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天眼炼魂 > 第556章 倾依之引

第556章 倾依之引

    “他是不是有病!”温舒昕满脸疑惑地问道。
  
      薛倾依满脸失望地摇了摇头,“不知道!”
  
      “你才有病,你们全家都有病!”茧中的吴勇气得大叫。
  
      “哈,笼中之鸟,也敢猖狂?”话音落,香茧立即开始缩小,茧内与吴勇的斥力却开始加大,吴勇的身体立即被挤压,皮肉破裂,浑身骨头“咯吱”作响。
  
      明明非常胆小怕疼的吴勇,此时却大义凛然地咬紧牙关,通红着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温舒昕,“老子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噗——
  
      吴勇整个身体突然爆成一团血沫。
  
      地面上的天骄庭众人看傻了,薛倾依也看傻了,温舒昕更傻了!
  
      “温……温少爷,您把吴勇给……弄死了?”薛倾依脸色十分难看。
  
      “我……不是,我没有……我根本就没用多大力道啊,我……我没想伤他啊!我还需要他制造法则之身的手段呢,我怎么可能杀了他啊!我只是想给他一点小小的惩罚而已,我……我也不明白他怎么这么容易就死了呢!”温舒昕说话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那我们现在……对了,万一薄铁砚知道了吴勇被我们弄死了,会影响关于法则之身的交易吗?薄铁砚会不会迁怒到您的身上?”薛倾依站在了温舒昕的角度上,首先想到了薄铁砚的因素。
  
      “哼,就算他迁怒到我身上又如何,难道我还会怕他不成!”温舒昕在美女面前,自然是不能输了气势的。
  
      “温少爷,您当然不会怕薄铁砚了,但就怕到时薄铁砚因为吴勇之死,而不肯把法则之身的位置告诉咱们,您还怎么捕获法则之身啊!”
  
      温舒昕皱了皱眉,“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温少爷,有些话,我不知该说不该说。”薛倾依眼中精光一闪,突然说道。
  
      “倾依,你我之间何必如此见外?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就算是说错了,我也不会怪你的。”
  
      “是这样的,温少爷,我刚才突然想到了这段时间以来,您与薄铁砚交流的一些事……您曾经利用吴勇的信息与薄铁砚做交易,尽管薄铁砚不愿意,最终却不得不同意保举您进入天机部;后来,薄铁砚又用刀之法则之身的消息与您再次交易,代替了保举您进入天机部的条件;再后来,薄铁砚又多附赠了一个吴勇能够制造法则之身的消息,让您在‘鱼’和‘鱼竿’之间进行选择……最后,我们才想到了提前寻找吴勇……”
  
      “不错,这的确是这段时间以来,我与薄铁砚交流的事件脉络。”
  
      “温少爷,这些事情,每一件事单独拿出来,都不奇怪。但若是联系在一起的话,我突然想到了一个词!”
  
      “什么词?”
  
      “连消带打!”
  
      “连消带打?什么意思?”温舒昕皱了皱眉头,他自然知道这个词的意思,但不知道薛倾依此时说出这个词,指的是什么。
  
      “温少爷,咱们似乎忘了,最开始您的目的是什么了。”
  
      “我最开始的目的……”
  
      “是进入天机部!只不过后来,是薄铁砚不断给出新的诱惑代替之前的承诺——以法则之身的诱惑代替进入天机部的承诺,以制造法则之身的诱惑代替刀之法则之身的诱惑。我们就像是被牵着鼻子走一样,完全按照薄铁砚的思路走了下来,绕来绕去,绕到现在这种境况,恐怕什么都无法得到了!可我们完全忘记了,您最开始,其实只是单纯地想要进入天机部而已。”
  
      “唉,怨不得别人,是我自己没有承受住诱惑啊!”温舒昕叹息道。
  
      “不,我觉得事有蹊跷!刀厉是未完全状态的法则之身,还需要等待很长时间才能发挥最大价值,所以,捕捉刀厉一事并不急。而在这当口,薄铁砚又把吴勇能够制造法则之身的消息告诉了您,还让您选择……任何一个正常人,都能分得清轻重缓急,既然捕捉刀厉并不急,那么在这之前,我们会做些什么呢?是跟着未完全法则之身走,一直跟到它成就完全状态,加以捕捉;还是趁着这段时间,先去做一些更重要的事情呢……比如,确定一下吴勇是否可以制造法则之身,或者,直接把吴勇捕捉到手!”
  
      温舒昕眉头紧了起来,“倾依,你的意思是说……”
  
      “会不会咱们所做的一切,完全被薄铁砚给算到了呢?温少爷,薄铁砚这个人,我没有接触过,不敢断定他的性格,所以只能进行一些猜测。但是您与他是熟识,应该对他非常了解吧!”
  
      “这……”温舒昕不自觉地打开折扇,轻扇清风,凝神思索,良久,方才说道,“薄铁砚此人神秘无比,谁也不可能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倾依你说的这种情况,确实有可能存在。”
  
      “若是如此的话,我们能不能再次大胆猜测!吴勇真的能够制造法则之身吗?刀之法则之身,真的是刀厉所变吗?还是说,这些其实都是一种薄铁砚给出的假消息?又或者说,即便消息全部属实,可刚才的吴勇之死,是真实的吗?会不会是薄铁砚在暗中搞鬼的?您的技法控制力绝对不低,不可能犯下力道疏忽以致人死的错误,但如果有人从中搞鬼就不一定了。温少爷,以您对薄铁砚的了解,他有暗中搞鬼的能力吗?”
  
      温舒昕脸色渐渐变得越来越难看,“薄铁砚……自然是有这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手段的。他可以召唤一个影子分身,别人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我却知道,那是天道缩影!天道缩影若是想要暗中搞鬼,简直太容易了!可恶……一定是薄铁砚为了不让我进入天机部,才想出来的鬼主意!”温舒昕越想越觉得事有蹊跷,越想越觉得心中有气。
  
      什么事情就怕联想,越是自己脑补出来的东西,越能够取信自己的大脑,由心而外地都会相信相信。
  
      “可是,倾依,如今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晚了,薄铁砚完全可以抓住我杀了吴勇这件事大做文章,取消一切交易,让我竹篮打水一场空。而我,却没有办法去质疑他!恐怕这次来到烂灵域,我是一点意外的收获都不要想了……啊不,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倾依你!”到了现在,温舒昕还不忘给女人灌迷汤。
  
      薛倾依浅浅一笑,“温少爷,您先不要急着下定论。我有一事不明,希望您为我解惑。”
  
      “说吧!”
  
      “您同薄铁砚一同来到兰陵域寻找转世灵童,可貌似您对这件事并不怎么上心啊!连高大猛还曾做过努力,妄图以统一六大派为手段来寻找转世灵童,可我见您只是与我游山玩水,却一点都没想过转世灵童的事情啊!如果是因为我的问题的话,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我可不想成为您的拖累!”
  
      “不要这么说自己,倾依!”温舒昕拉过了薛倾依的手说道,“其实,自从知道宗门把薄铁砚派出来寻找转世灵童之时,我就已经明白了,宗门是想把找到转世灵童的功劳送给薄铁砚,我与高大猛只不过是个陪衬而已!高大猛性子憨,脑袋里面一根筋,根本就没想过宗门的意图,只知道自己傻乎乎地去做;而我,既然已经得到了倾依你,什么转世灵童,我已经不再去想了!”
  
      “可是温少爷,我希望我的男人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而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懦夫!既然您接了这个任务,就一定要把它做好!虽然您猜到了逍遥阁可能的意图,但我只想问,如果是您在薄铁砚之前找到了转世灵童,那又怎么样?是薄铁砚会抢了你的功劳啊,还是逍遥阁会杀你灭口啊!”
  
      “当然都不会了!我在宗门中也是有跟脚儿的,是我的功劳,谁也不能赖走!只不过在寻找转世灵童这种事上,薄铁砚那种推演之术的优势太过明显了,我很难在他之前找到转世灵童。”这还是温舒昕第一次在薛倾依面前,承认自己在某方面比其他人不如呢。
  
      “薄铁砚依靠推演之术寻找转世灵童,高大猛依靠统一六大派寻找转世灵童,那么您呢?如果您要寻找转世灵童的话,会用什么方法?”
  
      “利用我的《香樟功》的特性,任何一个女人的体香都不可能逃过我的感知,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走遍烂灵域每一寸角落,只要转世灵童还在烂灵域,哪怕她在附属于烂灵域的次元空间中,我也一定能够找到她!不过,那需要一段相当长的时间。”
  
      “依靠《香樟功》的特性来寻找……这种办法如果运气不好的话,的确很难短时间内见效;不过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一下就找到了转世灵童的藏身所在地区,那么您要找到转世灵童是很容易的吧!”
  
      温舒昕大笑着摇了摇头,“倾依啊,我自然知道《香障功》的优缺点,不过,我从抱有过那种依靠逆天运气成事的侥幸心理,我的一切都是我一拳一脚打拼出来的。既然知道薄铁砚对这份功劳势在必得,我又何必与他争抢,倒不如做些更重要的事……比如,陪伴我的爱人!”
  
      薛倾依貌似感动地看着温舒昕,从温舒昕的眼睛里,她真的看到了一丝真诚。薛倾依不知道的是,温舒昕说的其实真是心里话,只不过是只说了心里话的前半句,后半句是——最后通过女人的动情得到对方的天眼神通的特性,以加强自身的体香效果。
  
      温舒昕真的就是抱着这个目的来到兰陵域的,他真的不想与薄铁砚争夺转世灵童的功劳,因为他知道,他争不过薄铁砚。与其费时费力还难以成功,倒不如在烂灵域中做自己的老本行。
  
      烂灵域可不是逍遥域,这里没有《香障功》的传说,也没有见识过高级武者,更没有见识过像温舒昕这种对女人体贴入微的超级武者,所以,烂灵域的女人太好骗了!几句动情的话,加上动情的体香,再爆发出强大的灵力波动,随随便便就能轻松搞定这里的女人!只不过值得温舒昕下手的女人实在不多,需要经过他的大量筛选。
  
      所以,温舒昕对薛倾依所说的话,是发自内心的真诚之言——当然,是减了半句的真诚之言。
  
      薛倾依面现犹豫之色,但随即眼神坚定起来,沉声说道,“不行,我绝不允许我的男人未做努力就轻易认输!温少爷,我视您为心中最伟岸的英雄,您千万不可以让我失望!如果您真的连努力都不做,就轻易把转世灵童的功劳让给薄铁砚,那么您的形象在我心目中,恐怕会瞬间倒塌。如果是那样的话,很抱歉,我很难在心中对您产生最强爱意了,我恐怕只能离开您了!”
  
      好一个刚强的女人啊!温舒昕定定地看着薛倾依,心中再难平静,难道这就是薛倾依不肯真正动情的原因?如果是这样的话……
  
      温舒昕温和地笑了起来,“倾依,想不到在你的心中,对我的期望是这么高呢!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不与薄铁砚争夺转世灵童之功,是想给他们天机部一个面子,与他们搞好关系而已!不过既然倾依你有如此雄心,那么我自然要与薄铁砚争个高下!”
  
      薛倾依立即双眼放光,“好,这才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男人!温少爷,我一定会帮您的!其实,在跟了您之后,我对转世灵童的藏身之处,早就有过猜测!只不过您一直没提过寻找转世灵童,所以,我也就一直没说。”
  
      “哦?倾依,没想到你对我这么好!说说看!”温舒昕笑着说道,其实他的心中并不认为薛倾依能提供什么帮助。
  
      “温少爷,您的《香障功》非常神奇,能依靠体香判断出许多事情,当初您就说过,从花太森身上,发现了我的体香的气息……那么想必我与花太森的关系,您也已经猜到了吧……”
  
      温舒昕一摆手,示意薛倾依不要再继续说下去,“倾依,以前的事情不要再提了,我看重的是现在的你,不会去管你的过去!”
  
      “温少爷,谢谢您!不过,我要说的是,由于花太森与我的关系,花太森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我都略知一二,包括……他与贺一鸣的关系!”
  
      “花太森与贺一鸣的关系?”温舒昕一惊,立即打起了精神,“花太森竟然与贺一鸣有关系?他们是什么关系?”
  
      “主仆关系!”薛倾依斩钉截铁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