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书楼 > 神级程序猿 > 第615章 现身
    神念之下银龙大军之中,拥有着一个灵魂,一个完整的灵魂,张祥在内心锁定了对方的位置和身份,他很清楚对方就是血垩族的母皇。
  
      因为在银龙大军之中,几乎是没有灵魂的居多,生化人的灵魂是不完整的,那是从设计之初就存在的。
  
      “哼...我看你还能藏多久,既然你想给我一记绝杀,那我就让你如疯狗一般...”张祥在心中恶狠狠的想着。
  
      他是只会打军作战的,自然对血垩族母皇所在特别照顾,在对方的大军中不断冲杀,本来就有着灭族之仇,血垩族母皇倒也没有避而不战。
  
      并且因为隐藏在银龙的大军之中,他的战斗力更显得如同利剑的剑峰,对于撕裂对方的防御有着绝对的优势。
  
      张祥对此可是没客气,即便是达窿族那边的联军,不断建立时空传送阵,想要将这边银龙大军全军覆灭,想要将整个银龙屠杀一空,张祥都未曾有出手。
  
      好像他真的已经累得不轻了,无力他顾达窿族以及其他种族建立时空传送,征调种族大军,之前张祥亲自出手,混沌源气剑一剑之下,粉碎虚空之下时空节点根本建立不起来。
  
      可是此刻他盘坐不动,任凭对方建立时空节点,这情况就已经表明了一些...
  
      “快点将传送阵建立好,那家伙现在凭借大军抵挡,之前战斗只是,他已经阻止不了我们了,我要让大军将这一片星空荡平,将那个混蛋灵魂抽取出来...”眼见张祥不动了,让达窿族的将领看到了希望。
  
      “好了!我们这边的建立好了,哈哈哈...银龙族必将陨落在我族钢铁洪流之下...”一处时空传送阵建立完好,便听到那边传来嚣张的笑声。
  
      下一刻第一批大军,庞大的主战舰直接从时空之门中出现,后面是源源不断的大军,对方竟然是直接将时空传送的另一段,连接在自己种族所在的星系。
  
      “银龙一族向来神秘,上一次我们也曾毁灭过一处银龙星系,恐怕这一次也不一定真的能让银龙一族灭绝。”
  
      “银龙族诡计多端那又如何,血垩族比之银龙强大不知道多少,血垩族都能在我们的冲击下大厦倾倒,一个银龙族而已,必将毁灭在我们的大军之下...”
  
      “不错...杀到他们无处可逃,这茫茫宇宙如今都在我族之下,还担心一个小小的银龙族不成,血垩族的覆灭,我们可不会重蹈覆辙...”
  
      面对银龙大军的冲击,其他种族各有想法,只是对于银龙的神秘,他们上一次已经领教过了,虽然说张祥的身份已经成了公开的秘密,银龙一族的母皇。
  
      可是其他种族的母皇,很难离开星核所在,张祥却是一个例外,而且就连神族的母皇,想要离开星核所在,也仅仅是以神魂分身显化而已,可是张祥却实实在在的以真身出现。
  
      这也使得其他种族对于银龙的神秘,更加想要探知清楚...
  
      再加上血垩族覆灭的事情,银龙一族星系所在,万年之久身为神族,如今再加上达隆族,都未曾探知道银龙族所在,这样一个种族,如何能让其他种族不为之忌惮和好奇。
  
      对于张祥这个奇怪的母皇,血垩族母皇想要将之吞噬,达隆族母皇想要将银龙据为己有,两大神族的神主,对他都是迫切的想要得到。
  
      这就更使得银龙一族的存在,富有传奇色彩了,毕竟任何一个种族,一个中等种族,能被神族如此关注,都是从未发生过的。
  
      张祥或多或少也明白这一点,不过他所做的就是尽可能在外面搅风搅雨,他这个作为诱饵的同时,也吸引着更多的目光,使得碎时星海那里,根本没有什么种族去关注。
  
      盘坐中的张祥睁开眼睛,看着对方的时空传送阵构建成功,看着对方的大军已经出现,并且还有几个种族,竟然是将传送阵,设立在自己种族的星系所在。
  
      这样的情况,在张祥看来就是找死的节奏,其他种族不知道,血垩族的母皇此刻就藏匿在银龙的大军之中,有着灭族之仇,对方竟然还敢如此暴露,绝对是有些嚣张的过头了。
  
      如果他们一味藏身,将种族所在掩藏的足够隐秘,断然不会被张祥或者血垩族的母皇轻易找到,可是此刻就有些不同了。
  
      张祥以神念侵入其中,留下隐秘的时空节点,悄无声息的将对方种族列在死亡名单。
  
      同时血垩族母皇也是同样牙痒痒,这些曾经作为血垩族附庸的种族,背叛了血垩族不说,如今还大张旗鼓的围剿他,甘愿做达隆族的猎犬。
  
      在他看来张祥的可恨,好歹还是凭借一身能力,将血垩族推进了深渊,可是这些背叛血垩族的种族,同样让他想要将之灭族。
  
      张祥对于对方的大军来袭,抱着心中的冷笑,只要这里的战斗结束,到时候就是这些种族灭绝的时候了。
  
      无论是他还是血垩族母皇,对于这些种族,都抱着必杀的心思,只不过张祥如今为了积攒星核能将,想通过不断的增加和压缩,使得银龙的星核,可以在不受宇宙规则影响的前提下,自然能够进入到高级种族。
  
      就在对方的大军源源不断降临,张祥刻意的只会大军去送死,逼迫血垩族母皇身陷险境,他自己身后却已经立下了时空传送阵,一旦丝毫问题,他就是第一个离开的。
  
      “杀了他!”达隆族指挥官,眼见在银龙族大军中,最是强大的一个战士,数次撕裂防御都是因为这个战士的存在,对他下了绝杀令。
  
      可是张祥听到这个命令,想也不想直接站在时空传送的门户上,下一刻达隆族的毁灭级武器,刚刚喷发出怒火,张祥就原地消失了,这边的战场,却出现一道强横的身影。
  
      血垩族的母皇是在憋屈了,他本想趁着张祥虚弱的时候,来个一击必杀,隐藏在银龙大军之中,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
  
      可是张祥是在太坏了,大军明明有很多,却偏偏就是他这一支部队,不断的在敌军中穿梭,而且距离张祥也是越来越远。
  
  (