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无限学院系统 > 第十一章 阴影中的23号

第十一章 阴影中的23号


  北川看着那柄穿透了斧男脖子的木制训练匕首,脑中突然回忆起费恩的话。
  “即使是木质的武器,也有人能用它发挥出不亚于真家伙的威力!”
  安赫尔拽了拽北川的胳膊并以目示意。
  北川会意沿着安赫尔的目光向着墙角看去,很快他便发现了在墙角的阴影中隐隐约约隐藏着的一团颜色较深阴影。此时时间已渐入黄昏暗红色阳光不再热烈,它所散发的光芒自然略显昏暗,而那团黑影就静静的蜷缩在墙角仿佛一堆杂物一般...
  “23号?”北川低头小声道。
  “是,也许不是。”
  说着安赫尔捡起刚才棍男扔在地上的长棍抛给北川,北川伸手接过双手持棍小心地向着墙角靠去。
  “根据竞技场的规则他最多只有两把匕首,但是他们的速度很快!你要小心!”
  安赫尔谨慎地背对着北川密切关注着场上诸人的反应,索性这时候这些家伙战斗正酣无暇顾忌这边角的异状,他松了口气却也没有放下手中的单手剑。
  而正在向前探索的北川,自接过长棍之后便进入了一种奇异的专注状态,整个场上所有无关的声音都被自动屏蔽,在他的耳朵里没有主场上的嘈杂,有的只是砰砰跳动的心脏,与极具节奏的缓慢步伐。
  “呼!~吸!”
  北川甚至听到了墙角处传来的微不可闻的呼吸声,呼吸频率平稳!?怎么可能?任何被逼到绝境的猎物都会不自觉的加快呼吸的节奏,为什么?北川脑中忽然迸出一个正在陷阱旁等待猎物的老猎手的形象。
  “不好有诈!”
  来不及细想北川将手中长棍往呼吸声响起的地方扔出然后就地一个翻滚,然而在北川飞退的同时墙角处传来一个清脆的机括声。
  “咔嗒!”
  接着弓弦声“嘣!”的响起,一支十字形箭头的弩箭从墙角飞出,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死死的钉在北川的左肩上,红色鲜血飚射染红了他身上褐色的短皮衣。
  当然!23号最擅长这些阴险的攻击方式,怎么可能就如此简单就结束?一旁倒栽在地上的棍男身后突然闪出一个手执短匕少年,那少年挥舞着手中的匕首划过一个圆弧扎向北川的脖子。
  这个时机之好北川甚至没有反映的时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匕首扎向自己的脖子,鲜血在空气中散发着奇异的腥气北川知道不仅有他的也有棍男的、斧男的、曾经在这里受过伤甚至死在这里的...
  他闭上眼
  我也该就这样结束吗?像他们一样...
  即使是开挂来的...
  也会这样像平常人一样死去。
  “铛!”一个沉闷的物体碰撞声响起。
  这就是冥界的钟声吗?怎么听起来远不及传说中的...
  “啪!”
  一个耳光打在北川的脸上,火辣辣的痛!
  “卧槽尼玛!要做梦回去再做!”
  北川睁眼,正好看见一个愤怒到扭曲的年轻脸庞正手执单手剑架住下刺的匕首,不是安赫尔还有谁?
  ‘咔嗒!’墙角处的草丛传来一声机括响,北川意识到可能是那个藏头露尾的家伙已经上好弦了。
  赶紧起身看准一脚踹在那持匕少年的肚子上!北川的力量有多大?是安赫尔的1.5倍,安赫尔的力量比之同龄人如何?据北川了解在22号甬道安赫尔的力气是最大的!
  北川这一脚下去直接把那少年踢的翻了个个,那少年翻倒后捂着肚子脸色惨白,眼看是失去战斗力了。北川也来不及顾及那少年伤势,直接发动格斗手套自带技能!
  擒月炎(未完成!)!
  一个劈捶打中少年下巴,将他打入眩晕状态,接着左手顺势卡主那少年脖颈提起,顶在阴影中那人与自己之间。
  这一切发生电光火石之间,当阴影中那人意识到同伴被擒已经晚了,每当他想射击的时候北川就将那少年往前一格,让他无法攻击。而北川两人也不敢轻易上前,毕竟两人谁也没有格挡弩箭的装备。
  四人就这样僵持着,大概过了半分钟。
  北川开口了:“喂!老鼠!你出来吧!继续呆在那里已经没有意义了!”
  阴影晃动了几下似乎在思考。
  北川看了看自己手中几乎被捏的快断气的少年道。
  “你看,我一直把这家伙举着也挺累的,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先放着家伙下来怎么样?”
  言罢将少年放在地上,但他的手依然没有离开那少年的脖子。
  北川将少年放下来后,墙角的阴影一晃走出一个脏兮兮的少女,手中端着一把比赛用的训练用弩,射击口隐隐对着北川两人,那弩箭被安装了铁质的十字形带倒钩的箭头,想必应该是通过某种方法将箭头偷偷带进场地,然后自行组装而成。
  少女脑袋上斜缠着一圈灰色的绷带,绕过眼睛裹住一边的耳朵,被裹住的耳朵位置出隐隐有血迹渗出。她神色木然的看着北川对于绷带上渗出的暗红色血迹似无所觉。
  北川看到这家伙走出来松了口气,躲在暗处的敌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你明明知道她有着击杀你的能力,而且她就在你身边,你却找不到她,就像一把倒悬在头顶的利剑。
  这时北川才有时间打量这个隐藏在暗处的‘威胁’,这少女有一双暗红色的眼睛银灰色的短发,虽然脸上沾满灰尘但除去绷带的影响从轮廓上看,应该是个美人坯子。
  “你放了他,我放了你!”
  正在北川端详着少女的时候那少女却开口了,只是声音冰冷的像冬天的风冷冽无情。
  “我能相信你么?”
  北川呲了呲牙,虽然刚才那只弩箭没射到骨头只是扎进了肉里,但这弩矢上的十字形倒钩当真是个歹毒的设计,拔又拔不得留又不能留。现在对他和安赫尔来说再打下去毫无益处,
  “我看到你制服雷瑟斯的那招,的确很快!我可以向前几步然后让你旁边那个拿剑的小子离远点,你将雷瑟斯放了,如果我反悔的话,你可以瞬间控制我。当然如果你要乱来的话,我会直接放弃雷瑟斯将你射杀!我还有三支箭!”少女神色冷漠但言语中却透露出她对自己的射击技术的高度自信。
  “好吧,我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北川同意,然后向安赫尔递出一个安心的眼神。
  然后一切按照少女的计划安赫尔后退离开弩箭的的射程,那少女向前走进北川的攻击范围,而则北川松开掐着少年脖子的手。
  大概是因为少年被掐的时间太长的缘故,北川一放手那少年就跌跌撞撞地像少女走去,少女也一如她的承诺一般没有攻击北川。
  待两人相遇,北川提高警惕也开始慢慢后退准备脱离弩箭的射程。
  看到北川安分的离开,少女脸上奇异的露出一抹温柔,把手中的训练弩别在后腰上的金属套环上,然后摸着少年的头道:“雷瑟斯!没事吧?”
  “利兹姐~我们失败了...回去会没命的。“少年低着头杂草一样的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
  “不会的,阿豪大人其实是个好人呢...”
  咔嗒!机括声响起。
  “噗!”
  少女突然喷出一口鲜血...,她惊讶地低下头看着腹部的血洞,因为弩矢强大的力量它所造成的伤口边缘甚至已经翻卷出白色的肉。
  “怎~怎么会!”少女惊讶的看着少年。
  少年抬头,凌乱的头发下露出一双冷漠的眸子...
  “我不想死...”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 扑倒男主好饥_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