的脊椎骨,那么那女孩就安全了。
  北川爬上了一个由肢体构成的小丘,从这里正好可以看到那那人的侧脸...,那人正用大手捂住女孩的口鼻似乎想直接闷死她。
  “哭吧!叫吧...”
  那男人张狂的笑声响起,声波在耳边炸响,北川心中突然升起一阵烦躁,(为什么?生命如此顽强,在某些人面前却依然脆弱如草芥一般,是世界太冷漠,还是我做的太少?)看着女孩从苍白渐渐飙到暗紫色,他扣动扳机!
  “咔嗒!”
  机括发出的响声传到那人的耳边,那男人只觉脖颈一痛,灼热的液体便喷溅了出来。
  “这是?我的血?...”
  言毕,那个强壮的身影向后仰天倒去,失去控制的身体与地面碰撞发出一个沉闷的响声。
  闯入者被北川击毙,被阻塞的空气有重新开始进入女孩的肺部,她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血液中渐渐回归的的氧气让她仿佛获得了新生。
  而站在一旁的他,平静的看着劫后余生的女孩,嘴角微翘...
  女孩艰难地支起身体:“咳咳!你怎么回来了?”
  “我来带你走。”北川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更加平静温和。
  “...”
  女孩沉默。
  “嗬嗬~”
  北川突然听到一个不同寻常的声音。
  “什么声音?你听到了么?”
  “——快跑!他是狂战士!”女孩看向北川身后瞳孔骤然一缩,北川身后那个已经被击杀的闯入者突然站了起来,他的脖子上还插着刚才那支弩箭,鲜血顺着箭矢的末端滴落在地上发出‘呲呲~’的声音。而他的身体则变成了诡异的血红色,体表上那些青色的血管似乎承载着燃烧的烈焰,散发着恐怖的高温将周围的水汽无限制的蒸腾,而那个本该死去的男人肌肉坟起青筋毕露浑身环绕着白色的蒸汽,整个人就像一只煮熟了的红色大虾。
  滴答!
  滴答!
  血液滴落在地上。
  北川猛地回头只看见一个残留着鲜血面容狰狞的脸庞,
  “嗬~嗬~”(一起死吧!胆敢偷袭我的小鬼!)由于喉咙被射穿他只能发出简单的嗬~嗬声。
  北川近千百次的逃命经验再一次帮助了他,矮身险之又险地躲过那人抓过来的手掌,灵巧的像一只大马猴一转转到那人身后像门外跑去...
  一击被躲过,那怪物狂躁的大吼一声,血红的眸子看向倒在地上的女孩...
  面对发狂的狂战士女孩眼神依旧平静,只是微微发白的嘴唇表达了她对生命最后的眷恋...
  (果然!还是得死在这里么?...不管怎样,谢谢你!~)
  看着闭目等死的女孩,那双猩红色的眸子举起比刚才粗了至少一半的的手臂,就要将眼前这女孩从世界上那个抹去,
  却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从门口处传来...
  “你个垃圾,蠢货,老子在这里!”
  猩红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狂燥,将仅剩的理智尽数吞没,
  “嗬嗬~”(杀~死~...)
  怪物放下手臂,此时此刻对于北川的仇恨完全的侵蚀了他的内心,他恨不能马上抓住这个可恶的小子扯下他的四肢再把他彻底撕碎。
  “呜啊!~”
  狂战士放弃女孩向着北川狂飙而去...
  (为什么?你能为一个仅仅认识了一天的陌生人做到这样的程度?...)
  女孩看着渐渐远去的那个红色的背影,眼角突然湿润了一些。
  也许是激发了最后的潜能,它与北川近10米的距离,在短短几秒之内被完全跨越,而那扇门距离北川已经不远,怎么办?加速冲过去然后关闭那扇门,以那扇门的厚实程度来说完全可以承受那狂战士的愤怒。可是!要是关上门那女孩怎么办?北川可以想象如果真的那样做,她一定会被疯狂的怪物撕成碎片。
  奔跑中的北川突然发现一旁堆叠的小山中突然伸出的一柄部,相似某种兵器,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嗬~嗬”发狂的狂战士已经临近,即使生命已经走到尽头但是那血脉中那狂暴的力量依然支撑着他,直到生命之河彻底干枯或者——完成复仇!
  脖颈血液狂飙,速度也在一次提升,前方的仇人已经近在眼前,浑身寖满血液的狂战士狞笑着伸出大手。
  就要抓住他了!
  唰!北川猛地一个转弯。
  磕啪!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发狂中的狂战士竟然被绊到了!
  怎么回事?原来早在北川发现那根长棍的时候,他就顺手拽出一根在转弯之际回头将棍子扎进那狂战士的脚下。然后~很不幸棍子被狂战士那狂暴的力量一脚踢断了...
  但幸运的是借助拐弯的惯性,北川依然成功地破坏了狂战士身体的重心。
  那疯狂追逐他的狂战士靠的就是胸中这一口愤怒气,这一摔之下怒气一散八成是动不了了...
  北川弯下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而让他惊讶的是
  狂战士的顽强不死不休,竟然真的如传说中的那般——那狂战士自倒地后便不断尝试着想再次站起来,无奈这一路狂奔让他的失血量大大增加,那炙热的血脉力量也在他疯狂的挥霍之下接近干涸,在挣扎中那血红的身影最终彻底失去了生命的气息。
  那男人血红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不远处靠在墙上的两把短斧...
  (若是,我没有扔下我的武器...果然父亲说得对,只是不知道我这样放弃了武器的人还能去松加德吗?)
  狂战士脑中浮现出一个威严的中年人的形象...
  这是他最后一个念头。
  
  G_罩杯女星偶像首拍A_V勇夺冠军在线观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meinvlu123 (长按三秒复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