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无限学院系统 > 第七章 ‘狂暴者’费恩与他的崇拜者

第七章 ‘狂暴者’费恩与他的崇拜者


  竞技场内部成员一般会穿上灰袍、兜帽,据说这是一个古老组织的特有的标志,虽然在这片大陆上没有人真正提出过统一服装这个设想,但全大陆的竞技场却奇怪地全都配置了这种灰色的带兜帽的袍子。
  竞技场超然于世俗权利管辖之外,不单单是因为它的神秘,还源于它的武力。
  根据竞技场的规定,只有连续赢得10轮以上的挑战者,才有机会向竞技场申请成为某一甬道的‘管理者’,当然如果你申请的这条甬道已经拥有了管理者的话,很简单!击败他,你就会成为新的管理者。竞技场的甬道管理者,每一个都是极为强大的,他们不隶属于竞技场但却管理着竞技场中至关重要的20条甬道。
  ————————《鲁格志——竞技场篇》
  22号甬道入口
  黑暗中传来一阵急促的呼喊。
  “快快!让开,萨利被打伤了。”
  北川定睛一看,两人抬着一个伤者,正在迅速通过打开一条缝隙的铁闸门,所到之处众人纷纷避让。看到事态紧急他连忙走上去想探一探伤者鼻息,不想入手竟已是一片冰凉,这人已经死了……
  死者年纪并不大,身体大部分完好只有些许擦伤,能在竞技场中仅受这么一点伤害,说明是把竞技好手。他的脖子诡异的弯曲着,看来曾经受过重创,而且似乎是一击造成的,什么人会用如此手段?
  北川第一次这么直接的接触一个死者,他强忍着胃部的翻涌,对众人道。
  “他已经死了。”
  随着这句话出口,一种让人感到十分糟糕的情绪开始在人群中蔓延...
  一名瘦骨嶙峋的老人,从黑暗中慢慢走到如柱般的光线下,抬起头两眼无神地看着头顶那耀眼的光芒嘴中喃喃道:“欢迎、来到、地狱...,光明生于黑暗,而改革者终将降临……”
  尽管老头很奇怪但这个时候,并没有人理会那个那个奇怪的老头,更多的人更是目露仇恨之色,对于22号的所有人来说,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曾经并肩战斗过的战友,虽然很多人倒下了,但是他们都被生者铭记着从不曾遗忘,而且这份记忆会一直延续到他们走向死亡的那一刹那。
  费恩来到一旁的墙壁处掀起一块掩在墙上的木板,露出一条条或深或浅的划痕,费恩呆呆地看着这些划痕神情有些低落。他掏出腰间的匕首犹豫了一下,在墙上重重地又加上了一条...
  良久费恩转身喉咙里发出压抑的低吼,
  “告诉我,是谁?是谁杀死了他!”
  此时的髯须大汉须发怒张,就像一头发怒的雄狮。
  一个瘸着一条腿的人出声道:“是16号甬道的管理者‘碎石者’塔姆!他轻易的击败了我们,我们...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有人认出了那人,不错!正是上次与萨利一起入场的那个。
  “很好!16甬道,是吧?下轮我会出手,‘弋’!你一会跟我一起。我走后,下轮如果在抽到我们,就让北川与安赫尔上场!”费恩面色平静地安排着诸人上场的顺序,但任谁都能够听出这汉子像一座即将喷发的火山!
  “费恩!如果这轮没有抽到我们的话,怎么办?”那个被称为‘弋’的男人,对费恩道。
  费恩盯着场中那个魁梧的身影缓缓道:”放心!他不会走的。”
  北川沿着大胡子的视线看去...
  此时尘土飞扬的竞技场内仅剩两人,一个魁梧的大汉手持一把木质双手大剑疯狂的攻击者另一个身材稍小一号的挑战者,虽然那家伙拿着剑盾但架不住魁梧汉子惊人的力量,每一次攻击都打的他连连后退。几轮之下那人左支右拙几乎失手。那魁梧汉子狂笑一声欺身而上一剑劈飞了那人的盾牌,再复一剑砍中那人的脖颈,这一击势大力沉即使是使用木剑也几乎将那人的脖子齐根斩断!那人动都没动一下就直接像一只破麻袋一般软倒在地。
  北川看的脊背发凉,如此凶残的战斗方式,他也只有在第一次任务时那只地精武士身上见过,不过很明显那只地精似乎更强些。
  那魁梧的男人在击败最后一个对手后独自站在竞技场的中央,享受着观众的崇拜欢呼。他用力的拍打着胸膛强壮的肌肉,换来某些女性观众的一阵尖叫。
  这时一个毫无感情的声音响起:“胜者‘碎石者’塔姆!请问是否继续下一场?”
  “当然!”
  瓮声瓮气的声音从场中那男人的嘴中传了出来。
  “那么抽号!开始!”
  16号!
  12号!
  24号!
  ...
  23号!
  22号!
  “请各管理者,选择入场选手!”
  22号甬道,
  随着一阵‘卡拉拉’的铁链声,封锁在入口的铁闸门被拉起,露出通往光明的万众瞩目的竞技场主场地。
  “看来运气不错啊!”
  大胡子费恩对那个被称为‘弋’的男人点了点头,同时回头用力拍了拍北川的肩膀道,
  “最后在提醒你一句,小心23号那帮卑鄙的家伙。”
  说完他扭头走出黑暗的甬道。
  两人走出阴影站在阳光下,一旁台阶上的灰色斗篷让他们选择入场武器,费恩选择了一把大剑,而弋则选择了两把单手剑,从两人手上的厚茧来看明显都是善于进攻的强者。
  选择之后费恩与弋才算真正踏入了竞技场的主场!
  在他们出现在竞技场时,观众们的欢呼声彻响的整个回形的场地,几乎所有人都疯狂地为他呐喊。
  “狂暴者!是‘狂暴者’费恩!”
  “碾碎他!撕碎他!”
  “哈尼!又有些晕了,我竟然看到了传说中的狂暴者。哦~”
  北川看到阳光下的那个大叔模样的男人喃喃自语:“费恩竟然拥有如此大的魅力?”
  或许自语的声音有点大,一旁的安赫尔听到后出声解释道:
  “当然!大叔可是这里最强的人,‘狂暴者’称号的拥有者,据说他曾是伟大的‘诺德圣堂卫士’中的一员。”
  北川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面带自豪之色的布带少年,这小子似乎很崇拜费恩啊,而且这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费恩曾是‘圣堂卫士’的一员,北川细想觉得自己有必要把这点搞清楚。
  “能给我讲讲,关于圣堂卫士的事么?”
  “你说,圣堂卫士啊?”
  “对!没错!我从没听过这个名词。”
  “这圣堂卫士,是从诺德皇家侍卫中选出来的佼佼者,本来诺德皇家侍卫的入选标准就很严格了,能成为圣堂的也就少之又少,打个比方吧如果以为侯爵级的贵族带满私兵也就是300人左右,而这三百人里诺德皇家侍卫大概能有50多人,但是诺德圣堂卫士也就只有一两个,这还是状况比较好的贵族军队,若是差一点甚至你根本就见不到他们的身影!”说着布带少年眼中崇拜之色愈加浓郁。
  北川‘哦’了一声便不再言语,他对于这种完全盲目的崇拜者口中的称颂之辞实在缺乏信任。
  但他却不知自己这一声“哦”,正好戳中了布条少年爆发的引线,然后布条少年这只雷管自然就被引爆了。
  “喂!你‘哦’什么意思,你在蔑视我么?”布条少年发怒了。
  “没!你看大叔出场了!”
  北川连忙拐开话题,并把焦点重新放在,他的偶像身上。
  果不其然,少年果然被北川的话所吸引连忙向场上看去。
  “是么?我看看...”
  看到布条少年被轻易地骗了过去,北川长吁了一口气。暗道,怎么这个世界的小孩这么喜欢暴力呢?幸亏我长在21世纪,要不是那岂不是会被打惨了...
  另一边,受到热烈欢迎的大胡子费恩面上没有任何表情,他只是冷冷的盯着另一位管理者塔姆。对于那些热情的观众,他也只是淡淡的向观众席上行了一个简单的捶胸礼算是打过招呼了。
  其实到了管理着这个位置基本上上场的次数就已经很少了,有时你甚至还可以利用自己的职权拒绝进入这种形式的竞技。但是今天那位16号的管理者‘碎石者’塔姆率先跳了出来,并且击杀死了22号的成员,这就使得费恩不得不出手教训一下这个狂妄的家伙。
  费恩与‘弋’出现后,其他9个甬道的人也陆续到场,其中不乏凶神恶煞之辈,不过没有再发现新得管理者。
  而耀武扬威的塔姆也终于发察觉了另一位管理者也进入了场地。他舔了舔嘴唇低声自语道:“看来刚才死的那人,已经把这家伙彻底搞火了,嗯!和这家伙打倒是挺耗费体力的,这轮打完就得走了。”
  “现在第6轮真剑决斗大赛!开始!”
  费恩掂了掂手中的大剑径直向着碎石者塔姆走去,而一旁的弋则挽了两朵剑花跟在费恩右侧警惕的关注着周围人的一举一动。
  等到两者相距不到三米时塔姆突然说话了:“好久不见,费恩。唔!刚才好像一不小心把你家青菜捏死了,真不好意思。你看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我仅仅是把另一个的腿拧断了,怎么样我够意思吧?。”
  “你当然够意思!”费恩回到,但是在说话的同时他已经扬起大剑,一剑就向着塔姆的腰间斩去。
  这一斩不可谓不快但是却被塔姆轻松闪过,看来在灵活性方面这家伙也有着不错的建树。
  “嘿!老伙计你今天怎么这么软趴趴的,大爷我一点感觉都没有!”那塔姆一边闪躲一边还对着费恩嘲讽道。
  费恩猛砍一剑逼出一个空档,回顾一旁的弋对他吩咐道:“这周围就拜托你了!”
  ‘弋’拍了拍胸脯大声道:“放心吧!费恩!23号那帮家伙就交给我了!”
  他知道,只要给费恩一个专注的环境,他就能发挥出恐怖的战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