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后跳斩!二刀流!  无限学院系统

关灯 护眼     字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鲁格镇竞技场主场地
  ‘真剑决斗大赛’正在激烈的进行着,众人手中的木质武器虽不及金属锋利,但挥舞起来也是呜呜带响倒是显得颇有声势。
  大叔费恩在得到‘弋’的承诺后,手上攻击的节奏徒然一变,由快速的疾斩变为频繁的下劈,武器的挥舞速度也大幅减慢但作用于大剑上的力量却变得越来越大,若是你站在费恩对面,你会发现他的每一次攻击你都看的清清楚楚,他的动作也是一板一眼丝毫没有可以夸赞的地方,但是他的每次攻击都会迫使你按照他的意图进行闪躲...
  而费恩的对手塔姆现在就是这种感觉,他觉得自己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而费恩的攻击就像一张粘稠的大网将他的活动范围限制的越来越小,他甚至有种快要窒息的错觉。
  观众席上开始为费恩喝彩,有些费恩的崇拜者更是疯狂的呼喊着他的名字。
  其实面对这样的攻击,若是一般的对手可能已经被强大的压力打崩溃了,但是费恩的对手是谁?是‘碎石者’塔姆!16号的管理者!怎么会被这么轻易击败。
  只见塔姆怒喝一声,两手撑起大剑对着费恩大剑最难发力的那个点就是一架,‘崩!喀嚓!’两把木剑的碰撞竟然发出了山石碎裂的声音,北川看到费恩的剑竟然生生将塔姆的大剑打断!并且余势不减的向着塔姆就劈了过去,但是塔姆似乎早有准备,在抛弃断剑后迅速闪躲躲开了这一记重劈,几个翻滚之间落到了两个参赛者之间,兔起鹤落只间两脚踹飞了两人,顺手还夺去了其中一人的盾剑,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塔姆盾剑到手的瞬间,费恩的斩击就到了,塔姆右手擎盾将身体重要的部位藏在盾牌之后,向着费恩就合身撞了上去。
  看到塔姆的冲撞几乎所有的人都将心提到了嗓子眼,毕竟这一记冲撞的时机太巧妙了,此时正是费恩举剑劈砍之际若是回防根本来不及,看那塔姆魁梧的身躯要是被撞中这一下,即使是费恩也够呛。
  只见费恩突然虎目圆睁向后一个轻跃让过几乎贴脸的盾牌,双臂愤然发力照着盾牌就是一记重劈!
  “后跳斩!”
  “出现了!费恩的招牌绝技!我早猜到的!”
  “费恩!费恩!”
  “嗯!不愧是狂暴者!果然很强,只是很遗憾,没有看到他的另一项剑技,就要结束了...”一位观众这样失望的说道。
  费恩一记后跳斩重重的劈下,塔姆灵活的身体再也没有像以往那样让他逃过一劫,他生生吃下了这一击的全部威力。
  “嘭!”
  ‘碎石者’魁梧的身躯重重地倒在地上,溅起一片尘土。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不管塔姆是如何强大这一次也该失去战斗力了,但是,没错这里出现了‘但是’剧情出现了转折。
  就在费恩已经转身捡起刚才一把不知被谁遗落的大剑准备收拾其他杂鱼的时候,北川敏锐察觉塔姆好像动了一下,是的!没错这家伙的手指的确是动了一下。
  接着恐怖的事情发生了,这家伙竟然缓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只见他直起腰身露出一个鲜血淋漓的脸,向着背过身的费恩露出一个堪称恐怖的笑容。
  “费恩!小心背后!”北川与安赫尔同时大喊道。
  也许是因为竞技场上太过嘈杂,北川与安赫尔的呼声被还在为费恩欢呼的观众所淹没,而另一边费恩似乎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即将会遭到致命的攻击,依然保持着弯腰捡剑的动作。
  在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一切都如慢镜头下的电影一般...
  塔姆撑起盾牌身体前倾,胳膊上的肌肉坟起,眼神充满疯狂。
  咚!咚!咚!
  脚下尘土被塔姆踏成碎末,碎末上扬弥漫在空气中,看起来犹如沙漠般黄沙滚滚...
  近了
  塔姆双腿突然发力整个人如出膛的炮弹一般猛然跃出,同时胳膊上的肌肉一收一放手中盾牌向前一拍。
  嘭!
  “你的斩击!老子可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塔姆就像一辆高速行驶的重型卡车,重重地撞在费恩身上,而毫无所觉的费恩就像只破烂的布娃娃一样飞出了老远,然后‘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吔!”
  看台上的观众传来一阵惊呼。
  “安赫尔!快想办法弄开这铁门!”北川看到费恩倒地连忙让安赫尔想办法打开铁门,虽然才进入23号甬道而且还只是临时加入,北川依然有必要在这时候救一下费恩。
  “不,没有办法,这铁门的开启与关闭的权利掌握在灰色斗篷手里。”安格尔出奇的平淡,仿佛那个场中的汉子只是个与他毫无关系的路人。
  “你不打算救他么?”北川疑惑的问道。
  “不,他不需要我们去救,他可是费恩!狂暴者!费恩!”安赫尔的语气依然淡漠,但却对费恩充满了信心。
  “疯了吗?他现在已经完全不能行动了!”
  北川无奈的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观众台上,
  刚才还满面遗憾不断叹息的那位观众,看到费恩被击飞,脸上惊喜之色一闪而过。
  “看来,今天有机会再次看到费恩的那项绝技了。”他喃喃着说。
  竞技场上,
  塔姆得意地看着倒在地的上费恩,把手上的盾牌往地上一丢,他再次扬起双手准备迎接观众的欢呼,但是却发现大部分的观众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看着他,而另一部分则更是一脸鄙夷。尴尬的放下双手塔姆一脸懵逼,他不明白今天的观众到底怎么了。
  另一边,倒地的费恩撑着地面坐起,往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一手一个捡起身旁掉落的两把大剑,站起身向着神情突然变得愕然的塔姆走了过去。
  “怎么?怎么会?只有我才有这样的体质,你怎么会!”塔姆结结磕磕地指着费恩。
  费恩挑起一把地上的大剑向塔姆扔了过去
  “费什么话!先来打一场吧!”
  塔姆接过大剑神色再变:“既然这样,那老子就再杀你一次!又何妨!”
  说着擎起大剑揉身而上,一副想拼命的凶狠模样。
  费恩却没有再多言,两手的大剑同时举起作牛角状,待塔姆冲至身前时双剑同时重斩,塔姆一慌连忙举剑一格,本以为这两剑力量不大只要格挡住了一定没事,却不想费恩的左手剑的确正中塔姆架起的大剑上,但右手剑却划过一个诡异的圆弧,一剑砍在塔姆腰间。
  塔姆闷哼一声迅速急退,刚才那一剑差点打断了他的肋骨,亏得他身体强健只是痛了点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似乎在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减轻痛苦。
  而费恩看着塔姆退去也不攻击,只是回头对着隐隐守护在一边的‘弋’道:“好了!接下来你去清场吧,注意别伤到他们打晕就好!”
  “你要用那个?那好吧。”‘弋’瞅了一眼狼狈的塔姆点了点头。
  接着那个被成为‘弋’的男人竟然像一阵旋风般的冲了出去,所过之处若避之不及就会在地上留下一副躯体...
  “那个人!很厉害。”北川看着竞技场上不断穿插的身影。
  “嗯!他叫‘弋’,是我们这里除了费恩大叔以外最强的人了。看吧,费恩大叔开始进攻了!”安赫尔点头突然道道。
  北川向场上看去,现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费恩会被别人称为“狂暴者”了。
  只见场上费恩双手抡起大剑追着塔姆疯狂连斩,而塔姆则连续闪躲但是费恩的攻击速度极快,特别是在两手都拿着大剑时更是快的恐怖,木剑在视网膜上留下的残像与真实的攻击轨迹连起来,就像一张笼罩在塔姆身上的大网,无论塔姆如何灵活、怎么躲闪、也不断地被砍中。
  幸亏这时候的‘弋’已经将场上的‘杂鱼们’清理干净了,要不还不知道要误伤多少...
  “你不累么?大爷...”不断躲闪的塔姆闪过一次攻击。
  回答他的是,一柄重重地砍中了他下巴的木剑,把他打飞。
  塔姆旋转着飞了出去倒在地上,不动了...
  而此时费恩也停下了他疯狂的剑术,走到塔姆身边道:“听着!虽然在这时候,我很想就此将你终结,但是我决定给你一个机会。下一次,你就没有然后了...”
  说罢也不管塔姆听没听到直接转头离开。
  现在场上就剩下了费恩与‘弋’两人,离这轮结束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
  “怎么样?‘弋’还要打么?”费恩只有嘴角残留的血液能让人看出刚才确实受过伤,其他除了衣服脏了些与刚上场是没什么区别。
  而‘弋’就有些糟糕了,虽然只是清理一些杂鱼,但是23号那些善于隐匿的家伙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麻烦,看他手上那把断剑与正在渗血的布衣便是明证。
  “呵,费恩,下次吧!”说着扔掉了自己的剑并向解说台上的灰袍示意自己放弃比赛。
  “‘弋’受伤过重,无法在进行比赛,这轮胜者‘狂暴者’费恩!”
  台上的观众们沸腾了,他们大声地欢呼着,自己心中战神的胜出。
  费恩!费恩!
  ...
  “请问,费恩,是否还要继续挑战?”
  “我放弃!”
  说完费恩便搀着‘弋’向着22号甬道走去,随着熟悉的“卡拉拉”铁链拉起10道闸门,甬内的众人连忙将自己受伤、晕倒的同伴救了回去。
  待到一切收拾完毕,灰袍万年不变的声音再次响起。
  “第7轮真剑大赛开始!”
  “现在,开始抽号!请被抽到的管理者选择出场人选!”
  15号
  12号
  22号
  23号
  ...
  “哇!今天的22和23可真是幸运啊!连着被抽到两次!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还能见到费恩。”
  看台上的观众如是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TXT下载

搜索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